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看不出絲毫情緒,彷彿他們對藍楓的生死與勝負漠不關心,然而他們那悄然用力握緊的手掌,卻是出賣了他們的內心情緒。

他們對藍楓的忠誠,毋庸置疑,這世間,沒有人比他們更在乎藍楓的安危,可他們不善於表達內心情緒,唯一能做的,便是默默等待。

……

領域空間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布滿一股沉悶、壓抑的氣息。

藍楓與凰爞對視了足足十息,彼此都暗暗警惕著對方,眼底浮現一抹凝重。

忽然,藍楓毫無徵兆地閉上了眼睛。

「嗯?」凰爞眼眉一挑,看向藍楓的目光有些吃驚,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藍楓居然敢閉上眼睛。

眼睛微眯了一下,凰爞猛然振動雙翅:「這時候還敢閉上眼睛,簡直找死!」

然而就在凰爞那龐大身軀四周開始凝聚一片片體積巨大的暗金色火焰時,藍楓陡然睜開雙眸,不知為何,瞧著那一雙眼睛,凰爞心裡產生一股莫名的心悸,一股強烈的危險氣息,令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

沒有情緒,沒有色彩,沒有溫度,彷彿枯寂的宇宙黑洞般,深邃、神秘!

電光火石之間,藍楓動了,他的身影猶如瞬移一般,快速接近凰爞,在他身後,拉出一排長長的模糊幻影。

與此同時,領域空間內的重力,驟然提升到極致,猶如一重重滔天海浪,源源不斷地擠向凰爞。

高達六千多倍的恐怖重力,第一次降臨到凰爞的肉身身上,那恐怖的重力,讓得凰爞瞬間感到身體猛地一沉,彷彿一座千丈大山狠狠壓在身上一般,雖然沒有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卻極大地削弱他的移動速度,乃至力量的爆發。

「糟糕!」凰爞心裡一沉,有種不好的預感。

經歷過無數戰鬥的他,十分清楚,在束手束腳的狀態下,自己根本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按照他現在承受的重力來計算,他現在連一半的實力都很難發揮出來。

「全盛時期的我,都沒有把握勝他,如今只剩一半實力……」凰爞終於意識到藍楓的可怕。

在他那巨大的眼球上,倒映著藍楓快速接近的身影。

兩者之間的距離,在短短剎那之間,便被縮短到不足十丈。

「拔劍術!」一道只有藍楓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在藍楓腦海中響起。

只見他的手腕沿著劍柄轉動,旋即五指陡然緊握著劍柄,被劍鞘束縛了鋒芒的三紋神器,剎那出鞘!

「錚!」

清脆的微不可聞的劍鳴,猶如湖面微微蕩漾的波紋,朝著周圍傳遞,凝固的空氣隱約浮現絲絲漣漪。

剎那間,白光乍現!

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自那似緩實快舞動的三紋神器之中迸發而出!

那是……劍光!

刺目的劍光!

「危險,危險!」就在這一瞬間,凰爞的身體本能地顫慄起來,汗毛乍起,一根根美麗的羽毛猶如鋼針一般豎立起來,這種危險的感覺來得毫無理由,可凰爞卻絲毫沒有懷疑,其眼底的自信,也是頃刻間被一片驚恐所取代。

凰爞沒有任何猶豫,將身體周圍凝聚的數十片體積巨大的暗金色火焰推向前方,以期它們可以阻擋藍楓。

做完這些,凰爞依然覺得不夠,瘋狂地輸出元力,強化體表的元力罩!

即使做了這麼多,凰爞還是不放心,拼儘力氣,朝著身後的方向退卻……

只可惜,劍光的速度太快了,宛如閃電,瞬息而至,堅固無比的領域空間,竟是被生生斬開一道巨大的口子,形成一條寬闊而綿長的漆黑裂縫,漆黑裂縫的邊緣微微扭曲,猶如被高溫灼燒過一般,如此恐怖的力量,甚至令整個領域空間都劇烈顫抖起來,處於崩潰的邊緣。

「轟!」

被凰爞推向前方的數十片體積巨大的暗金色火焰如同遇到剋星一般,迅速消融、湮滅。

「咔嚓!」

凰爞體表的元力罩,猶如薄薄的白紙,連半息時間都支撐不了,便轟然破碎。

「不!」感覺到那股毀天滅地的力量瞬間突破自己的雙重防禦,徑直地劈向自己後背,凰爞臉色劇變,心底湧起一股深深的絕望。

如此恐怖的力量,哪怕他的肉身強度達到了七階巔峰,也絕對擋不住!

