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踐顯然並沒有在意馬前卒的失禮,只是輕輕的擺了擺手:

“馬先生不用客氣了,呵呵,已經在會稽城中弄的是屍橫遍野了,還用得着這麼客氣麼?”

婚色撩人 馬前卒也苦笑了一下:

“我們也是情非得已。”

“我知道!”

勾踐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回答倒是讓馬前卒大吃了一驚,張大了嘴巴說道:

“你?知道?”

……

(本章完) 看到了馬前卒滿臉的吃驚,勾踐只是呵呵一笑,輕輕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馬車:

“來,馬先生,請坐!”

這個舉動讓周圍的人都變了顏色,且不說大王的馬車能不能有人有資格和大王同坐,就是現在馬前卒這個傢伙的身份,靠近大王都已經算是開了天恩了,竟然還主動的邀請他上車,這讓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猶豫了一下,馬前卒朗聲笑道:

“大王盛情,馬某不敢不從,哈哈!”

說完,馬前卒縱身跳下馬,一個箭步衝到了勾踐的車子上,那些聚攏在周圍的御林軍都緊張的握着自己手中的病人,但是在心中暗自叫苦。

現在馬前卒和勾踐兩個人之間的這個距離,如果馬前卒想要突起發難的時候,估計他們想要阻攔都來不及。

站在了越王馬車車轅上的馬前卒回頭衝着跟着他一起過來的阿青說道:

“回去告訴白日夢他們,我沒事,和大王攀談一會兒就回去。”

阿青點了點頭,縱馬跑了回去。還不等馬前卒說話,勾踐已經衝着圍攏字馬車前的御林軍揮了揮手:

“散了吧,孟落日等人請到驛館中休息,我和馬前卒攀談一會兒。這裏不是講話的地方。”

有了越王的命令,所有人都感到有點蹊蹺。范蠡和文種對視了一下,最後還是招呼着他們的人馬收拾着街道上的爛攤子。

御林軍也簇擁着勾踐的華蓋走向了王宮的方向。

黃飛虎躍馬來到了孟落日的身邊:

“白日夢,我們怎麼辦?要不要跟着一起去王宮?”

看着這傢伙兩眼放光的樣子,孟落日感到一陣的無語,剛纔那一陣的好殺,看來這傢伙還是沒有完全的過足癮,現在竟然打算着和勾踐的御林軍較量一下。

“老黃,剛纔的御林軍你看到了,如果是我們這些人和這個御林軍直接撞上的話,你覺得誰能勝?”

“這對御林軍挺像樣的,哈哈,不過人數比我們多一些,而且看

他們行軍的模樣配合應該也不錯,勝敗在兩可之間。不過還是我們的勝面大一些,就算把那些土雞瓦狗也算上,應該也是我們的勝率大一點。”

范蠡和文種自以爲已經算得上是他們手中的精銳部隊的家兵,在黃飛虎的眼中直接變成了土雞瓦狗。

“如果要是十幾支這樣的御林軍呢?”

“呃,那還用說,如果十幾支這樣的隊伍,那我們就是土雞瓦狗了。”

“越國可是擁有着百萬雄兵的,在外面征戰的那些士卒,雖然未必有御林軍這樣的裝備精良,但是他們的戰鬥力一定不會比這些御林軍差。”

“我靠,白日夢,你是什麼意思,成心打擊我是不是?”

黃飛虎把眼睛瞪得好像他坐下的老牛一樣大了。孟落日苦笑了一下:

“我可沒有打擊你的意思,呵呵,你之前不是說要帶着這一班兄弟爭霸天下麼,你覺得面對越國這樣的實力,你憑什麼和人家爭?”

黃飛虎愣了一下,他雖然魯莽,可也不是沒有腦子,拿自己的這幾十個兄弟和越國士卒比較了一下,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的想法還真的是有點異想天開。

“靠,在我的眼中,現在這一班兄弟,如果是在大商朝,足可以橫掃幾個部落了,可是現在看來,呵呵,還真是有點像個笑話。”

“時代在發展,華夏的整體實力是在不斷的增強吧,呵呵,面對現實吧,走回去睡覺,媽的,累死我了!”

孟落日低聲的嘟噥着,西施忽然輕聲的對剛剛走過自己身邊的孟落日說道:

“孟先生,那馬先生怎麼辦?”

“沒事兒,勾踐是爭霸天下的人物,他的心胸沒有那麼小,小財迷沒事,何況,那傢伙的本事都在他的嘴皮子上,只要勾踐還讓他說話,他就死不了。我們回去等消息就是了,順便回去吃點東西,妹的,看着一桌子的酒菜,因爲擔心裏面有人做手腳,愣是沒敢吃,可餓死我了!”

