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靈祖也是不能完全的凝氣成形,所以實力也不能完全的發揮,也只能藉助趙庸的身體,提升趙庸的實力,可是這還不夠。

就在這一會的工夫,幽蒼和靈空他們身影就出現在了趙庸的視野之內,然後很快就來到了趙庸的身邊。

「庸哥哥,你沒事吧?」

幽蓮一來到趙庸的身邊就急忙問道。

「你們怎麼來了?等下我會盡量的攔住這個傢伙,你們趕緊找機會逃走,這個傢伙的實力太過強大,我們就是加起來趕緊也不是他的對手!」

趙庸對著眾人說道。

「不行,我們怎麼能丟下你自己不管?就是打不過也要打!」

雀兒一臉倔強的說道。

「小主,就是我們現在想走,估計這個傢伙也不會讓我們走了,既然這樣還不如放手一搏,是生是死就聽天由命了!」

幽蒼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們也只有一戰這條路了!」

他們也都能感覺到對面那個傢伙的實力要高過他們許多,就是實力奇怪的提升的趙庸也是不及他的實力,他們也只能背水一戰了。

「嘿嘿!既然人都來齊了,也免得我多費手腳,就是你們死了,也算是有個伴了,黃泉的路上你們也不會寂寞了。」

摩拉森然的一笑,身上的氣勢也開始迅速的上漲,周身的黑色霧氣也開始越來越濃郁。

幽蒼和靈空見狀,也是躍空而起,也是瞬間現出他們的真身,一黑一白兩條長達上百丈的巨龍頓時出現在空中,龍族特有的威壓也頓時從他們的身上散發開來。

雀兒也是振翅一衝而上,隨著一聲清脆的鳳鳥的啾鳴聲響起,一隻數十丈大小的朱雀火鳥也是出現在空中,周身的火焰環繞,瞬時也照亮了這裡數千米的地方。

幽蓮的身上的氣息也是驟然升起,身上的衣衫也是無風自動,在空氣中發出咧咧的聲響,一頭的髮絲也是無風亂舞。

趙庸見此情景也是無奈了,現在也只有全力一搏了,開弓沒有回頭箭,更何況這弓是被動被拉開。

「哼,很好,沒想到烏金神龍、靈龍和朱雀來幫助這個小子了,不過,就是如此恐怕你們也是沒有逃生的機會了!」

摩拉冷哼一聲,身形驟然的一抖,原本一個身體突然就分作幾個一模一樣的摩拉,然後分別向著他們分別閃掠而至,一張大戰於是就此展開! 趙庸看著突然分身的摩拉,心中也是大吃一驚,本來想他們幾個相互配合,可以減少點壓力,這樣一來,等於他們每個人都面對一個摩拉,雖然分身後的摩拉實力有所減弱,但是他畢竟是擁有空間之力的聖戰靈者,就是分身以後實力也是比他們高上不少。

幽蒼和靈空、雀兒他們和分身後的摩拉已經交上了手,空中龍息和雀兒的火球、幽蓮的靈氣和那摩拉的黑色霧氣能量在空中碰撞產生的爆炸衝擊,形成了一股股的風暴,墨雲嶺也是在爆炸中抖動,樹木亂石到處橫飛,下面的地面也是頓時被爆炸衝擊得千瘡百孔,大坑小坑滿地。

看情形,那摩拉分身以後還是把中心放在了自己這邊,畢竟靈祖藉助趙庸的身體,強行把實力提高,就目前來說是趙庸的實力最強,自己也是三番五次的壞他們的事,那摩拉今天也是鐵了心要除掉自己,幽蒼他們實力隨比那摩拉的分身要低,但是憑藉他們強悍的神獸體質,到也可以支撐一會,但那樣的情況估計也是持續不了太久。

