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沉默了片刻之後,便道:「牧業,你出手吧,拿好你的神兵!」

笑天涯眼神之中有幾分驚訝,黃如天就是詫異……而周洛,此時都是有些意外的看著紀羽。

讓牧業出手?這未免也有些太兒戲了吧!

牧業不可能會是十大天將的對手,去了,也只是送個人頭,輸了,再一次打擊修士們的信心,紀羽在想些什麼呢?

「要不我去吧!」周洛忽然說道。

紀羽搖了搖頭:「你的勝算也不大,讓牧業去。」

周洛青筋直跳:「就算我勝算不大,你小子也不用直接說出來吧!再說了,我都打不贏的話,牧業那傢伙又怎麼打?」

周洛也不是蠢材,「牧業輸了,修士們的信心將會進一步受到打擊的。」

「牧業能輸,但是你還不能輸!你跟何軒齊名,如果你也輸了,對大家的打擊會更大!如天不能上場,牧業上場的效果是最好的,只要贏了,就能讓大家意識到,其實天人也不是那麼的強大!」

周洛哪裡不知道紀羽的話是什麼意思,牧業是跟眾多修士最接近的一個人,在修士們的眼中,何軒跟他都是那種高高在上的人,甚至都快被捧成神明了,而紀羽他們三個來的時間太短了,眾人的認同感不是特別的高,只有牧業,跟眾多修士是最接近的存在,若是牧業能贏,修士們自然也會認為自己也有機會贏下這所謂的天將。

但……

「你不應該實際一diǎn嗎!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牧業贏瞭然后最大限度的增加修士們的信心吧,但牧業能贏嗎!牧業的實力我是知道的,他要贏,很難!」周洛有些鬱悶的看著紀羽,其實他也沒有注意到,他已經默默的將紀羽當做了這次戰鬥的老大。

紀羽不再回應周洛,而是直接將目光看向了牧業:「怎麼樣,你打算上嗎?」

「我上!」牧業知道紀羽沒有跟自己開玩笑。

「也許會死!」

「自從走上這個戰場,我就沒想過活著離開!我自己的實力我自己非常清楚,如果我的死能讓他們脫一層皮,我會好不猶豫的選擇死亡,不過如果我的死不能讓他們有任何的損傷,你記著,一定要馬上幫我報仇,我就算傷害不了他們,也會耗費他們的力量,給你們創造出最好的機會!」

牧業的確是一個很純粹的傢伙,紀羽所看重的其實也是這一diǎn,牧業很純粹,比誰都要純粹。

「上吧,帶好我給你煉製的搶,一定要抓好它,你不一定會輸,看那個大傢伙,沒有一diǎn戰鬥頭腦,你只要動動腦子,就能贏他了。」紀羽指了指蠻無,對牧業說道。

牧業嚙齒一笑:「嘿嘿,我知道!」

只見他拿著那把紀羽煉製出來的長槍,跳下了戰場。

「蠻無,上吧,他是你的敵人,將他撕裂了,我們要讓那群修士感受到絕望!」西馬哈看了一眼身後的蠻無,說道。

既然修士們的信心已經沒有了,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屠殺,讓這些修士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絕望!

「牧業上場了?他上去做什麼?連何軒都輸了,他去送死嗎?」

「輸定了,牧業的實力我也清楚,最多比我強一diǎndiǎn,如果他都能贏的話,我肯定也能贏了!」

「是啊,他就是上去送死的,周洛呢?為什麼周洛不上?難道他怕死了嗎!」

修士們一臉沮喪,這戰鬥不用看都知道結局了,一個修為跟他們差不多的傢伙上去了,不是找死是什麼?

「那小子在打什麼主意?」葉飛眼睛閃爍,有些奇怪的看向紀羽。

而此時,朱子非深深的看了古墨一眼,忽然站了起來:「我要離開一下,我有種不詳的預感。」

「嗯,記著,如果有變,不要勉強!」葉飛diǎn頭。

朱子非離開了,沒有人知道他去做什麼了。

大家的目光還集中在牧業的身上,就算牧業真的會輸,他們也要看著他輸!

牧業跟蠻無都站在了擂台的中央,此時,牧業臉上沒有一diǎn的焦慮,他的心理素質很好,始終是手握長槍,看著自己的對手。

「西馬哈讓我撕裂你!」蠻無忽然朝著牧業吼道。

「天人孫子,有能耐的就來吧!」牧業冷笑一聲。

他是第一次跟天將交手,以前,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跟十大天將打起來,因為十大天將在他的印象中,一直都是比肩何軒他們的存在,在他看來,他們都是高不可攀的那群人,跟他們戰鬥,跟找死無疑。

直到現在,牧業都是這樣想的,不過他還是站上來了,他相信紀羽,而且也知道……這種時候,他也需要站出來!

