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賽十六支戰隊,可是冠軍只有一個,誰都會有私心的,”

“是啊,誰都有私心,這點自然是沒錯的,可是如果連同屬於一個賽區的戰隊都不能互相幫助的話,反而會讓他人看出什麼笑話,”林天淡淡說,

“怎麼會呢,”李自豪說道,“那LPL之前出征的隊伍不都是各自打各自的嗎,”

林天苦笑一聲:“是啊,各自打各自的,可是據我所知,LMS賽區雖然只有兩隻代表隊伍,在自己的賽區他們斗的你死我活,但是一旦出了國,兩隻戰隊都表現的親密無間,”

“據傳,兩支戰隊的訓練賽從來都是一起打的,而且兩隊的教練組溝通十分密切,在世界大賽中,一旦有其他新的英雄,新的戰術產生,他們都會在一起商量着解決和對付的辦法,”

“這次LMS賽區戰隊打敗了韓國戰隊,可不僅僅靠的是運氣,”

聽他這麼一說,大家都覺得有道理,

“是啊,上次打敗韓國戰隊的時候,大家都沒想到,怎麼LMS賽區的戰隊在運營上爲什麼這麼強,甚至從遊戲前期一開始就壓住了韓國戰隊,真的很邪門,”

“一支戰隊打不過,但是兩支戰隊呢,兩支加在一起還打不過,那就三支……團結起來的力量,”林天笑着道,“自然就不用多說了吧,”

經過這麼一說,大家的信心都起來了,

“可是……”冷酷苦笑一聲,“現在EG戰隊成績這麼好,也未必會真心實意的與我們交流,”

林天笑了笑:“事在人爲嘛,”

當天晚上,接到消息的三支戰隊經理,主教練在一起碰了個頭,商量好了接下來五天的具體訓練細節,雖然EG戰隊看起來積極性不是很大,但是這對GOD戰隊和征途戰隊來說,的確是個難得的機會,因此兩家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希望EG戰隊能夠參與進來,

當天的訓練三支戰隊相互混戰,互有勝負,誰也沒有強過誰,不過當兩場比賽打過之後,之後的EG戰隊忽然把旋風換下去了,替補打野魚丸上場,大家沒有多說什麼,重要是戰術體系,而不是某位選手,

但是最後兩場比賽,連核心ADC也換下去了,一位替補ADC選手登場,征途戰隊有些惱怒,詢問是怎麼回事,這樣的態度實在是讓人失望,

結果EG戰隊給出來的解釋是EG戰隊ADC金力奎身體不適,不能熬夜太久,現在已經讓他休息去了,

朱經理氣的不行,但也不能說些什麼,

劉子光只是輕聲的笑了笑,便再次指揮GOD戰隊好好從現在的三家訓練賽中學習到什麼,

當然,朝陽當場就在EG戰隊ADC的韓服賬號已經登錄並且顯示正在遊戲的消息,很明顯,EG戰隊這個理由未免也太牽強了一些吧,

“靠,這個EG戰隊,之前不知道他們是這樣的一副嘴臉啊,”朝陽很生氣的說,

“哎,算了,算了,這又不是強制性的,說起來是大家自願的,EG戰隊既然不想與大家打訓練賽那就算了吧,”

“哼,我就不明白了,沒有EG戰隊我們就不能打了嗎,他EG戰隊現在的成績很好,還不是運氣好靠好的分組,要是我GOD戰隊在這個分組,或許也是三連勝了呢,”

這時周毅走了過來,皺眉說道:“哎哎哎,說什麼呢,”

一見周毅過來,朝陽等人也就閉嘴沒說了,但還是一肚子的怒火,

“裏面在訓練呢,嚼什麼舌根啊,”周毅沒好氣的說,“注意一下啊,”

“哎,毅哥,你說這叫什麼事啊,搞的我們GOD戰隊好像是求着他EG戰隊打訓練賽一樣,真是氣人,”

“什麼氣人不氣人的,你們兩個,不也有訓練任務嗎,趕緊去,”周毅催促着,

“真的很憋屈啊,我就不明白爲什麼EG戰隊現在變成了這樣,”

周毅眉頭微皺:“EG戰隊本來就很強,既然是強隊,我們學習一下又能怎麼樣,”

“可是……”

“行了,沒什麼可是的呢,趕緊去訓練吧,”

朝陽兩人去了訓練室,可是周毅的臉色卻暗淡了下來,三步並作兩步走進了會議室,倒了一杯水,一口氣喝乾,杯子摔在桌面上,

“啪啪,”