看着孟落日輕鬆的樣子,所有人本來緊繃着的神經也都

放鬆了下來,在這一行人中,馬前卒、孟落日和已經去了吳國的土豪金儼然就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只要他們沒有被困難壓垮,其他人自然也不會認爲會出現什麼大的閃失。

坐在御攆上的馬前卒的心中也緊張,雖然在孟落日對其他人的話中,說大鬧會稽城是小事情,但是在他心中可是明白的,就算是他相信勾踐是個光明磊落的霸主,恐怕也很難對鬧出了這麼大動靜的人寬容,何況,從歷史上的記載上看,這個勾踐絕對和光明磊落四個字扯不上關係,陰險狡詐,臉厚心黑倒是對他比較貼切的形容。

“馬先生,你們在我越國的帝都弄出的動靜可不小啊!”

勾踐責備的說道,只是看着他臉上的帶着的淡淡的笑意,好像絲毫沒有責備的意思。

“情非得已啊,呵呵,你的兩個股肱之臣,給我們挖好了陷阱,我們是不跳也要跳,否則恐怕我們早就已經被亂刃分屍了,呵呵。”

“范蠡和文種做的也的確是過分了一些。而且,私自動用我的御林軍,這個也是大大的不應該。”

“什麼,御林軍是他們私自動用的?”

馬前卒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在他對吳越爭霸的歷史的瞭解中,勾踐幾乎是對范蠡完全的信任,很多時候,勾踐更像是一個甩手掌櫃的,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是范蠡和文種兩個人在操辦,這也和吳王夫差對伍子胥的猜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是現在從勾踐的口氣中,好像對范蠡等人還是有着很深的戒備的,就連身邊的御林軍,都不應該是范蠡和文種可以調動的。看來真實的歷史情況,和馬前卒所瞭解的有很大的出入。

“維護會稽城安全,以及震懾都城中的一些權臣,攻擊二十五支御林軍,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輕舉妄動,但是今天竟然有人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擅自行動,真當我已經老糊塗了麼……”

一股帝王的威嚴從勾踐的身上散發出來,馬前卒吃驚的看着眼前的越王,和之前看到的那個病歪歪的老者相比,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本章完) 第2882章

等到老者再次出現的時候,竟然是在墨九狸找到暴壹所在的密室!

老者看到消失的暴壹,再看到這裡已經全部被破解的隱藏的陣法,老者的眼中迸射出驚喜的光芒道:「竟然被破了?真的是太好了,哈哈哈哈,老夫找了多年的徒兒終於出現了啊!」

老者說完身影再次消失,然後出現在岩漿的邊緣,老者對著岩漿結出了一些複雜的手印,接著滾燙的岩漿竟然變成一面紅色的鏡子,裡面出現了馮珂八個人等候在邊緣的畫面!

可是畫面裡面有馮珂等人出了陣法,也有熊子言被岩漿燒傷的畫面,唯獨沒有墨九狸的,應該說是唯獨墨九狸的畫面是模糊的,只能看出一個人形,壓根看不出男女和容貌!

這讓白衣老者直接傻眼了!

「這是怎麼會事兒?」白衣老者震驚的看著畫面自言自語道。

想了想老者的神識放開,發現對面的陣法內外都已經沒有人了,而且就連那隻天雷獸的氣息也消失了!

最後老者把視線再次落到了畫面上,最後在確定了墨九狸是破解陣法的人之後,老者手一揮岩漿徹底消失了!

接著老者剛想離開的時候,發現整個雷霆懸崖面前竟然被人布下了一道隱藏陣法,而且這個隱藏陣法明顯有自己的痕迹,老者眼神微微一閃!

嘗試破解墨九狸留下來的隱藏陣法,開始老者覺得對方既然是破解了自己的陣法,才會布陣的,那麼絕對不如自己的,他覺得自己差不多一刻鐘就能徹底破解掉!

可是等到老者開始破陣才發現,自己錯的多麼離譜,但是這樣也讓老者對於眼前的陣法,露出一抹驚艷來,而且心裡更加的堅定,自己一定要找到這個乖徒兒才行!

這樣驚才絕艷的徒兒,他要是錯過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啊!

最後老者用了一天的時間,將墨九狸留下的陣法破解,更加對墨九狸滿意的不得了,然後借著從墨九狸陣法內的啟發,從新布下一個隱藏陣法,這才追了出去!

