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

此時,忽然間一聲敲門聲響起。

「何事?」

吳德雙眼迷離地問了一聲。

「德少爺,三管家說有急事要向您稟報!」

門外,一個少女的聲音傳來。

「讓他進來吧!」

吳德高舉著酒壺,對著自己口中倒,模糊不清地說道。

很快,那名三管家推開房門,滿身傷口地跌撞進來。

「德少爺,你要為小的做主啊!」

「今天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幾個武者,他們將我打傷了之後,還要將蘭虎父女以及吳峰那雜種帶出城!」

「現在已經動身了。」

三管家一進門,爆發出一聲悲天憫人的呼聲。

因為張慕白對他的暴打,以及最後的那一腳,讓他徹底的暈了過去。

所以,他等到現在才回來。

不過,也正是他等到現在,所以才看到了莫宇辰帶著蘭家人要離開。

不然的話,他哪裡會知道莫宇辰要帶他們走。

「什麼!」

「蘭夢兒那小浪蹄子也在其中嗎?」

吳德猛然站了起來,冷冷地問道。

三管家見狀,頓時雙腳不斷打顫,害怕的將自己看到的一切說出來,不敢有所隱瞞。

「哼,哪來的野貨,竟然敢來挖本少爺的牆角!」

「你現在傳我命令,召集府中人馬前去給我攔截他們,千萬別讓他們逃了。」

吳峰將酒壺重重的朝著桌子上一頓,陰森地暴喝一聲。

「遵命!」

「小的這就去辦!」

三管家聞言,心中驚喜萬分,趕緊領命而去,臉上充滿了激動之色。

…… 新河縣之外。

莫宇辰帶著蛟炎他們幾人,慢慢地御空飛行。

而後面,池大鵬和杜小蘭則是被蘭虎拉在一起,邊飛邊聊著。

由於吳峰他第一次出遠門,所以情緒難免會有些激動,堅持要自己飛行,不要別人幫他。

一路上,雖然他的飛行速度很慢,但是也沒有人催他,任由他自己控制。

杜小蘭見到大家其樂融融,瞬間也想到了小遠很久沒有出來外面晒晒太陽了。

當下,她也將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小傢伙放了出來。

「哇!好多人啊!」

小遠剛出來,見到周圍這麼多人,興奮得揮舞著手中的妖獸大腿。

特別是他見到比自己大三歲的吳峰,更是驕傲得像是一直小公雞了。

「喂……你的速度怎麼那麼慢,要不要小遠帶你玩啊!」

小遠圍繞著吳峰快速地掠動,邊飛還邊朝他嘚瑟。

他這段時間以來,經過莫宇辰的調教,修為方面早已經變得無比的牢固,而且也成熟了很多。

吳峰看著滿臉嘚瑟的小遠,心中極為震撼。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看不穿這個小屁孩的修為,而且對方的氣息,居然讓他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不止是他,就連蘭家父女也是如此。

要知道,以他們的修為,可是能輕易看穿小遠的修為。

所以,他們兩人只會比吳峰更加的震撼。

畢竟,一個還不到十歲的孩子,就已經擁有化神境的修為,這要不是他們親眼見到,打死他們都不可能會相信。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出城不久,新河縣中,一大群武者便緊急出動,朝著他們疾馳追來。

沒一會就已經追上他們,並且將他們團團圍住。

「蘭虎,你急急忙忙離開新河縣,是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啊?」

領頭的武者向前走了一步,冷笑不已地說道。

蘭虎見到他,臉色變得非常地難看。

緊接著,他冷然說道:「蘭某人這算是光明正大地離開,哪來的急急忙忙,更哪來的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姓吳的,你莫要血口噴人。」

