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慶輕笑一聲,點了點頭。

郝仁看了林慶一眼,笑道:“咱們就別在這浪費時間了,林先生可是很忙的。”

魁梧男子連忙道:“那是,那是。幾位這邊請。”身子向旁邊一站,右手虛引。

隨着幾人的走動,林慶很快的注意到,整棟別墅的四周紛紛出現了一些人,在一些必要的出口守護着。

林慶不着痕跡的將這一切都記在心底,孫傲雲緊緊的跟在林慶身側,也不發一言一語。

反倒是郝仁爲林慶解說着,“呵呵,兄弟。你要是把他救了,他們就等於欠你個大人情,以後有什麼忙,只要找上他們,肯定能讓你非常滿意。”

“是嗎?那我可要把這事情記下了。”

林慶輕笑道。心底也開始盤算着,這個即將讓自己救的‘死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宛如山路十八彎,轉過近十來條小徑,幾人纔到了中心一處主樓內。進入其中之後,林慶才赫然發現,裏邊竟然空空如也!

身後的大門緩緩合上,在林慶提防的時候,大廳內的燈光亮起,是一種光線非常柔和的照明設備。

之前的魁梧男子徑直走到一旁,按響了一個類似於通訊器材的按鍵,並道:“人已經來了。”

話音剛落,在林慶心底滿是疑惑的時候,一行人自牆壁後方的一個側門魚貫而入。有男有女,有老又少。

這些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神色中都夾雜着一絲無法言喻的狂喜。

“別緊張。”

郝仁衝林慶笑了笑,然後獨自站到一邊。

這些人中當前的一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樣貌頗爲俊逸,眉宇間透出一股高位者的氣質,昂首闊步的走到林慶身前不足五米之處,笑道:“這位就是林先生吧?你好,見到你很高興,我叫周翎,是這裏的主人。”

“你好。”

林慶點了點頭,“還是說正事吧,讓我救什麼人?”心底越發覺的事情有趣了,因爲在這一刻,他清晰的感覺到,這個叫周翎的男人,竟然也是一名異能者!

實力也還不錯,在五玄中等層次的樣子。


而跟在他後邊的那些人,也有幾名的實力達到了三玄左右。

周翎哈哈一笑,“林先生做事果真灑脫,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套了。”說罷,伸手接過旁邊一名男子遞過來的遙控器,輕輕一按。

隨後,大廳中心位置的地面自動分離開來。很快,一個長方形的物體從中冒了出來。

長方形物體呈現半透明之色,遠遠看去,宛如水晶。裏邊所躺的,卻是一名瘦骨嶙峋,頭髮發白的老者。

很明顯,這個長方形物體,無外乎正是一副棺木。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成,但是以林慶這種毫無常識的人,都會覺的,那副棺木的來歷,絕對不簡單。

“嗯?!這是?”

林慶眉頭一挑,語氣平靜的道:“這就是我要救的人?”

周翎神色中滿是期待,聞言點頭道:“沒錯,躺在這副棺中的是我的父親,所以……希望你能夠施以援手。”

林慶無奈的笑道:“我之前原本以爲郝兄弟是在開玩笑,沒想到,還真的是一個死人。這樣的話,我的確沒有可以起死回生的能力。”

聞言,周翎眼中閃過一道厲色,隨後歸爲平靜,反倒是看向郝仁。

見狀,郝仁連忙道:“林兄弟,你還沒真正看過,怎麼就直接否認了你自己的能力呢?如果你真的沒有辦法,我會找你來嗎?不如,你先看看,然後再做結論。”

林慶眉頭緊皺,覺的既然自己來了,還是看看。當下點了點頭,走到棺木的旁邊,仔細的探查起來。這才發現,雖然看起來與死人無疑,實際上還有着一絲生機。

這絲生機宛如狂風中的燭火,隨時都會被撲滅。

“奇怪。”

林慶心底暗暗稱奇,很快在老者的胸腹間發現了一枚直徑在五釐米左右的明珠。明珠中悄然散發出一若有若無的能量,這股能量與老者身下的棺木相呼應,想來,便是這顆明珠與這副棺木的功效,才使他的生機沒有直接斷掉。

隨後,林慶放出一道精神能量進入到老者的腦域,頓時感覺到自己進入了一片無盡的虛空,沒有生氣,沒有精神的波動。

“嗯?!”

林慶心底一突,在老者的腦域中,竟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那種熟悉的感覺,竟然好像是自己的一樣!

好怪的感覺!

林慶越發覺的事情不簡單起來,隨後,臉色一片恍然。因爲印入自己腦海的,竟然是一道自滅的意識。這股意識,就好像是林慶自己的‘死亡錯覺’。

不過林慶奇怪的是,自己的死亡錯覺,一旦脫離了一定範圍,就會變的無效。可爲什麼這老者中的這一招,仍然可以繼續侵蝕他的精神意識?

而救治的方法,也談不上難,只要自己將這道自滅的意識引出來,便就可以了。

“呼!原來是這樣。”

林慶收回精神能量,長舒一口氣。

見狀,周翎臉色一喜,連忙道:“林先生,可是有辦法?”

郝仁也是一臉的期待,直視林慶。

林慶點了點頭,“雖然不是很確定,應該有七成的把握。”

周翎連忙道:“那麼……就麻煩你趕快救治家父吧?”

“當然。”

林慶笑道:“既然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自然是要救的。”

“不能救!”

孫傲雲陡然喝道,一把衝上前拉過林慶,沉聲道:“這個人不能救!他是二十多年前,玄異組的頭號重犯!”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大變。周翎臉色一陣難看,大手一揮,周圍所有的人都將林慶、孫傲雲兩人圍在其中,郝仁也悄然退到人羣的後方。

與此同時,大廳的上方,也出現了兩位花甲老者,實力竟然都在六玄巔峯的層次!

