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你!”阿爾薩斯怒喝,臉部近乎扭曲,那雙黑色眸子似乎都要噴出火焰一樣。

他就覺得之前發生的事情太過詭異,像是預謀的一樣,現在果真如此,這少年他可是知道,與那個可憎的女孩兒是一夥的,剛纔聯手坑了他們,雖然結果並不是很嚴重,但是面子簡直全部丟光。

“嘿嘿,好久不見了,剛纔那一矛的見面禮可還喜歡?”蕭嵐將隱身術散去,露出不算魁梧與霸氣,但卻修長筆直的身形,緩緩走近雪兒衆人,對着阿爾薩斯咧嘴一笑後,便不再理會,轉過頭又對着阿爾瓦譏諷道,“呵,荒城城主果然不愧是掌控一方的大人物,之前的霸道與狂妄真是嚇死小爺了。”

阿爾瓦頓時暴怒,他外表看似年輕,實則已年近百歲,實力與身份在十二荒城中可直追第一,現在竟被真正的少年譏諷嘲笑,甚至之前還被偷襲,若非現在對面三方勢力隱隱要一致對付他,早已怒下殺手:“小崽子,找死嗎?”

黑暗神殿衆人在冷眼觀看,落月城和神風龍騎之人爭鬥,正是他們樂於見到的畫面。只是他們現在也有些糾結,落月城一方明顯強勢,可碾壓他們任何一方,若是讓神風龍騎被落月城解決,接下來他們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未必能得善其身。

可是讓神風龍騎的人繼續在眼前晃悠,黑暗神殿心裏面又梗得慌!

“阿爾瓦城主,你雖然強大,但畢竟還沒有到主宰一切的地步。實話與你說,我光明神殿,以及黑暗神殿和神風龍騎皆有底牌,皆可力敵你,只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想使用罷了。我們來此,皆爲了尋寶,何必鬧出不愉快的事情來?你們身爲荒城本土之人,那些關於魔法的東西對你們也無用,何必要與我們斤斤計較?況且無我們破解魔法陣,你也休想走到這裏,何不放下心中殺戾,與我們合作呢?”

這個時候,光明神殿大聖子站了出來,他的手中有一柄散發着神聖氣息的潔白法杖,若有若無的聖光威勢告訴衆人,這柄法杖絕對可以力敵阿爾瓦五星魔法師等級的威勢!

他當然不知道蕭嵐等人是否有相應的底牌,但是此刻需要震懾住阿爾瓦,所以就連帶也說上了。

“對,阿爾瓦城主,識時務者爲俊傑,你縱然本身足夠強大,但卻沒有能力敵吾等的寶物,想主宰大局根本就是癡心妄想。若是能看開一些,那對大家都有好處,你們尋找血氣之力的修行法,我們尋找魔法寶物,各走各的路,何不快哉?”

黑暗神殿大聖子也站了出來,他的手中亦有一柄魔氣濤濤的黑色法杖,法杖威勢強大,足以正面對抗阿爾瓦。

黑暗神殿的三位聖子看了眼蕭嵐衆人,眼中雖然有着陰毒仇怨,但卻沒有立即對蕭嵐他們爆發。

這,便是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底牌之一,這是他們神殿強者賜予的寶物,平日封印,隱藏着氣息,而今被各自持有者喚醒,便擁有力敵五星魔法師的強絕威勢!

這兩柄法杖,皆是頂尖魔法師級別魔法武器,只是此刻被兩大神殿一星魔法師聖子掌握,發揮不出六層威力而已!如果真的把法杖威力完全發揮,便是八星魔法師左右的威能!

而且若非兩大聖子皆成爲了一星魔法師,他們甚至連喚醒都做不到!

頂尖魔法師等級的魔法武器,魔法卷軸,魔法召喚獸等,也是能被帶入太初祕境的極限。若是跨越了這股極限,不僅這些寶物會被太初祕境天地規則磨滅,便是所攜帶的人,也會遭受恐怖大禍,九死一生。

此時蕭嵐亦也站了出來,他手中的血色戰矛一揮舞,劃出妖豔虹芒,氣息雖不強悍,但是詭異而懾人,蕭嵐並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阿爾瓦。

三方勢力,終於在此刻達成一定默契,所有爭鬥,所有仇怨都暫時放下。若不能將阿爾瓦逼退一步,那麼他們此行就難以有收穫,豈止是得不償失。

要知道,兩大神殿在進入的時候就各自損失了七成人員,可以想象在沒有聖子做主心骨的其他洞穴裏,肯定更是死傷慘重。若是不能在普雷頓斯皇宮得到寶物用以慰藉,那麼這一趟尋寶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損失不可謂不慘重啊!