那吳姓領隊聞言,嘴角得意了揚起,冷然說道:「少廢話,老子奉了我家縣令老爺的命令,前來抓拿你這個殺人嫌疑犯。」

「怎麼,你蘭家主是準備跟我走一趟還是準備抗法啊?」

「姓吳的,老子什麼時候城裡嫌疑犯了,你少他娘的放狗屁。」

「你吳家別以為出了個小小的縣令,就能亂扣帽子。」

蘭虎聽到對方給自己扣了個莫須有的罪名,胸中的怒火瞬間噴涌了上來。

他知道,這一切只不過是吳家的借口而已,其目的就是為了將其困在新河縣,不讓他們去主家求援。

吳峰此時也努力,他吼道:「吳松,你想幹什麼!」

「吳家已經害死了我娘,難道連我舅舅還不放過嗎?」

吳松聞言,不屑地瞥了吳峰一眼,冷笑一聲道:「小東西,你別忘了,你可是姓吳不姓蘭!」

「你再廢話一句,老子送你去跟你娘團聚。」

「哼……」

「你有種就動手試試看!」吳峰憤怒地吼道。

不過,他的嘶吼聲卻顯得無比蒼白,一點威力都沒有。

「小子,你別挑戰我的耐性!」

吳松臉色一寒,身上的氣勢猛然爆發,朝著吳峰壓來。

蘭虎見狀,臉色大變,連忙擋在了吳峰跟前。

「吳松,你真長本事了,連個小孩子都不放過。」

「難道你不怕吳家被世人恥笑嗎?」

蘭虎怒視著對方,厲聲呵斥。

「哼……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老子若是想要弄死他,他早就是個死人了。」

吳松揮了揮手,讓手下人動手。

莫宇辰見狀,連一句話都沒說,只是朝著身邊的張慕白試了一個眼色。

張慕白瞬間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嘟囔著說了一聲:「怎麼什麼垃圾都要我動手。」

「一個小小的出竅境五重,大哥你隨便打個噴嚏崩了他不久得了!」

雖然不斷的發牢騷,但是他手下並沒有留情,在話音落下之時,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嘭!

……

很快,一聲悶響傳出。

下一刻,那吳松已經被張慕白一巴掌扇飛,而且在半空中還噴出了幾顆牙齒。

最後,還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抽了過去。

「吳大人!」

「吳大人!」

……

包圍莫宇辰他們的那群武者見狀,急忙跑了過去,將其保護在其中,滿臉緊張地看著莫宇辰他們。

蘭家父女以及那吳峰三人愣愣地看著這一幕,畏懼地看了張慕白一眼。

他們沒想,毫不起眼的張慕白,實力竟然如此強橫。

「老三,你這是對大哥的命令有怨言啊,下手沒輕沒重的。」

蛟炎擠眉弄眼地調侃道。

「呸……你少挑撥離間。」

「我早就看著個傢伙不順眼了。」

「他娘的,居然敢忽視大哥,真的是找死!」

張慕白抱著雙手,不屑的哼唧一聲。

「呵呵!你們少說幾句,趕緊上路吧!」

莫宇辰輕輕一笑,繼續朝著前方飛去。

蛟炎見狀,踢了張慕白一腳,緊跟著飛去。

而吳家的那群武者見狀,連個屁都不敢放,只能是咽著口水目送莫宇辰他們離開。

要知道,他們一行人中,最厲害的吳松,都被對方一巴掌拍飛,他們這些人用膝蓋想都知道,衝上去也只是送菜而已。

「慕白哥,你太厲害了!」

吳峰跟在張慕白身後,兩眼放光地稱讚道,語氣中充滿了無限的崇拜之意。

在天靈大陸這個強者為尊的地方,吳峰這樣的小年輕,對於強者的崇拜,從來都是盲目的。

「哼……慕白哥哥再厲害,也是墊底的!」

「最厲害的人,還是我的宇辰哥哥!」

不遠處的小遠聽到吳峰沒有誇讚莫宇辰,頓時滿臉的不開心,就像一個沒有受到表揚的小孩子一樣。

拒嫁天王老公 「你的宇辰哥哥?」

吳峰聞言,心中猛然一凜。

他心中原本就對莫宇辰好奇不已,可是當小遠出現之後,他也漸漸地對小遠好奇,忽視莫宇辰的恐怖。

所以,直到這一刻小遠提醒,他才想起了這一行人的老大。

……

(本章完) 吳峰沉思了片刻之後,忍不住問了小遠一聲。

「小遠,宇辰哥哥他有多厲害啊?」

吳峰心中有些忐忑。

他能猜到,莫宇辰既然是這一行人的老大,實力自然也是最強的。

只是他不知道莫宇辰能強到什麼地步。

畢竟他只見識過莫宇辰幫他破除封印,並沒有見到他真正的出手。

所以,吳峰對莫宇辰的實力也沒有個概念。

「宇辰哥哥他多厲害啊……」

小遠咬著手指頭,苦惱地沉吟了一聲。

隨後,他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倉木帝域的年輕一輩第一強者,他奈何不了宇辰哥哥!」

「而且,江南郡的小郡王還得喊得莫大哥,你自己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