“怎麼回事?”

林慶眉頭一皺,不解的看向孫傲雲。

孫傲雲焦急的道:“不能救,林慶,你絕對不能夠救他!這個人,二十多年前,曾經一口氣滅了一個村莊。上千人口盡皆被屠,血染大地。”

周翎沉聲喝道:“這位小姐,倒是知道不少事情!不過,那又如何?那不過是陳年舊事罷了!再說了,林先生此來,不過是爲了還郝仁的一個人情。難道說,林先生還是忘恩負義之輩嗎?”

一人滅一村?屠殺千口人?!

林慶面色難看,這樣的人,該有多麼兇殘?換做是自己,那是絕對做不到的,不管是衝什麼原因。目光一掃周圍,並在上方的兩名花甲老者的身上注視了一會,知道今天別想那麼簡單的走出這裏。

郝仁也開口道:“林先生,現在你被玄異組追殺,早已與他們不是一路人。如果你救了周老先生,也等於是給自己增加了一位盟友。只有擁有了絕對的勢力,別人纔不敢輕易動你。如此一來,對你只有利而無害,何樂而不爲呢?”

孫傲雲神色焦急,連忙道:“林慶,千萬不能救。”

眼見軟的不成,周翎直接威脅道:“姓林的,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如果你不救,那麼別說你們,就是你的家人,我也有千百個辦法對付他們。”

林慶面色陡然一變,冷冷的看了周翎一眼,“很好!我救!”

話落,一絲精神能量自棺木中的老者一掃而過。

緊接着,在衆人期待的神色下,棺木中的老者逐漸的恢復了心跳聲,雙眼也緩緩睜開。

與其同時甦醒的還有一股強大的威壓!

林慶感覺到,那其中充滿了嗜血、狂暴與冷酷!而且,那龐大的氣勢還在逐漸的攀登到一個高峯!

一玄……二玄……三玄……

…………六玄……七玄!


一直到七玄巔峯,頻臨八玄的邊境。

老者緩緩的坐了林慶,雙眸中還是一陣迷糊,隨後變的清澈凌厲起來,冰冷的雙眸兇厲的掃視一週,最後注視向林慶,森然一笑,“想不到,你還是那麼年輕!” 對於老者的話,林慶直接忽略,而是轉頭看向郝仁,淡淡的道:“我欠你的人情,算是抵消了吧?”

郝仁滿是肥肉的臉閃過濃濃的笑意,“當然,自此,你我再無相欠。”

“那就好。”

林慶點了點頭,握住一臉惶恐的孫傲雲小手,輕聲道:“走吧。”

“想走?!”

老者陰冷一笑,緩緩自棺木中站了起來,握了握拳頭,冷冷的道:“想不到,我的實力竟然下降了那麼多,才區區七玄巔峯。”隨後擡頭看向林慶,

“你把老夫害的這麼慘,總要把命留下來吧?!”

老者雖然一副隨時會死的狀態,可是神智卻很清楚。甚至,對於周圍的時間流逝都還清楚的知道。一直到林慶入侵他的腦海,身邊人所說的話。

不過,他卻不明白,爲什麼對方沒有認出他!

旁邊的人聞言,紛紛攔住林慶的去路。

林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老者,淡淡的道:“坦白的說,我根本不認識你。救你也是因爲欠過別人的人情,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

“逼你?哈哈哈!”

老者狂笑一聲,神色中滿是憎恨,沉聲道:“你可知道,那種時時徘徊在死亡邊緣的感覺?!每一分每一秒,只要我稍有懈怠,便會萬劫不復!而且,你看……”老者伸手一指周翎,“這是我的兒子,我陷入這種狀態之時,他纔不過十幾歲的光景,而現在呢?!老夫失去的時間,你能彌補嗎?”

林慶悵然道:“唉,我就奇怪了。自從我成爲異能者之後,總是那麼多麻煩事找到我。”頓了一頓,看向老者,“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老者冷哼一聲,“老夫自然是想把你碎屍萬段!”

林慶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沒得商量?”

老者眼神陰冷,“沒的商量!”

林慶頓時莫名的笑了起來,“你憑什麼殺我?”

老者注視了林慶一會,冷冷的道:“你還是那麼狂!那麼的讓人不喜歡。就憑老夫的實力與周圍這些人,而你,不過區區六玄罷了!”

林慶好笑的搖了搖頭,面對這衆多高手,絲毫不慌張,轉頭看向孫傲雲笑道:“好像,很麻煩。”

孫傲雲神色警惕,聞言低聲道:“還是想辦法逃出去吧,這裏的高手太多了,不是你我能夠抗衡的。”


孫傲雲的擔心自然是在常理之中,兩人不過就是一名六玄一名五玄。反觀對方,大廳上方仍浮空兩位六玄巔峯的花甲老者。面前這個又是七玄,周翎的實力也不算低。

怎麼算,林慶這邊都是必輸之局。

然而,林慶聽到孫傲雲的話之後,反而直接衝老者笑道:“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讓我們走。”

“狂妄!”

聞言,老者頓時大怒,旁邊的周翎見狀,連忙上前一步,“爸,您老人家剛醒過來,不如讓其他人教訓教訓他?”

話落,上方的兩名防備林慶直接從上方逃走的兩名老者緩緩落在老者的身側。

“無妨!”

老者大手一擺,沉聲道:“當年,我是受了他的暗算。今天,他卻未必就能夠暗算的到我。就用他的鮮血來洗刷我當年的恥辱!”右手向前猛地一探,頓時帶起一股凌厲的狂風。隨後,乾枯的右手竟然直接化爲鷹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