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不得已之下,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眉筆,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裙子。

「能幫我簽在這裡嗎?」

「當然可以了。」

不知怎麼回事,我總覺得這一幕似乎似曾相識。

不過,顧顏這傻乎乎的樣子,也還真是不多見。

另一邊,老黑則是有一沓沒一沓的和胡蝶搭話。

胡蝶看著我,回答著老黑的各種問題。

看胡蝶的表情,似乎是在向我求救。

看來胡蝶是有些不適應這種搭話。

我能夠理解她,畢竟,在這之前,與她搭話的每一個男人,都是不懷好意的。

而今天,這個叫做老黑的男人,雖然照樣是西裝革履,可是,從這個人的眸子裡面,談吐裡面,就能夠感覺得出,這是一個斯斯文文,卻又有自己的思想的男人。

「老黑,倪維兒走遠了,你不跟上嗎?」

我上前說。

老黑這才想起倪維兒來。

向四周瞟了瞟,總算是看到了倪維兒的身影,確實已經走的很遠了。

「那……下次我們還可以再聊嗎?要不我們相互交換一個聯繫方式吧。」

老黑慌慌忙忙的,也等不及胡蝶說答應還是不答應,就直接從自己的西裝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張名片,遞到了胡蝶的手上。

「這是我的名片,我等著你給我打電話。」 在這次的交流之中,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這時候,我正在和其他的一些顧客介紹著,關於這次的新品發布會的一些理念,已經胡蝶的設計的一些理念。

可是就在我們聊的正酣暢淋漓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人們似乎又再一次的沸騰了起來。

「看吶,那個不是大名鼎鼎的雷霆集團的總裁,雷諾嗎?」

「你可不要亂說話,雷諾是什麼樣的人,他怎麼可能來這種新品發布會?」

「什麼叫做這種新品發布會?這一次粉竹公司的新品發布會,難道你沒有發現多麼炙手可熱嗎?」

「是啊是啊,就連世界名模倪維兒都作為開幕嘉賓參加了,而且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離場,這還能是一個普通的新品發布嗎?」

人們討論的的確沒有問題,而且,我也並沒有因為雷諾的到來而感到驚訝。

畢竟,這一次,能夠請來像倪維兒這樣的世界名模來捧場,是多虧了這個雷諾啊。

雷諾一進場,就紛紛有人向其遞出自己的名片,雷諾向跟在自己身後的那個手下使了個眼色,手下挨著挨著,一個不落的收下了那些名片。

雷諾則是趁機從人群之中,脫身出來,面帶著笑容,朝我這邊走來了。

「好久不見!我的老朋友!」

雷諾首先並不是和我打招呼,而是先與不遠處的老黑相互擁抱,問好。

原來,雷諾是因為與這個老黑有朋友這麼一層關係,所以這一次才能順利地幫到我,看來,這個雷諾,還真是不簡單啊。

「安若!」

雷諾遠遠的就叫著我的名字,然後朝我這邊飛奔的過來。

周圍的人們紛紛都把目光投向了我,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安若!我都快認不出你來了,今天你可真特別。」

我苦笑,明明在我的身邊還站著一個,胡蝶和我明明是一個髮型好不好?

「是啊,是有些變化。對了,這次的事情多虧了雷總裁才能夠得到順利的解決,很難想象,如果這一次沒有您的幫忙的話,新品發布會會變成什麼樣子。」

雷諾似乎有些不高興,我對他這麼客氣的樣子,板著臉對著我咳了咳,然後一本正經的對我說。

「這次的事情本來就是我還你的,如果你要這樣說的話,倒是讓我有些愧疚起來了。上次的事情你不僅沒有追究我,而且還給予了我最大的寬容,這才是我應該感謝你的地方。」

我繼續笑了笑,可再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接話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雷諾,竟然能夠幫上這麼大的一個忙。

如果這樣想想的話,上次被崴的腳,也算是划得來的,就算是吃點苦,受了點罪,能夠換來這麼好的一個結果,就算現在時光倒流,無論怎樣,我都願意再被崴一次腳。

這次的新品發布會,不僅是粉竹的成功,也是胡蝶個人的成功,可以這麼說,如果這次沒有胡蝶的話,粉竹是絕對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在a市之中,名聲大噪的。

而就現在的這個情況來看,一波剛走一波又來的記者們的採訪,就能夠想象的出,明天再各大新聞報紙,時尚雜誌,以及各個電視之中,粉竹,黑馬,倪維兒的字眼,一定會霸佔整個屏幕。

本來來了這麼一個不速之客就已經讓我很難對付的了,這主要是因為,我總感覺這個雷諾似乎對我十分的上心。

走路的時候,我不小心踩到了一塊石頭,差點滑一跤,雷諾手疾眼快的,馬上就把我給扶穩了。

我們的指尖相碰,我立刻像是觸電了一樣,全身上下一個哆嗦。

然而就在此時,門口又掀起了一陣熱潮――原來,顧勛竟然也來了!