擋不住的結果只有一個,死!

擁有天賦神通—涅槃重生的他,並不畏懼死亡,可他絕對無法接受,自己因為一場切磋性質的戰鬥觸發天賦神通—涅槃重生,並且因此而導致修為大幅度倒退。

這代價,未免太沉重了些!

忽然,凰爞怔住了,想象中的死亡並未降臨,儘管背後傳來陣陣焦臭的氣味,以及火辣辣的疼痛,可他能夠十分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沒死,自己還沒死!

「草,你個蠢貨,還不快滾開!」愣神間,一道暴怒的震耳欲聾的聲音震得凰爞耳膜生疼。

斜上方——

藍楓死死地握著三紋神器,手掌滲出大量的殷紅血液,覆蓋了三紋神器近乎一半的劍身,緊身的衣袍被炸裂般凸起的肌肉生生撐破,漆黑的雙眼布滿了血絲,猶如暴怒的遠古凶獸一般,與平時成熟、穩重、謙遜的模樣,形成極致的反差。 藍楓高估了自己對拔劍術的掌控力!

拔劍術並不是一門純粹的元技,或者說,它比普通的元技更加深奧,稱之為神技也不為過,以藍楓現在天級極限的實力,依然無法將它控制自如。

藍楓本以為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在施展一半的情況下,強行停止下來。

可真到了這一步的時候,藍楓猛然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做到。

停不下來!

哪怕藍楓拼盡了全力,不惜付出被力量反噬的代價,也依然無法將其停止下來。

他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勉強延遲力量的爆發。

因此,在瞧得凰爞傻愣愣地待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時候,藍楓內心是憤怒的,恨不得一劍劈了這傢伙。

可藍楓不能這麼做,因為凰爞的身份太特殊了,虛凰族的少族長,絕不是他可以動的。

他與虛凰族之間本沒有什麼仇恨,而且虛凰族族長凰昆也很給他面子,至今他還欠著虛凰族一個人情,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若是將虛凰族少族長,極具潛力的虛凰族天才凰爞殺了,哪怕後者可以通過天賦神通—涅槃重生重新復活,也依然會引起天大的麻煩。

凰爞絕對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藍楓手裡!

追夫36計:老公,來戰! 正是秉著這樣的信念,藍楓才拼著被力量反噬的危險,強行控制著拔劍術迸發的力量,延遲力量的爆發!

然而拔劍術迸發的力量太可怕了,即便藍楓這位施展拔劍術的人,至多也只能延遲一兩息……

若是凰爞沒有趁著這短暫的瞬間逃出去,那麼藍楓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所幸,凰爞的反應不慢,在藍楓暴怒的喝聲中,龐大的身軀爆發一股前所未有的速度,生生從那劍光之下挪移數十丈的距離,那驚人的速度,甚至使得空氣中產生一道極為刺耳的聲音:「滋……」

事實證明,在死亡危機下,任何生物往往都能夠爆發驚人的潛能。

凰爞在那一息之間爆發的速度,甚至比藍楓最巔峰的時期還要快上三分!

就在凰爞的身體剛剛挪開的時候,藍楓終於壓制不住拔劍術的力量。

「咔嚓。」

下一刻,那璀璨奪目的劍光,撕裂了整個領域空間,筆直地朝著下方斬了下去!

