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有志氣,不過人這一輩子,光有志氣是不行的。想要成大事,就必須學會借勢……”吳夢一臉讚賞的看着韓宇跟寧平說道。可惜韓宇跟寧平都是朽木,根本就不稀罕吳夢來雕刻他們,在感覺身上一陣輕鬆以後,韓宇跟寧平當即頭也不回的跑了。在消失之前,韓宇還故意回頭衝吳夢喊道:“拜拜了你吶,下回見面我想會是在你的墳頭。”

“這個混賬東西!”吳夢聞言大怒,可再想要找對方的麻煩,人家卻已經跑遠了。讓自己去追也追不上。

“都看什麼看?還不趕緊工作!”吳夢找不到韓宇跟寧平這對正主,只能把肚裏的邪火發在其他人的身上。

韓宇跟寧平一路疾奔,等確定吳夢沒有派人追過來以後這才停了下來。兩人對望一眼,忍不住笑了起來。寧平指着韓宇說道:“韓宇,你最後說的那句話還真缺德啊。”

“呵呵……過獎過獎。”韓宇一臉得意的答道。

話音剛落,就聽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韓宇跟寧平的身後傳來,“過獎個屁!多日不見,你們還是那麼沒溜。”

韓宇跟寧平同時一驚,當即扭頭向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就見在霧氣中,一個人影緩緩走來。韓宇跟寧平對望一眼,不約而同的說道:“你是不是幹缺德事了?”

來人一聽這話,頓時被氣得不行,咬牙切齒的喝道:“韓宇,寧平,看清楚老孃是誰!”

就算來人不說,韓宇跟寧平也會這樣做的。走近了一瞧,韓宇皺眉問道:“你是人是鬼啊?”

“你說呢?”來人就感覺自己的血液正在沸騰。

“唔,我覺得你是人,不過誰那麼有病大清早的跑來這個地方?”

“我要是說我是鬼呢?”

“那你也是個糊塗鬼。天都亮了,你出來幹啥?”

“韓宇、寧平,你們難道沒有認出我是誰嗎?”來人強忍怒氣的問道。

韓宇跟寧平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答道:“這麼醜的人我們沒印象!”

“混賬!”來人怒喝一聲,舉拳要打,可剛剛把拳頭舉起來,就聽韓宇叫道:“哎呀,我想起來了,這不是羅琳大姐姐嘛。”

聽到這個稱呼,羅琳忍不住打了個冷戰,而站在韓宇旁邊的寧平也是一副冷得受不了的樣子。反倒是韓宇,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走上前問羅琳道:“羅琳大姐姐……”

“停,你喊我羅琳可以,喊我羅琳大將也可以,就是不要喊我羅琳大姐姐。我一聽你喊這個,我就感覺自己要折壽。”羅琳受不了的攔住韓宇叫道。

“噗~”寧平忍不住輕笑出聲。韓宇聽到後白了寧平一眼,看着羅琳說道:“好吧,羅琳大將,你大早上的不休息跑這來堵我們做什麼?”

羅琳聞言輕哼一聲,說道:“你還好意思問?我還沒問你們怎麼回事呢?怎麼跟吳夢扯上關係了?”

“唔……這個是有原因的,我們本來並不打算認識那個吳夢,是那傢伙看我跟寧平是棟樑之才,所以一直想要招我們給他賣命。可惜他不是美女,我跟寧平對他沒什麼興趣,在他家做了幾天客以後就打算告辭。卻沒想到這傢伙一點肚量都沒有,竟然打算強留。”

“得了,你不願說就算了。現在聽我說,韓宇、寧平,我現在需要你們的幫助。”

聽到羅琳這話,韓宇的臉色也是一整,嚴肅的看着羅琳問道:“那不知道羅琳大將是以什麼身份來要求我們?”

羅琳聞言一愣,隨即醒悟過來,開口答道:“當然是以朋友的身份,現如今朋友有難,你們總不會見死不救吧?”

