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靈石就在樓閣正中,堆成了一大堆,看樣子伸手便能取走,不過,他卻沒敢輕舉妄動。

自從來到這處密地,他先是被陰蛇擺了一道,又被紫水晶擺了一道,現在可不想再被這些靈石擺第三道。

「看不出陣法或者陷阱的痕迹,莫非真的就能這麼簡單取走?」

陳強將這層樓閣仔仔細細,里裡外外都勘察了一遍,也沒有發現陷阱或者陣法的痕迹。

陣法和陷阱有所不同,可以用陣法布置陷阱,但並非每一種陷阱都是由陣法布置而成,一些機關構造,也可以製作成奪人性命陷阱。

「我這陣法水平,只能算低級,至於機關,連水平都談不上!看來,還得依賴系統幫我找出可能存在的陣法陷阱,或者機關陷阱!」陳強心中暗道。

用系統的鑒定功能找出可能存在的陷阱,也並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需要一寸寸的對所有地方進行鑒定,好在閣樓空間並不大,即使將所有地方都鑒定一遍,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叮,發現四階陣法元磁滅殺陣,正在解析當中,目前解析進度百分之一!」

半刻鐘后,他終於找出一處陷阱所在,馬上就開始用系統解析起來。

「叮,解析完畢,破解需要一枚中品靈石,是否破解?」

陳強心中默念一聲『破解』,在花費了一枚中品靈石將陣法破解之後,繼續尋找其他可能存在的陷阱。

又過了一刻鐘,他又找到一處陷阱,不過這一次發現的陷阱並非是陣法陷阱,而是機關陷阱,或者說是爆炸陷阱。

「叮,發現可重創道田境,滅殺法身境的玄天雷一枚!」

陳強驚出了一身冷汗,能夠重創道田境的玄天雷,若是讓他這個靈竅期碰到,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竟然偽裝成了靈石,幸虧我沒有被靈石晃花了眼!」

陳強暗道一聲僥倖,在用系統將玄天雷由觸碰引爆,改為真元控制引爆后,小心翼翼的拾起,專門騰空一個儲物袋裝了進去。

能夠重創道田境滅殺法身境的玄天雷可是大殺器,論威力,遠比他那還能使用一次的陣盤要大的多。

二者雖然都是五階器物,但陣盤的用途畢竟不是為了殺伐而準備的,但是這顆玄天雷就不同了,這是專門為殺傷而準備的一次性法寶。

有了玄天雷的前車之鑒,陳強更不敢大意,耗費了足足一天時間,將每一枚能夠檢查的靈石都檢查了一遍,才停下了鑒定的動作。

「表層的靈石都檢查了,可內層的怎麼辦?」

靈石光芒耀眼,陳強卻有些蹙眉。

「我也設置個簡單的陷阱!」

思緒半響,陳強想到了一個簡單的辦法。

之後,他便行動起來,先是弄了一個支架,架在在靈石堆上方,又在支架上放置了一些重物。

小心翼翼將這些事情做完后,他便在支架上栓了一根繩子。

待將繩子系牢后,他拽著繩子的另外一頭,向通道外跑了出去。 類似繩子的雜物陳強還準備了很多,像是尋常的照明靈燈,煮飯的鐵鍋,調味的鹽巴等等,這些都是他當初沒有進入秘境前準備的東西。