我的天吶!這個小鬼頭怎麼也來了?之前不是說的好好的嗎?絕對不會對粉竹的任何事情感興趣,也絕對不會來我的新品發布會的嗎?

怎麼現在,這一個個的,怎麼就像是說好了的一樣,要麼就不來,要麼就全來了呢?

這兩個人碰到一起,就憑上次在醫院裡面,因為我的事情,兩個人就*味十足,恨不得用眼神把對方給殺死。

這一次,兩大集團的總裁再次相遇,又會鬧出怎樣的事情呢?

我的天吶,這可讓我怎麼收拾才好?

我的腦筋飛速的轉動著,想出了一個最笨的笨辦法,可也是沒有辦法時候的辦法了。

「雷諾,要不,我帶你去看一看這次的新品發布會的所有的服裝吧?」

雷諾顯得有些驚訝,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我。

「你可別忘了,我可是雷霆集團的總裁,你知道雷霆集團最擅長的是哪方面的經營嗎?」

雷諾這是在故意的告訴我,現在帶他進去看這些作品,很有可能會造成作品的原創理念外泄。

我淡淡的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說,「因為你幫了大忙的緣故,所以我選擇信任你。況且,既然雷霆集團能夠做到現在這種地位,我相信,雷霆集團是絕對有自己的過人之處,而且也絕對不可能利用某種不正當的手段來達到目的的。」

雷諾非常滿意的笑了,於是我和胡蝶,就帶著雷諾一起轉身離開,去了服裝陳放室。

轉身的時候,我故意留了一個心眼,看了看,剛剛進場的顧勛,發現他正被一群記者圍成一團,不停地問著他的問題。

我心裡一陣壞笑,看來這個世界上還真是有因果報應的呀。

胡蝶走在最前面,陳放室的鑰匙,只有她一個人有,而且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第二把相同的鑰匙。

其實這也是胡蝶的設計室,胡蝶經常把自己關在這裡面,冥思苦想,這麼久以來,為了準備這個新品發布,她可以說是嘔心瀝血。 終於來到了陳放室門口,胡蝶打開了門。

因為這個房間同時也是蝴蝶的設計室的原因,所以裡面的東西雜七雜八的,並沒有擺放的非常的整齊。

剛剛打開門,蝴蝶就有些不好意思的進門去,用腳踢開了腳邊的幾塊碎布,勉強騰出一條路來。

撓了撓腦袋,「真是不好意思,讓雷總裁見笑了。」

我笑了笑,「你倒是覺得讓雷總裁見笑了,你怎麼不說讓我也見笑了呢?」

胡蝶毫不客氣的對我說,「我是什麼樣子,難道你還不知道嗎?你就無所謂了!」

雷諾倒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反而在為胡蝶開拖。

「天才嘛,總是不會拘泥於這些小事情的。比如說貝多芬,他的雙耳失聰,頭髮也總是亂糟糟的,可是這也無法阻擋他的才華!」

胡蝶一聽這話,開心的應和。

「雷總裁不愧是有文化的人,說起話來就是和我們這些沒讀過多少書的不一樣,哈哈哈,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覺得自己就應該這麼亂下去了!哈哈哈。」

雖說做陳放室裡面亂的很,可是蝴蝶對她的作品卻是珍愛有加的。

只要是她的作品,無論這次的新品發布會的時候有沒有穿上t台,都被她整整齊齊的熨燙掛好,還用一個專門的帘子遮了起來。

如果不是胡蝶告訴我們,還真看不出來那些價值連城的衣服,竟然就被他粗糙的掛在那個帘子後面。

胡蝶鄭重其事地拉開了帘子,這些衣服已經是我看過無數遍的了,雷諾眼前一亮。

同樣是對於時裝十分敏感的雷諾,一下子就能抓住胡蝶設計的主線。

「沒想到,你竟然對色彩有如此敏感的把握度!除此之外,對於布料的剪裁還有利用,簡直就是神來之筆!真可謂是天衣無縫啊!」

雷諾對於胡蝶的設計毫不吝嗇評價。

「那……雷總裁,我們胡蝶得到您的這麼高的評價,是不是明天就能上頭條了呀?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得到過你的好評的設計師,五個手指頭,也是數的清的呀。」

