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是……中藥了!

路瑾盯著桌子上那杯水,心裡簡直日了狗。

連個傻子都不放過,這些人是魔鬼嗎?

【宿主,我檢測到你體內的葯藥力很強,建議您儘快疏解。】這麼好的機會,宿主,不要慫,撲上去睡了他!

路瑾滿頭黑線。

辣雞統這是瘋了吧?

姜臨就是一個大傻子,它居然有這樣的心思,它是魔鬼嗎?!

路瑾讓人抬進來一桶冰水,冒著寒氣,深秋夜晚,路瑾站在桶旁邊都感覺到寒氣刺骨。

體內的熱浪更洶湧了,如果不是還有一絲理智支撐著她,估計,她早就上去扒光了姜臨了。

她伸出一隻手試了試水溫——嗯,能讓人瞬間清醒不少。

……

一夜折騰,第二天路瑾華麗麗的病倒了。

「娘子,你吃粥粥。」姜臨端著小碗,坐在床頭,像模像樣的喂路瑾。

路瑾嘗了一口,還挺好喝。

姜臨看到路瑾喜歡,喂的更歡了。

一碗粥下肚,路瑾冰冷的身子暖了不少。

「你自己吃吧,我吃飽了。」姜臨還想為她,被路瑾給拒絕了。

大傻子癟了癟嘴,清澈的瞳眸透著幾分委屈。

他抱著碗,「咕嘟,咕嘟」幾口,一碗粥就見了低。

「我也吃飽飽了。」他放下碗,興奮的拉著路瑾的手,「玲瓏,我們去玩吧。我聽小木頭說,皇宮外面有好多好玩的東西,可有趣了,你帶我去玩,好不好?」他像一隻大型犬一樣,拉著路瑾的手撒嬌。

路瑾原本是想拒絕的,但想到辣雞統說,這次的任務待定,需要觸發,就同意了。

姜臨的情況跟正常人不同,要想帶他出宮,少不了要去請示皇帝。

路瑾想到昨天晚上受的罪,對這位素未謀面的皇帝,心裡是恨得牙痒痒。

敢在茶水裡下藥,你也不怕自己兒子喝到,被憋出個什麼好歹來!

皇帝答應的倒是挺痛快,就是對路瑾這位早上還病的下不來床,這會兒就生龍活虎,跟個沒事人一樣的兒媳婦,多了幾分探究。

想到某種可能,皇帝露出滿意的笑。

……

「玲瓏,我們去吃糖葫蘆好不好?」姜臨出了皇宮后,就一直聽從皇帝的話,拉著路瑾的手不放,不離開她半步。

「我聽小木頭說,糖葫蘆可好吃了,酸酸的,甜甜的……我都沒吃過。」

路瑾掏錢,給姜臨買了一串后,大傻子才跟著她離開。

「讓開!快讓開!」前面人群突然一陣騷動,一群官兵在驅趕人群。

一輛華麗的馬車走在中間,前後都有挎著大刀的士兵保護。

「這人是誰啊?排場可真夠大的!」

「還能有誰?鄰國的傾城公主啊。」

「你都沒聽說,傾城公主此次來我們姜國,就是來和親的。」

……

路瑾聽的明白。

原來是鄰國的傾城公主。

這個傾城公主她在原主的記憶里也知道些。

第一美人,傾國又傾城。 聖龍靈體的精血,堪稱大葯。

雖做不到死者復生,但白骨生肉,延長壽元,還是能做到的。

更何況,李瀟的聖龍靈體,越發強大,如今都快要再次蛻變了。

其精血中蘊含的力量,足以讓幽三石多活上十幾年。

而十幾年的時間,對於幽三石來說,足夠了。

只因,隨著境界的提升,壽元也會不斷的增加。

幽三石早已是天地境巔峰,十幾年的時間,足夠他突破了。

到時候,其壽元又會增加!

「多謝,不知小友如何稱呼?」

半柱香后,幽三石面色紅潤,體內氣血復甦,壽元更是增加了一大截。

他很感激李瀟,對李瀟的態度,也是放到了很低。

「李瀟。」李瀟說道:「區區小事,不足掛齒。」

「這可是救命之恩。」幽三石看似有些激動,本是將死之人,卻又能多活十幾年,這對於幽三石來說,太重要,太珍貴了。

「若要報答,今後就多殺一些天族和魔族之人。」李瀟說道,隨即起身離去。

幽三石聞言,又看向李瀟的背影,神色嚴肅,鄭重道:「一定!」

此刻,李瀟和凌霄三人匯合,便朝著七絕峰的方向飛去。

「蒼雲皇室被滅,青藤宴作廢,我該如何進入國教學院……」

路上,李瀟的心有些沉重,只因這一次他雖然滅了蒼雲皇室,也滅殺了赤骨魔,但青藤宴隨著蒼雲皇室的覆滅,就此被廢了。

那麼,沒有得到青藤宴第一,李瀟就無法提前進入國教學院,自然也就見不到妖妖了。

一想起那個古靈精怪,擁有者禍國殃民的容顏的女子,李瀟的心弦不免觸動了幾分。

「進國教學院還不簡單,我們三人聯名上書,將你推薦給國教學院就行。」武曲說道:「很簡單的事。」

「沒錯,我七絕峰本就直屬與國教學院,推薦一個人進國教學院,太簡單了。」紫雲點頭道。

李瀟聞言,臉色當即一黑,沉聲道:「之前怎麼不說?」

「這……你之前也沒問啊。」武曲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服!」李瀟無語,早知武曲三人有這個能力,他還去參加青藤宴做什麼。