阿爾瓦冷笑,望着前方隱隱成犄角之勢將自己一行人包圍的三方勢力,眼中閃爍着不加掩飾的嗜殺光芒。衆人心中一沉,難道阿爾瓦真的要破釜沉舟,非要與他們來個了斷不成? 第一百四十九話 爭奪

“呵呵,不要以爲我們不能修習魔法,就可以隨意糊弄。你們手中的武器雖然強大,但根本不是你們現在這個境界能掌控的!”阿爾瓦搖頭,輕聲說着,讓兩大神殿之人臉色微變,就在他們做出最壞打算的時候,阿爾瓦又開口,“不過算你們幸運,如今我確實不能無所顧忌開戰。”

阿爾瓦說着,臉上還露出一抹溫和笑意:“真是英雄出少年,我阿爾瓦主宰落月城幾十年,如今卻被你們一羣小娃娃給威脅,說出去都讓人不敢相信。”

阿爾瓦的轉變,讓衆人一時有些難以接受,前一秒還是冷峻深沉中帶着肅殺,後一秒卻笑容溫和像是春風暖陽。

一場隱隱爆發的大戰,也就在阿爾瓦這談笑之間化解了。

“呵呵,只要城主大人能夠放寬這個心,我等又怎敢太歲頭上動土。大家來到這裏,不都是爲了普雷頓斯皇宮的寶物與機緣?皇宮這麼大,當初主宰八荒六合,有無盡的神珍奇寶,到時候就怕我們拿不完,何必爲了眼前這三樣而大動干戈?”

光明神殿大聖子臉色平靜,緩緩將手中的聖光法杖收回,說話不卑不亢。

“理是這個理,不過,眼前這裏就三件寶物,我們這裏卻有四方勢力,又……該如何去分呢?”阿爾薩斯冷笑,一下子將場中氣氛又推到了另一個高峯。

這,是無法避免的大問題,如果處理不好,纔剛剛平復下來的局面,估計又會出現被打破。到時候,就真的是浴血奮戰了,因爲哪一方都不可能會放棄。

阿爾薩斯的用心,何止歹毒!他根本就不想讓局面平靜下來,因爲他們自認爲有底牌保護,不怕接下來的血戰!

“呵呵……”

阿爾瓦輕笑,似乎明白阿爾薩斯其中的意味,有些玩味地看了看他。

“阿爾薩斯,你閉嘴!”黑暗神殿大聖子輕聲呵斥。

“我沒有說錯啊,我們這裏可是有着四個不同的陣營,三個寶物怎麼分嘛!依我看,不如將人數最少的去除算了,反正他們也是最弱的,剛纔居然敢偷襲我等,阿爾瓦城主,不如我們先把那幾個傢伙宰了算了!”阿爾薩斯依舊高聲說着,根本沒有把大聖子的斥責放在心上。

黑暗神殿大聖子自然不是真的生氣,阿爾薩斯好歹也是他們一邊的人。他只是被阿爾薩斯的愚蠢給氣到了,現在大家以三敵一,才勉強有了暫時的平靜,如果真把神風龍騎一方抹除,對他們來說也不過就除去一個眼中釘而已,而阿爾瓦纔是真正的肉中刺!

那樣的做法,根本是隻有壞處,沒有半分益處!

這個蠢貨,腦袋都是豆腐渣做的嗎!

“我同意。”阿爾瓦雙眼眯着,臉上有着詭異笑容,似乎真的打算出手的樣子。

“這個簡單,我們同時將王座高臺的魔法守護罩打破,各方只能派出一人去爭奪。到時候,誰拿到就是誰的,大家沒必要爲了這種小事就打死打活。況且,大家還忽視了一樣那麼明顯的寶物!”光明神殿大聖子冷冷地看了阿爾薩斯一眼,開口說道。

這是他早就想好的策略,是萬全之策。況且,寶物怎麼可能是三件!

衆人聽到,先是一愣,而後皆仔細觀察王座神臺,而後皆是醒悟。

尼瑪,不是還有一個那麼大的神座嗎!那麼大的神座,纔是白羊宮真正的寶物吧,它上面的三件物品能比得上?

“可以!”

“沒意見!”

蕭嵐與阿爾瓦立即開口贊同,即使如此,那就更好不過了。即不用大動干戈,對大家來說也是都不會吃虧,完全靠個自己的本事去爭奪。

蕭嵐七人對阿爾薩斯那個跳樑小醜,越發不在意。他越是這樣蹦躂,就越不值得花費心思重視。真正該在意的是黑暗神殿的大聖子,之前他可是被蕭嵐一矛刺穿過身子的啊,現在卻能爲了大局而完全放下只是幾分鐘之前才發生的仇怨!

