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間里將買回來的東西好好搗鼓了一番,整齊的裝入大背包里,穆璃再零時抱佛腳地修鍊了一會精神力,時間終於來到了晚上十一點十五分。

估摸著距離和時間,穆璃收拾收拾東西,穿了一身適合做大動作的運動服,背上巨大的背包,走出了家門。

穆璃不知道的是,她出門沒多久,高永安陰沉著臉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叫醒了已經睡著的高曉雯,哄著她也同樣出了家門。

穆璃在路邊攔了輛的士,頂著的士司機詫異的眼神上了車,報了廣茂大廈的地名之後就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半夜,十一點五十分,穆璃終於到達了廣茂大廈的門前。

抬頭望了望除了幾個加班的小窗仍在亮著,其餘地方全都黑燈瞎火的大廈,看著空無一人的廣場,穆璃輕笑。

「devil」,我來了,你在哪呢?(未完待續。) 「三天後的晚上11點59分,廣茂大廈四層404號房,等我。」

穆璃默念著當時「devil」給出的地點,緩緩邁步,走進了黑暗之中。

半夜時分的廣茂大廈,有些詭異的安靜。

穆璃打著手電筒一路走來,注意力卻沒放在手電筒照出的前路上。

精神力觸手悄無聲息的散開,覆蓋了以她為中心方圓三四米內的一切,一副3d圖像漸漸在她的腦海里生成。

黑暗,並沒有給她造成什麼影響,她依然可以將周圍發生的一切全部掌握。

一路走下來,竟然驚人的順利。

門口沒有執勤的保安,原本她設想中需要費一番力氣才能弄開的大門不知道被誰留了一個小縫,她直接推開就能走進去。

處於設計和省電的考慮,五樓以下的樓層電梯不停,所以穆璃只能拐到了樓梯繞上去,同樣,不知道是為了烘托氣氛還是怎樣,樓梯間里的燈壞了。

半夜時分,空曠的樓梯間,幽暗的狹小空間,手電筒投射出的孤零零的光柱,有節奏的「嗒~嗒~嗒~」的腳步聲在耳邊回蕩,怎麼看怎麼像是恐怖電影里的經典情節。

但是,穆璃卻並不孤單。

之前她還納悶,這裡明明是個異能都市的世界,但是她的陰陽眼卻一直沒有發現什麼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想不到竟然在這裡遇上了幾隻。

精神力聚集成一根根繩索,悄無聲息地探出,然後瞬間出手,將三隻明顯神智還不夠清醒的小鬼拿下。

三隻小鬼懵懵懂懂,似乎剛剛修鍊成型不久,問問題也是一問三不知,看樣子似乎並不是受了「devil」的指示,而是原本就在這個地方徘徊。

穆璃無奈,只得用一絲精神力作為牽引,帶著他們一起走。放任他們在這裡遊盪,萬一被「devil」利用了來對付自己,那自己是出手呢還是不出手呢?

四樓,並不算太遠,即使穆璃刻意放慢了速度,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也不過是十一點五十四分,距離「devil」所說的時間,還有五分鐘。

走出樓梯口,是一個長長的過道,這裡倒是有燈,看在穆璃眼裡卻還沒有乾脆沒燈來得爽快。

慘白的燈光忽明忽暗,一閃一閃的,映得過道里似乎這裡有陰影,那裡也有陰影。

在過道兩邊,穆璃終於發現了熟悉的精神力的蹤影。

「devil」所說的404房間在過道的盡頭,而要去那裡,必須要經過老長的一段距離,好些房間。

穆璃精神力掃過,只見周圍的門牌號上都被做了手腳,換成了血淋淋的一片的數字,牆上也有好些血跡和血色的手印,上面都附有精神力的痕迹。

嘖嘖,光線襯托,環境配合,再加上精神力的強調,這不是故意給人營造一種恐怖的氛圍,施加精神壓力么!

只不過,用這些小伎倆對付自己,真的有用么?「devil」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擁有精神力,這些小把戲不過是當初他在劉一的世界里玩剩下的,還能嚇得到她?

「devil」應該沒有那麼蠢吧?這種對付普通人的東西……難道只是想要消耗自己的精神力?

滿含著疑惑,穆璃卻還是一邊走一邊將這些精神力一一抹去。

精神力確實會被消耗一點,但是卻並不礙事。今天晚上對付「devil」,精神力只起到守護自身的作用,主要力量還是各種法術。

只要讓她抓到「devil」的真人……嘿嘿,這個世界的任務就離完成不遠了!