如果說老者不破陣可能還會追上墨九狸,但是這麼耽擱了一天的時間,想找到墨九狸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以至於讓老者追著馮珂八個人,幾乎把八重天轉了一圈,才知道墨九狸的去向,別提讓老者多鬱悶了!

而這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暴壹嘴裡說的悟雲老者,他是一門心思的就想收墨九狸為徒,奈何遲遲抓不到人,讓悟雲好幾次都抓狂不已!

墨九狸和馮珂等人離開了雷霆山谷后,墨九狸讓幾個人在山谷外的一處空地停了下來,然後對著馮珂幾個人說道:「這幾瓶丹藥,是可以幫助你們衝擊神尊巔峰的,你們就先回各自家族安排下之後,然後閉關衝擊神尊巔峰吧,在你們飛升之前可以通過傳音石聯繫我!」

「主子,你去何處?」馮珂幾人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要去驚天海域,沒有意外的話,到時候我會在驚天海域附近飛升前往九重天,」 恢宏的宮殿中,只剩下了馬前卒和勾踐兩個人,就是日常在這裏侍候的那些太監宮女也都沒有一個留在大殿中。

一個帝王和一個叛黨能夠這樣相處,本身就已經非常的詭異了。

范蠡和文種兩個人憂心忡忡的看了看大殿禁閉的殿門,輕輕的搖了搖頭,滿臉都寫着焦慮。

早有負責外事的官員告訴過他們了,現在大王正在和馬先生談論一些重要的事情,任何人不得打擾。這讓文種和范蠡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中。

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 自從勾踐在范蠡的陪同下,離開了吳國,結束了他們爲奴的生活之後,勾踐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就連一直陪護在他左右的范蠡都感到自己捉摸不透。

當初和勾踐一起在吳國的時候,范蠡從來沒有發現勾踐有這樣深沉的一面兒。想到了勾踐在車攆上瞥了他們一眼的時候的眼神,范蠡就感到遍體生寒。

王宮的大殿中,勾踐悠閒的坐在椅子上:

“按照馬先生的意思是,我終究還是可以爭霸的?可是,唉,現在西施已經在馬先生的驛館中了,沒有了西施,如何除掉伍子胥呢?”

“伍子胥不過就是最後的一個屏障而已,現在傻大個就在吳國,他應該是在勸說伍子胥離開,明天我讓白日夢也去一趟吳國。傻大個論打架的本領,無出其右者,但是在嘴皮子上,肯定不行,如果白日夢能夠去說項伍子胥,應該能夠好一些。”

“也好,也好!”

勾踐低頭沉思,忽然他擡起頭,眼神中顯出了幾分疲憊和求助:

“還有兩個問題要請教先生,其一是如何處理范蠡和文種的事兒,其二,就是關於我將來的繼承人的事情。”

勾踐輕聲了嘆了口氣,此刻,在馬前卒的面前,他不像是一個睿智的老人,更不像是一個將來會統治天下的王者,更像是一個無助的普通人:

“我這次得了重病,我的幾個兒子都蠢蠢欲動,這讓我感到心寒啊。我可不希望將來也出現骨肉相殘的悲劇。”

馬前卒哈哈一笑,滿不在乎的把身體靠在了自己的椅背上:

“范蠡和文種都是國之棟樑,你想要成就霸業,不妨多聽聽他們的。你這次的重病,其實既有心結,也有積勞成疾的原因,適當的放放權,沒什麼問題。做事都是講究一個度。在以前,表面上看,你是非常的相信文種和范蠡,但是實際上在你的內心中,你對他們的猜忌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馬前卒目光灼灼的看着勾踐,勾踐愣了一下,隨即苦笑着點頭:

“什麼都瞞不過你啊,呵呵,只可惜,你不肯留在我們越國,唉,如果我是范蠡,我也會想盡辦法把你除掉,呵呵。”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們幾個人已經說好了,我們終究還是要回到我們來的時候的地方。在這裏任何的高官厚祿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浮雲。如果不是因爲我們來到這裏的時候,大家的意見不統一,大概我根本就不會在大王的面前出現。這一次離開越國之後,我們就將要踏上返程。”

“第二個問題,也請先生教我!”

