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映上前一步:「仙君且慢。」

「花掌門還有何事?」

花映捋著鬍鬚笑道:

「雖然知曉離傾仙君不喜束縛,也不愛參加那些迂朽的議會,但是我最近也剛得到些魔族的消息,昨日便傳訊給了即空島上所有的門派,今日酉時他們都會前來商討,仙君若是有願意,不如一併留下來聽聽可好,也可幫我們出謀劃策。」

十一年前,那場圍剿妖物的屠殺,離傾放出無垠結界力挽狂瀾,委實不得不讓人信服她的能力。

離傾沉默片刻,轉身看向葉湛。

只消這一個動作,葉湛就知道離傾是打算留下來了。

他並不吃驚,雖然跟著離傾的時間並不算多長,但他知道他師尊雖然有時不拘小節,行事跳脫,但卻有一顆心懷蒼生的大愛之心。

他微微垂下頭,低聲道:「師尊,有什麼吩咐。」

「葉湛,你回去客棧把東西收一收,再回來找我。」

說罷,她頓了一下,想到葉湛似乎並不喜歡花無涯,又道:「如果你不想回來也好,就在客棧等我,我這邊事情處理完,便去找你。」

花無涯巴不得葉湛離離傾仙君遠一些,好讓兩人有單獨相處的時間,也立刻說:「即空島也有許多美景,不如我找個嚮導,陪葉少俠四處轉轉,領略一番即空島的綺麗風光也好。」

葉湛看了一眼花無涯,似看穿了他的心思,譏誚地夠了下唇角,只道:「師尊,我回來找你!」

見葉湛走遠,離傾召出了銅鏡,吩咐道:「葉湛現在沒靈氣傍身,你去保護他,還有關於魔氣之事,絕不能告訴他,不然我要你好看。」

離情清楚,按照葉湛的性子知道真相后,為了不讓她為難,保不準會自己了結性命。她違背了自己的原則,留下他,可不能讓這多嘴多舌的銅鏡搞砸了。

銅鏡無精打采應了聲,心塞塞地想,現在是保護,而不是防備,看來主人是真的不會對葉湛下手了。

果然葉湛就是個迷人心智的禍水啊。

葉湛沒什麼東西需要收拾,倒是離傾這些日子委實買了不少東西,足足收拾了一大包袱,塞進了離傾給他的乾坤袋裡。

在一旁當甩手掌柜的銅鏡看得直搖頭:「哎,這女人就是敗家,這些東西夠五蘊靈山個把月開銷了吧。」

說著,就順了一條土琉珠,掛在了身上。

洋洋得意地轉了一圈,又臭美地湊到屋內的鏡子前,自我欣賞了一番:「這個鏈子,甚是襯本尊,凡人,你說是不是?」

葉湛懶得理他,將乾坤袋塞入袖中,轉身便走。

竟敢無視本尊!

銅鏡氣炸了,想捲起床鋪上的瓷枕,給葉湛一絲教訓。

瓷枕飛起的一剎,床下有什麼東西也被一齊卷了起來,劈頭蓋臉地就朝葉湛的後背砸去。

葉湛耳尖微動,只微微側了下身子,就躲了過去,旋即,又抬腿一腳將瓷枕踢了回去。

他現在雖然已無靈氣傍身,但不知為何身體的靈敏度爆發力,都遠勝從前。

「啊!」

只聽一聲慘叫,銅鏡被砸到了牆上,然後又順著牆壁慢慢滑了下來。

葉湛沒有多看銅鏡一眼,注意力被那本攤開在地上的書所吸引。

陳舊的藍青色封皮上寫著顯眼的「為師之道」四個大字。

。有的人越誇,越能認真的去做一件事情。

但是有的人越誇,就越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做一件事情。

時宜不敢說什麼大話,同時也認為自己就是後者。

如果沒有人誇讚她,她會一直努力,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一切,可是一旦當有一個人來幫助她的時候,她就做不到這樣了。

「好,我知道了。」

席聿衍哭笑不得,時宜活的倒是很真實。

「其實我也是有些害怕的。」時宜忽然間開口,「雖然我一直說這個節目要真實,不要有人設,因為後期維護人設的代價太……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八百七十一章策略。 經過一上午的修鍊,汐兒有些累了,卻感覺到修為只提升了一點點,還遠遠達不到光引境二階後期的地步。

為何她的修為進步如此之慢呢?

