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芯兒萬萬沒想到,這幫蠻橫的混混被林陽教訓得服服帖帖的,見他們向自己道歉,倒是有些不自然啦,小聲地說道:“算了,你們一幫人都擠在這兒,我還做什麼生意啊。”

“你們都給我滾出去。”王紅力喊道:“眼鏡你給我聽着,今後芯兒姐在這賣鮮花,你們要罩着點,有的賺的就買個花給老媽,沒得賺的就出個力氣,幫忙搬個花什麼的或送個花什麼的,聽到沒有?”

“是,力哥,是,陽哥。那我走了。”

“等等,力哥我這些天也做成了點小生意,賺了點小錢,上次陽哥請我們撮了一頓,心裏一直感恩,我總得表示表示一下,兄弟們跟着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王紅力轉身朝林陽說道:“怎樣,陽哥,咱們找個酒吧,喝杯酒,熱鬧熱鬧,請陽哥賞個臉可好?”

“芯兒?”林陽看向了芯兒,徵求她的意見說道:“你一個人能行嗎?”

芯兒噗嗤一聲笑了,說道:“這不都是我一個人在忙嘛,去吧,看你們都這麼開心,喝喝酒沒關係,但千萬不要喝醉了。”

“好咧,那我明天才過來看你。”


“走吧。”

林陽在大夥兒的擁簇中走出了花店,直奔“粉嘟酒吧”而來,剛進酒吧,舞曲震耳欲聾,迎面而來的是一具具扭動着身軀的男男女女,頭髮亂甩,瘋癲瘋狂。

這哪兒是酒吧呀,分明就是鬧吧啊!

大夥兒一坐下,就有一名靚麗的服務員過來招呼,王紅力叫了五瓶洋酒和十幾扎CORONA啤酒,送小吃、水果盤和爆米花。

林陽還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有點不自在,王紅力喊道:“陽哥,你有點拘謹哦,放開點,來這種地方就是要放鬆的。”

一個小妹走了過來,一屁股就坐在他的大腿上。看來,這力哥還是這裏的常客。

“多叫幾個小妹過來。”

王紅力拍了一下小妹的臀部大吼一聲,小妹就扭着腰身走了,不一會兒就來了五個小妹,個個濃妝豔抹,騷首弄姿的,都很漂亮。

“你們都站好了。”王紅力喊道:“陽哥,你選一個你喜歡的。”

“你當我是來選美的啊!”林陽鎮定了一下心神,裝成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說道:“這些小妹,我都不喜歡。”

“喲,帥帥的學生哥啊,早知道你要來,我也穿套校服來了,我就叫學生小妹了,不過,你挺傲的嘛,小妹我喜歡。”其中一個短髮腦後燙小妹走了過來,在林陽的身邊坐下,一條白嫩的胳膊就架在他的肩膀上。

林陽一陣緊張,有點後悔剛纔沒有換掉花椰一中的校服,急忙做了個深呼吸,一吸溜,趕緊開足馬力,吸取起來,心裏暗喜,“嘻嘻,這小妹的肚臍眼竟也蓄滿了玄清氣,而且韻味別緻,與周雅蕙、楊沫茵以及郭小白都大大的不同哦。”

“陽哥,怎樣?這小艾你無法拒絕了吧。”

“行,就她了。”

小艾捉起了一瓶CORONA,用酒起掀開蓋子,說道:“給,這CORONA源於一個漂亮女孩的名字,要直接嘴對瓶口喝,才能體會到KISS的浪漫。”

小艾說話之間就開啓了另一瓶啤酒,張開櫻桃小嘴,對着瓶口示範起來,那雙眼勾魂的眼睛一直沒離開過林陽的臉。

林陽就學着她的動作,也嘴對着瓶口喝了一口,那感覺還蠻不錯的,清香,爽潤,味道不錯,特別是這種喝法另有一番情趣。

“呀,力哥,你真壞。”

一個小妹尖叫了一聲,原來,她的“奶凍”被王紅力給扯掉了,不過,王紅力就壞壞地笑着,也就惡作劇了那麼一下,並沒有進一步深入的探索。

小艾無疑是吸引人,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不同於周雅蕙和楊沫茵,她野性的底下還夾雜着一絲成熟與滄桑。

而且,此時的小艾還一邊喝酒一邊撩撥着林陽,還將小嘴湊近他的脖頸,林陽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林陽立馬噏動鼻翼,就像一隻鬼魂吸取陽氣一般,只不過,林陽吸取的是她的玄清氣。

林陽的鼻子一噏動吸取,小艾就一顫一顫的,也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不禁喊道:“呃啊,這學生哥還挺有魔性的哦,我一靠近他,不知道爲什麼,腹部一陣清涼,又是一陣溫熱的,暢意一陣陣向我的心頭襲來,太痛快了。”