雖然大多數雜物都沒有用到,但也有用到的,例如這根繩子。

「這個距離應該差不多了!」

陳強站在傳送陣邊上,默默估算一下,感覺這個距離還算安全,即使有危險,他也能及時逃離密地。

想到這裡,他便用力的一拽繩子。

一秒,兩秒,三秒……半分鐘過後,也沒有任何情況發生。

「再去看看!」

心中一動,陳強再次返回了地下閣樓。

樓閣內,堆成一堆的靈石已經被重物砸的四散,濺射的滿地都是。

陳強臉上流露出笑意,將所有靈石一一撿起,靈石很多,他沒有細數具體數量,只有一個大概估值。

下品靈石在三億左右,中品靈石大概有一億,上品靈石也不少,大概也有一萬枚,至於極品靈石,則一塊也沒有發現。

「咦?這裡還有個通道,還有下一層嗎?」

將所有靈石都拾起來后,陳強才發現在原本靈石堆的下方,有一塊青石板,他掀起青石板,才發現下方竟然還有一個通道。

「過會再去探查,現在先將資質提升起來再說!」

陳強按捺住繼續探查的心思,又重新返回了地面。

「先將這些中品、下品靈石都進階成上品靈石再說!」

陳強現在最差的資質都是玄階,想要繼續提升需要用到上品靈石,這些下品靈石、中品靈石想要起到作用,只有進階成上品靈石才有效。

「叮,下品靈石進階成中品靈石,需要消耗下品靈石一萬,是否進階?」

系統的機械音在陳強腦海內響起。

「合成!」

陳強心中默念道。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獲得中品靈石一枚!」

在他意念一動的同時,手中托著的那枚下品靈石便成了中品靈石,而儲物袋中的下品靈石,也被消耗了一萬枚,如同憑空消失了一般。

……

系統提示音不斷響起,儲物袋中的下品靈石也在不斷減少,時間不長,三億枚下品靈石就消失了,換來的是三萬枚中品靈石。

此時的儲物袋中,只剩下一萬多枚上品靈石。

「幾億枚下品靈石,進階成上品靈石,也就區區幾枚而已,剩下的下品靈石留著備用吧!」

陳強停下了進階下品靈石的舉動,一萬多枚下品靈石也只是相當於一枚中品靈石,進階的意義並不大,還不如留著以防萬一。

「上品靈石雖然夠用了,但這麼多中品靈石都留著也沒有多大用處,只留下幾千枚備用好了,剩下的都進階成上品靈石。」

陳強稍微考慮了一下,又將絕大部分中品靈石進階成了上品靈石。

相府鬼妃 一通忙碌過後,他手中的上品靈石達到了兩萬三千枚。

陳強雙手捧著一把上品靈石在傻笑,除了大比會武那次,他從來沒有這麼富裕過。

「將這兩萬枚上品靈石進階成極品靈石,剩下的三千枚足夠用了!極品靈石不易獲取,一點點攢吧!」

「叮,消耗上品靈石一萬枚,獲得極品靈石一枚!」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

連續兩聲系統提示響起,陳強手中多了兩枚光華璀璨的極品靈石。

「這極品靈石,確實不一般!」

手中握著極品靈石,感受著那純粹到極點的靈氣,陳強生出一種要用極品靈石修鍊的奢侈想法。

「被使用過的極品靈石,不知道還能不能用於提升資質?算了,還是不冒險了!」

考慮再三,他還是將極品靈石收了起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被使用過的極品靈石,不能提升資質,那他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畢竟極品靈石太過難得,他這一次大豐收,獲得了幾億枚中、下品靈石,一萬餘枚上品靈石,最終也只是收穫了兩枚極品靈石,可見想要收穫極品靈石絕非易事。

這也就是他有系統相助,否則到外面用上品靈石去換極品靈石,十萬枚上品靈石換一枚極品靈石,也未必有人願意和他換。

「現在,先將神魂資質、五行資質、道師副職都提升到地階,這樣的話,所有資質都不會有短板了!」

壓下心中躁動的喜悅,陳強開始提升自身資質。

「叮,消耗上品靈石一百,神魂資質提升一階,目前地階!」

神魂資質提升大概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完全結束,在這期間,他感覺有些頭腦發脹,但那股感覺並不是很強烈。