天賦,沒錯!

除了天賦,汐兒是真的想不到其它別的原因了,她現在已經不可能再消耗巨量資源來提升自己,因為那樣做不值得。

有魔魅之心的黑化能力,汐兒足以與初入光變境的強者進行較量,說不定還能在煉體武道上勝過對方。這些是不是就已經足夠了?

可汐兒還是不滿足,不滿足又有什麼用?天賦終究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門檻。

再想想魔魅之心提升的是基礎,基礎不高,對自身戰力的提升也就十分有限。

想到這裡,汐兒果斷停下修鍊。她先是告別了月百合等人,說自己累了,要休息一會兒。

汐兒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閉上眼,意識開始沉浸入腦海,是時候找洛心玄教導自己如何成為一名星玄師了。

洛心玄開心的迎接了汐兒,給她講天時地利、因果和萬物皆明的知識。

「汐兒,你要記住,身為星玄師,切勿去推算與自己親近之人的命運。」洛心玄嚴肅的說道。

當汐兒問洛心玄為什麼的時候,洛心玄只是說,星玄師界有一個規矩,那就是不算親近之人的命運,這不僅是規矩,也是禁忌。

「有時候,知道的太多,反而會不好,對你的成長十分不利。」

洛心玄繼續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應該知道的東西就行。」

聽完洛心玄的話,汐兒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作為星玄師,不能算親近之人的命運。

「洛阿姨,我還是沒聽明白。」汐兒搖了搖頭。

「總之,你聽我的就對了,記住這條規矩,對你沒有壞處。」洛心玄神色憂傷的說道,好像在回憶著什麼。

汐兒茫然的點了點頭,她現在不明白,不代表她掌握了星玄之術之後,還不明白。

「洛阿姨,您要我準備的工具,我都準備好了。」說完,汐兒將自己在系統商城中兌換的寶貝拿了出來,遞給洛心玄看。

「這麼快,你從哪裡弄到的,我怎麼不知道?」

洛心玄臉上露出了疑惑,這幾天她也沒見汐兒去外面的店鋪,買過這些東西啊。

對此,汐兒只能像回答月心一樣,去回答洛心玄,想了一會兒后說謊道:「洛阿姨,其實這些東西是我在幾天前,路過的那個沼澤附近撿到的。」

撿到的?

這是什麼運氣啊!

洛心玄認真的看了看那羅盤,竟是黃金材質的。

「嘶,這羅盤,做工精緻,刻度和方位指向都極為精準。」洛心玄將羅盤看得仔仔細細,忍不住興奮道:「小丫頭,你真的是撿到寶了。」

真有這麼好?

汐兒有些興奮起來,其實這個黃金羅盤的價值才九百多積分而已,性價比就有這麼高,說明系統商城裡面的東西,都是貨真價實的好寶貝。

下一件是九天星象儀,可用於夜觀星象。洛心玄對這件寶貝,也是讚不絕口。

至於剩下的八卦圖、六爻、易經,以及奇門遁甲、太乙和六壬這三門秘術,洛心玄只是簡單的看了看,翻了翻,然後對汐兒簡單的講解了一下。

其實,星玄師主要用到的工具是羅盤和星象儀,像八卦圖和六壬,只需要掌握他們的用法,理解其中的精髓就可以了。

像奇門遁甲、太乙和六壬這三門秘術,星玄師也不需要用到。

因為星玄師有屬於自己的秘術,那就是星玄之術。

「小丫頭,雖然這些東西,你不需要用到;但是你卻要學到,去掌握其中的精髓,對你今後學習星玄之術將會大有裨益。」洛心玄繼續道。

星玄之術是一門博採眾長的頂級秘術,自然需要吸收其它秘術的精華。

並且,它是洛心玄以眾多秘術為基礎,研究總結出來的一種全新秘術,哪怕是擁有星玄之體的汐兒,也很難理解其中的玄妙。

因此,想要學習星玄之術,就必然要學習和掌握最基礎的秘術。

「小丫頭,要學會星玄之術可不簡單,因為這是一門能夠不斷成長、不斷完善的秘術。」洛心玄神秘的說道。

「好,我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了,洛阿姨。」汐兒點了點頭。

「不過,小丫頭,我先奉勸你一句,學習在於交流、掌握和運用,而不在於自學式死磕書本,所以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你一定要問我,我會教到你懂為止。」