“是不是真的呀小艾,我每次攬住住你,你都從來沒這麼說,陽哥一來,你就**啦。”

王紅力嚷嚷,大夥兒就都哈哈大笑起來。

“那不一樣哦,力哥,人家是學生哥嘛。”

小艾說着,一手勾住了林陽的脖頸,剛將櫻桃小嘴湊近了林陽的嘴邊,髮際間就多出了一隻大手,小艾的胳膊就被這隻大手的主人給擰起。

來人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一屁股坐下,拿起桌上的啤酒就灌,須臾說道:“小艾是我的女人。”

“你說什麼?”王紅力呼啦站起,指着來人的鼻子吼道:“那未必,凡事都要有個先來後到是不,現在小艾就是我兄弟的人。”

“小艾沒到酒吧之前就是我的女人,你懂嗎?”

來人渾身盪出一股強烈剛勁的氣息,眼神剛毅,只是眉宇之間多了一絲憂鬱。

林陽噏動鼻翼就分析出他是一名武者,三級武者。

王紅力走了過來,握緊了拳頭,一拳就朝來人砸去,卻被林陽一把捉住,說道:“力哥,他是一名三級武者,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王紅力一驚,來人也是一驚,不禁多看了林陽兩眼,遞一瓶啤酒給林陽說道:“兄弟好眼力,來,咱們幹了這瓶酒。”

林陽接過,嘴對着瓶口,咕嚕咕嚕就灌下,來人也一樣。

“好酒量,再喝。”

兩人又都幹了一瓶,兄弟們都鼓起掌喝起彩來。

來人一來,小艾的雙眼就自始至終放在他的身上,很顯然,她挺關心他的。

“繼續喝。”

林陽和來人又都幹了兩瓶。

林陽一邊喝一邊將啤酒壓進蜂巢空間裏,臉不紅,脖不粗,來人也面不改色,都是好酒量。

“兄弟,好酒量,看不出你一學生哥,竟也能這麼喝酒,佩服,佩服。”

“那,咱們繼續?”

“必須的,繼續。”

小艾卻坐不住了,來到來人的身旁說道:“康飛,你別喝了,再喝你會醉的。”

“欸,我說小艾,這叫康飛的傢伙一來,你的心思就全在他的身上,這樣對陽哥不公平哦,大家都是出來喝酒的嘛。”王紅力說道。

“力哥,你不用爲我擔心,你就算將整個酒吧的酒都給搬來,老子也喝不醉的。”林陽喊道。 這話對林陽來說倒是不假,但對他們來說,聽着耳裏就都有些誇張了,紛紛說道:“陽哥,那就繼續喝唄,難得來一趟酒吧,主題當然就是喝酒的嘛。”

王紅力也喊道:“對啊,陽哥,繼續喝,酒不夠咱再叫,不要給我省錢。”

沒多久,王紅力叫的那五瓶洋酒和十幾扎CORONA啤酒就都被喝光,大部分是被林陽和康飛兩人給喝的,王紅力和各位小弟倒是喝得少了。


光看他倆拼酒,就已經夠精彩夠刺激的了。

王紅力既然承諾要請客,請的又是超級魔術師林陽,不敢怠慢,儘管心疼錢,也得硬着頭皮,再次叫來三支洋酒和五紮CORONA啤酒。

康飛一邊喝一邊運勁,將體內的酒精通過手指尖逼出體外,他腳下的地板已溼了一大塊,心裏暗暗吃驚,“這小子似乎特別能喝酒,他能一眼就看出我是三級武者,難道他也是一名武者?可是,他喝的份量跟我一樣,根本就沒有運內勁,更沒有將體內的酒精逼出體外,這小子真他麻的邪門。”

康飛的動作和表情沒有逃過林陽的鼻息和眼睛,林陽就想噁心他一下,加大了喝酒的頻率,連連舉瓶,一瓶一瓶地跟他碰酒,不一會兒三支洋酒和五紮啤酒又都被消滅了。


“力哥,再來十紮啤酒、十支洋酒。”林陽喊道。

“好咧,陽哥!”王紅力向林陽豎起了拇指頭。

王紅力嘴裏應得爽快,心裏卻暗暗叫苦,這要好多錢的,但在陽哥面前,他可不想丟人,扭頭就跑,來到吧檯上向服務小姐詢問今晚的酒錢。

當服務小姐豎起兩根手指時,王紅力一喜說道:“兩千?”

服務小姐搖搖頭,輕輕地說道:“兩萬。”

“我的媽呀。”王紅力雙腳一軟,扶住吧檯說道:“小姐,你認識我力哥吧?”