“如果是朋友,那當然是沒問題。不過羅琳大將,你打算讓我們幫什麼忙?我可事先聲明啊,要我們單挑吳夢那個老傢伙有點難度,光憑我們可不成。”

羅琳笑了笑,說道:“放心,吳夢那個人光憑你們倆的確應付不了,不過再加上馬克西跟我,那還是十拿九穩的。你們之所以對付吳夢那樣的吃力,不是因爲你們的實力太弱,而是你們沒有掌握對付他的訣竅。”

“有訣竅?”韓宇不相信的問道。

“當然。如果你願意幫忙,那告訴你們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們跟吳夢那個老賊不共戴天!”韓宇立刻答道。

羅琳看着韓宇搖了搖頭,說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跟我來,我們先回去,等馬克西回來以後我們再商議細節。”

“好吧,那就先回勇氣號,我們不能讓其他人擔心。”

對於具體去哪,羅琳倒是無所謂。在寧平的帶領下,韓宇、羅琳來到了勇氣號。看到羅琳的到來,林珂等人先是一愣,不過隨即平靜了下來,看得羅琳心裏暗自點頭。和上次分手時相比,這些孩子又成熟了許多。

招待羅琳的事情自然就交給林珂等女孩去做了,而韓宇等人也沒閒着,讓查巴控制勇氣號按照羅琳的指點向着她跟馬克西約好的地方行進。可是馬克西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讓韓宇跟寧平都懷疑馬克西是不是出了意外。只有羅琳對馬克西信心滿滿,認爲馬克西不會有事。

時間一直到正午,羅琳等人已經開始吃飯了馬克西才露面。不過看馬克西的樣子,似乎有點沮喪。

“馬克西,難道你跟丟了?”羅琳走出勇氣號問道。

馬克西先是被突然出現的羅琳跟嚇了一跳,不過在聽了羅琳的詢問之後,馬克西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羞愧的表情。羅琳一見就知道,不用問,肯定是跟丟了。

“馬克西大叔,不要那麼沮喪嘛。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對那個吳夢最重要的東西都在研究所的地下,上面不過是一些擺設而已,沒就沒了吧。”

聽到聲音的馬克西先是一愣,不過隨即便看到了韓宇跟寧平等人,臉上不由一喜,驚訝的問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韓宇聞言不滿的說道:“馬克西大叔,你這可就有點虛僞了啊。羅琳大將攔住了我們,要不然我們還不知道你們也來了這裏。怎麼?難道你想說你跟羅琳大將之前不是一路的?”

“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能在這裏遇見你們真是太好了。”馬克西一聽這話趕忙解釋道。

“哦,是嗎?其實我也挺高興在這裏遇到你的。聽說你打算對付那個神將吳夢?”

“不錯,那傢伙的行爲……”馬克西沉着臉說道。

“停,馬克西大叔,我對吳夢的罪惡不敢興趣。我只想問你,先前我跟寧平被那個吳夢壓制你瞧見了嗎?”

“瞧見了,抱歉當時我不能暴露。”

“這我倒是不怪你。馬克西大叔,我聽羅琳大將說我跟寧平其實是有抗衡吳夢的能力的,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你能告訴我們嗎?”

馬克西想了想後說道:“可以,不過你們要答應我,告訴你們之後你們要幫我一起對付吳夢。”

“好,一言爲定。”韓宇點頭答應了馬克西的要求。

聽到韓宇答應了自己的要求,馬克西不由一愣,似乎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容易就得到解決,在馬克西的印象裏,韓宇這個小子可不是那麼好講話的。今天怎麼這麼容易就答應了?這小子不會是已經挖好了坑,就等自己跳進去吧?

被馬克西用那種防賊似的眼神看的很鬱悶的韓宇忍不住叫道:“馬克西大叔,我可是喊你大叔呢,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呵呵……習慣了,一時沒改過來。”馬克西訕笑的答道。 因爲韓宇跟寧平的關係,吳夢原先的計劃已經可以宣告破產。但吳夢此時還不知道馬克西跟韓宇等人是認識的,更不知道雙方已經接上了頭。 逆劍狂神 此時的吳夢依然在按照自己原先的計劃進行着準備。

結果,自然就是當第二天馬克西帶人衝進地下研究所的時候,吳夢才醒悟過來,只是那時卻已是爲時已晚。

迷霧森林研究所東南四百米的一處空地上

“馬克西,你當真要跟我作對!”已經做好撕破臉準備而匆匆趕來的吳夢瞪着攔住自己去路的馬克西跟羅琳厲聲喝問道。

“……吳夢,你忘了你當初是怎麼教導我們了嗎?”馬克西沉聲反問道。一旁的羅琳輕聲說道:“一切以聯盟的利益爲上,一切以聯盟內的穩定爲上,爲了以上兩個目的,即便自身化爲惡鬼亦在所不惜。”

