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曼見小妍妍突然大哭了起來,嘴裡喊著餓,她一陣心疼不已,忘記她一絲不掛,伸手掀開被子就準備下床。

小妍妍的目光落在她親親媽咪的身上后,眨了眨小眼眸,伸手捂住小眼眸,聲音稚嫩的大喊,「媽咪,媽咪,你沒穿衣服,你竟然也耍流|氓,是不是帥叔叔教你的?」

黎曉曼聽到小妍妍的話,這才想起來她也是一絲不掛,她本就紅的如同煮熟蝦子的小臉更是爆紅無比,立即退了會去,拿過被子蓋住自己。

此刻的她羞愧的很想打個地洞鑽進去,一輩子不要見人。

丟死人了,她從來沒在妍妍面前這麼丟人過,都怪龍司昊,也怪她沒能阻止的了龍司昊。

收起思緒,黎曉曼盈亮的水眸心疼的睨著垮著粉嫩小臉的小妍妍,柔聲說道:「妍妍,可以先出去一下嗎?媽咪一會就給你準備吃的。」

「哦!那媽咪快點,我先出去等媽咪。」小妍妍挑起小眉看著她的媽咪說完,看了看一直沒出聲的龍司昊便一臉疑惑的轉身往卧室在走去。

現在最讓她覺得奇怪的就是她媽咪為什麼會和那個帥叔叔沒穿衣服睡在一張床|上,難道她的媽咪和那個帥叔叔有一腿?

哇哦!她倏爾瞪大了純澈如星的小眼眸,眼中滿是驚訝和不敢置信,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在小小的她印象中,從她記事開始,她一向拒男千里之外的媽咪竟然會和一個男人不穿衣服睡在一張床|上,就是她的爹地韓瑾熙,她的媽咪也不讓靠近的。

不正常,她的媽咪和那位帥叔叔很不正常。

黎曉曼在見到小妍妍出了卧室后,便立即下了床穿衣服。

由於她的左手腕有傷,穿衣服時難免不牽扯到傷口,她疼的皺緊了眉。

龍司昊見狀,不顧自己手上的傷,下了床走到她身前幫她穿,卻被她躲了開。

見狀,龍司昊目光微沉,先她一步穿好衣服后就闊步往卧室外走去。


「龍司昊……」黎曉曼眸底閃過一絲慌張,有些害怕龍司昊會對小妍妍不利,畢竟他不知道小妍妍與他的關係。

她穿好衣服便立即追出去。

而等在卧室外的小妍妍見龍司昊走了出來,她還沒來得及出聲便被龍司昊抱進了他的書房。

「龍司昊……」

黎曉曼追出來時,龍司昊正好將書房的門關上。

她立即上前,伸手拍著書房的門,「龍司昊,你把妍妍抱進去做什麼?開門……龍司昊,開門……」

她在書房外拍打著房門,而書房裡,龍司昊和小妍妍正在大眼瞪小眼。

龍司昊將小妍妍抱進他的書房后,打了個電話便放下了她。

此時的他正氣質優雅的坐在書房裡的豪華沙發上,而小妍妍就坐在他的對面,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沒有一絲的害怕和慌張。

一大一小兩人對視了半會後,小妍妍挑了挑小眉,聲音稚嫩,直截了當的問:「帥叔叔,你是不是和我媽咪有一腿?」

聽到她突然的問話,龍司昊微微抽了下唇角,眯起的狹眸目光深邃的睨著她,俊美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輕輕彎了下唇,「被你看出來了。」

見他承認,小妍妍倒抽了一口氣,瞪大如星的小眼眸,張大櫻色的小嘴,帶著好奇和驚訝,聲音稚嫩的問:「那你和媽咪什麼時候腿上的?」

她嘴裡的「腿上」兩個字令龍司昊的唇角又是一抽,斂眸深睨著她和黎曉曼相似的小臉,薄唇輕抿,沉聲道:「五年前。」

「哦!」小妍妍好奇的看了他一會,隨即又聲音稚嫩的問:「那你為什麼這五年都沒來腿媽咪?」

和小妍妍對話,龍司昊唇角想不抽都不行,他斂緊了狹眸,目光依然深邃的睨著她,表情深不可測,聲音低沉,「我回答了你兩個問題,該你回答我了,第一個,你爹地是誰?」

因為看了她和韓瑾熙的DNA親子鑒定報告,知道韓瑾熙不是她的生父,她的生父另有其人,而黎曉曼又不肯告訴他,他只能問她這個小不點了。

之前他雖然和小妍妍見過幾次面,但現在是第一次和她這樣面對面,令他覺得奇怪的是,他明知道小妍妍有可能是黎曉曼和別的男人生的女兒,他卻一點也不排斥她。

尤其是小妍妍剛剛在卧室里大哭著說餓的時候,他竟然會覺得心疼,差一點他就衝下床抱起小小的她直接去廚房了。

對黎曉曼的家人,他是愛屋及烏,他沒想到她和別人生的女兒,他也竟也會心疼。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大方到可以接受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生的女兒?