“當然,多倫一路、二路、三路的霸王唄,誰不認識。”

“認識就好,這酒錢先記着,過些天我一定送來。”

“那可不行,得問問我們的經理。”

服務小姐一個電話,一名西裝筆挺的瘦高男人就走了出來,一見到王紅力就說道:“是力哥呀,歡迎光臨粉嘟酒吧。”

“林經理,我想賒個賬,我的兄弟今晚雅興高漲,喝多幾杯,我身上沒帶那麼多現金,過些天一定如數奉上。”

“那可不行,時下酒吧難吶,要是個個都像力哥你一樣,我們不但要喝西北風,連力哥你也喝不到本酒吧的原味極品了,早關門大吉了。”

“這麼說,你這是不同意啦?反正,我把話放在這兒了,今晚要錢沒有,要命倒有好幾條,有本事就過來拿。”

“你這是要甩橫啊,我告訴你,到了我這,你這方法可不好使了。”林經理手一揮,十幾個打手就跑了過來,一個頭頭喊道:“我不管是誰,只要粉嘟是我罩着的,要喝酒的我無限歡迎,要鬧事砸場子的,我奉陪。”

王紅力覺得這臉都丟到爪哇國去了,喊道:“再怎麼說,王紅力我也罩着三幾條街,賒個賬怎麼就那麼費事,兄弟們都給老子上,今晚就把命丟在這了。”

王紅力在多倫路的幾條街上就是以不要命和難纏出的名,他在心裏也衡量過對方人多,而且個個都是專業打手,自己的人肯定打不得過他們,但他想到有超級魔術師林陽在,膽氣很足,今晚,他決定將這“不要命”發揮到淋漓盡致,一腳踩上凳子,登高一呼:“兄弟們,抄傢伙,給老子上啊!”

小弟們身上還都彆着傢伙,聽到力哥高呼,紛紛掏出,向力哥這邊跑來,此時,酒吧的那幾個打手已跟王紅力打在了一塊,頓時整個酒吧尖叫聲連連,砸桌摔酒瓶的聲響哐當作響,也有人唯恐天下不亂,高聲喝彩喊加油。

林陽見這情形,急忙爬上了一張桌子上,提氣喊道:“都給我住手。”

僅僅五個字而已,但這五個字卻充滿了威力,“獅子吼”的功力盡顯,桌子上的瓶子杯子跳動不停,有的已然掉落在地,摔了個粉碎。

而且,就連那些人手裏的傢伙也拿捏不穩,都紛紛掉落在地,同時,在場的每個人都強烈地感受到了震感,耳膜幾乎都要被震破了。

所有人,特別是酒吧的林經理和那些打手,都目瞪口呆地瞧着林陽,這才知道王紅力有備而來。

酒客們議論紛紛,說得最多的還是林陽身上的校服,幾乎沒人能相信一名學生也具有這麼強大的“獅子吼。”

但大家的耳膜還在疼着,這是事實。

見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動作,林陽跳下了桌,手一翻就多了一張銀行卡,丟在吧檯上說道:“再來十紮啤酒,五瓶洋酒,老子還沒盡興呢。”

回到位子上,王紅力一臉尷尬地湊了過來,說道:“陽哥,真不好意思啊,我身上現金不夠,這破酒吧又不讓賒賬,又讓你破費了。”

“錢不是個問題,問題是你掃了我的雅興了知道嗎?”

“那是,那是,真對不起啊,陽哥。”

“好了,廢話少說,繼續喝。”

林陽和康飛又端起了酒瓶,一瓶一瓶地喝。

酒吧裏所有的人都圍了過來,再度引起議論紛紛。

“這學生哥竟然這麼能喝啊!”

“是啊,他穿的是花椰一中的校服,真的假的呀?光剛纔他的那一聲吼就以震懾了打手,太不可思議了。”

也有人笑嘻嘻地說道:“嘻嘻,花椰一中真是人才輩出,還培養了一個喝酒高手。”

“還是個懂得獅子吼的喝酒高手。”

林陽一瓶接一瓶地喝,面不改色,氣定神閒,而康飛雖也厲害,但明顯運勁過多,無法將體內的酒精盡數逼出,已顯疲憊和醉態,不一會兒就趴到在桌上。

粉嘟林經理趕緊跑了過來,在林陽身邊坐下,掏出一張名片遞給林陽,滿臉笑容說道:“小哥好酒量,不是一般人,還沒請教小哥的大名,這是我的名片,請多多指教。”

“不敢當,老子就是林陽,林陽就是老子,你只要記住我是超級魔術師林陽就行。”

“超級魔術師林陽?這名起得好。”林經理將林陽剛纔拿出的銀行卡拍在他的手裏說道:“我覺得我跟小哥真是有緣,今晚這酒錢就當我請你了。”

坐在一旁的王紅力立馬就跳了起來,喊道:“我說林經理你也太不厚道了,我賒賬就不行,見到陽哥,你卻連酒錢都省了,你這是在糗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