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就是有人監視、偷聽的意思。」雷二又在夫人面前當了會教書先生。

「哦~對,我發現你和風三在一起越來越聰明了。真別說,這風三命真大,御醫都判了他死刑了,他還能活過來,厲害!」

雷紅玉摟著雷二越發的緊了。

感受著懷中女人的溫存,雷二好想就這樣永遠待下去,可是自己還有任務要完成。

雷二把雷紅玉的臉龐從懷裡推出來,急切的說道:「夫人,現在所有的女將軍和女兵都被關在京城之中新建的一座巨大的堡壘之中,不得外出。我擔心一旦這些賊人完全得逞之後,這些女人的下場會很難看!」

雷紅玉一聽,立刻就想起皇帝在朝堂上說過的一句話「我國有兩大寶物,一是精鋼鐵母,第二就是我們這些漂亮的女人了。」

「啊!這,這該如何是好?」雷紅玉一想到數以萬萬計的女人被別國男人任意分享踐踏,脫光了壓在床上肆意奸著淫,暗無天日的凄慘場面,頓時嚇得手足無措,往日的精明決斷都沒了!


「夫人莫要擔心。風三走時已經給我安排好了一切計策,只要我們按計劃行事,一定會打敗這些亂臣賊子的陰謀的!」雷二堅定的說道。

「雷二,你不要安慰我了,風三就一個人,加上你和那個雨一,你們也就是三個人而已,他再厲害能掀起什麼浪花來?」雷紅玉不相信的說道。

「不是個人,而是三千。以一敵百的三千精英中的精英!而且,我們已經散出風去,說方正是刺狐國卧底,要佔領整個閉月落雁國,將所有的女人買給各個國家的貴族玩樂之用!相信京城之外的我們的人必會聯合起來解救京城之危,解救皇上於水火之中的。」

雷二輕輕的在雷紅玉耳邊咬著耳朵根子。

「啊~我想起來了。真沒料到這三千鐵甲軍竟然可以解燃什麼眉來著?」

雷紅玉用半生不熟的四字成語說著,卻又發現記不全了。

雷二嘿嘿一笑:「是解燃眉之急,夫人!」

「哼還用你教我,死鬼!說吧,我可以做些什麼?」心中一輕,雷紅玉又恢復了兵部尚書的思維。

二人又是一陣耳語,看上去就像分別許久的情兒人,剛見面一樣如膠似漆(本來就是嘛,嘿嘿)……

夜色下,離著京城的東部緊挨著決鬥場,有一座新建的巨大堡壘式的建築,共分作三層,每一層都可以容下萬餘人。建築裡面燈火輝煌,徹夜不熄。

此時,裡面的數萬巾幗並沒有受到什麼虐待,除了不能出去外,在這座高大的建築裡面吃喝隨意,就是閑的沒事打架鬥毆都可以!

不過,現在這些女將軍和女兵們卻是睡意全無,因為她們也聞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唉,整天呆在這裡不讓出去,好煩啊!」