「嗒~嗒~嗒~」穆璃的腳步聲在空蕩蕩的四層迴響,漸漸接近了走廊盡頭的404。

跟之前一樣,404的門是虛掩著的,穆璃沒有猶豫,推開門走了進去。

大佬們太寵妹妹了 她的精神力早就先行進入,在門內掃蕩了一圈,裡面沒有埋伏,也沒有陷阱,空空蕩蕩的房間里只有一台液晶屏幕的電視靜靜地放在中央,嗯,好像還有幾台投影儀。

「滴!」按亮手腕上的電子錶,綠色的屏幕亮起,顯示出現在的時間,十一點五十七分零十一秒。

按照「devil」死扣時間的尿性,這次應該也不例外,她還有兩分多鐘的時間。

從背包里抽出罐子,將它擰開口,放置在房間的角落裡,保證危急時刻能夠馬上抽調裡面的水出來攻擊。

此外,她又將之前準備的諸如辣椒水,強光手電筒等東西紛紛擰開了開口或者開關,圍圈布置在了自己的周圍,確保自己一伸手就能夠碰得到。

最後,她將背包扔向另一個角落,自己則盤腿坐在各種小零件圍成的圓圈中央。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她剛剛好正面面向了房間中央的電視機的屏幕。

閉眼,沉思,精神力再次成扇形向著周圍散開,穆璃在心裡默默地記著數字,還有十秒。

精神力繼續往外延伸,將整棟大樓的上至六層下至一層都映在腦海里……

穆璃看到了五樓一間辦公室內,一盞孤零零亮起的檯燈,戴著厚厚鏡框的男子正伏在案前奮筆疾書,身旁,手機提示燈忽明忽暗。

搖搖頭,感嘆一聲,真是苦逼的加班狗,穆璃繼續將精神力延伸出去。

六樓,樓道里亮著燈,清潔工打扮的大媽正推著清潔車,一間一間辦公室地打掃過去。

每每彎腰撿起一團藏在辦公桌下方的紙團,大媽都不由得發出一聲嘆息。

這麼晚了,還有人在打掃衛生?平時他們的工作都這麼辛苦么?

穆璃的腦海中有個問號浮現,然而,還沒有等她想明白什麼,時間就已經達到了十一點五十九分。

「啪!」一聲清響清晰地映在穆璃的腦海里,精神力掃過,那是四樓樓道盡頭配電間里電閘拉響的聲音。

「滋滋……滋滋……」電火花閃了兩下,瞬間通過埋在牆壁里的線路,接通了穆璃所在的404房間的電視。

「刺啦……刺啦……」電視屏幕閃現了兩下,終於恢復了正常。

穆璃盯著屏幕里的畫面,慢慢睜大了眼睛。

「這是……」

+++++++++

寶寶們,胖胖卡文嚴重,為了不斷更,改成一天一更哈~(未完待續。) 屏幕上出現的,是一個帶著面具的小丑。

塗著厚厚的油彩的面具將他的臉部遮蓋得嚴嚴實實,絲毫看不出本來面目,脖子以下又被誇張的演出服所遮蓋,沒有露出絲毫破綻。

然而,看著屏幕里的小丑,穆璃卻只覺得莫名的熟悉,她一定,曾經在哪裡見過他!

穆璃絞盡腦汁地搜索著自己的腦海,屏幕上的小丑卻開始自顧自的說話。

帝少的心尖寵 「楊梅小姐,你好啊!」

聽到小丑的聲音,穆璃渾身一顫。

他就是「devil」!這個小丑就是「devil」!他……

一瞬間,穆璃的腦海里劃過強烈的預感,盯著屏幕里的小丑,穆璃的收在身邊的手指尖都不由得顫抖起來。

她跟「devil」從來都是通過網上的文字交流,也許「devil」躲在哪個角落將她的一切收入眼底,但是因為技術的壓制,她卻絲毫都不知道對方的一點點信息。

但是,小丑一開口,她就知道,他就是「devil」,他就是,那個親手將高曉雯推入無盡深淵的惡魔!

果然,小丑繼續開口說話。

「很高興你能按時如約趕到這裡。」

「首先,請允許我做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

「哦,也許你已經猜到了,我就是『devil』,來自地獄的,惡魔……」

小丑的語調沒有絲毫的感情變化,穆璃卻硬生生地聽出了一絲恐怖的意味。

顧先生,我們離婚吧! 緩了緩神,穆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知道,對方又對她運用上了心裡戰術。心理戰術無關乎精神力強大與否,它只是一種誘導,誘導你自己嚇唬自己。

小說、電視劇里的大魔王、大boss,一般都不會輕易顯露自己的真身,要不然就帶著面具,要不然就從頭到尾根本不出現,一旦出場聲音也一直是一個聲調不變。

這難道是因為面具上的花紋嚇人,或者是因為拍電影預算不夠乾脆不讓人家出場,又或是演員功力不夠連說話都不帶情感嗎?