「嗤嗤……」

其所過之處,脆弱的空間裂開一道寬闊而綿長的漆黑裂縫,漆黑裂縫自藍楓身前,蔓延至下方大海,一眼望去,彷彿將整個天空分割成兩半。

「轟隆隆!」

緊接著,劍光沒入大海。

恐怖的力量,將海平面生生切割開,兩股滔天巨浪,朝著左右兩端捲起,磅礴的海水,攜著恐怖無比的衝擊力,朝著遠方碾去。

大地蜥蜴王獃獃地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咕嚕。」

魃饕與魃餮那宛如面癱的臉龐之上,湧起一股狂熱與崇拜,像狂熱的宗教狂信徒一般:「王!」

凰爞則渾身布滿冷汗,心有餘悸,背後那火辣辣的灼熱痛楚,彷彿完全消失了一般,眼睛直愣愣地看著下方濺起數百丈高的滔天巨浪,有些發矇。

太強了!

震撼的畫面,直觀地體現出了拔劍術的威力。

「呼……呼……」

藍楓大口地喘著氣,絲毫沒有精力去欣賞自己的傑作,剛才強行延遲拔劍術力量的爆發,令他的身體受到不輕的反噬,至今還未緩過勁來。

忽然,海底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凄厲慘叫:「啊!」

還沒等藍楓、凰爞等人反應過來,海底方向便再度響起一道夾著痛苦的暴怒吼聲:「草,凰爞,你瘋了嗎!」

一聽得這聲音,凰爞頓時氣瘋了。

剛剛才被藍楓罵過,現在居然又有人罵他,他如何能不氣?

藍楓罵他,他勉強還能忍了,可這不意味著隨便一隻阿貓阿狗都可以罵他!

「等等……」凰爞剛要回罵,又立即停了下來,「這聲音,有些耳熟……」

他眼睛猛地大睜:「呂林!你小子怎麼在這裡?」

「呂林是誰?」魃饕與魃餮雖然實力強橫,但對妖族的諸多強者幾乎沒什麼了解,自然不會聽過呂林這個名字。

大地蜥蜴王倒是聽過這個名字,只是他不敢相信,那位大名鼎鼎的呂林,會這麼巧合地出現在這裡。

藍楓略微平復了一下呼吸,然後看向下方几乎快露出海底陸地的地方,眼瞳微縮了一下。

只見被劍光分隔的海水中央,一頭體型巨大的狀若鯨魚的龐然大物趴在海底陸地上,那狀若鯨魚的怪物背上被切開三分之一的口子,藍色血液自血口之處噴出,幾乎將其整個身體都染成了藍色,看上去十分猙獰。

怪物的體型大得有些驚人,就連凰爞都不及其三分之一大小。

此刻,怪物眼中滿帶殺氣地看著凰爞,眼神中夾著濃到化不開的仇恨!

「呂林?好強的防禦!」雖然怪物此時的模樣顯得格外凄慘,但藍楓依然對其防禦感到十分吃驚。

拔劍術的威力經過層層削弱,比起最初的時候,弱了許多,但也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這個名叫呂林的傢伙能夠硬抗拔劍術而不死,防禦之強,不可想象!

與此同時,大地蜥蜴王也是震驚地看著下方的怪物,低聲喃喃:「果然是他!」

「希爾特,你認識這傢伙?」藍楓好奇地傳音問道,他對這傢伙太好奇了,究竟是什麼人,能夠擁有如此恐怖的防禦,硬抗一記拔劍術而不死?

聽得藍楓的傳音,大地蜥蜴王深吸一口氣,傳音回道:「大人,他就是與凰爞並稱為妖族兩大頂級天才之一的呂林,本體是神獸鯨龍。」

「鯨龍?」藍楓恍然大悟,妖族中三大頂級神獸種族之一的鯨龍族,難怪擁有如此恐怖的防禦。

不過,這傢伙也太倒霉了!