那邊打的是熱火朝天,這邊摩拉到沒了動靜,就是緊緊的盯著趙庸,看來他也不想在分身的情況下主動對趙庸發起攻擊,可是等他們那邊一落敗,那摩拉就是集中火力對付自己了。

「靈祖,我們不能等了,等他們那邊支持不了,我們這邊的壓力更大!」

趙庸心裡雖然著急,可是現在身體由靈祖控制,他也不得不催促靈祖了。

「不要急,現在時機還沒有到,再等等!」

靈祖好像並不急,慢吞吞的說道。

「你老人家不急可我急,他們那邊支持不了多久的,等他們敗了,我們就更沒有希望了,現在這摩拉的實力下降,這正好是我們的機會!」

趙庸現在真是有點火大了,現在摩拉分身,實力下降還不是好時機,難道等幽蒼他們都落敗了,那摩拉恢復原來的實力就是好時機了?如果是那樣,自己也根本不用等到幽蒼他們到來就把摩拉跟幹掉了,那還用等到現在?

「你放心,他們落敗的時候就是你最好的時機,就是現在那摩拉的實力有所下降,我們依然不是他的對手,我們再等等!」

靈祖並不為趙庸的話所動,依舊沒有要開打的意思。

「你……你老人家不願意打,那就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

趙庸也是氣結,這都火燒屁股了,他還要再等,他能等自己可等不了了。

現在趙庸已經看得出,幽蒼和靈空現在還好些,畢竟他們的實力比幽蓮和雀兒要高上許多,可是幽蓮和雀兒情況也是越來越不妙了,已經明顯的處於下風了。

特別是幽蓮,她可沒有神獸的體質,全靠一股毅力在硬抗,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落敗,她能撐到現在,純粹是拿命在搏,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可是自己在這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怎麼能不讓趙庸心裡著急上火!

「不行,現在不能把身體的控制權交給你,現在交給你的話,今天我們連一點希望都沒有了,聽我的沒錯,我們再等等!」

靈祖依舊是那副急死人不償命的慢吞吞的態度,完全不顧趙庸的催促。

「等等等,那要等到什麼時候?你老人家能不能給我個理由先?好歹你也給我交個底,我們到底要等什麼樣的機會?你說出來,也好讓我放心!」

趙庸眼睛都急紅了,他在心裡近乎對著那靈祖咆哮了。

趙庸這邊心裡的那句話剛剛落下,幽蓮就在和摩拉分身的對轟中被擊飛,身體如同出膛的炮彈,狠狠的砸向了地面,一聲爆炸的巨響也頓時在地面上響起,幽蓮的身影也頓時被湮沒不見了。

雀兒見狀想要去救幽蓮,剛一分心,那分身摩拉就瞅准這個機會,一掌狠狠的拍下,雀兒也是哀鳴一聲,直直的被拍入地面,龐大的身軀把地面也是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身體和地面相撞激起的塵土碎石衝起來數十千米之高!

「吼!」

趙庸心裡的怒火再也壓抑不住了,一聲震天的吼聲頓時從喉間發出,直衝天際,一雙眼瞳也迅速的變成紅色,身上的氣勢也再度開始飆升,瞬間就突破了武修和魔修巔峰的屏障,武修實力直接進入了聖戰靈者,魔修也是進入到了聖魔導師!

趙庸渾身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勢,現在已經不在那摩拉之下了,現在他心裡就有一個想法,今天這摩拉一定要死!

幽蒼和靈空見狀也是跳出戰圈,那摩拉更是駭然,也頓時收回了分身,面前這個小子的實力竟然能夠再度提升,就在這瞬間的工夫,實力就已經直逼自己了!

那摩拉現在也是後悔萬分,原本以為穩操勝券的局勢現在突然轉變,他也是想不到在第一次實力奇怪的提升以後會再度提升,本來以為那小子的第一次提升是藉助了什麼古怪的秘法或者是丹藥,能一連的提升幾修已經是他最大的限度了,沒想到他在憤怒之下,竟然能夠越階提升,這是他做夢也是想不到的,他現在都懷疑,這個小子是不是和他們一樣,根本就不是人類,而是一個怪物,甚至比他們還要恐怖的怪物!