聽到羅琳的話,吳夢沉默了片刻,擡頭看着馬克西跟羅琳說道:“很好,你們還能記住我當初的教導我感到很欣慰。但,今天我要教導你們一些新的東西,當發現聯盟再也無法代表公共、公平、公開之時,就算推翻它,亦是可以的。”

馬克西聞言搖頭說道:“還沒有到那一步。”

“嘿~看來你小子也對聯盟感到了失望,並且還在幻想可以改變它。可惜我要告訴你,改不了的,根已經爛了,我努力了幾十年,雖然不願承認,但卻不得不承認,改朝換代的時候差不多已經到了。”

“……吳夢,你又怎麼能確保你所建立的新制度就能做的比現在的聯盟要好?”馬克西緩緩的問道。

“我不能保證,但我至少可以去嘗試。”吳夢聳聳肩答道。

“你這個混蛋!你嘗試卻要所有不相干的人替你買單嗎?”一直沒有說話的韓宇突然憤怒的喝問道。

面對指責,吳夢緩緩的答道:“……就像是飛蛾化繭成蝶,就像是孕婦分娩,陣疼是肯定會有的。”

“我呸!臭不要臉的老不死!”韓宇聞言更怒。

吳夢微微皺眉,一股無形的壓力向着韓宇施加了過去,只是這回卻沒有像以往那樣制住韓宇,這回的韓宇不只是已經找到了對抗的竅門還是因爲憤怒抵消了吳夢的威壓,反正韓宇就像個沒事人一樣指着吳夢破口大罵。

作爲一名神將,尤其是年數很大的那種,被一個後輩指着鼻子罵老賊,是個老人都會受不了,更何況是一向心高氣傲的吳夢。在沉默了一會之後,吳夢怒聲喝道:“放肆!”隨着吳夢的一聲怒喝,站在吳夢身後的一道人影飛身而出,直奔韓宇衝了過去。可韓宇卻毫不畏懼,剛要上前接戰,卻被身邊的寧平搶了先。

要說原因只有一個,因爲對方也是使劍的。兩個劍士的交手似乎也吹響了雙方開戰的號角,分立在馬克西一方跟吳夢一方身後的士兵紛紛嘶吼着衝上前去捉對廝殺。

由於馬克西一方要派人去清掃地下研究所,所以在人數上,雙方還是呈持平狀態的。既然兵力相當,而且士兵的戰鬥素質也差不多。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分出勝負,能依靠的就是雙方領導者的本領高低。

吳夢不愧是老資格的神將,自己獨戰馬克西跟羅琳不算,自己手下的人也各個身手不凡。尤其是韓宇,被馬克西認爲可以充當奇兵的傢伙竟然被吳夢身邊的晁錯、詭影跟洛紅塵三人給聯手擋住了。

馬克西不是瞎子,雖然晁錯、詭影、洛紅塵單個拿出來沒有一個是韓宇的對手,但這一聯手,立刻就發揮出了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眼看着韓宇這個奇兵指望不上,馬克西只能把希望放在別人的身上。可又有那個值得馬克西託付呢?石天寶、柳輕眉這兩個算是有戰力的帶隊去清掃地下研究所了,可斯諾克克,但擅長的戰術指揮,但衝鋒陷陣這種事,卻指望不上他。

“小心!”羅琳一聲提醒,馬克西本能的一縮脖子,一道冷芒自臉頰上劃過。吳夢有些遺憾的說道:“看來我的年紀是真的大了,既然讓對手可以在戰鬥的時候分神了。”

馬克西一語不發,知道剛纔吳夢是手下留情,否則就算有羅琳的提醒,也絕對不會只是臉頰被劃破那樣簡單。

“多謝老師手下留情。爲了表達對老師的敬意,我會全力以赴。”馬克西沉聲對吳夢說道。當初剛剛成爲神將的時候,馬克西跟羅琳以及其他幾名年輕的神將就一直喊吳夢爲老師。現在再次喊出老師這個稱呼,不是說馬克西準備投敵,而是他打算徹底了斷這段師生間的孽緣。

“老師,得罪了。”羅琳同樣一臉嚴肅的對吳夢說道。

吳夢聞言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伸手對馬克西跟羅琳說道:“來,讓爲師看看你們這些年到底進步了多少。”