可他若真的大方,就不會在一想到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過還生了女兒就那麼心痛憤怒了。

此刻的他很矛盾,他不排斥小妍妍,卻無法接受黎曉曼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過以及她給別的男人生了一個女兒的事,他怎麼會有這樣矛盾的心理?

如果小妍妍不是他的女兒,他應該會排斥才是,可他卻越看小妍妍越想親近她,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是冥冥之中有著什麼牽扯一般。

而小妍妍也是一樣,之前沒有和龍司昊這樣面對面的離這麼近過,她現在看著他,一點都不覺得他討厭,還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這種親切感就像她的親親媽咪帶給她的親切感一樣。

她眨巴著小眼眸,挑起小眉看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的龍司昊,聲音稚嫩甜糯動聽,「帥叔叔,你如果請我吃飯,我就告訴你我的爹地是誰。」 見小妍妍小小年紀還會講條件,龍司昊眯緊了狹長的幽眸,想起在紐約珠寶展開幕晚宴上,她在秀台上的出色表現,不禁對小小年紀的她多了一分讚賞。

年紀這麼小就如此聰明伶俐,而且還這麼懂事,實屬難得。

隨即他從沙發上站起了身,闊步走向書房門口,打開了書房門。

一直站在書房門外的黎曉曼見龍司昊打開了書房的門,眯起眼眸睨了龍司昊一眼,便急忙走進了書房。


「妍妍……」


「媽咪……」

小妍妍見她的媽咪進來,從沙發上起身,邁著小步子走向她。

黎曉曼見她沒事,她才鬆了一口氣。

龍司昊則是因為她臉上那明顯的擔憂和鬆了一口氣的神色而斂緊了狹眸,俊美的臉上線條冷硬了幾分。

在她的心裡,他究竟把他龍司昊當成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人了?

他會對一個四歲多的小女孩下手嗎?

他的曉曉太傷他的心了。

他走到書房門口,目光深沉的睨了黎曉曼和小妍妍一眼,便什麼都沒說徑直離開了書房。

由於黎曉曼是背對著書房門口,而小妍妍是面向書房門口的,所以她自然先發現龍司昊離開了。

她抬頭看著她的媽咪,眨巴著小眼眸說道:「媽咪,那位帥叔叔走了,他看起來好像很不高興,對了媽咪,那位帥叔叔說和你有一腿是不是真的啊?」

黎曉曼聞言,轉身睨向了書房門口,見龍司昊果然離開了,她微微蹙了下眉,正欲收回視線,便見到女傭李雪從書房外走進來。

「少夫人,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送到您的卧室了。」

小妍妍見眼前的女傭叫黎曉曼少夫人,她有些疑惑,抬起頭不解的問:「媽咪,那位姐姐為什麼叫你少夫人啊?」

黎曉曼不想讓小妍妍知道她和龍司昊之間的牽扯,垂眸目光睨著她,柔聲說道:「她們亂叫的。」

「哦!」小妍妍小眉輕皺,疑惑的看了看女傭李雪,又看向她的媽咪,拉起她的縴手搖晃,垮著小臉,扁著小嘴,淚光閃閃的道:「媽咪,我真的好餓了。」

沒有得到黎曉曼的同意,她是不會亂吃人家的東西的,所以她現在在徵求黎曉曼的同意。

她此時的樣子十分的惹人憐愛心疼,黎曉曼看的是心疼不已。

她伸手動作溫柔了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勾唇一笑應道:「好,我們現在就去吃東西。」

話落,她牽著小妍妍的小手出了書房回到主卧室。

豪華壯闊的卧室里擺了一張圓形的奢華餐桌,上面擺滿了各色美味的佳肴。

一進入卧室,黎曉曼和小妍妍便聞到了撲鼻的飯菜香味傳來。

小妍妍吸了吸鼻,純澈的小眼眸中綻放出一抹亮光,「媽咪,好香,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隨即她走上前,拉開座椅就先坐了上去。