「死!」蠻無沒有說太多的廢話,拿著自己受傷那巨大的鎚子便朝著牧業砸去。

不得不承認,蠻無的鎚子很恐怖,速度跟力量都大到了極限,等那個鎚子的勁風吹到他的臉有些痛的時候,牧業才反應過來,他急忙躲開,而一陣轟鳴聲之後,他原來所站的地面已經出現了一個大坑!

「嘿嘿,能躲過我一錘,還有diǎn能耐!」蠻無舔了舔有些乾燥的嘴唇,大笑道。

牧業可一diǎn都不敢大意,天啊……不愧是十大天將,打起來竟然都這麼兇殘,那種力量他很難抵抗,但……他沒有後路,只有一戰!

「來吧!讓老子看看你還有多少能耐!」他咬牙大喝。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牧業的確不強,在面對蠻無的時候幾乎沒有任何的優勢。

場上的氣氛也到了一種低迷的程度,許多的修士甚至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蠻無的攻擊很強,每一拳都到肉,爆發力無比的強大,就算牧業反應再快,也很難抵擋下來。

「這就是你叫他下場的結果,你覺得他能贏?」周洛差diǎn沒有抓住紀羽的衣領,大聲喝道。

紀羽倒是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看著這一幕。

蠻無身上的肌肉非常的健碩,爆發力到達了恐怖的程度,天之力似乎都是用來補充他的肌肉力量那樣。

牧業打得非常的辛苦,他的槍從未離手,但卻也很難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他只有死死的護著槍,小心的抵抗著。

眾人甚至都不願意再看下去了,這樣的戰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思,結果很明顯了,打下去有什麼用?他們甚至想要罵人,想要朝著擂台大罵,為什麼上場的不是周洛,而是牧業!

「牧業,用槍!」就在此時,紀羽忽然大吼一聲。

他也知道,若是牧業再這樣打下去,必敗無疑!

牧業掙扎著脫離了蠻無的攻擊,而後一咬牙,那把紅纓槍在他手上轉了幾個圈,他咬牙大喝一聲:「來啊!」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覺得用了武器之後他就有勝算了?你真的以為那把武器很厲害么?」周洛皺了皺眉,看向紀羽。

紀羽不做聲,沒有解釋這麼多。

「嘿嘿,小子……到了這種地步還妄圖抵抗是嗎?我會讓你看看抵抗我的下場……到底是什麼的!」蠻無冷笑一聲,他並不認為牧業用了武器之後就能對付他了。

他皮糙肉厚的,這diǎn小神兵根本就不可能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

牧業手中緊緊的握著長槍,嘴角,手臂上的鮮血不斷的流下,最後慢慢的融入長槍當中。

他還記得紀羽給他交代的,一開始不要用武器,要等長槍習慣蠻無的戰鬥……

他也搞不明白為什麼紀羽會這麼說,但這把武器是紀羽製造出來的,這麼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畢竟紀羽是不會害他的。

而現在,時機已然成熟!

「嘿嘿,小崽子,你再來啊!」牧業手持長槍,有些興奮的喝道。

他感覺到這長槍的變化,一股力量不斷的融入長槍當中,似乎在試圖將長槍之中的某種沉睡力量喚醒那樣,他感覺到了來自於長槍之上的那種沸騰之力!

蠻無冷笑一聲,只覺得可笑之極:「既然你找死,那我就送你去死吧!」

此時的蠻無猶如一天猛獸,看向牧業,而後整個人轟然衝出,直接出現在牧業的眼前,又是一拳轟出!

「哼!」牧業怒吼一聲,手持長槍往地上一震!

一股力量便開始以長槍為中心,不斷的釋放而開,那個正要碰到牧業的拳頭,此時也停了下來,似乎受到了某種屏障的影響那樣。

「槍之魂!」就在此時,牧業忽然大喝一聲。

卻見一道火紅色的力量忽然從長槍之中衝出,猛地撲向蠻無。

這股力量很是恐怖,從長槍之中飛出來之後,馬上變幻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龍頭,彷彿已經將周圍的空氣全都吸收一干那樣,空間發出強烈的爆破之聲,響徹天地。

蠻無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眼前的場景,他雖然戰鬥力強大無匹,但卻沒有一個精明的戰鬥頭腦,看著眼前的巨龍顯現的時候,他第一反應便是大吼!

他發現了一個力量跟他相當的東西!那巨大的龍頭蘊含的力量跟他不相上下,這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

「怎麼回事?那個龍頭不是牧業的力量。」周洛看著那巨大的龍頭,忽然問紀羽。

牧業的力量他很清楚,絕對不會有那麼恐怖。

長槍之中出現的龍頭,顯然就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恐怖到了極限了啊!

周圍的修士們此時也有些驚訝的看著戰場,原本以為很快就會結束的戰鬥,到現在還沒有結束,而且現在似乎出現了新的力量,那個巨大的龍頭……到底是什麼東西?似乎擁有很恐怖的力量啊!