“請指教。”馬克西跟羅琳異口同聲的說道。

話音剛落,馬克西跟羅琳同時發力,強大的氣場以二人爲中心迅速向着四周圍擴散開來,沒有防備的人頓時被這股突如其來的氣浪給掀翻在地。韓宇好不容易穩住身形,衝着馬克西跟羅琳吼道:“不要一聲不響的就發飆!” 豪門前夫 吼完這句韓宇毫不猶豫的開始轉移戰場。 總裁,你終將愛我 神將與神將之間的衝突,韓宇可不想成爲被殃及的池魚。不用別人提醒,所有人都知道身處神將與神將戰鬥之中會有什麼下場,在韓宇行動起來之後,所有人都開始轉移戰場。

對於其他人的動作,馬克西跟羅琳沒有去理會,而吳夢也像是睡着了一樣,兩眼微閉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等韓宇等人都撤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次開始戰鬥,馬克西猛然發力,直奔吳夢衝了過去,而羅琳則是緊隨其後,準備跟馬克西發動波段式攻擊。可吳夢卻紋絲不動,就像是沒有察覺馬克西的攻擊一樣。

“喝呀!”馬克西一聲爆喝,一拳直奔吳夢的額頭砸了過去。可讓所有人都吃驚的是,馬克西氣勢十足的一拳打中了吳夢的額頭,但吳夢卻是紋絲不動,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樣,半點反應也沒有。

馬克西心裏一驚,當即就像是抽身後退,可當馬克西想要收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突然不聽自己的使喚了。羅琳也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連忙衝上去,伸手一抓馬克西的胳膊,可還沒等羅琳開口說話,羅琳就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嘴巴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在關注這裏的衆人眼裏,卻無法感受到馬克西或者羅琳的感覺,他們只看到馬克西的拳頭碰到吳夢以後就一動不動,而羅琳想要去拉開馬克西,結果卻在碰到馬克西的一瞬間,自己也受了牽連。

就在衆人納悶的時候,以吳夢爲中心,一道黑幕自吳夢的腳下升起,形成了一道黑幕,將吳夢以及馬克西、羅琳三人給整個籠罩了進去。

“奇怪?”韓宇見狀暗自嘀咕一聲,邁步就打算上前去一探究竟。只是還沒等韓宇靠近,就被晁錯、洛紅塵、詭影三人給攔住了去路。

“你們要幹什麼?讓開!”韓宇皺眉喝道。對於眼前這三人,如果單對單,韓宇可以輕鬆搞定,可要是這三個人聯手,韓宇就要感到頭疼了,倒不是這三個人一聯手自己就對付不了這三個人,而是這三個人的一招合體技很令人頭疼,韓宇想要破解的話就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可韓宇認爲,今天的事情,還遠遠沒有到需要自己拼命的程度。

另一邊

寧平全神貫注的盯着與自己對戰的劍士,他沒有韓宇那種閒情雅緻,還有工夫去關心別的事情。對於自己的對手,寧平感到很興奮。正所謂對手難求,平時跟韓宇的切磋,並不能對寧平的進步有什麼幫助。只有像現在這樣,不斷的跟敵人交戰,通過實戰才能磨練自己的劍技。

在又一次嘗試着和對手溝通失敗後,寧平決定還是用手裏的劍來溝通比較實在。當即也不再出聲,揮舞着青雲劍就奔對手衝了過去。而對面的劍士也不是好相與的,見寧平主動攻了過來,立刻也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雙方使的都是單手劍,都在用劍術對敵,比得是各自劍術的精妙,很少直接使用蠻力出招,似乎那樣會破壞這場難得的戰鬥。

相同的招式,相同的劍術,似乎連小動作都一樣。寧平就感覺自己面前站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臉鏡子,可以完美的複製自己的任何動作。如果不是寧平清楚自己的劍術是自己獨創的,都要懷疑眼前站着的劍士跟自己師出同門。可恰恰就是這樣,寧平才感覺愈發的好奇,難道眼前這人是能力者,而且他的能力就是複製?

這個念頭原本也就只是在寧平的腦海裏一閃而過,不過隨着寧平無意中一個小動作做出卻看到對方也做出以後,寧平的眼睛眯了起來。

對面的劍士雖然蒙着面,但從剛纔的交手中可以看出,對方是個男性。當然這對寧平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爲什麼要連自己無意中做出的小動作都要模仿。這也太敬業了吧?

