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們要解決的是這些入侵者中的精銳。

一開始婁冰將目標定為明薇,可剛剛哥哥陷入危難,她現在又將目標定為面前這無名青年。

羅征將長劍橫在自己的胸前,聽到兩兄妹的對話,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道淡淡的光芒。

身邊不斷傳來一聲聲慘叫和哀嚎。

一些荒神和流放者被典獄長一族肆意收割著性命……

雖說羅征和這些人並不熟稔,但終究是一路征戰而來同僚,他也明白現在應速戰速決!

「上!」

婁冰嬌吒一聲,一道道藍色飛刀直奔羅征而來。

與此同時,無數蝴蝶從婁笛的手中飄飛而去,漫天飄舞之下,也順著那些飛刀所化的路徑尾隨而來。

面對這對兄妹的攻擊,羅征的腳步微微一動,身形就如同鬼魅一般向一側掠過,繞了大半圈后,尋了一個縫隙便朝著兩兄妹衝過去。

婁笛婁冰配合的也是極為精妙,兩人不慌不忙的彼此拉開距離,可同時彼此照應著,形成了一個夾角……

若是羅征沖向婁笛,則會面臨婁冰的攻擊,反之也是同理。

而隨著這個夾角越來越大,兩兄妹竟在不知不覺中將羅征圍困住了!

「刷刷刷!」

羅征的長劍滌盪,一道道綠色劍形成一堵密不透風的牆,將自己護在其中。無形之中被這對兄妹困住,他心中也十分鬱悶。

婁冰的雙手不斷地揮舞著,一柄柄飛刀接連二三的打向羅征,她的目光朝著斜上方瞟了一眼,則是笑盈盈的說道:「白社幻,來的正是時候!快助我們一臂之力,殺了這小子!」

羅征與婁氏兄妹的一番戰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畢竟婁冰和婁笛,乃是典獄長一族中的核心人物,而現在白社幻竟然也要加入戰團?

典獄長一族的族人們倍感不可思議!眾生平等之下,即使是明薇也沒這個待遇吧?那持劍青年是什麼來路?

不少正在鏖戰的雙方,在這一刻都停了下來,目光紛紛投在羅征身上。 在另外一側的屋頂上,矗立著一名身材消瘦的青年,這青年就是婁冰口中的白社幻。

白社幻的左手提著一個頭顱,這頭顱赫然便是火融族的流放者曹煥。

曹煥在火融族中的地位,就像明薇之於女媧族,金老之於蚩尤族,即使眾生平等后,他的實力也毋庸置疑。

現在竟被白社幻斬斷了頭顱!

白社幻的右手上,則有一柄寬厚的重劍,重劍表面的湛藍色光芒不斷地波動著,散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

而在白社幻的身後,緊隨著四名流放者,蚩尤族的池義和符二赫然在列。

原本勇猛無比的池義和符二,身上也掛著數道傷痕,他們望向白社幻的目光中蘊藏著警惕和慎重,現在白社幻對於他們而言便是大敵!

白社幻展現出來的實力,遠比其他黑袍人厲害得多。

火融族的曹煥就是在輕敵之下,被他斬殺。

即使在池義等人的遏制之下,他這一路殺過來,也有十多名荒神,五六名流放者死在他手中。

原本白社幻與池義,符二他們交戰正酣,大約是注意到了羅征這邊的動靜,竟主動退出戰團,衝到街道這一側而來。

「哦?婁冰,你居然還有求我的時候?」站在屋頂上的白社幻居高臨下的說道。

典獄長一族中,現在青年一輩中風頭最勁的就是婁冰,婁笛這兄妹。

不過若論實力,無論是婁冰還是婁笛,與白社幻都有不小的差距。@^^$

可白社幻性子孤僻冷傲,在典獄長一族中人緣並不好。

最重要的是,婁姓才是典獄長一族中最大的氏族,就連族長也是出自於婁姓。

正因為如此,白社幻平素里與這對兄妹的關係就不太好。

「都什麼時候了,少廢話!你沒看到這傢伙和其他人不同?」婁冰厲聲說道。

現在他們一族面臨的是生死存亡,平常那些個人恩怨哪裡還要計較?!$*!