「就是,這裡就像一座監獄似的,沒有自由……」

「還全是女的,要是有個小帥哥陪陪咱們說說話,解解悶,那該有多好啊?」

「一聽就知道你還是個小雛,沒有嘗過男人的滋味吧?還小帥哥呢,夠我們這些姐妹們樂呵的嗎?」

「你們就知道玩男人,哎,現在好了,一個男人也看不到了……」

「誰說的,你看,守在門外的全是一個個肌肉發達的男人……」

「說的也是,真奇怪,我們閉月落雁國什麼時候突然多出了這多強壯的男人啊?看他們的樣哦,趾高氣昂的,跟以前大不一樣!」

一群女人嘰嘰喳喳的吵個不停,終於惹煩了外面守門的士兵。

「都給大爺我閉嘴——」

一聲雷鳴般的吼聲頓時蓋過了這群女人的鶯聲燕語。

「瞎吵吵什麼,都什麼時間了還不睡覺,你們不休息,咱家還要打個盹呢?」

一個長的五大三粗的勁裝大漢將手中的大刀,在鐵制的門框上碰的噹噹作響。

「混賬東西!你竟敢如此對我們說話,就不怕王法了嗎?小心我出去捉住你,狠狠地揍你一頓,讓你知道老娘不好惹!」

一個三十一二歲姓黃的女將軍指著這個大漢的鼻子訓了起來。

「揍我?哇哈哈哈……」

勁裝大漢聽完女將軍的話,愣了一下,接著就爆發出一陣囂張至極的大笑。

「你笑什麼?」

女將軍詫異的望著大漢,心中卻是暗自揣摩著「現在的男人怎麼都這麼大膽子,竟然不害怕我們這些女人了?」

勁裝大漢笑夠了,這才又粗聲粗氣的說道:「我笑怎麼了?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人把你揪出來,奸了你?嗯?哈哈哈……」

「哈哈哈……」

勁裝大漢身後的一群屬下,也跟著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你……」

姓黃的女將軍氣的頓時說不出話來。


一邊的其她女將軍一把拉住剛要發飆的黃將軍:「大姐,不可!你沒有發覺這些男子的口音不怎麼像我們閉月落雁國的話音?」

「啊?……」

姓黃的女將軍好明白了什麼,張著嘴久久無法合攏。

「哼!你們幾個在這好好的守著,咱家先去打個盹……」

……

「恐怕是要變天了……」

一群女人傻眼了…… 忽然,巨大的建築外面傳來一聲男子高昂的聲音:「聖旨到!劉大人接旨!」

鎮守這座建築的叫劉一路,是方正培植的死黨之一,唯方正之命是從。穿越小說他來的時候,方正曾告誡過他,一切聽從聖旨的安排。因此剛要入睡的劉一路,像彈簧似的從床上蹦了起來。急急忙忙的領著一大群有頭臉的下屬,出得高大的建築,前去接旨。

「劉大人,接旨吧!」來人騎著高頭大馬,雙手捧著一軸金黃色聖旨,高聲喝道。

「臣,劉一路接旨!快跪下、快跪下!」劉一路催促著身後一幫子勁裝大漢,自個首先跪了下去。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特令劉一路立刻將所有在押的女兵,交由宣旨之人,另行處置,不得有誤,欽此!」

「謝陛下!」

劉一路起身接過聖旨仔細的看了看,不錯,這道聖旨跟以前方正給他的一樣,不是假的。

「嗯,那個尊駕還不知您如何稱呼?」劉一路躬著身子問宣旨之人。

「在下姓閃名電。大家都是給方大人辦事,叫我閃電就行了,不用太客氣!」

來人大咧咧的說道。


「好!爽快!閃電您先帶著你的人在這裡等著,我這就去把她們都交給你。」劉一路見來人說話直來直去,很是合自己胃口,當下也不客氣,直接就公事公辦,指揮著手下將數萬女兵押解了出來。

看著一個個嬌嫩的女人,絕大多數還傻愣愣的四處張望著,閃電的眼中劃過一絲不忍之色,隨即又恢復了正常。

「你們這些女人聽著,吾皇陛下有旨,國內突發事變,有一些賊人作亂,現在我們兵力不足。皇帝陛下特釋放你等,重新發給你們兵器前去殺賊……」

閃電高聲呼喊著,隨即一隊隊男兵就拿著許多刀槍劍戟發給了這些女兵們。

劉一路一見心中傻乎乎的想著:「好哇,等這些女兵和那些與方大人作對的傢伙殺個兩敗俱傷之時,剩下的這些女人必將實力大損,傷病居多,以後事情挑明之後,也好對付。這些女人一個個美若天仙,到時候,我也可以分幾個來樂呵樂呵……」