正在分析數據的餘冉擡起頭來,淡淡的道:“怎麼,你也沉不住氣,”

周毅看看餘冉,再看看阮君和喬木,好像是憋了很久的一股氣,“你們是沒有看到,EG戰隊那教練組,呵呵,架子倒是挺大的嘛,老喬,今後再去你去嗎,我反正是不去了,看見那羣人,我就噁心,”

喬木不爲所動,仍然在看着文件,只是點點頭,

“坐下來歇會吧,”阮君無奈的說,

周毅氣的不行:“哼,搞的我們GOD戰隊像是要求着EG戰隊打訓練賽一樣,沒有EG戰隊,我們不一樣打,真的是憋屈啊,”

他憤怒的說着,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剛纔說的話好像已經被朝陽說了一遍了,而後者說了之後還被他斥責了一番,

“行了,行了,下面的人不懂事,你也不懂,”餘冉沒好氣的說,“EG戰隊參與進來的幾場訓練賽還是有好處的,至少給我們指明瞭一點方向,”

“就這點東西,還需要光哥去求,”

“噓,”餘冉做個噤聲的手勢,“瞎說,誰說的光哥去求的EG戰隊,”

周毅愣了愣,也沒再說話了,

喬木整理好一個文件,蓋上GOD戰隊的公章,淡淡的道:“行了,手上的事情忙完了,接下來的訓練,我去吧,也省的你發脾氣,”

“哎,說真的老喬,我知道你耿直,跟EG戰隊的關係也比較好,但是現在的EG戰隊已經不是以前的EG戰隊了,你在指揮的時候,有些東西不該拿出來的就不拿出來,”

“行了,我有分寸,”喬木笑了笑,

正如周毅所說,EG戰隊在第一天的三家訓練賽中的確有所保留,全部拿的是上一週剛剛使用過的英雄和戰術,這與這次的三家訓練賽的初衷有些不符,

這次的目的是儘可能的推陳出新,在世界賽的背景下,將大家所收集起來的世界各大戰隊的信息都進行一個彙總,並且能夠想出一個破解的戰術就再好不過了,

GOD戰隊和征途戰隊都十分符合,但是EG戰隊卻……

在這種情況下,訓練的效果大打折扣,一直到第四天的時候,果然是出了問題,

劉子光收到消息是在晚上九點,他剛從這次督辦中國賽區的拳頭中國負責人開完會議,就接到了喬木的消息,

面色陰沉的劉子光走進了會議室,連水都來不及喝一口就連忙問道:“透露到哪種程度了,”

喬木雙手扶額,一臉的憤懣,他沒有說話,旁邊的周毅無奈的道:“之前打訓練賽打的好好的,沒有任何問題,可是EG戰隊突然拋出一個全球流的戰術,我們和征途戰隊進行了討論,然後……”

“直接說結果,”劉子光看起來有些着急,

還是餘冉直接說道:“火男,”

劉子光一愣:“輔助火男,,”

“是的,”餘冉說,“我們拿出了之前祕密訓練的那套陣容,下路的輔助火男,林天當場的發揮相當驚人,CARRY了全隊,而EG戰隊的下路是現在勝率最高的兩個英雄,燼和卡爾瑪,”

“也就是說我們告訴了他們,用火男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甚至是出奇制勝,”

“而且……征途戰隊也知道了,”

劉子光深深吸了一口氣,輔助火男是大家開發了很久的大招,準備在世界賽第二週拿出來搶分的大招,目標編號014 “那EG戰隊呢,”劉子光又焦急的問道,

“他們並沒有拿出什麼,也沒有與我們分享如何對付LMS賽區閃電哈士奇戰隊的辦法,”餘冉淡淡的說,

劉子光面色陰沉,他手指敲着桌面,無奈的嘆口氣:“算了,透露了就透露了,反正我們下週也要用的,”

“氣的不是這個,本來是大家一起說的,結果我們透露出了自己的大招,但是EG戰隊卻……”周毅,“而且,還有……”

“還有什麼,”劉子光心中一驚,

只見兩人都不說話了,餘冉和周毅的目光全部都看着喬木,

此時的喬木面色痛苦,低着頭根本就不敢直視大家,

“喬木,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劉子光歷聲說道,

喬木使勁的搖着頭,他擡起頭,猩紅的雙眼看着劉子光:“我以爲還可以挽救回來的,我以爲是EG戰隊本來就知道這個體系……”

“說了什麼,,”

喬木閉上眼睛:“凱南,”