白社幻目光打量了羅征幾眼,看著羅征手臂上不斷流轉的綠光,眼中也閃爍出一抹光芒,旋即說道,「有意思,這小子居然突破眾生平等的限制!」

隨後嘿嘿一聲冷聲,將手中的頭顱隨手一拋,便一躍而下,手中的重劍表面擴散出湛藍色的亮光,在空中劃過一個寬厚的弧線,朝著羅征當頭劈過來!

羅征面對婁冰婁笛的圍攻,原本已頗有壓力。

現在白社幻加入戰團,他的壓力恐怕會遞增幾倍!

面對白社幻的當頭一劈,羅征的身子猛然一縮,同時斬碎了婁笛的蝴蝶和婁冰的飛刀,隨即醞釀出全身的力量灌注在劍身上。

「噌!」

長劍向上一挑之下,已與白社幻的重劍相交。

白社幻由上至下的劈斬,裹挾著下墜之勢,這一斬自然是極為威猛。

可羅征的長劍上挑,將勁道幾乎運用到了極致,他的長劍與白社幻重劍接觸的一剎那,劍身中就由輕至重,逐漸遞增,竟是硬生生的將重劍劈斬的力量卸掉了大半。

而趁著白社幻剛剛落地,羅征的長劍便是歪歪扭扭的一盪,竟然借力打力,硬生生將氣勢洶洶的白社幻推開幾步,為自己贏得了喘息之機!

「羅征!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好巧妙的劍法……」

即便是符二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嘆為觀止。

倘若不是眾生平等,羅征這般手段,在流放者們眼中怕是連「雕蟲小技」都談不上。

可現在大家眼中,可謂是神乎其技!

「我們去幫羅征!」

「怎麼能讓羅征以一敵三!」

「阻止那對兄妹!」

池義他們又怎麼會讓羅征一個面對三人?

可他們剛剛一動,又有數名典獄長一族的黑袍人衝上來,攔在了他們前方……

白社幻被羅征巧妙的一劍逼退,眼中也滿是意外之色。

「都說了不要大意,這小子不好對付!」婁笛說道。

「是么?」

白社幻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扛著重劍再度向羅征衝上去。

單純論武技技巧,白社幻是不如羅征。

可是婁冰婁笛兩兄妹配合起來,就像是一張大網禁錮著羅征。

羅征必須先撕碎這大網,才能應對白社幻數劍,他剛剛將白社幻逼退幾步,這大網又合攏將他圍困住!

池義,符二,還有其他族的流放者們看到這一幕,也是心急如焚。

他們也不清楚羅征是如何超越眾生平等的限制,但羅征恐怕是唯一能正面對抗典獄長一族的人。

即使是強悍如池義,符二,他們也十分忌諱那湛藍色的能量。

畢竟他們現在運用的武器只是凡兵凡鐵,稍有不慎觸碰到那藍色能量,自己的武器也是瞬間破碎,無法阻擋絲毫……

也只有羅征依靠那綠瑩瑩的光芒,能和他們正面對撼!

可以說羅征現在的表現,足以成為他們流放者的希望!

只是他們被幾名黑袍人纏住,又如何去助羅征?

不僅是他們,不遠處的明薇同樣也是如此,典獄長一族擁有混沌古神的恩澤后,在實力較量上佔據了太大的優勢。

婁笛和婁冰越來越冷靜,尤其是婁冰的飛刀,冷不丁的化為幾道流光飛射而來,且都是瞄準羅征的死穴,幾乎刀刀致命。

而婁笛化出的蝴蝶速度雖然慢,但為數眾多,飄飛的軌跡更是詭異,防不勝防!

