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必然能闖入古塔,正式打開妖獸古戰場!」

人群鼓舞,他們似乎看到了碎星王等人進入古塔的希望。

然而好景不長,三大國主僅僅是往前繼續邁入一丈的距離,便又是止步不前了。

攻勢的力量已經用完了,距離著塔門那裡還有不小的距離!

而且當他們的攻勢難以為繼時,他們這時承受的壓力更是數倍於前。

三人的頭頂上冒出淋淋的汗水,身體上青筋暴露。這是被極度壓迫的表現。

在這個程度上,他們堅持不了多久。

眼看這一次的嘗試又要以失敗告終!

這一次再失敗,怕是再沒有機會能闖入古塔中了。

這讓人如何甘心!

「大家快出手相助!」

數百位國主最先反應過來,他們連忙出手相助。

嘩!

一時間光芒璀璨,無數道攻擊匯聚如潮水,嘩啦啦的打向了古塔。

有了他們共同的加持,也許就能就此驅散阻力,幫助碎星王等人進入到塔門中。

轟轟轟!

這邊攻勢如潮,卻沒能造成預想的後果,反而是引起了古塔的反彈。

古塔忽然釋放出一道古樸的光芒,就像是來自遠古的老者憤怒的眼光。

光芒釋放,一切攻擊都煙消雲散。

那巨大的反彈之力,將碎星王、銀環王、白鳳王三人都震得倒飛出去。

嘩!

一陣狂風呼嘯,古塔周圍塵土飛揚。

一切又回到最開始的模樣,古塔屹立不倒,沒有半分變故。那邊碎星王三大國主爬起身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眼中都顯現出駭然之色。

「這樣都闖入不了古塔!」

「天啊,這古塔也太強了吧,果然是上古的寶貝。」

人群一片嘩然。

他們親眼見證了眾國主的努力,在這樣的力量威勢下,居然都沒辦法闖入塔門。

此時眾人內心已經絕望了,如此看來,要闖入古塔是不可能的了。而這意味著,妖獸古戰場也打開不了了。 這一次,妖獸古戰場之開啟,引起轟轟烈烈的尋寶狂潮。然而這一股狂潮還沒興起,便又要快速的退去。

這一次,所有人都白激動了。

妖獸古戰場不屬於他們,哪怕這裡面擁有著再多的寶藏。

再呆下去已經沒什麼意義了,很多人已打算先離開了。

這時,眾人卻發現,有一個人卻還朝著古塔那邊走去。

居然還有人想要不死心的要闖古塔!

這個不自量力的人,馬上吸引到了所有人的關注。

這個人是鹿羽。

鹿羽後面還拉著一個蘇丹。

鹿羽的意圖很明顯,那就是進入古塔。

很多外圍來的武者都知道,當初正是鹿羽打破了碎星上國護衛的封鎖,才讓大家得以進入到山谷內圍,來到這妖獸古戰場前。

鹿羽一招打飛脫凡境的高手,實力絕非不俗。但是要說去闖古塔,那鹿羽就遠遠不夠資格了。

這古塔神秘莫測,就連碎星王、白鳳王、銀環王這三大國主聯手,甚至是加上了其他眾國主的相助,都沒辦法靠近古塔。鹿羽又怎麼可能辦得到。

鹿羽這一次去試,不過是自取其辱。也完全沒有必要。

了解鹿羽實力的人都這麼想,那些東土聯盟的人沒見過鹿羽出手,就更是鄙視鹿羽了。

東土聯盟這邊,發出了刺耳的嘲笑聲。

「還真是有不怕死的,連碎星王他們都奈何不了古塔,這小子居然還想要一試。他是什麼水平,被古塔的力量一反震,只怕當場就要受重傷。」

「這小子到底是哪裡來的,一看就知道是個寒門弟子。不過可能嘴巴比較厲害,沒看到丹師工會的蘇丹小姐被他騙得團團轉嗎。」

人群中的議論,讓蘇丹為之面紅。鹿羽被人嘲笑這樣自不量力,她感覺也像是在說她自己。

她連忙拉了拉鹿羽的衣袖,說道:「鹿羽你別去試了,碎星王他們都靠近不了,更不用說我們了,我們過去不過是自取其辱。這麼多人看著我們呢,到時候鬧笑話可就不好了。」

鹿羽卻似乎根本沒聽到別人的議論,他的眼睛只是靜靜的看著前面的古塔,口中靜靜的說道:「你陪我登上塔頂,取一樣東西。」

鹿羽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人群幾乎要炸了。

原來鹿羽的意思還不是闖入古塔那麼簡單,而是要登上塔頂!