「有意思!哈哈!」毒舌此時頗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幕,他覺得很有意思,因為那個龍頭出現的力量,竟然讓他都有幾分震驚,龍頭的力量似乎能威脅到他了。

「蠻無恐怕會輸。」觀武看著這場戰鬥,淡淡說道。

「輸?哈哈!我說老四啊,你就別開玩笑了,你不看看那個修士有多弱,就算他有這把神兵,也不可能將力量提升太多了,蠻無絕對不可能會輸的!」西馬哈哈哈大笑,他之所以改變主意,讓蠻無去對付牧業,其實也是出自這種想法的。

牧業的實力是他們之中最弱的,而蠻無,雖然戰鬥力強大,但卻沒有什麼戰鬥頭腦,蠻無跟牧業絕對是兩個極端的存在,讓蠻無對付牧業是最好的選擇,不管牧業有什麼辦法,在絕對的力量之下,都會被徹底的摧毀,若是蠻無對付其他的修士,那還有可能會輸,但對付牧業,絕無可能!

牧業的眼神如鷹隼,他手持長槍死死的盯著蠻無,蠻無此時雙眼通紅的看向牧業,這場戰鬥的氣勢已經到了dǐng端了。

「牧業,一招定勝負,輸了立刻回來!」紀羽當即朝著牧業大喊一聲。

牧業重重diǎn頭,他的確有些吃不消,長槍發揮出這麼強大的力量出乎他的預料,他渾身的力量就像是被抽空了那樣,必須要一招定勝負,不然的話他會被耗死的。

「看我一拳打爆你!」蠻無此時雙眼通紅,身材忽然高大了許多,肌肉充斥著的爆發力量似乎也到達了極限。

兩人都有此打算,一招定勝負!

「殺!」

「吼!」

兩聲大喝之聲兀然傳遍整個擂台。

牧業身後,槍形成的龍的力量已經到達了dǐng端,而蠻無此時也完全化成了一個惡魔,朝著牧業衝去。

兩股力量的碰撞,以極快的速度開始衝擊著……

轟!

一聲轟鳴傳來,此時所有修士都不住的向前一步,想要看清楚結果……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長槍依舊挺立著,靜靜的矗立在那裡,沒有任何的動靜。

而牧業此時則是衣衫襤褸的站立著,咬著牙非常的吃力……

他忽然嚙齒笑了:「哈哈,最後……還是我贏了!」

說完之後,他慢慢的倒在了下去,還沒碰到地的時候便被一個身影接了下來。

「沒事,只是用力過度罷了。」紀羽笑了笑。

另外一邊,蠻無睜大著眼睛趴在地上,氣息微弱到了極diǎn,他受傷比牧業要重許多。

西馬哈幾人此時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有些獃滯的看著戰場……

這結局,就這樣出來了?

蠻無虛弱的躺在地上,結局似乎已經出現了啊。

「這、不可能!蠻無怎麼可能會輸!」西馬哈臉色劇變,大聲喊道。

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最後一招,蠻無用盡全力,怎麼會輸!

「我已經說過了,你自己不聽。」觀武面無表情的說道。

毒舌跟火頭此時眼神都有些陰晴不定……蠻無竟然就這麼輸掉了? 名媛之愛上億萬總裁 他們剛剛還看著蠻無這麼強勢,怎麼轉眼之間,就被打敗了?

「看來……他們的確也不簡單啊!」火頭淡淡說道。

而後,便見他慢慢的朝著戰場之上走去。

「嘿嘿,我也不想再看下去了,來一戰吧!」毒舌陰森一笑,直接大步朝著擂台走去。

「讓他們都見鬼去吧!」西馬哈同樣忍受不住,直接出現了。

三大天將共同出現在擂台的中央!

這場戰鬥本身便沒有規定要一個一個的上,三人一起,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而觀武的目光此時也瞄準了笑天涯,「你很強,我想跟你一戰!」

四人!

眾人還沒有從牧業的勝利之中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卻有四個人出戰了。

「我還要去!」牧業咬著牙,說道。

紀羽攔下了他,看向黃如天幾人:「沒問題吧?」

「放心吧,不是問題。我們的對手還沒有出現,你不用著急。」黃如天淡淡說道。

紀羽自然清楚黃如天在說什麼,周洛此時卻有些意外的看著紀羽他們……

對手還沒有出現?台上這麼多天將難道都不配當他們的對手?這未免也太過自大了吧?再看看如死狗一樣的何軒,他嘆了口氣……

笑天涯,黃如天還有周洛此時都慢慢的走上了戰場當中……

「來啊,我要跟你一戰!」毒舌朝著紀羽大吼一聲,他想對紀羽下手,但是也就只有紀羽沒有站出來。

紀羽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拿著牧業的那把紅纓槍便走到了牧業的面前:「做得好。」

「是這把槍厲害,我知道自己的實力!」牧業苦笑一聲,說道。

「呵呵,好好用這把槍,他很強的。」紀羽笑了笑。

「不打算出場?」

「是啊,沒這個想法。」

「所有人都在看著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