劉一路在那兒發傻,這些女兵們卻是發懵了。

「敢問閃電大人,賊人在哪兒?這四處靜悄悄的,並沒有作亂殺伐之聲啊?」還是那個姓黃的女將軍上前一步來到閃電跟前,抱拳道。

「呵呵,將軍,你貴姓啊?」閃電面色柔和的問道。

「在下黃瑩,大人……」

閃電又是一笑:「黃將軍?這裡看來就屬你官大了,伏耳過來,方大人受我皇之託,有話告訴你……」

劉一路本來有些疑惑,什麼話不能明著說,非得要咬耳朵根子?就起了疑心。可是閃電接下來卻說方大人受皇帝之託,才這樣做的,頓時疑心又消了下去。

「啊!」

黃瑩猛地抬起頭,滿臉不相信的神的。

「黃將軍,你可聽明白了嗎?」閃電依然笑著對黃瑩說道。

「屬下明白了!」

黃瑩的眼中閃過興奮的神色,轉身對著排列整齊的數萬軍士喝道:「張彩鈴、許之月、郝蕾,你三人分別率領一千人將這座建築包圍起來,不許放過一個人。」


「啊?」

「是!」

眾女兵經過短暫的訝然之後,立刻就將曾經關押過她們的建築圍了個嚴嚴實實。

劉一路一見急忙來到閃電面前,不高興的說道:「閃電老兄,你幹嘛讓她們包圍我這裡?你搞錯了吧?」

閃電冷哼了一聲:「哼!沒錯!」

說罷手起刀落,將還是一腦袋漿糊的劉一路來了個身首分家!

「給我殺,雞犬不留!」

閃電怒喝一聲,身後跟來的數百冒牌御林軍,頓時吶喊一聲揮刀霍霍的沖向那些還在發愣的勁裝大漢。

「唉,我的腦袋怎麼撞到地上了,還不疼……」

這是不少勁裝大漢最後的念頭。

剩下的那些勁裝大漢人數依然不少,足有兩三百人之多,他們一個個武功高強,訓練有素。只可惜,在閃電率領的人猛然攻擊之下,也就是眨巴幾下眼的功夫,就有一百多人被殺死。

這些勁裝大漢就是再傻,也知道遇到敵人了,在經過一陣驚慌之後,很快就後撤到一處建築垃圾後面擺開陣勢意欲抵擋閃電的攻擊。

「切,跑到那裡更好,來呀,給我火攻,燒死他們!」閃電一揮手,馬上就有數十個強壯的軍士一人手裡提著一個油罐子,使勁兒的扔到建築垃圾裡面。

所謂的垃圾建築也就是一些廢棄不用的木頭、木屑而已。

「嘩啦!」油罐子碎裂開來,裡面的油頓時濺的到處都是,不少勁裝大漢身上都沾滿了油。

「點火!」

數十隻火把被扔到建築垃圾裡面。

「轟……」

這下可好,幾百勁裝大漢頓時成了烤雞,一個個哀嚎著滿地打滾,慘不忍睹。


閃電冷眼旁觀著,發現這些勁裝大漢竟然沒有一個從火海里跑出來求救的,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時完成包圍任務的黃瑩來到閃電面前,望著火海里掙扎的那些人,也是驚訝極了:「大人,這些人不似一般的軍士,倒像是一些不怕死的死士!可是我們閉月落雁國一直認為這種把別人培養成死士的做法過於沒人性,因此從沒有培養過類似死士的人手。他們是從哪裡來的?難道……」

「這真是一個意外的收穫……」閃電擔憂的說了一句。

眼見著那些勁裝大漢都活不了了,閃電讓黃瑩帶著數千人進入高大的建築裡面捉拿剩餘的賊人。自己則是對著兩萬剩下的女士兵們義正言辭的說道:「各位美女……呃,啊,各位巾幗英雄們,現在我們閉月落雁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右相方正造反作亂,想要推翻現有的女尊男卑的制度。現在我們尊敬的女皇陛下被他軟禁著,挾天子以令諸侯,圖謀慢慢的把閉月落雁國的所有權力都掌握在他方正的手裡。我尊敬可愛的巾幗英雄們,那個時候,你們就會淪為那些可惡男人們的玩物,你們願意嗎?」

閃電說完,自己心裏面加了一句,我倒是希望會那樣,只是那樣太卑鄙了!我家娘子也不願意。

聽到閃電的話,兩萬女兵們一個個銀牙緊咬,揮舞著手中的兵器發出震天的怒吼:「不願意!殺!殺!殺!救出女皇陛下,活捉反賊方正!」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