許濤遺憾的道:「可她付出的代價也不小。短時間內應該是沒法再與人戰鬥了。」

交談著,五人皆是騰身而起,馬坤四人朝南島食堂飛去。而許濤則是飛往宿捨去換下他這一襲破敗不堪的黑袍。隨即,也到食堂吃飯。

青龍院五島的面積都很廣闊,除了教學必備的建築外。其餘的地方全都種植著樹木,植被。

南島一處密林內。

四名少女在其中交談著什麼。乍一看去,竟是朱英潔,朱曉樂,余寅銳,胡錢娜四人。

此時,朱英潔盤膝而坐,閉目養神,做打坐療傷勢。而在其頭頂上,徐徐白煙冒起。

她那原本烏紫的皮膚漸漸恢復紅潤,氣色也好了許多。這是她慢慢運轉為數不多的元陽之力,借之驅除皮膚上寒氣的結果。

從不去醫務室療傷,可見其傲氣。而自己便能治療,可見其實力強大。


朱英潔閉著的眼睛忽然睜開,長吐一口濁氣。隨即,便憤恨的道:「這次太失敗了。叫了這麼多精英,卻還是沒把滕佳佳抓來。」

聞言,一旁的朱曉樂有些焦慮的問道:「我們這麼做,讓津嫻知道了,會不會生我們的氣啊!」

朱英潔道:「放心,對於此事我早有說辭。」

一直背靠著樹榦,雙手架在胸前的胡錢娜問道:「你是敗在了一位華成中級修士手中?」

朱英潔輕哼一聲,不甘的說道:「是以前和我一班的女生,平時默默無聞,也就沒有仔細觀察過她,沒想的竟能給我惹這麼大麻煩。若不是她,滕佳佳早抓來了。不過,這是我輕敵的緣故,我要是謹慎一點,一定可以擋下她的攻擊。」

胡錢娜又問道:「她是怎麼擊敗你的?」

胡錢娜與余邦文交戰得專註,沒有注意朱英潔那邊。對她來說,朱英潔會失敗,實在太震撼了。所以,也就多問了幾句。

朱英潔回答道:「好像用的是一招叫什麼……『天怒』的雷鳴系法術。怎麼?你想去試試她?省省吧,我看她沒個十天八天的,是沒法完全恢復了。」

聞言,胡錢娜不語。依舊背靠樹榦,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吃過晚飯後,滕佳佳四人哪也沒去,回到寢室休息去了。

而許濤與炎無雙有約,即使他再疲憊,也必須去。沒有請假的可能,這是炎無雙在收許濤為弟子時,就說過的死規矩。

其實許濤吃完飯並沒有立刻到炎無雙那裡去。因為他心繫胡眯娜,又到醫務室去看了一下。但她還沒有清醒。白婉說她肯定沒事,許濤也就放心了。

待到許濤來到中島的教學樓辦公室時。炎無雙卻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

見這般,許濤趕忙道歉,說道:「對不起,炎老師,我又來晚了嗎?」

炎無雙擺擺手,說道:「不,你沒有遲到。我問你,你今天是不是和朱英潔交手了?」

許濤老實的回答道:「是的。」

「敗得很慘啊!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

聞言,許濤不禁疑惑。問道:「知道。可老師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炎無雙解釋道:「看熱鬧的人很多,其中不乏與其指導老師交情好的。而這些人有什麼大事件總會告訴指導老師。老師們課餘總愛在一起聊天,不經意間,我就知道這件事了。而當我聽到你慘敗朱英潔時,我都有些震撼了。」

許濤趕緊又道歉道:「對不起,老師。讓您丟臉了!」

炎無上又擺擺手,說道:「這不怪你,敗給朱英潔是情理之中的事。畢竟,你和朱英潔差了一個等級。但是,敗得這麼慘,可就不應該了。你說知道原因,是什麼?」


許濤答道:「是我當時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疏忽大意才敗給了她。」

「戰鬥時要冷靜,要專心。這是剛開始我就教你的,怎麼忘得乾乾淨淨了。」

「對不起,下次不會了。」

炎無雙突然變得嚴厲,他說道:「下次?你和朱英潔潔打,你還有下次交戰的機會。可要是和你一心至你於死地的人呢?你還有下次嗎?」

聽得炎無雙的聲音嚴厲了許多,許濤心裡一急,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旋即,炎無雙深吸一口氣,說道:「算了。這次就饒過你吧。」