碎星王等人尚且只是想要闖入古塔,鹿羽卻是志在塔頂!

這當真是極大的諷刺。

「這小子是瘋了吧!居然還想要登上塔頂,他以為自己是誰呢!」

「我看他就是一個傻子,明明看到眾國主聯手出手都闖入不了古塔,他還要登上塔頂,不是失心瘋是什麼。」

而眾國主的臉色也都變得有些不好看了。因為鹿羽此舉,相當於是看不起他們。

銀環王冷笑說道:「我說小子,你還是別試的好,到時候被古塔的力量給震傷,可沒有人去救你。」

白鳳王說道:「沒錯,就算是自己要去送死,也不要帶上蘇丹小姐。」

不少國主更是直接對蘇丹叫道:「蘇丹小姐,不要被這個寒門小子給騙到了,早些離開他才是正道。」

人群的議論愈演愈烈,蘇丹被大家說的慚愧不已,不過自始自終她都沒有離開鹿羽。至少在她的潛意識中,她和鹿羽乃是一起的。

眾人眼看著鹿羽就要進入到古塔的阻力範圍了,他們知道,下一刻,他們馬上就能見到鹿羽被古塔的阻力震飛的一幕了。

然而結果卻讓大家大跌眼鏡。

鹿羽一步步的前進,一路上居然沒受到任何的阻礙。鹿羽暢通無阻!

「什麼!」

很多人驚呼不已,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莫非鹿羽還沒進入到古塔的阻力範圍?

然而眾人只是幾個恍惚的功夫,鹿羽卻已經是帶著蘇丹直接走到了古塔之下,然後慢悠悠的踏進入塔門中。

鹿羽的身影消失在了古塔中!

這下子再不是看錯的問題了,鹿羽人都進入到古塔中了,還談什麼有沒有進入到古塔阻力範圍之內。

鹿羽居然真的做到了!

沒有任何的掙扎,不受任何的阻礙,鹿羽就這樣進入到了古塔中。

這個事情有如是巨石投入到湖面中,頓時掀起重重波濤。

這個驚人的事情,讓所有人都難以淡定了。

無論是普通的武者,還是東土聯盟的人,還是眾位國主,都是齊齊色變。

「天啊,他竟然真的進入到古塔中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古塔的阻力那麼的強,就連眾國主聯手都沒辦法靠近,他又是憑什麼化解了阻力!」

「這個叫做鹿羽的小子到底是什麼身份?」

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考慮,鹿羽都不可能辦到,但是事實就這樣發生在眼前,由不得人不相信。

那些先前譏諷和嘲笑鹿羽的人,都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鹿羽成功踏入古塔,這相當於是打他們的臉。

他們都覺得自己真是太小瞧鹿羽了!

「呃?」

碎星王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的難看了。鹿羽的事情對他來說,是個極大的打擊。

他自認為自己乃是東土第一人,然而卻在古塔的事情上比不過鹿羽。他絕不容許自己的風頭被別人搶去。

而且他的直覺告訴他,鹿羽此子十分的詭異,必須要除去。

此時丹師工會應該是被司馬沖瓦解了才是,然而丹師工會的大小姐蘇丹卻和這個神秘的鹿羽搞在一起,並且是到來到了妖獸古戰場。丹師工會的事情絕對有鬼。

眾人一開始都為鹿羽進入古塔的事情感到震驚,然而不久之後,很多人都為之興奮起來。

因為隨著鹿羽踏足到古塔,他們本來已經放棄的一個慾望馬上火熱起來。

那就是,鹿羽進入到了古塔中,很有可能觸開力量屏障,從而讓大家有機會進入到妖獸古戰場。

古塔就是打開封鎖妖獸古戰場的力量屏障的關鍵!