這般深沉心機,遠非常人能及,黑暗神殿大聖子絕對是一個危險人物。

“既然如此,那諸位就推選競爭之人吧。光明神殿中,就是我了。”光明神殿大聖子一臉平靜,直接走出來。

他身上聖光魔力流轉,金髮碧眼,相貌英俊,身材魁梧壯碩,那一身白色牧師法袍都遮蓋不住,給人一種狂野與神聖的複雜交錯之感。

隨着他的站出,黑暗神殿大聖子,蕭嵐,阿爾瓦也跟着站了出來。

他們四人,皆爲俊美少年,蕭嵐英氣勃發,黑暗神殿大聖子妖異邪魅,阿爾瓦這個近百歲的老怪物竟是顯得俊美清秀!

要破解魔法陣的能量守護罩,自然沒有落月城一方的事。光明神殿與黑暗神殿衆天才侍衛,神風龍騎的小玲瓏,雪兒六人在後方對着王座高臺全力出手,一連串的強大魔法連續攻擊了三四次,這纔將王座神臺已經能量流失的嚴重的魔法守護罩給擊碎!

轟!

早已準備好的四大高手瞬間爆發!

他們皆在同一起跑點上,一瞬間爆發出各種狂猛氣勢,腳下生風,獵獵作響。四人化作四道流光殘像,眨眼間便踏上失去魔法能量護罩的王座神臺。

呼!

黑暗神殿大聖子右手揮出一道黑色魔焰,威勢滔滔,席捲着向蕭嵐撲去!

蕭嵐不予理會,腳下出現青色疾風,速度提升三倍,青色殘像道道,撲擊過來的黑色魔焰被遠遠甩在身後。

另一邊,阿爾瓦與光明神殿大聖子倉促交手。光明神殿大聖子手中有着光明法杖,神威強悍,這兩下交手,竟不弱阿爾瓦多少!

阿爾瓦心中駭然,這些來自天外的人當真不凡,明明本身弱小,卻掌握有強大武器,能與他硬碰而不落下風,根本與他猜測的不一樣!

雖然他也深知魔法世界的神奇與強大,但是在太初祕境中已有好幾百年不曾在見到,故此心中自有一番輕視。

然而他錯了,或者說他們十二荒城城主都錯了。這些來自天外的人雖然自身不夠強大,但凡是天才人物,皆有強大魔法道具保護,可護他們周全!

如果十二荒城城主不能以同等目光對待,必會陰溝翻船,吃大虧!

這座王座神臺也就五十多米,不高,但是阿爾瓦,蕭嵐,光明,黑暗大聖子四人卻沒有一瞬間達到頂端。因爲這座王座神臺有神祕魔力威壓,濃厚而強勢,像是面對遠古兇獸一樣,讓四人腳步不禁沉重起來。


他們不僅速度變慢,而且現在慢如烏龜!

“這是?” 第一百五十話 異變

在旁邊觀看的人來說是很疑惑的,非親身涉足,根本無法想象到這王座神臺上,會有這般奇怪強勢的魔法威壓。此刻看臺上四人,也不過就走到了二十來米高處臺階,速度已是緩慢之極。

現在,競爭的四人已沒有多餘的氣力與精神去相互爭鬥,他們才走到二十米高的臺階處,就已經被這王座神臺上的古怪魔法威壓給壓制的步履蹣跚!

這股威壓非常濃郁強勢,攜帶者浩大的星辰氣息!

四人幾乎是一步一踉蹌,一步一掙扎,體內所有的力氣與魔力運轉,皆是在抗衡施壓在身上的魔威。

這像是逆流而上,越往上走,這古怪的星辰魔法威壓就越強盛,讓四人心驚。

四人之中,阿爾瓦是最強大的,但是他那一身強悍的血氣之力卻無法在王座神臺這裏取到相應的效果,明明比其他三人強大,卻居然與三人前進的速度與距離差不多。

“該死!”阿爾瓦臉色難看,這王座高臺顯然更加針對他這種修煉血氣之力的人,或者說修習魔法的人在這裏能得到一些便益。

就算是如此,蕭嵐,光明黑暗大聖子三人面對這王座神臺上的星辰魔法威壓,也都是同樣的吃力,走了這一小會就累得要死。

這股魔法威壓像是浩瀚星辰,有着無垠而宏大的“星空”之威勢,蕭嵐四人不像是走在王座神臺上,倒像是踏在無盡星空之中。


這種感覺,讓他們心中不禁升起一種虔誠與膜拜的心理,他們越是抗爭,越是逆流而上,這股壓迫就越是強烈。

他們似乎看到,這片浩渺星辰之中,有一片星辰非常耀眼,那無數顆明亮的星辰組成一個綿羊形態,神聖威壓鋪天蓋地而來,星光幾乎刺得他們的雙眼生疼,不禁流出淚水!