黎曉曼走上前坐在了她的身旁,晚上只吃了一碗面的她其實也餓了,此時看到餐桌上擺著的美食,自然是胃口大開。

小妍妍眨巴著小眼眸睨著餐桌上擺著的各種造型奇特,看起來就美味可口的美食,差一點流口水,她沒有馬上動筷,而是抬頭看向她的媽咪,試探性的問:「媽咪,我可以動筷了嗎?」

黎曉曼正欲出聲,隨她們進來候在一旁的李雪便走上了前來,她的手裡拿著一根銀針,並將銀針遞給黎曉曼,恭敬的說道:「少夫人,你需要試一下毒嗎?這些菜都是少爺吩咐讓做的,少爺說,如果少夫人不放心的話,可以試一下毒。」

聞言,黎曉曼雙眸眯了起來,目光落在了李雪手上的銀針上,唇角禁不住一陣抽動。

龍司昊一定是故意的,他是故意來膈應她的吧。

他一定是暗指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來他是在為她剛剛擔心小妍妍的事生氣,才故意弄出這一出。

他是存心氣她。

真是個魂淡男人。

在古代,銀針可以試毒,但是在現代,這根本就是不科學的。

比如雞蛋黃,原本不含毒,但卻含許多硫,銀針插進去也會變黑。

相反,有些是很毒的物品,但卻不含硫,比如毒蕈,亞硝酸鹽,農藥,毒鼠藥,氰化物等,銀針與它們接觸,也不會出現黑色反應。

因此,銀針不能鑒別毒物,更不能用來作為驗毒的工具。

這些常識,龍司昊不可能不知道,他特意讓女傭拿銀針來給她試毒,一定是故意氣她。

他是在宣示他的不滿和怒氣。

猜透了龍司昊的心思,黎曉曼秀眉深蹙了下,她剛剛是太過擔心妍妍,才忽略了龍司昊的感受。

此刻她的心裡挺愧疚的。

隨即她抬眸睨向了李雪,「不必驗了。」

她沒接過李雪遞過來的銀針,挑眉睨向了等候已久的小妍妍,溫柔一笑,輕輕點了下頭,示意她可以動筷子了。

得到自己媽咪的同意,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的小妍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黎曉曼見狀,害怕她吃噎到了,水眸擔憂的睨著她,「妍妍,吃慢些,小心噎到了。」

「嗯!」小妍妍點了下頭,聽話的放慢了吃飯的速度。

一旁候著的李雪看了看小妍妍,又看向了黎曉曼,笑著道:「少夫人,你女兒長得真像你。」

聞言,黎曉曼抬眸睨向李雪禮貌的笑了下,「你怎麼知道妍妍是我的女兒?」

李雪笑看了下小妍妍,才又看向黎曉曼,「少夫人,是少爺說的,還有少爺剛剛下樓來吩咐過了,叫我們一定要好好照顧少夫人和你的女兒妍妍小姐……」

頓了下,李雪繼續問道:「少夫人,妍妍小姐是你和少爺的女兒嗎?」

黎曉曼輕蹙眉,睨著李雪只是笑了下,既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李雪見黎曉曼沒有回答,她也不再多問,恭敬的說道:「少夫人,我先出去了,你和妍妍小姐要是吃好了,就用內線叫我。」

話落,她恭恭敬敬的出了卧室。

吃了一會的小妍妍感覺沒那麼餓了,便如一個小淑女一般細嚼慢咽起來。 她抬頭看向了她的媽咪,疑惑的問:「媽咪,剛剛那位姐姐說的少爺是誰啊?還有媽咪,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來這裡的?我還以為媽咪是被那位帥叔叔拐來的,可是看媽咪在這裡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還被叫少夫人,不像是被拐來的哦!媽咪你是不是自願來的?媽咪,你是不是喜歡那位帥叔叔?」

聽到小妍妍噼里啪啦一連串的問題,黎曉曼夾起一塊魚肉塞進她的小嘴裡,目光溫柔的睨著她,「先吃飯,吃飽了我再告訴你。」

小妍妍咀嚼了兩下嘴裡的魚肉,含糊不清的道:「媽咪,我現在就想知道,你說嘛!」

黎曉曼水眸微眯,目光溫和的睨著她,唇角帶著淡淡的笑容,「寶貝,食不言寢不語,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