想到這裏,寧平對於面罩背後的那張臉越發的好奇了起來。當即心中暗自決定,說什麼也要看看那張臉長什麼樣子。

地下研究所

以凱奇爲首的白大褂們正在拼命抵抗來自外界的入侵者。只是他們這些平時只專注與各種研究的人又怎麼可能是聯盟軍精銳部隊的對手。只是稍微抵抗了一會,這幫人就被生擒了。

“強盜!惡棍!混蛋!破壞人類進步的敗類!”被五花大綁的凱奇衝着石天寶跟柳輕眉大罵不止。

石天寶眉頭微皺,吩咐身邊的一人道:“把他襪子脫下來塞他嘴裏。”

“不,不要,你這個混蛋!嗚~嗚~”嘴裏被塞了襪子的凱奇現在只能發出一陣陣的嗚咽聲了。

感覺耳根清淨了不少的石天寶問柳輕眉道:“咱們的人現在已經推進到哪一層了?”

“第四層,不過越往下感覺遇到的抵抗越激烈。我們還是趕緊過去吧,要是出現大的傷亡,這是我們不想看到的。”柳輕眉聞言答道。

“嗯,我先過去,你留在這裏指揮人把這些不該存在在世上的玩意給銷燬吧。”石天寶看了看四周圍各個巨大培育管內的怪物對柳輕眉說道。

柳輕眉聞言皺眉說道:“我們沒有接到過銷燬這些證據的命令。”

“就當是我擅自做主好了。柳輕眉,這次的領隊是我,你只需要服從命令即可。” 我見眾生皆草木 石天寶板着臉答道。

不料柳輕眉卻不吃這一套,冷哼一聲問道:“哼!你說這話是想要嚇唬誰?”

石天寶見狀不得不緩和了一下語氣,對柳輕眉解釋道:“輕眉,我想你也應該明白,要是這些怪物落在那些大人物的手裏會受到什麼待遇,被銷燬還算是好的,我就擔心會有人用這些怪物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爲了防止這種可能,我想要防患於未然。”

“……好吧,算你說得有理。你先走一步,我隨後就到。”

“好,你自己也小心點。”柳輕眉想了想,叮囑石天寶道。

石天寶聞言一笑,點了點頭,隨後帶着一部分人趕去支援前線。柳輕眉看着石天寶的背影直到消失,隨後命令手下道:“不要耽擱,抓緊時間行動,我們還要趕去忙正事。”

“嗚嗚~嗚嗚~”凱奇急得直跳腳,不停的掙扎着發出聲響,希望引起柳輕眉的注意。柳輕眉果然注意了凱奇,只是卻沒有拿掉凱奇嘴裏的襪子,只是冷冷的說道:“你不用浪費心思了,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可惜對我來說,你不管說什麼也是白說,還是少浪費一點口水的好。”說完柳輕眉不再理會凱奇,開始指揮手下銷燬那些巨大培育管中的怪物。說是消滅,自然不是將那些怪物放出來,而是直接中斷了培育管的營養供應。

看着自己精心培養出來的研究成果一個個被消滅,白大褂們羣情激奮,凱奇更是急得兩眼噴火,要不是有人在一旁押着,他現在能以自己爲武器去撞死下令的柳輕眉。只是這個想法是難以實現的。在萬般無奈之下,白大褂們能做的就是看着自己的研究成果被消滅,然後放聲嚎哭,一時間哭聲震天。看着這幫年紀可以做自己父親、叔叔、甚至爺爺的人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柳輕眉忍不住有點厭惡。當即下令讓人把這幫煩人的傢伙全都送到地面交給馬克西或者羅琳處置。

可誰也沒有想到,當人絕望的時候,還真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被押走的白大褂裏,凱奇也在其內。可偏偏就是這傢伙最不老實,在白大褂們被押走的途中,凱奇突然發難,竟然掙脫了控制着他的兩個人。之後附近的白大褂猛地衝過來掩護凱奇,而凱奇也沒有逃跑,竟然不要命的猛地撞向了一個培育管。隨着凱奇不要命的一次撞擊,培育管中的人形怪物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該死的!戒備!”柳輕眉一見不好,趕忙大聲提醒其他人道。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柳輕眉話音剛落的時候,被凱奇撞中的培育管中的人形怪物已經徹底清醒了過來,一拳打碎了培育管的管壁,整個從培育管中跳了出來。