至於白社幻則穿過兄妹兩人刻意留下的縫隙,時不時向羅征斬出致命一擊。

雖然羅征數度化解了白社幻的攻擊,可也是險象環生,最終被逼到了牆角。

「差不多了,」白社幻淡淡的說道。

此刻的白社幻望向羅征,也沒有了輕視之心。

即使是最厲害的那幾位流放者,白社幻都有必勝的把握,可眼前這小子竟能擋住他們三人的進攻。

白社幻很清楚,倘若是一對一的話,他絕不是羅征的對手。

聽到白社幻的話,婁冰雙手展開,一點點藍光凝結之下,化出了十多柄飛刀,化為一道道藍色流光朝著羅征打來!

婁笛的目光一閃,那些湛藍色的蝴蝶飄舞的更快,它們不斷舞動下形成一團風暴,直逼羅征而來……

兄妹兩人都用上了全力!

而白社幻手中的重劍上,湛藍色的光芒瘋狂流轉之下,他便邁動了腳步朝著羅征沖了過來。 白社幻這一劍,亦催動了全力。

現在這奇怪的小子退無可退,只能硬承他這一擊,白社幻不相信他還能苟延殘喘。

「噼噼噼噼……」

羅征竭力應對著婁冰,婁笛兄妹的攻擊。

儘管他的面色沉穩,但面對的壓力大的出奇!

眼看白社幻手執重劍臨近,他長劍上下一挑,劃破了無數蝴蝶,數把飛刀后,長劍歪歪斜斜的一劃。

劍尖徑自朝著白社幻的重劍點過去。

羅征的劍法依舊巧妙,可他現在面對的敵人,終究不是寰宇下界中的那些武者。

白社幻便是無視羅征那一劍,直接砸了上來。

「哐!」

羅征的長劍與那重劍剛剛觸碰,他便感受到一股巨力崩擊,伸手抓握不住,長劍竟脫手飛出,釘在了不遠處的地上。

面對赤手空拳的羅征,白社幻不再猶豫,重劍再度高高揚起。

就在這時候,另外一邊的屋頂之上,明薇則在飛速狂奔而來。

「啪,啪,啪……」

一道道湛藍色的鞭影,在明薇的身後不斷地炸開。

她眼看羅征被逼入死角,咬牙之下,繞開了阻攔自己的那黑袍人後,就要出手救援!

明薇如同一隻矯捷的燕子,凌空一跳之下,極富彈性的身軀如弓一般緊繃,隨著身體舒展之下,她手中的那把環刃就朝著白社幻飈射而來!

與此同時,街道的后側,金老也扛著大刀一路狂奔。

按照先前的約定,金老率人主要負責保護明薇和浮初,所以和典獄長一族開戰後,金老就護送著這對姐弟向後方退去。

比起明薇,金老更加不能容忍羅征隕落於此。

他這般狂奔而來,提著手中的大刀也是猛然擲出。

「呼呼呼……」

寬厚的大刀從正在廝殺的眾人頭頂上飛越,也是直奔白社幻而來。

「哦?」

白社幻那雙死魚眼眨巴了一下,嘴角一絲冷笑泛起。

抬手,朝著後方輕輕一揚。

明薇投射而來的那柄環刃頓時斷成了兩截……

斬掉了那把環刃后,白社幻的重劍順勢一盪,又重重的劈在了金老投擲而來的大刀上。

「哐當!」

大刀的刀面直接被切成了兩半,應聲墜落。

這等凡兵凡鐵,根本擋不住依附在重劍上的那股能量,也就是混沌古神所賜予的恩澤。

「白費力氣!」

白社幻吐出一個詞后,再度轉身面對羅征。

他感覺自己像是一個行刑人一般,很悠閑的奪走眼前這小子的性命,而那些流放者根本無力阻攔。

話說回來……

剛剛出手的好像是蚩尤族的金老,女媧族的明薇。

龍裔的軌跡 這兩人怕是這個世界最厲害的兩個流放者了,他們如此緊張這小子,看樣子這小子的確是很重要的。

「死吧,現在沒人能救你了,」白社幻淡淡的說道。

「呼……」

他手中的重劍表面,藍色光芒形成一圈圈螺旋,看上去那重劍已化為一把長槍一般,正面朝著羅征攻殺而去。

若被這一槍刺中,無論換做誰都是必死無疑,肉身恐怕會被那股能量絞成碎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