那拔劍術本是藍楓對凰爞施展的,結果凰爞沒怎麼樣,反而這呂林受了無妄之災,搞得如此凄慘的模樣,無怪乎他如此憤怒。

畢竟,任誰莫名其妙受到如此恐怖的攻擊,甚至差點被轟殺,心情都不可能好得了。

「凰爞,你想死便直說,我成全你!」只見呂林一邊治療自己的傷勢,一邊殺氣騰騰地說道,那冰冷的目光中,濃郁的殺氣毫不掩飾。

他根本沒有注意到藍楓等人的存在。

相對於凰爞那龐大的身軀,藍楓、魃饕等人猶如一粒微小的塵埃,若不仔細觀察,根本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更何況,有凰爞這個大燈泡一樣的存在,任何人的目光,都會第一時間被其吸引,更察覺不到藍楓等人的存在了。

「咳……凰爞貌似替我背鍋了?」藍楓眼神古怪地看著一臉發矇的凰爞。

「呂林,你什麼意思?」凰爞的眼神也是瞬間冷了下來,原本他還有些同情呂林,可當聽得呂林這番話語,頓時不樂意了。

呂林表情陰沉道:「什麼意思? 情深不壽:言總寵妻無度 我還想問你是什麼意思!」

他艱難地甩了一下尾巴,背上溢出更多的藍色血液,將身下海底陸地的鬆軟泥土染成藍色。

「我好心過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沒想到你居然偷襲我!」呂林很憤怒,同時也十分后怕,剛才那一擊,若非他反應極快,及時撐開元力罩,他現在恐怕已經隕落了。

一想到自己差點莫名其妙隕落在這裡,呂林心裡那一團怒火頓時燃燒得更加旺盛了。

凰爞心裡也很氣,不過想到呂林也是受了無妄之災,甚至可以說是被自己牽連的,他只好強行忍住,沉聲解釋道:「不管你信不信,剛才那道攻擊,並不是我發出的!」

「這裡除了你沒別人了,不是你還能是誰?」呂林怒極而笑,「凰爞,你就算想推卸責任,也該編一個像樣的理由,何必糊弄我?」

「草,誰說這裡除了我沒別人了?你小子眼瞎嗎!何況,你什麼時候見我施展過劍技?我若真有那本事,還輪得到你在我面前耍威風嗎?」凰爞也是被搞得火冒三丈,怒氣沖沖地罵道。

凰爞與呂林認識不是一兩天時間了,對於彼此擅長的絕招與弱點都十分了解。

這時,藍楓輕咳一聲,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抱歉,剛才是我跟凰爞兄弟切磋,不小心誤傷到了你,還請見諒。」雖然是無心之失,但藍楓承認,自己的確應該負一部分責任。

聽得藍楓的聲音,呂林一怔:「還真有人?」

竊玉偷香 仔細看了看凰爞身邊,他終於注意到了藍楓、魃饕、魃餮與大地蜥蜴王的存在。

萬古劍神 「剛才的攻擊,是你發出的?」呂林懷疑地看著藍楓,剛才那一記攻擊的威力,他可是深有體會,那種程度的攻擊,整個妖族都沒幾個人能夠發出,甚至沒有一個人能夠辦到,他實在很難想象,藍楓這個看起來柔弱不堪的人類能夠做到。

等等,人類?

呂林反應過來,眼睛緊盯著藍楓:「你是……藍楓?」

實力強大,並且如此年輕的人類,在他印象中,唯有藍楓。

在妖族之人眼裡,藍楓可以說是人族的一張名片,在某方面代表著人族,正如虛凰族的凰爞、凰昆,鯨龍族的呂林,蜥蜴族的大地蜥蜴王希爾特。

藍楓並不是最強大的人類,在他之上,還有更加強大的「天刀」宋青,他也不是最有權勢的人類,無論是萬器閣閣主、一級學院院長,還是葯神殿曾經的殿主,都是權傾天下的霸主級人物,可藍楓在妖族的名氣,卻是極大,幾乎不亞於三百年前便名傳天下的「天刀」宋青。

老一代人族天才宋青,年輕一代人族天才藍楓,是人族最具分量的兩人。

宋青已經老了,而且傳言間他已經突破到了神尊境界,那麼,眼前這個年輕人類的名字,呼之欲出。 「不是說藍楓只能抗衡神級中期強者嗎?他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儘管已經猜到了藍楓的身份,可呂林依舊有些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