“讓開!”柳輕眉輕喝一聲,直奔人形怪物衝了過去,打算先發制人,趁人形怪物剛剛活動還不適應外界環境的機會將這個人形怪物給絞殺。可讓柳輕眉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形怪物的適應力竟然那樣強,既然只是短短的這麼一會工夫,竟然就已經適應了外界的環境。當柳輕眉一擊強力下劈落向人形怪物腦袋的時候,人形怪物原地一個轉身,不僅躲過了柳輕眉的下劈,還以左腳爲支點,飛起右腳踢中了柳輕眉。

輕敵的柳輕眉當即就被踢飛了出去,撞在了牆壁上,巨大的力量讓牆壁出現了蛛網紋。柳輕眉右手捂着自己的左臂,剛纔那一腳已經讓柳輕眉的左臂脫臼,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個人形怪物竟然這樣難對付。

就像是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樣,人形怪物在發現柳輕眉竟然還可以站起來以後咧嘴一笑,緊跟着就直奔柳輕眉衝了過去,看那架勢他是打算趕盡殺絕。柳輕眉身邊的手下自然不能讓人形怪物得逞,當即有的人去通知已經進入先走一步的石天寶,有的人則在柳輕眉的前面排出了人牆。

看着被人形怪物打飛的手下,柳輕眉銀牙暗咬,將脫臼的左臂擺正位置,猛地一用力,硬生生將脫臼的左臂又給接回了原位。隨後看了一眼那些眼露喜色的白大褂們,冷聲下令道:“殺了這些人,絕不能讓他們繼續活在這個世上製造這種怪物。”

白大褂們聞言一愣,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樣有才華,可以說是人類精英的人物也有被殺的時候。但凡是個有實力的勢力,在得到自己這些人以後,那都是要奉爲上賓的。

在不解中,白大褂們死傷過半,柳輕眉的手下不會去違抗柳輕眉的命令,而人形怪物也不會去關心那些白大褂們的死活,在這種情況下,當最後一個白大褂倒在血泊中的時候,研究獸化者的人才已經沒有了二分之一。 人形怪物彷彿就盯準了柳輕眉一樣,不管前面攔着多少人,它的目標就是柳輕眉,一副誓要把柳輕眉撕成碎片的架勢。當石天寶得到消息趕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人形怪物將柳輕眉給打得遍體鱗傷。

看到心上人被人欺負了,石天寶當即小宇宙爆發了。平日裏石天寶跟柳輕眉在一起總是被柳輕眉欺負,那是因爲石天寶的心裏有柳輕眉,讓着柳輕眉。可這並不代表石天寶就比柳輕眉弱。應該說,身爲男子的石天寶早就已經超過了柳輕眉,這點柳輕眉心裏也明白。

“混蛋!”石天寶怒吼一聲,一拳砸向了人形怪物。人形怪物被突然衝過來的石天寶給嚇了一跳,當即舍了繼續追擊柳輕眉,轉而對付起了衝過來的石天寶。

爲了自己所愛的人,的確可以激發一個人的潛能。如果按照石天寶以前的實力,最多跟眼前的人形怪物打個勢均力敵。可有了柳輕眉這個客觀因素的存在,石天寶的實力頓時就發揮了平時的兩倍、甚至三倍。

在超常發揮的石天寶面前,人形怪物不可避免的跪舔了。人形怪物很是驚恐的看着石天寶,自己竟然會在跟對方比拼力量的時候輸掉了,這個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人形怪物有點不敢再跟石天寶對陣。

當動物感到畏懼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逃跑,離自己感到畏懼的事物越遠越好。人形怪物現在做的就是這種事。在對石天寶感到畏懼的時候,人形怪物第一時間的選擇了逃跑。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人形怪物衝着地面逃去。

“去追,我沒事,一點小傷。”柳輕眉見狀叫道。

“閉嘴!現在你是傷員!”石天寶見狀輕喝一聲,隨即不由分說的將柳輕眉給打橫抱了起來,吩咐手下副官道:“接下來的清掃戰鬥交給你負責。鑑於情況特殊,你可以不需要俘虜。”

“明白。”

“你,你放我下來!”柳輕眉不好意思的掙扎道。

石天寶皺眉喝道:“閉嘴!在我允許之前,你不許廢話。再敢反抗,小心我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