“這些神祕力量難道是星辰魔力,那綿羊星域難道就是真正的白羊宮星靈?”蕭嵐心中震撼,不免想到雪兒星靈魔法師的一些事蹟,他覺得自己不應該上來,如果讓雪兒來走條路,一定會有神祕的事發生!

只是,如果真讓雪兒單獨參與,估計阿爾瓦和黑暗神殿的大聖子會第一時間出手攻擊,想要將其淘汰。雪兒若是不提前召喚出赤火,絕對連王座神臺都踏不上,但是現在召喚出來,之後拿到寶物他們的處境就危險了。

“這也許是雪兒的造化,我該給她努力爭取!”蕭嵐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最好的那件寶物給雪兒弄到手!

從開始競爭到現在,已經過去十分鐘了。而參與競爭的四人,此刻居然還在王座神臺二十米到三十米之間爭渡1

到了如今,這王座神臺似乎已經被徹底激發了隱藏的古怪星辰力量。神臺之上,有着一片片星光璀璨的恢弘力量溢出,將整座神臺覆蓋,朦朧的星光夜霧升騰,有着浩瀚星辰氣息散發,就連旁邊觀看之人也能清楚感受到。

“這股氣息……我怎麼感覺,我的體內有着什麼東西在沸騰和燃燒一樣!”雪兒臉色微紅,王座神臺散發的星辰氣息讓她感覺的非常溫暖,心生嚮往,她的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感染,異常的歡悅。

雪兒知道自己體內流淌的是星靈之主的血脈,與星辰星空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擁有着天生的守護星靈——赤火。

但是,她卻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以及運用,雖然腦海裏有着一些赤火留下的,關於星靈魔法師的信息,但此刻遇到的這種她體內沸騰燃燒血脈的情況,卻根本就沒有提到過啊。

雪兒覺的自己的身體在發熱,血液流動的異常快,並且自己的星靈魔力在不受控制的泄露出,與從高臺神座上散發出來的星辰霧氣相連。

然後,雪兒的腦海裏竟是詭異的浮現出許許多多的畫面與信息!

她看到,在一片廣袤無邊的蠻荒戰場之中,有一個身披聖白羊頭鎧甲的美豔女子,指揮着身後數十上百萬的羊頭人大軍,與一羣看的不大清楚的詭異生靈大戰!

那個美豔女子非常的英武神氣,手拿一根像是鑲嵌着星辰的羊頭法杖,舉手擡足間便是一道道毀天滅地,神威驚天的魔法,像是一掛掛星河,一顆顆星辰一樣,任何一道魔法都能讓風雲變化,天地失色,強大到沒邊,是雪兒根本無法想象的恐怖與強大存在!

而且,這樣強大與恐怖的存在,居然是一個美豔英武的女子,讓雪兒心神震撼,這該是怎樣的一個奇女子啊!同時,她不禁又心生嚮往!

自己同樣也是女子,爲何不能像畫面中的那位女子一樣!

雪兒握緊拳頭,她的心神完全被腦海畫面中的女子所吸引,不知不覺間,她的身體也慢慢開始散發一種奇特的星辰氣息。雖然並不浩大恢弘,但是卻深沉如海,蒼茫如煙。

就像是,雪兒本人也化作了一顆星晨!


“雪兒!”


在雪兒的周圍,奧菲斯特,若雪凌風,比戴斯,可可四人皆被她身上的星辰氣息吸引,臉色莫名!

此刻的雪兒,全身籠罩在一層淡淡的星辰光芒之中,氣勢沉重,如海如煙,時而波瀾起伏,時而靜禮蟄伏,就像是星辰恆立宇宙,隨着歲月在演變。

“別打擾她,她似乎陷入某種魔法修行之中,是真正的機緣!”小玲瓏阻止幾人出聲,因爲這樣很容易干擾到陷入沉靜中的雪兒。

當然,小玲瓏並不知道雪兒現在發生了什麼,但是可以明白,她一定出現大變化,而且絕對有着極大的裨益!

幾人將雪兒圍在中央,防止有人藉此機會來打擾。

他們這裏的變化,遠處三方勢力的人自然也是感應到了,只是他們雖然覺得雪兒散發出的氣息與王座神臺的氣息相似,卻也無法瞭解,不知道此時的雪兒,正在獲取一種他們想也想不到的天大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