劉子光眼睛睜的大大的,表情十分震驚,

凱南,

GOD戰隊開發了一個月的上單,用來對付世界級上單所使用傑斯的大殺器,

此前還沒有在LPL使用過,不,近一年在上單位置上,全世界範圍都沒有使用過的上單凱南,

現在,居然透露了出去,

劉子光緊握雙拳,面色充滿了震驚和不安,凱南體系應該算是GOD戰隊爲世界賽準備的最大殺招了,被分在D組之後,他們就將凱南作爲衝出小組賽的依仗,而且祕密訓練了很久,凱南在面對傑斯的時候展露了完美的COUNT能力,而且與GOD戰隊目前所準備的戰術非常契合,

“怎麼會,怎麼會連凱南也透露出去了,”劉子光無奈的問道,

衆人都沒有回答,與EG和征途戰隊聯合一事也是由喬木負責的,

此時的喬木可謂是內疚不已,“哎,是我大意了,是我大意了,我還以爲……EG戰隊可以信任的,我本來是想着再相信他們一次的,可是沒想到……”

餘冉冷冷的道:“哼,可是沒想到EG戰隊居然如此行事,拿到我們的戰術體系後居然什麼也不肯透露,訓練賽就此終止,EG戰隊教練組也撤了,我們打電話給EG戰隊,也吃了閉門羹,”

“現在想從EG戰隊嘴裏知道他們的戰術是不可能的了,損失最大的就只有我們,現在GOD戰隊就好像是完全暴露在別人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籌碼了,”

劉子光深深的嘆口氣,

喬木自責說道:“光哥,此事因我而起,你就責罰我吧,”

“事已至此,責罰你有什麼用,況且……”他苦笑一聲,“這也不能怪你,只能怪我們太天真了,”

是啊,的確很天真,劉子光這幾日連續奔波,原本以爲是可以溝通起三家聯盟,就連ACE那邊都說動了,可是卻沒有想到EG戰隊從中使絆子,結果鬧出了這檔子事,

衆人沉? 雲生何處 小爺看上你了 不語,良久之後,劉子光揮揮手,“算了,這次就認栽了,泄露了就泄露了吧,他EG戰隊還能夠直接拿出來用不成,”

雖然這樣說,大家心裏都還沒底,這些大招都是爲了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的,若是真的EG戰隊用了出來,哪怕只是一場,各大戰隊都會察覺,屆時GOD戰隊再用出來,效果自然就差很多,

可是最氣的不是這個,而是EG戰隊的態度,這擺明是坑了GOD戰隊一手,可是他們自己卻只能將怨氣埋在肚子裏,無法申辯,

“哎,征途戰隊那邊呢,”劉子光揉着額頭問道,

周毅說:“征途那邊也知道了這個消息,他們與是給出了一些戰術體系幫助我們,只不過都很平常,”

“哼,起碼態度在那兒,”餘冉沒好氣的說,

劉子光大手一揮:“算了,泄露了又何妨,反正我們也會在下週的比賽中使用的,早幾天,晚幾天也沒關係,而且,就算EG戰隊用了,哼,難道我們GOD戰隊比他們用的差嗎,”

他說的豪情萬丈,衆人只有附和,不過心裏都很清楚,奇招之所以稱之爲奇招,就是出其不意,一旦有人用出來,你再用那就不靈了,

之後的事情GOD戰隊也沒有去追究,訓練賽還是照常,但是三支戰隊都心知肚明,這場聯合怕是要以失敗告終了,由始至終只有GOD戰隊真正的拿出來了自己所研究出來的大招,

而EG戰隊和征途戰隊則是什麼重要的東西都沒有透露,征途戰隊還好,至少也拿出了幾套勉強說的過去的東西,說是敷衍也好,可是EG戰隊竟然連敷衍都沒有,實在是令人失望啊,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訓練賽大家各懷心思,沒有能成功進行,最終只能化作一聲嘆息隨它去了,

對此劉子光並沒有說些什麼,他盡力的平復GOD戰隊教練組的情緒,化解着這件事爲GOD戰隊帶來的負面影響,還好實在大家的努力下,GOD戰隊隊員們們也察覺到什麼,氣氛還算穩定,

不過林天卻是十分的清楚EG戰隊爲何會中途退出,因此當李自豪等人詢問爲什麼訓練賽不打了的時候,他並沒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

涉及到比賽將要使用的戰術,打法,英雄,林天認爲隊員們應該有權利知道這些,因此和盤托出,

“真是豈有此理,”李自豪憤怒的說,“我說EG戰隊怎麼一會兒上主力陣容,一會兒上替補陣容,原來他們打心眼裏就沒有想過聯合,”