不過仔細想來,若不去參加青藤宴,也就無法剷除那幾頭赤骨魔。

總之,這一次青藤宴,算是沒白去。

半天後,李瀟等人回到了七絕峰。

回來后,李瀟並沒有急著修鍊,準確的說,是暫時不敢修鍊了。

畢竟李瀟以是靈紋境了,接下來的修鍊,並非是吸收靈力,而是勾勒靈紋。

而每次勾勒靈紋,隨著那些古字的出現,便會引來天劫。

前兩次,李瀟算是運氣好,渡過了。

但接下來,李瀟可就沒啥把握了。

「按照這個速度,等我修鍊到靈紋境圓滿,起碼還要渡兩次天劫……」李瀟暗道。

一想到天劫,並且一次比一次猛,李瀟的心不由緊繃了起來,連臉色都難看了很多。

「要找到更高級的龍脈,或者是煉製靈器,最好是找個人幫我渡天劫。」李瀟輕語。

但是,高級龍脈,太過罕見,幾乎是難以尋到。

蒼雲皇宮下的三星龍脈,已經是很罕見了。

可惜,那三星龍脈,已經毀在了天劫之下,不復存在了。

至於靈器,李瀟則想都沒去想。

畢竟能擋住天劫的靈器,起碼也是九星靈器,並且品質要到完美才行。

最為艱難的是,煉製抵擋天劫的靈器,所需的材料太難找了,至少七絕峰內沒有這些材料。

「去青雲宮。」

半天後,李瀟想到了林月瑤,隨即便準備了一番,打算去青雲宮。

以林月瑤的實力,倒是可以幫助李瀟渡劫。

但李瀟也不敢肯定,接下來的天劫,以林月瑤的實力,是否能幫到他。

畢竟天劫一次比一次猛!

「劍宗,刀宗送來了請帖,讓你去做客。」

就在此刻,武曲找到了李瀟,將兩封請帖送到了李瀟的手中。

「是該去一趟。」李瀟點頭道。

劍宗,刀宗,如今已經沒落了。

而這兩個宗派,和李瀟有著很大的關係,李瀟自然不能看著他們繼續沒落下去。

「楚項,徐如林,你們和我一起去,帶你們去見見世面。」李瀟說道。

楚項和徐如林聞言,當即激動了起來。

尤其是徐如林,一臉嚮往的樣子,道:「我從小就想要學劍,只是我老爹加入了七絕峰,我沒辦法,只能跟著來七絕峰修行。」

「不孝子弟!」

「靠!我七絕峰可有虧待過你,吃裡扒外的東西!」

……

凌霄和紫雲當即怒了,瞪著徐如林,若非李瀟在旁邊,恐怕是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徐如林了。

一旁的楚項沒說話,但眼中卻閃爍著一絲精光。

似乎,他對劍宗和刀宗也很有興趣。

「走吧。」李瀟輕語,隨即坐到了小孽的背上,並對武曲三人說道:「交給你們的事別忘了,趕緊把我推薦到國教學院。」

「放心吧,推薦書都寫好了,現在就派人送到蒼穹帝國去。」武曲說道。

「嗯。」李瀟點了點頭,隨即啟程,朝著劍宗的方向飛去。

一路上,李瀟沉默不語,腦海之中一直在思索那一幅古字。

他一直想不明白,這古字到底蘊藏著什麼秘密,又為何會出現在人皇廟內。

並且,李瀟也翻閱了不少古籍,查過不少資料,發現這些古字,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似的。

從古至今,這些古字都沒出現過!

「老大,有心事?」楚項坐到了李瀟的身邊,好奇的問道:「有啥心事跟我說說,小弟別的沒本事,排憂解難還是有點套路的。」

「呵,跟你說了有什麼用。」李瀟撇嘴道,連他自己都解決不了的事,難不成楚項就能解決了?

不過,李瀟也是無聊,不由斬開了自己的靈紙,細細的琢磨了起來。

書穿成炮灰小侯爺 「這……這些古字怎麼這麼眼熟……」

楚項看到靈紙上的古字后,眉頭一皺,不由嘀咕了一聲。

「什麼!?眼熟!?你見過!?」李瀟當即被驚動了,一把揪住楚項的衣角,道:「你認識這些古字?」

「我記起來!斷天石碑上古字,和你靈紙上的一模一樣!」

就在此刻,楚項記起來了,驚呼而出。

而他這話剛說出口,李瀟和徐如林的臉色就變了,看向楚項時,眼中更是閃爍著疑惑之意。

(本章完) 只不過路瑾記得,她來姜國和親,應該是兩個月之後的事吧?

那時候原主服毒自盡,連累了付家。

恰逢鄰國公主傾城來和親,皇帝就讓姜臨娶了她。

但是這個傾城公主也不是個好東西。

她聯合姜封一起害姜臨,姜臨死後,還當了姜封的妃子。

惡魔烙印:總裁我咬你 蛇蠍心腸的小婦人!

路瑾搖頭,準備帶著姜臨離開,可是一轉頭,原本跟在她身後的大傻子不見了!

酒樓一包間內,姜臨被兩人強硬的按坐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