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周靈這一次歸來,天神殿的那群高層會對他抱著怎樣的態度。

而當今天族的領袖天尊,是否又會善待周靈。

「若在天族待不下去了,可以來帝門找我。」李瀟說道:「當初我進入帝院時,黎族就改名了,改成了帝門。」

「可以。」周靈點頭道。

「我不想回去。」

就在此刻,丈八摸了摸自己鋥亮的腦門,皺眉道:「我聽說了,如今南州失守,西漠佛門不參與征戰,北荒也空無一人,唯獨東嶺還在反抗。」

「我很不明白,佛門之說,乃普度眾生,如今眾生在水火之中,佛門為何不插手……」丈八皺眉,十分不理解:「難道,這就是佛道?」

「我覺得,這是錯的,我不想回去,我要拯救蒼生!」丈八正色道。

對此,眾人沒多說。

畢竟他們對佛道不是很了解,但既然丈八有著拯救蒼生的心,自然也是好的。

至於,丈八說的那番話,是對是錯,那就很難說清了。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場,當想法和立場不同時,誰能說自己是對的,誰又能指責別人是錯的。

「那你跟我們去冥地吧。」無塵說道:「義父肯定會器重你的。」

「沒錯,義父心懷天下,雖說是屍體通靈,但如今也是真真正正的生靈。」孤舟說道:「他要統一這八荒,磨滅這一場戰爭!」

「也好。」丈八點頭道。

最終,眾人都做出了決定,便準備離開。

但此刻,遠處那一隻大軍已經來到了這裡,當看到李瀟等人時,便有幾人飛了過來。

「哪個勢力的?敢在我邪雲教地盤隨意走動,可曾有我邪雲教的手令?」其中一人問道,看向李瀟等人時,眼中閃爍著忌憚與不善之意。

「啊?邪雲教?」

「這是邪雲教的地盤?」

……

這一刻,眾人疑惑,尤其是李瀟,暗道啥時候出了一個邪雲教了?

「誰規定這是你邪雲教的了?」孤舟冷眸,道:「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不成?」

「沒手令,立馬就滾!不然,莫要怪我等動手!」

「滾!」

……

當即,這幾人怒斥。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李瀟等人本就要離開這裡。

但,他們更不知道,這個「滾」字一出口,讓李瀟等人心中發怒。

「南州之前的霸主司空家族滅了之後,如今由邪雲教執掌南州?」 致燦爛的你 李瀟挑眉道。

「自然!」為首之人盎然,道:「我邪雲教,有著魔神師徒坐鎮,這天下,遲早都是我邪雲教的!」

「哦。」李瀟點了點頭,便沒多說,而是往後退了一步,道:「你們隨意,我這人不喜歡殺生。」

這話一出,原本就被激怒的孤舟,當即就爆炸了。

孤舟的脾氣本就不好,更何況他知道自己是輪迴者,前一世高高在上。

而這一世,就算他的記憶未歸,實力也不曾達到巔峰,但也容不得幾個大天位的人叱三道四!

「你們!嘴賤!」

這一刻,孤舟怒喝,抬手便是一掌擊出。

這一掌之下,玄尊之力迸發,宛若潮汐逆卷,僅僅是一掌,便將那幾人震飛了出去。

其中,實力稍弱的人,更是在倒飛的途中,爆體而亡!

「義父說了,天不惹我,天下皆生,天若惹我,天誅地滅!」 拯救後青春時代 孤舟凝眸:「惹我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你敢逞凶!?」

「給我上!」

……

對此,那隻大軍並沒有後退,反倒是近千個大能齊齊出手,恐怖的氣勢,宛若天幕一般,疑似要將孤舟鎮壓。

(本章完) 一隻由大能組成的大軍,放在以往,那是何等的強大,具有恐怖的威懾力。

哪怕是遇到了玄尊,這隻大軍也如虎狼一般,可以憑藉人數優勢,將玄尊鎮殺。

但,今日他們遇到的,可不是尋常的玄尊,而是一群剛從帝院畢業,並且即將突破到至尊的一群妖孽!

「出口不遜,侮辱我等,還想著鎮殺我等!?爾等,過分了!」孤舟怒喝,眼眸之中怒意閃爍。

雖說孤舟的脾氣不好,但在一般情況下,別人不惹他,他也不會去惹事。

而現在,孤舟明顯是被惹怒了。

「剛畢業,帝淵前輩說了,讓我們不要辱沒了帝院的名聲……」丈八表情十分嚴肅,道:「今日,為了帝院,也該一戰!」

「你們,可真能鬧騰,但不知道,你們有幾條命夠你們鬧騰的。」無塵撇嘴道。

轟!

……

下一秒,只見孤舟,無塵,丈八三人同時出手。

一瞬間,佛光普照,更有雷霆萬鈞,猶如倒掛的瀑布一般,從天而落。

狂暴的法則,伴隨著天地大勢,猶如一片汪洋,瞬間就將那一隻大能組成的大軍淹沒了下去。

幾息之間,便聽到有慘叫之聲傳出,更有肉身爆碎之聲響起。

最終,連十息時間都沒到,千人組成的大能大軍,全部被鎮壓!

這還是孤舟等人留情的關係,只是鎮殺了幾個,絕對多數的人,只是被打傷,失去了行動力罷了。

「你們可知我邪雲教!?在我邪雲教的地盤,傷我邪雲教的人,你們走不出南州!」其中一人怒吼,眼中不僅沒有恐懼,更是充滿著惡毒之意。

這讓李瀟等人愕然,都被打成這樣了,還底氣十足。

難不成,這邪雲教真的很強?