在春秋戰國時期,對於身份地位看的非常重,現在勾踐以一方諸侯之尊,竟然能夠如此的和馬前卒說話,真的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順其自然吧!有些事情,你越是想着他,越是不好辦,當一切都順其自然的話,也許這些問題到時候就迎刃而解了。”

勾踐聽了馬前卒的話,連連點頭從王座上站起身來,竟然衝着馬前卒躬身施禮:

“多謝先生賜教。”

假如是其他人,一定已經是受寵若驚了,能夠讓一方帝王屈尊,這恐怕是很多人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馬前卒感到沒什麼。他施施然的站起身:

“我們暫時還是留在會稽吧,免得讓大王會心存疑慮。等到孟落日去吳國,並帶回了準確的消息之後,我們再離開,希望大王到時候不要阻攔。”

“好,馬先生儘管放心,我勾踐可以對天發誓,如果各位能夠讓伍子胥離開吳國,我必定不會

難爲各位!到時候不用馬先生說,我會親自恭送大家出城!”

“好,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兩個人說罷,哈哈大笑。心結已經解開,勾踐的臉色忽然好了很多,重新恢復了往日的榮光煥發,衝着外面高聲的喊道:

“來人,送馬先生會驛館!”

外面有人答應了一聲,走了進來,那個侍應看了看馬前卒,然後低聲的對勾踐說道:

“大王,範將軍和文大夫在外面一直候着呢。”

“有請!”

勾踐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當馬前卒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偷眼回身望去,只見勾踐一臉的威嚴,穩穩當當的坐在王座上,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好一個一方霸主,難怪能夠成爲春秋時期的最後一個霸主,還真的不是浪得虛名啊!”

馬前卒在心中暗自感嘆了一聲,跟着侍衛走了出去,在大殿的門口正好見到了范蠡和文種。

文種看到馬前卒出來,只是在鼻子中發出了一聲冷哼。看來這老頭還是在心中一直對馬前卒等人帶有深深的不滿和不屑。

范蠡的臉色顯得有些尷尬,看到馬前卒的眼神也有點躲閃。馬前卒只是衝着范蠡輕笑了一聲,然後快步走了過去,侍衛向范蠡兩個人拱了拱手:

“範將軍、文大夫,大王有請!”

文種大步的走了進去,范蠡愣了一下,這個請字,讓他感到有點意外。如果是在從前,越王說請他進大殿,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他絲毫也不會感到奇怪,可是就是在這次馬前卒等人大鬧了會稽城的時候,他忽然看到了勾踐的另外一面,這讓他感到心中十分的忐忑。

在范蠡的心中也更加的疑惑,他和文種可是沒有經過越王的允許就私自調動御林軍的,對於任何一個帝王來說,這可都不是小事情,但是從現在越王的態度上看,好像他並不打算深究了。

越王勾踐在他的心中更加的感到琢磨不透了……

(本章完) 第2883章

「你們跟我有契約,就算不能一起跟我前往九重天,不過,只要你們到了九重天我就能夠感應到,到時候我們在九重天再匯合就是了!」墨九狸看著馮珂幾個人說道。

馮珂等人還是很掛著家族內的,他們既然認了墨九狸為主,自然也是要在離開前,交代一下家族內的事情,所以幾個人聞言都沒有意見,紛紛點頭表示知道了!

「行了,都走吧!」墨九狸看著幾人說道。

馮珂等人跟墨九狸告別後,紛紛騎著自己的飛行獸向著不同的方向飛去,最後只留下熊子言一個人沒有離開!

「你不回丹盟?」墨九狸看著熊子言問道。

「主子,我跟著你吧!反正我和你實力差不多,丹盟我早就不管了,所以我回不回意義不大!就算我幾百年不回去,他們也能猜到我可能飛升到九重天了……」熊子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那我們走吧,驚天海域你知道吧,我們直接去驚天海域!」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我知道主子,那我們走吧!」熊子言聞言喚出自己的飛行獸是一隻大鵬鳥,和墨九狸一起前往驚天海域。

從雷霆山谷到驚天海域,就算日夜不停的飛,以著熊子言大鵬鳥的速度,也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如果他們找到城池利用傳送陣的話,去掉轉換傳送陣,和等待傳送陣的時間,差不多也要三個月的時間,最後墨九狸決定和熊子言兩個人,還是乘坐飛行獸,直奔驚天海域的好!

大鵬鳥有墨九狸給的丹藥,因此飛行起來絲毫不累,所以墨九狸和熊子言兩人差不多飛行個七天左右,就會找地方停下來休息一晚。

有時候是落在森林內休息,有時候臨近城池,就入城休息兩天,就這樣一路上兩個人的路程十分順利,沒有遇到什麼事情耽擱,也沒有因為趕路特別的乏累,距離驚天海域也越來越近了!

這一晚,墨九狸和熊子言選擇在一處山谷休息,他們已經飛行了三個多月的時間了,距離驚天海域大概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能到了,這也是因為路上他們休息的時間久了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