“這不是明擺着的嗎,”朝陽一直對EG戰隊沒有什麼好感,“現在EG戰隊成績好,實力強,自然是不想把他們的戰術泄露給我們了,”

檸檬也接着說道:“從來沒有想過EG戰隊居然是這樣的,在聯賽的時候還看不出來,這出了國打世界賽,這副嘴臉全部露出來了,我看啊征途和王族戰隊也早就瞭然於心了,”

“行了,”林天淡淡的道,“這些話就不要再說了,反正訓練賽也已經結束了,我們GOD戰隊與EG戰隊在世界賽上相遇的可能性也很小,這些話就暫且擱置吧,”

大家都對EG戰隊的行徑十分惱怒,不過也於事無補,歸根到底是GOD戰隊自己太天真了,以爲誠心相待就可以換來EG戰隊的坦誠,但是卻沒有想到勾心鬥角遠遠比他們想象的要複雜,

訓練賽風波之後,GOD戰隊原本想再次尋找出來一套能夠拿得出手的大招,可是無奈時間太短,根本拿不出來,這些成果都是他們關上家門,訓練了幾個月才行的,可是現在勝利果實全部被EG戰隊拿了過去,這怎能不讓大家心寒呢,

與此同時,EG戰隊訓練基地,旋風正與主教練和經理據理力爭,言辭顯得十分亢奮,

“教練,我真的不明白您爲什麼要這麼做,”旋風有些惱怒的說,“訓練賽打的好好的,爲什麼要終止呢,我們在其他兩支戰隊身上學到了很多,這突然中止……”

“行了,別說了,這是經理的意思,三家訓練賽,到現在也已經結束了,”

“什麼,”旋風微微一愣,“結束了,怎麼會……”

“有什麼不會的,”這時阿祖走來,淡淡的看了一眼旋風,“就是已經結束了,效果不好,自然就中止,這是常有的事情,”

“你先下去吧,”阿祖看來看教練,後者點點頭,只留下阿祖和旋風兩人,

旋風不停的搖搖頭,鄭重的道:“經理,雖然您沒有說,但我還是知道一點風聲的,之前GOD戰隊像我們透露了一些大招,在我看來都十分精妙,對我們將來的比賽一定有用處,爲何我們不繼續……”

“我說了,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阿祖淡淡的說,他把目光瞥向一旁,

旋風忽然一愣,目光有些不可思議,他看着阿祖:“經理,難道您……難道我們並沒有把事先準備好的大招告訴GOD戰隊嗎,”

旋風說完僅僅盯着阿祖,可是後者卻是沒有回答,旋風已經確定了答案,頓時有些不敢相信,

“不,我們怎麼能夠這個做,這樣做會讓大家怎麼看,,我們EG戰隊會讓人不恥的,”

“住口,”阿祖神色凌厲,“你懂什麼,,我這麼做都是爲了EG戰隊的將來,,誰會說我們EG不恥,,”

“三家訓練賽是聯盟親自安排的,我們如此行事,這要是傳回了國內,其他各大戰隊會怎麼看我們EG戰隊,”旋風着急的說,

阿祖淡定的坐了下來:“你看看現在GOD戰隊和征途戰隊的成績,他們還能夠從小組賽中出線嗎,”

“他們……”

不等旋風回答,阿祖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既然出線的機會渺茫,何不把希望都寄託在我們EG戰隊身上來呢,GOD戰隊和征途戰隊所提供的這些戰術體系的確有些用處,但是放在他們身上用處十分有限,加入用再我們EG戰隊身上,我敢保證,EG戰隊絕對會爆發出更加驚人的能量,,”目標編號014 旋風咬着牙:“難道我們EG戰隊要靠他們的戰術體系才能繼續走下去嗎,”

“閉嘴,”阿祖憤怒的道,“你到底是不是EG戰隊的人,胳膊肘總是往外拐,”

“我只是知道,這次我們真的做的不公道,”旋風咬着牙說,

“什麼公道不公道的,只有勝利者纔有資格說話,到時候無論說什麼,大家都相信你說的是對的,”

阿祖大手一揮:“行了,什麼都別說了,三家訓練賽已經結束了,還有三天就開始下一輪的比賽了,我們也該好好準備了,”

“呵呵,既然從EG戰隊手中得到了這些東西,我怎麼不會好好利用呢,”阿祖微微一笑,“這些戰術,別以爲只有你們EG戰隊會用,”

旋風看着已經有些瘋狂的阿祖,最終是將話語吞進了肚子裏,長嘆一聲,無可奈何, 婚意綿綿:億萬老公帶回家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