洛心玄繼續道:「另外,在你每天睡著的時候,我都會在你的腦海里給你講課,你只要準時到就行了。」

「是,洛阿姨。」汐兒再次點了點頭。

「這本易經寫的不錯,授課的時候我也會用到,你記得再買一本,到時候我方便教你。」翻開易經,洛心玄開心的說道。

「好的呢,明白。」

過了一會兒,洛心玄對手中的易經讚不絕口,「嘖嘖嘖,小丫頭,你這究竟是什麼好運氣,這麼完整的易經都讓你給撿到了。」

「好的呢,明白。」

洛心玄越看越興奮,接著說:「這部易經是我看過迄今為止,最完整、最全面、最準確的易經了,裡面包括了連山、歸藏和周易三部分內容,竟然還有……」

「好的呢,明白。」說完,汐兒忍不住笑了。

……

咚咚咚!

汐兒的房門又被敲響了,是月百合她們。

「汐兒妹妹,我們快到學院了,快出來看看我們漂亮的學院。」

聽到月百合的聲音,汐兒趕緊從床上坐了起來,穿好鞋直奔門口。

她們四人興沖沖的跑到方舟的船舷邊上,朝著遠處望去,只見一座蜿蜒向上的建築直通雲天,伸向宇宙高空。

月百合介紹,那座長龍一樣的建築,就是通天塔。據說塔的最頂端有仙神居住,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總之,從古至今,從來沒有人到過通天塔的頂端。

然而,神洲大陸的最高學府,就依附在通天塔上面,在一座巨大的綠色島嶼之中。

「姐姐,你看那是什麼?」

這時候,月海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指著一個地方,大叫著問汐兒。

那是?

順著月海手指著的方向,汐兒定睛一看。

只見遠處,美麗的島嶼附近,停放了好幾艘飛行方舟。仔細一數,一、二、三、四,竟然有四艘飛行方舟。

看上面的實力標誌,汐兒認出了它們的所屬實力。一艘是來自於太陽神殿的火紅色方舟;另一艘是來自於星輝聖殿的白色方舟;剩下兩艘是來自於地生盟的綠色方舟。

光之芒盛會一結束,就標誌著光芒聖城學院的招生也結束了。來自於神洲大陸各地的年輕天才們,都會聚集到光芒聖城學院,尋求突破的契機,為了在修為上能夠更上一層樓,而努力學習更多有用的東西。

天才齊聚,誰將成為最耀眼群星中的一員呢? 「嘶!」

「哎喲!」

京都人民醫院病房中,時不時的傳出一道道呻吟聲。發出這呻吟的赫然是負傷的邱元凱,此時的他他正躺在病床上眼部纏着繃帶。

在他旁邊的病床是手臂纏着繃帶的冷楓。

他左手拿着個蘋果,靠着枕頭,跟徐勝頁還有周沐言一臉無語的盯着病床上的邱元凱。

其實……

他眼部的傷並不是特別重。

就是眼眶骨裂,白玉當時就對他進行了緊急治療,而且還有趙信給百草液塗抹,冷楓骨裂都沒有打石膏,就纏着繃帶可想而知,邱元凱現在的傷都已經好了七七八八。

偏偏,他就是時不時就呻吟一下。

為何?

他的病床前有兩位佳人。

「她不是鳳鳴高校的鳳瑤么?」冷楓咬了一口蘋果低語,「什麼時候跟邱元凱這愣頭青搞到一塊兒去了,他們在談戀愛?」

這段時間的踢館,讓孤僻的冷楓跟同行的其他人都熟絡起來。

話也跟着變多不少。

當然,在他的眼裏邱元凱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愣頭青,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在古代算的上是個莽漢,有把子力氣。

上將當不了,當個衝鋒陷陣的校尉是沒什麼問題的。

「啊?」徐勝頁聽后一愣,「鳳瑤跟邱元凱在談戀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