「希望鹿羽能夠正式開啟妖獸古戰場。」

「我相信鹿羽肯定能做到的。」

「是啊,鹿羽絕對不是一般人,他肯定能行的。」 一時間,人群中已是變過了一種氣氛。再沒有人嘲笑鹿羽,現在統一都是讚賞和期望之聲。

卻說蘇丹跟著鹿羽進入到古塔中,幾乎以為自己置身在夢中。

「我們居然真的進入到古塔中了……」

蘇丹獃獃的說道。

本來她都做好了和鹿羽一起丟臉的準備了,誰想到卻是暢通無阻的進入到古塔中。

「我說過了,這些東西還阻攔不了我。」

鹿羽淡淡的說道。

這古塔乃是祁烈當年的法器,之所以能釋放那麼強的阻力,是因為法器中布有一陣。

鹿羽一眼就看出來了,這陣法乃是三陽符文大陣,三陽符文大陣是他當年傳授給祁烈的。

前世,他自天古寶地中學會了三千門地煞大陣,和一百門天煞大陣。對於自己的弟子和部下,他從來就不吝嗇,只要對方想學,他都是慷慨傳授。

不過各人的天賦取向有限,能掌握到十門以上陣法的弟子寥寥無幾。祁烈本身走的是剛猛路線,不擅長布陣。這三陽符文大陣相對來說比較簡單,而且是布在法器上的,是祁烈掌握的最好的陣法。

以鹿羽現在的境界,還無法在法寶上布下這種符文大陣,即便是勉強為之,威力也十分有限。要想布下這種大陣,還需要等他提升到更高境界。

雖然現在布不了這三陽符文大陣,但是他要破解三陽符文大陣實在是太簡單了。

先前他拉著蘇丹往古塔中靠近,看似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實則都踩在一種特定的陣位上。這些陣位可以直通法寶的最內部,而不用受到阻力的阻礙。

「這個法寶太老了,差不多都要崩潰了。」

鹿羽環視著古塔內的世界,古塔之內也是平平無奇,只有一個樓梯,通向著塔頂。

整個古塔中呈現出一種淡淡的赤光,這片赤光正是從塔頂那裡傳來的。

光源,在塔頂。

蘇丹說道:「大家都說這古塔乃是一門法寶,正是古塔的作用,才使得妖獸古戰場之上凝結著一片力量屏障,使得眾人難以進入,卻不知道如何才能觸動開那片力量屏障。」

鹿羽只是淡淡的說道:「我要去拿一件東西。」

「你要找什麼東西?」

蘇丹驚奇的問道,鹿羽明明是和她一樣第一次來到這古塔中,卻似乎對古塔的一切都很熟悉。

鹿羽沒有回答蘇丹,只是緩緩的登上了樓梯。

「等等我!」

蘇丹連忙跟著鹿羽。

樓梯乃是環繞往上旋轉的,跟在後面的蘇丹能側面看到鹿羽的臉龐。

只見鹿羽的眼神顯現出一種特別的滄桑,緊緊的盯著塔頂的那一片赤光,似乎在回憶什麼,又什麼在感慨什麼。

韓娛之勛 這種滄桑,真不該是一個少年該具備的。

最後兩人來到了塔頂。

在塔頂只有一個東西,那是一個明珠,一個閃爍著赤紅之光的明珠。

赤紅明珠的光霞並不明亮,但是明珠內部顯得十分的深邃,似乎明珠內藏著一個小世界,令人一眼深陷其中,竟有一種難以自拔的感覺。

在看到赤紅明珠的第一眼,蘇丹便有種強烈的感應。這籠罩著妖獸古戰場的力量屏障,正是這赤紅明珠所作用的。

「這是什麼寶物?」

蘇丹喃喃自語。

鹿羽靜靜的說道:「這是天赤寶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