許濤大喜,趕緊道:「謝師父!」

炎無雙道:「今天你也受了不輕的傷,雖然白婉給你治得差不多了,但你也應該很疲倦。今天的修鍊就免了吧,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帶你去趟藏經閣!」

聞言,許濤立即明白過來。他說道:「老師,我的元晶還差得很遠呢!」

炎無雙道:「我問過了,現在藏經閣的大部分法術都是免費學習的,而我們想要的那門法術現在也是半價。這是個好機會。據我計算,你的元晶應該夠了。」

許濤隨即不好意思的道:「我前不久買了套衣服多用了一些……現在還差一點。」

「嗯?沒關係,今天是月末。明天你不就又可以領九千多元晶嗎?」

聞言,許濤更不好意思了,尷尬的道:「昨天開會遲到……被任主任扣掉了……」

炎無雙:「……」

青龍院,南島女生宿舍。

朱英潔找滕佳佳麻煩,這件事連炎無雙都知道了。那被朱曉樂騙去逛街的胡津嫻能不知道嗎?

她在聽說了這件事後,第一個想法就是找朱英潔問個清楚。但當時朱英潔躲在密林之中,她能找到才怪。

而在打聽到朱英潔回到寢室后,第一時間就來找她興師問罪了。

朱英潔知道胡津嫻一定會來找她。所以便一個人站在自己的寢室門口等著。

待到胡津嫻懷著怒氣走來,朱英潔立馬笑臉迎上去。

朱英潔笑道:「都聽說了?」

胡津嫻淡淡的道:「你到底什麼意思?佳佳他哪裡得罪你了!」

朱英潔說道:「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全院上下都知道你和滕佳佳有一腿。但,大多數人都評價你們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滕佳佳他一個華成中級的修士和你真的不般配。雖然你不在乎這些,可學院的人覺得不合適啊!」

胡津嫻怒道:「誰管學院的人怎麼想!」

朱英潔又道:「那你想過滕佳佳的感受嗎?他身為一個男人,自己的女友比自己還強,而且強得不止一星半點。他會好受嗎?」

聞言,胡津嫻沉思了一會兒。隨即便道:「不會!但,你還是沒說你為什麼去找他麻煩。」

朱英潔不禁偷偷笑了笑,在現在看來,她的說辭是套住了胡津嫻。

「那是因為我想到了一個解決你們這般窘境的辦法。就是提升滕佳佳的實力,讓其達到與你一樣的高度,不就完美了。」

朱英潔接著又道:「但,我想你應該也沒少給予他修鍊上的幫助,他的提升速度卻依舊不快。所以,我就想到了讓他懷著仇恨修鍊。那一定能讓他有很大提升。」

「於是,我便想當眾羞辱他,讓他對我產生恨意。然後,他一定會拚命地追趕我,拚命的想打敗我雪恥。這樣,他不就比以前更加努力的修鍊了,也能更快的達到與你匹配的水平。」

聞言,胡津嫻又陷入沉思。隨即,依舊狐疑的看著朱英潔。

「那我是該謝謝你咯?」

朱英潔笑道:「不必,我們是好姐妹嘛!這是我應該做的。」

她說罷,胡津嫻卻理都不理,轉身就離開。

朱英潔依舊保持笑容,看著她離開。旋即,朱曉樂從朱英潔背後的門裡探出頭來,問道:「怎麼樣,她相信了嗎?」


朱英潔笑容慢慢收斂,道:「不,她並沒完全相信!」

「那還有和你組隊的可能嗎?」

朱英潔道:「放心,只要滕佳佳不合她一起。她的下一個選擇……一定是我!」

許濤在被炎無雙斥責了一頓之後,才被允許回來睡覺。至於元晶不足的事情,炎無雙果斷的叫許濤自己想辦法去借。雖然炎無雙相幫許濤,但他們教師是沒有元晶,也不用元晶的。

於是,許濤沮喪的來到了自己的宿舍門口。他在琢磨著,暗想道:「叫我去借,可向誰借啊。馬坤他們知道我元晶很多,一定不會借我的。可其他人我又不好意思開口!」

正在他苦惱之際,一抬頭。卻是看見了胡津嫻站在她的宿舍門口。她舉足無措,想敲門進去,可又在遲疑著什麼。

雖然學院有規定,女生不能在男生宿舍逗留太久。但這時候了,胡津嫻可不管那麼多。她在這裡猶豫了大半天了,都沒有進去。

許濤大喜,他想道:「哎呀,正愁沒人借元晶呢,竟然就有人送上門來了。她早上還有事求我,我向她借肯定成。」

這麼想著,許濤剛欲開口。隨即,又想到了今天發生的事,張開的嘴不禁又閉上。他暗想道:「這傢伙來這裡一定是為了今天發生的事情。她現在心情一定不好,我向她借元晶好像不是時候啊。」