幽蒼和靈空見過趙庸因憤怒而能提升的事情,他們知道,接下來的戰鬥沒他們什麼事了,於是就迅速的飛向幽蓮和雀兒落地的地方,估計他們已經身受重傷,他們要做的就是保護好她們,免得她們再受第二次傷害。

「很好,這樣我們就可以痛痛快快的一戰了!」

摩拉咬牙切齒的冷冷的說道,自己後悔沒有抓緊時間把這個小子幹掉,現在反而讓自己多費手腳。

「摩拉,你傷害我的人,今天你一定要死!」

趙庸瞪著血紅的眼睛,話音落地,身形也是驀然的消失了。

摩拉也頓時感到了身後空間的波動,手臂一甩,黑色霧氣也是從手掌上蜂擁而出,一個黑色的巨大的手掌攜帶著能破碎虛空的能量向後拍出! 摩拉向後一掌拍出,就感覺空間的波動又從前面傳來,右手了也來不及撤回,隨即左手橫掃而出,黑色的霧氣能量如同一條黑色的長鞭,帶著撕裂空間的能量橫切而出,可是一前一後都落了空。

摩拉拍出的一掌直接拍在了地面上,而橫掃而出的能量長鞭直直的想墨雲嶺的山尖掠去。


「轟!轟!」

兩聲巨響如同炸雷般響起,被摩拉黑色能量手掌拍中的地面,頓時現出一個巨大的深坑,爆炸而騰起的煙雲直衝數百丈,那被黑色能量長鞭擊中的墨雲嶺,山尖是直接被削去,爆炸帶起的大大小小的石塊就像下起了一場石頭雨!

「威力不小,但是還不夠!」

趙庸瞪著血紅的眼睛,在空中冷冷的看著那摩拉,現在沒有了實力上的差距,疾風訣施展起來也沒有了先前的那種澀滯的感覺,摩拉的攻擊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沒有了威脅性。

「我還是小瞧了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

摩拉現在也沒有了先前的狂傲之氣,剛才的那兩次出手,雖說自己並沒有盡全力,但是也有七八分了,竟然連這個小子的邊都沒有沾到,他那詭異的速度確實令他很頭痛。

可是現在看來,令他頭痛的不僅僅是他的速度,而是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子太過詭異,竟然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連續兩次提升了自己的實力,直接追平了自己,這樣逆天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子將來肯定是魘魔一族稱霸五陸的勁敵,可是他們對這個小子的情況確實一無所知。

整個的魘魔一族雖不能說對五陸上的情況完全的了解,但是也知道個七七八八,可是對於這個小子的情況卻沒有任何的信息。

先前南陸他們策劃的那次行動,不知道被誰識破而功虧一簣,直到他遇見這個小子,在南陸一通亂攪,本來以為那次的截殺這個小子已經死了,沒想到在這裡又會遇見他,而卻實力比之以前又有了很大的精進。

摩拉也很想知道這樣的一個人到底是誰,他也不想和一個不明的敵人作戰。

「對於一個死人來說,知道與不知道沒有什麼區別,告訴你,你也只能爛在土裡!」

趙庸冷冷的說道,今天自己一定不能放摩拉生還,這不僅是為幽蓮和雀兒報仇,更是為了給魘魔一族一個警示。

「哼哼,你說的很對,對於一個將要死的人來說,你是誰,我知道與不知道也沒什麼關係了,今天我絕對不能讓你活著離開!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和你說的話一樣的硬!」

「今天不僅是你,你們在這裡的所有的魘魔,都別想離開這裡!」

「哼,就憑你……」

摩拉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在自己對面那個小子的身後,一個空間傳送門已經出現,無數的黑袍人正從裡面源源不斷的湧出,然後迅速的把墨雲嶺給圍了起來!