當然不是,這關乎於心理學的暗示。

大魔王帶著面具,出場的時候往往還自帶恐怖意味的背景音樂,其主要目的就是營造一種陰森感和恐怖感,說白了就是嚇嚇人。

就像是「devil」專門把地點定在這種到處都是「4」,有很強的心裡暗示的地方,還在走廊里做手腳,為的就是營造一種恐怖氣氛,擾亂穆璃的正常思維。

同樣,大魔王帶著面具,你就看不到他的臉,這樣無形之中就多了一份神秘感。

人類大多數時候都是通過對方的面部表情、乃至說話的聲音、口吻來辨別對方的喜怒哀樂、是否有威脅等等。

而這些魔王擋著臉,你看不出他的喜怒哀樂,說話還都是混音,沒有腔調,自然會讓觀看者產生不安的感覺。

你不知道在厚重的面具下到底藏著一個怎樣的人,你也不知道這個人心裡在想些什麼,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像你猛地撲過來,狠狠地扼住你的咽喉……

看著電視機里故意停頓了幾秒鐘的「devil」,穆璃儘力保持著內心的平穩,同時精神力也沒有放鬆,繼續監視著大樓里的一切。

五樓的男人依然在工作,六樓的阿姨又開始打掃另一間辦公室,樓下的保安亭里依舊是空的……

三隻小鬼靜靜地懸浮在穆璃的周圍,竟然莫名地給她帶來一絲心裡安慰。

電視機里,「devil」的聲音再次傳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一定對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很奇怪吧?」

「讓我猜猜,你也許,覺得我是一個精神分裂?」

穆璃的眉頭深深地皺起,拳頭也不由得握緊,電視里的男人卻不管不顧地繼續說了下去。

「這人吶,就是容易想太多。」

「這一想的多了,就容易自己嚇唬自己,本來沒啥事的,也硬生生地給搞出些事情來。」

「你別急,聽我慢慢說嘛!」

「我啊,就是覺得人這一生實在是太無聊了,想找點事情干,所以,就做了個遊戲。」

遊戲?穆璃盯著屏幕中看不見臉的男人,心下一沉。

「哦,對了,忘記介紹一下我的團隊了。」

「我的團隊就叫做馬戲團,我是團長,還有三個副團長。」

「只不過,老二玩遊戲玩的太嗨,不小心把自己搭進去了;」

「老三玩到半路想要退出,被我給教訓了一頓,結果竟然瘋了;」

「老四嘛……他本來就是個瘋子,設計完最後一個遊戲之後自殺了……」

「所以,很抱歉,這個馬戲團,目前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那麼,你想要來當老五么?」

「你這麼聰明,還有精神系的異能,想必不會像之前那幾個一樣,那麼容易就玩完了吧?」

步步成婚:首席寵妻無限 「devil」的語氣中終於帶上了點疑問,穆璃卻只感覺渾身涼氣直冒。

「啊哈!你也不用急著回答,反正我也沒希望你這麼快回答。」

「讓我們來談談遊戲吧!」

「關於人性的,遊戲。」

關於人性?穆璃眼神一凜,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你怕什麼?」

「別怕,不就是個遊戲而已么!」

「這個遊戲其實很簡單,它的名字叫做,『七宗罪』。」

「參與遊戲的玩家是隨機抽取的普通人,一場遊戲總共有三個人參與,但是只有最終的勝利者,才會擁有得到獎勵的機會。」

「出於自由的前提,我會允許玩家在遊戲開始之前有一次選擇放棄的機會。」

「不過,很可惜,出於人性的貪婪,好像沒有幾個人能經得住誘惑。」

不知為何,穆璃硬生生地從這句話里聽出了一絲別的意味。他是在暗示著什麼么?

電視里,「devil」並沒有理會穆璃的意思,繼續自顧自地說著。

「在他們確認參與遊戲之後,我會通過手機發出指令,他們只要照辦就好。」

「哦,就跟你接到的任務差不多~」

跟她接到的任務差不多?!送氫氣球去給小蘿莉那種任務么?!

如果是那種任務的話……如果每次遊戲都有三個參與者的話……那麼,要有多少條生命無辜逝去?

穆璃突然覺得心下一陣發涼。(未完待續。) 「啊!你不用驚訝,就是你接到過的那種任務。」

「不過,並不是人人都像你這麼聰明的呢!」

「你猜猜,在他們無意間殺了人之後,他們會怎麼選擇呢?」

在無意間殺了人之後……會怎麼選擇?

穆璃不禁想起了自己完成「devil」的任務的時候看見的那個小蘿莉,如果,她沒有精神力,沒有再小心那麼一點,沒有發現蛋糕里隱藏著的炸彈……

「砰!」一聲炸響,一片火海,一家三口在火焰中掙扎……

如果她真的不小心,中了「devil」的圈套……想必,她會痛苦得不能自已吧?也許,會瘋了一樣的想要殺了「dev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