可是,在場之人,又有哪個是弱者呢。

李瀟,乃帝門門主。

孤舟,無塵,其義父更是冥地之主,號稱冥王。

丈八,斗戰佛一脈的聖子。

周靈,雖說天族貌似不待見他,但其有一個神秘的師尊,想必也是實力通天之人。

在這幾人面前,邪雲教就算再強,他們也是無懼。

「邪雲教有多強?能和冥地比嗎?」孤舟挑眉,輕蔑道:「別在我面前自傲,你們還不配!」

「嘖嘖嘖,百年不出世,一出來就遇到了這種事,真是讓人頭疼。」周靈苦笑道:「你們是真的不怕死嗎?」

……

然而,面對淡定自若的李瀟等人,這群大能眼中依舊沒有任何恐懼之意。

並且,他們的眼中,寒芒越發強盛,甚至殺意在暴漲。

「走吧,這裡好歹也是邪雲教的地盤,等下邪雲教的至尊來了,夠我們受的。」李瀟笑道:「不必和他們一般見識。」

「也對,蒼龍豈能和螻蟻見識。」孤舟挑眉道。

說罷,幾人轉身,便要離開這裡。

但,沒等他們走幾步,遠處一道紫色身影急速衝來,一股至尊之氣,宛若蒼龍一般,鎮壓著諸天。

「你看吧,我說什麼來著,邪雲教的至尊來了。」李瀟輕語,話雖如此,但其並沒有緊張之意,更是無所謂聳了聳肩。

「幾隻螻蟻,也敢在我邪雲教的地盤上撒野!?」

這一刻,這至尊人還未到,聲音便已經傳來。

並且,其一只手掌,宛若山嶽一般,遮掩了一方天地,朝著李瀟等人鎮壓而下。

至尊法則瀰漫,秩序之力更是禁錮了一方天空。

李瀟等人,猶如身材囚籠之中一般,被困在了這裡。

「看樣子我,我們是要和這個至尊硬撼了?」無塵皺眉,道:「打不過吧?好歹也是一個至尊呢。」

「那不可嘛,人家是至尊,我們才玄尊。」孤舟點頭道,但嘴角卻露出了一絲戲虐之意。

只因,這群人之中,境界最低的,也都是玄尊八重了。

而像李瀟這樣的,半隻腳都踏入了至尊之境。

而對方,不過是至尊一重罷了,在李瀟等人眼中,並沒什麼威脅可言。

「邪雲教,還真是不講道理啊。」

這一刻,李瀟默然,輕笑一聲之下,掌中陰陽之力蹦騰,一輪黑白太極顯化,直接震碎了四周的秩序牢籠。

隨後,他眼中血光閃爍,兩道血色光輝,猶如利刃一般,從其眼中迸射而出,直接撞在了對方的掌印之上。

轟!

伴隨著一道爆響,那至尊頓時傳出了一道悶哼之聲,同時其掌印崩碎,連帶著他的手掌都爆碎了,化作了一灘血霧。

與此同時,李瀟傲立,眼眸凝聚,盯著對方,輕語道:「過來,有事問你。」

「你們是誰!?」

此刻,這邪雲教的至尊心驚了,他看出來了,眼前這幾人,絕非一般之人。

要知道,半步玄尊和至尊之間,看似只差距了半步,但這其中的實力差距,天差地別!

可能戀你已深 世上,想要跨越玄尊和至尊之間的差距,從而進行一戰,並且還能穩佔上風的人,絕對不多!

而這類人,毫無疑問,都是強者,身份也不會一般!

「我們?剛畢業而已。」丈八摸了摸自己的光頭,道:「來來來,你過來一下,我們不打你,就想問清楚一些事而已。」

丈八是很誠心誠意的,畢竟都說了,佛門中人,不撒謊。

但,這話落在別人耳中,卻不是個滋味。

堂堂一個至尊,結果被這群人給鄙視了。

「過來!」

此刻,看著那個至尊停留在遠處,不肯過來時,孤舟的暴脾氣就上來了。

只見他大手橫推,太陰之力爆發,宛若鎖鏈,直接禁錮了那至尊,更是將其拉扯到了身邊。

「幾位,有話好好說!」

這一刻,這至尊恐懼了。

孤舟抬手間就能禁錮他,那麼,孤舟若是想要殺他的話,豈不是易如反掌?

「說說看,邪雲教是怎麼回事,說得清楚點。」李瀟笑道:「南州之前的霸主,司空家族,是不是被你們給滅了?」

「還有,你們分明是人族,怎麼身上有著一股類似於魔氣的東西?」無塵也是問道。

之前,李瀟等人看到那一隻大能組成的大軍時,還以為是魔族大軍呢,但之後他們才發現,這群不是人族,這就有些奇怪了。

(本章完) 一群人族,身上卻散發著古怪的氣息,疑似魔氣,但仔細感應之下,卻與魔氣又有些不同。

「邪雲教,乃邪王建立的勢力。」

此刻,這至尊開口了,面對李瀟等人,他不敢不聽話啊。

然而,當他說完這話后,便不再開口了,李瀟等人等了很久,不由愕然,問道:「說完了?」

「說完了……」這至尊點頭道,心裡更是發虛,急忙補充道:「我在邪雲教內的地位不高,只是一個護法而已,唯有那些長老,才知道邪雲教的一些秘密。」

「護法?一個至尊用來當護法?」

「你身在邪雲教中,只知道邪雲教是邪王建立的,其餘的都不知道了?」

……

這一刻,眾人愕然,更是有些不信了。

須知,哪怕是再弱的至尊,那也是至尊。

不管放在哪個勢力內,起碼也是一個長老,甚至也可以出去自建門派,成聖做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