趙庸先前並沒有把黑魔一族的人拉過來,是因為就是自己打開空間傳送門,面對擁有空間之力的摩拉,黑魔一族的人也是出不來,因為那摩拉肯定會把那傳送門破壞掉,但現在不一樣了,同樣擁有空間之力的自己只要盯緊摩拉,他就沒有機會去破壞傳送門,傳送門只要空間精靈去維持就夠了。

「沒想到你還有援兵,很好,那你們就一起埋葬在這裡吧!」

摩拉冷哼一聲,渾身的黑色霧氣如同翻滾的烏雲般湧出,然後直衝天際,慢慢的散開,在他的上空形成了一個數十千米的黑色圓盤,他的尖利冰冷的吟唱聲也隨著響起,隨著吟唱的聲音,那黑色圓盤也開始旋轉起來,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醉生夢死生死輪!」

摩拉吟唱完畢,然後低喝一聲,那黑色的輪盤驟然加速,頓時一股巨大的撕扯力從那輪盤上發出,他們腳下的碎石等物頓時被那股撕扯力吸入輪盤,然後淹沒在輪盤中。

趙庸和黑魔一族的成員也是被那股巨大的撕扯之力慢慢的拉向輪盤。

「要孤注一擲了嗎?黑暗籠罩!」

趙庸也是一聲低喝,眉間的黑炎閃掠而出,瞬間就形成了和那輪盤一樣大小的黑色巨網,趙庸的黑色的巨網一形成,那股巨大的撕扯力頓時就消失不見了。

「去!」

趙庸手掌一揮,那黑色的巨網就向著那黑色輪盤慢慢的迎了上去。

「哼,那就看看到底是誰強大吧!」

摩拉的雙手向下一壓,那黑色的輪盤也開始緩慢的向下壓去。

不小片刻的工夫,輪盤和巨網就在空中相遇了,輪盤和巨網的相遇並沒有引起爆炸,而是在空中展開了你上我下的拉鋸對抗。

開始摩拉等自己的輪盤一接觸那黑色的巨網,就發現情況不對了,輪盤上的能量竟然在快速的消失!

「小子,你這是什麼東西?」

摩拉也是震驚不已,那個小子的巨網,不像自己施展的醉生夢死生死輪,是一種能量,而他作為一種技能施展出來的黑色巨網,而是一種實質性的東西,而且這種東西正在快速的吞噬著自己的輪盤能量!

「他是一種黑色的炎火,你就慢慢享受自己的能量被耗盡的過程吧!」

趙庸冷冷的看著摩拉,自己的這黑炎不僅可以以技能的形式施展出來,而且這黑炎還有自己的靈性和令人恐怖的吞噬的能力,不像摩拉的輪盤,是由他自身的能量組成的,這樣一來,摩拉的能量輪盤到成了自己黑炎很好的「食物」,自己就等著那摩拉的輪盤的能量耗盡,到那個時候,就是摩拉插翅也難飛了!

不僅是摩拉,就連那些在墨雲嶺裡面以及外面的那些魘魔成員,也別想跑掉,數萬的黑魔一族的成員已經用精神力把墨雲嶺封鎖住了,現在不論是比數量還是論兩方的實力,那摩拉一方已經沒有勝算的可能了。

「怎麼可能?」


摩拉不敢相信還有這樣的炎火,可是他明明感到自己的輪盤能量在快速的消失,這樣下去,相信過不了多久,自己就會落敗。 摩拉儘管不願相信,可是飛速流逝的能量讓他慢慢的心生恐懼,本來以為自己可以輕鬆解決掉的一個小子,到頭來卻栽在了他的手上。

「你如果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或許我可以考慮不殺你!」

趙庸看著那摩拉越來越弱的氣勢,問道。

「什麼問題?」


摩拉努力的維持著輪盤,可是依然阻擋不了輪盤能量的消失,聽到趙庸這句話,他估計是要問他們擄人的事件,這個他是玩不能說的,可是他還是抱有一線希望。

「你們在西陸西蓬帝國抓走了一個叫柳雲山的人,說出他的下落,我可以不殺你!」

趙庸也像問他們擄人的原因,估計這摩拉也不會告訴他,還不如試試能不能從他這裡得到柳雲山的信息。


「這個我不知道他被抓去了哪裡,早晚有一天你會見到他的!」

摩拉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了,他今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落得如此的下場。

「那好,你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