我半開玩笑的說。

胡蝶有些不好意思,扯了扯我的衣袖,讓我不要再開她的玩笑。

雷諾一件接著一件仔仔細細的看過了這些衣服,並且對其中一件抹胸弔帶設計的連衣裙愛不釋手。

好幾次掛了上去又取下來,嘴巴上嘖嘖的稱讚,卻一直又不說其他的話。

看這些衣服也看的差不多了,我們三個人就打算往外走,可是我又顧慮到外面又有顧勛,顧笙和雷諾兩個人碰到一起,恐怕又是一場明爭暗鬥。

這可如何是好?

想來想去,恐怕還是只有拖延時間了。

「我肚子有點不舒服,胡蝶,你陪著雷總裁四處走走,我去一趟衛生間,馬上就回來。」

「好。」

我趕緊找了個借口脫身,走到戶外去,遠遠的看見了顧勛手裡拿著一杯香檳,一邊喝著一邊左看右看,似乎是在找著什麼東西。

我理了理自己的頭髮,然後朝著他走了過去。

顧勛注意到了我,停止了他的尋找。

「你來這裡幹什麼?我的總裁大人!」

對她說的第一句話,我就沒有好氣,想當初,顧勛是從來不會擔心粉竹的,今天會突然到會場上來,估計也是因為聽到了外界的消息,知道粉竹這一次能夠名聲大噪,所以才來湊湊熱鬧,擺擺他的總裁架子的吧!

顧勛一口就把手裡面的香檳飲盡,「他呢。」

顧勛問。

「誰?」

「雷諾。」

「我憑什麼告訴你?」

「就憑我是顧氏集團的總裁,而粉竹是顧氏集團的一個子公司。你可別忘了,你是我的下屬。」

「你!你欺人太甚!」

我面紅耳赤,直直的盯著顧勛的眼睛看,想到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人都需要相互尊重,怎麼這個顧勛就這麼傲慢無禮呢?

虧我之前還可憐他沒有母親。

「那你是說還是不說呢?」

顧勛一步一步的向我逼近,我一步一步的後退,他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好香,我們靠的好近,他的呼吸我都能聽到。

「這……這……」

奇怪的是,我怎麼一下子就變成口吃了?明明上一秒還對這個男人厭惡至極,怎麼下一秒就被他的美色所迷惑了嗎?

安若啊安若,你怎麼就這麼沒骨氣?連你自己都要瞧不起你自己了!快醒醒!快醒醒!

我使勁地甩了甩自己的腦袋,讓自己清醒了一點。

「現在胡蝶帶著雷總裁在粉竹四處閑逛。」

我竟然實話實說了。

顧勛這才收回了他的步伐,然後像是奸計得逞式的壞笑道,「嗯~很好。」

說完,顧勛就轉身離開,去了會場的另一邊,找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坐了下來,可是沒過一會兒,在他的身邊就聚集了許許多多,或是商人或是美女。

「切,怎麼越是可惡的人,就越是能夠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事情啊!」

我心裡暗自覺得不公平。

今天來的人還真不少,陸陸續續又來了許多,有頭有臉的人物,當然,這些都是沒有收到過邀請的。

「安總裁,你就是新官上任,可傲氣的很呢!」

「岳主編說的是什麼話?這不是我嫌咱們粉竹的廟小,他請不來你這尊大神嗎?!有怠慢之處,還望海涵海涵呢。」

現在和我說話的這一個,是五月時裝雜誌社的主編,在a市也算是一個大人物了。

之前之所以並沒有邀請這些大人物,也主要是因為,我們並沒有想到這次的新品發布會,竟然會在時尚界掀起如此大的波浪。

挨著挨著招呼了這些人,遠遠的,我聽見了一個聲音。

「安若姐!安若姐!」

如此的青春活力,而且快樂無憂,又會這麼叫我的人,除了柳絮兒,還能有誰呢?

按照慣例,蹦蹦跳跳的柳絮兒的後面,一定還跟著一個看上去正兒八經,實際上弔兒郎當的曲歌。 柳絮兒並不生氣,而是一把摟住了我的腰,然後和我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