資質提升結束,他的頭腦如同被灌下了一汪清泉,有種神清目明之感,以前對『萬象真籍』的一些不解之處,也豁然開朗了許多。

效果不啻於當頭棒喝。

神魂資質也是提升到地階,相比於靈竅資質、根骨資質的提升,雖然所用時間相同,但無疑要輕鬆很多。

「奇怪,到底是什麼原因?」

陳強開始思索其中的原因,他希望弄清楚其中的內在聯繫,這樣的話,可以讓今後再提升資質變得輕鬆一些。

可惜,最終他也沒有想通什麼,只得先將這個疑惑壓在心底。

「下面,就開始提升道師職業吧!不過,現在的靈石足夠將所有資質都提升到地階,倒也無所謂先後順序了!」

提升資質,他還是喜歡按照既定方略來,哪怕這一次靈石很充裕,他依然選擇如此來做。

「叮,消耗上品靈石一萬,道師職業提升一個等階,目前地階!」

道師職業提升的並非是他本身所屬,所以提升的極快,只是一瞬間便完成了,也正是因為並非他本身所屬,拔升太過突然,所以會讓他有虛弱感產生。

之後,他開始依次提升五行資質。

「叮,消耗上品靈石一萬,金行資質提升一個等階,目前地階!」

……

金之鋒銳,木之生機,水之圓潤、火之炙熱、地之沉凝。

半天時間過去,陳強將所有資質都提升到了地階,這可以說是資質的一次跨越性的飛躍。

天、地、玄、黃,這並非是胡亂劃分,而是代表著某種資格,達到了地階,便可以說擁有了在武道路途上一路前行的資格。 凡階資質與黃階資質是一道分水嶺,地階資質與玄階資質又是一道分水嶺。

資質若是不夠,有些資源你即使獲取了,也無法使用,而資質達到地階,這便意味著,絕大部分資源,都能夠被充分利用起來。

武道前三個階段,築基、靈竅、神魂還好一些,所需靈材資源十分有限,可從法身期開始,所需的靈材資源那是呈現幾何倍數上升。

有時候為了獲取某一樣資源,便需要耗費數年甚至數十年之久,如果好不容易獲得了需要的資源,卻因為無法煉化而無法進階,那就不僅僅是浪費時間的問題了,而是在揮霍生命。

畢竟,武修的壽命並不是無限的,即使是武帝境界強者,也依然要受到壽元的限制,除非能夠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資質提升完全結束后,陳強又修鍊了半天時間,以彌補『道師』驟然提升,所帶來的空虛感。

「現在,該去下面一層樓閣看看了!」

收功之後,陳強再次返回了樓閣之內。

陳強

境界:靈竅前期

根骨資質:天階(可進階,需仙晶100)(影響體魄強度)

靈竅資質:地階(可進階,需極品靈石100)(影響修鍊速度)

神魂資質:地階(可進階,需極品靈石100)(影響道則領悟)

金行資質:地階(可進階,需極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

土行資質:地階(可進階,需極品靈石100)(影響相關靈材萃煉,相應道則領悟)

……

來到閣樓地下二層后。

「這裡怎麼會有兩個血池?」

陳強站在血池旁,微微皺眉。

第二層樓閣的空間,相比於第一層略大,樓閣正中有兩個血池,這兩個血池一大一小,此刻他正站在較大的血池旁。

暴力丹尊 血池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但不是很濃重,在這血腥味當中,還夾雜著一股草藥的清香。

「這血池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竟然還沒有乾涸,這些血液也未曾凝固,想來是摻雜了靈草靈藥的緣故!」

陳強用一根木條,從血池中沾上一點血液放在眼前仔細看了看,發現這些血液看起來很新鮮。

「這兩個血池看起來很邪惡,也不知道做什麼用的?」

這麼想著,陳強便用系統鑒定了一下。

「叮,發現血脈轉嫁血池,此血池為母血池,單獨使用,有些微純化血脈功效,子母血池同時啟用,可將子血池使用者的血脈,轉嫁到母血池使用者身上。」

「叮,血脈轉嫁存在極大隱患,被轉嫁者很可能立時隕落,轉嫁者也永遠無法結成道果,成就道果境!而且,轉嫁過程中,極有可能會發生不可預料的變故!」

連續兩聲系統提示音,前後在陳強腦海響起。

道果,是道樹之後的境界,陳強距離這個境界,還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

隨後他又鑒定了小一些的血池,提示與前一個血池大同小異,只是一個為子血池,一個為母血池。

陳強越過兩個血池,來到了一座陣法前,經系統解析,這個陣法與那兩個血池緊密相連,是啟動血池的關鍵。

「這個血脈轉嫁血池,看起來倒是有些效用的樣子,也不知道將一隻狼的血脈,轉嫁到一隻麻雀的身上會發生什麼?」

頓時,陳強便生出了些許興趣,隨後他便離開密地,去尋找合適的材料了。

僅僅一刻鐘,他又返回了,左手捏著一條蛇類築基期凶獸,右手提著一隻築基期的狐狼凶獸,這是他準備的材料,都已經被他敲暈了。

在將兩隻凶獸,分別拋進子母血池后,他便啟動了陣法。

想要啟動陣法,需要一枚中品靈石,陳強現在也算財大氣粗,一枚中品被他直接按在了陣眼位置。

「叮,啟動血池需要比轉嫁者更高一層境界的生靈為血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