許濤旋即又想道:「算了,明天去問問王鵬能不能借我點吧,還是不向她借了。嘿,猶豫不決不進去,那我就來幫幫你吧!」

想著,許濤隨即刻意加大音量,說道:「哎呀,這不是馬掌嗎?竟然來了怎麼不進去啊。」

胡津嫻是甲丑班唯一的華成巔峰修士,也同樣是他們的班長。但因為其年紀小,許濤幾人可沒那麼聽她的話。還背地裡給她起了個外號。說是背地裡,但許濤這個膽肥的,明面上也敢這麼叫。

突然聽得許濤這麼一叫,胡津嫻便硬是被嚇了一跳。而宿舍內正修鍊著的滕佳佳聽了這個聲音后,快速的來到門邊。旋即,開門便是見到了明顯有些驚慌的胡津嫻。

見門開了,許濤沒羞沒躁的從滕佳佳和胡津嫻之間擠進房間里去,和陸小松,胡康紅,馬坤三人相視一笑后,回到自己的床位休息不語。

而那滕佳佳有些迷茫的看著胡津嫻,隨即嘆了一口氣,道:「我們出去說吧。」

隨即,他拉上宿舍的門,帶著胡津嫻一起出了男生宿舍。

來到附近一處黑漆漆的樹林內,周圍沒有燈,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怖人。

但滕佳佳和胡津嫻卻不被這些因素影響。來到這裡后,胡津嫻首先開口道:「今天,朱英潔沒傷著你吧。」

滕佳佳淡淡的道:「沒有傷到我的身體……」

胡津嫻悵然的介面道:「卻傷到你的心……」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隨即,胡津嫻又道:「聽我說,佳佳。朱英潔這樣做其實是為了你好!」

滕佳佳語速很快的說道:「我知道,是你叫她這樣做的吧!」

胡津嫻趕忙道:「不,不是我!」

滕佳佳隨即又輕笑道:「沒關係,我能理解。」

這下,胡津嫻真的急了。她急切的道:「真的不是我!」

滕佳佳仰頭輕嘆了一聲,隨即,他轉身朝宿舍的方向,背對胡津嫻道:「我不怪你。相反,我還要向你承諾。這次榮榜大賽,我不會給你丟臉的。榮榜第一,朱英潔的位置……是我的!」

說罷,沒等胡津嫻回應,滕佳佳便大踏步的朝宿舍走去……

留下胡津嫻一人獃獃的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她在心裡默念道:「佳佳,真的不是我讓朱英潔這樣乾的……算了,你沒怪我就好。也多虧了朱英潔,讓你這麼有鬥志!」 滕佳佳回到宿舍后,許濤四人便嬉笑著問了他一些八卦的問題。但他一句話這沒說,倒頭就睡了。

許濤幾人相視無奈一笑,卻也沒有刨根問底,自顧自的睡下了。

第二天,五人照常起床,吃過早飯,來到班裡上課。

其實,許濤是想連早飯都不吃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現在缺元晶,雖然一頓只花一個,但他也捨不得啊。之二,就是想快點到班裡看看,胡眯娜好些了沒有。

許濤五人現在可算是班裡的當紅人物。甲丑班的很多人對昨天發生的兩班大戰都只是聽說,並沒有親眼見到。所以,他們有很多問題,要請教這幾位真正的當事人。

他們一進門,就被一大群同學圍住了。見狀,許濤直接推開那些人,朝自己位置走去。

而滕佳佳更不客氣,對一些擋住他去路的,先大罵幾句,然後拳頭相對,差點沒揪著別人打起來。

馬坤,胡康紅,陸小松三人還算「和善」。把那一大幫同學分批引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慢慢的為他們解答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