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死在我的愛人手上,我這一生已經沒有遺憾了。」 「醒醒!艾瑞克!」

艾瑞克朦朧地聽到了呼喊聲。用力睜開雙眼,一個老朋友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喊出了對方的名字。

「…羅文?你怎麼在這?」

胖商人此時正扶著艾瑞克半坐起身子,表情怪異:「這是我要說的話,朋友。你怎麼在這?」

「這是哪?」

「這裡是圖書館三層,六芒星的圖書室。」

艾瑞克這才隱約想起,自己為了調查麥德林的信息,偷偷潛入了派洛斯圖書館。

他向四周望去,見到了旁邊的幾排書架和一張看上去就很名貴的暗紅木桌。

較之圖書館的第一、二層,這一層的高度顯然較矮。如果羅文再長高几英寸,就要碰到天花板了。

這樣的高度從外面看起來並不顯眼,怪不得能讓人們以為圖書館只有兩層。

「等等,你剛才說這裡是什麼六芒星休息室?」艾瑞克猛地清醒過來。

「喂,拜託。現在應該是我問你。你是怎麼找到這兒的。我覺得這個地方絕對算得上隱秘。嗯…至少對正常人來講。」

看來羅文已經發覺了癥結所在。

「我可不是正常人。是的,那面魔力之鏡。我發現了它。諷刺的是,這並不是靠我的職業技能,而是源於某種意外。」

艾瑞克可不想告訴羅文。能發現那面鏡子,完全是多虧了他的下屬凱瑟琳。她被艾瑞克錯當成不軌者制服時,掉落的帽子有一半滾進了鏡子里。

好像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事。

幸而羅文沒有深究。「好吧。看來基蘭需要設置一些強力結界,以防止再有像你這樣的人闖進這裡。」

「基蘭?六芒星的基蘭?」

「像我之前說的那樣,這兒是六芒星的的圖書室,有很多珍貴資料。魔法師基蘭自然也會來。我們在閑暇的時候會來到這看一些書籍。畢竟,任何人都需要學習,我們也不例外。不過話說回來,常來這的只有我和基蘭。其他人並不喜歡這個地方。」

羅文撇撇嘴。

「這麼說來,我之前的昏迷是因為基蘭在這兒設置了某種魔法。」

「不,我想那是另外的原因。」羅文指了指桌子的方向,「我來到這時,你的身體正處於被那本書吸住的狀態。」

「吸住?你是說我被那本書吸住?」這個字眼艾瑞克聽起來覺得不太妙。

「對,吸住身體。你的身體斜斜地與桌子呈四十五度夾角不動。而你的手正好搭在桌子邊緣的那本書上。它一定是擁有某種魔法能量。看來基蘭忘記把他看完的書收起來了。」

基蘭的魔法書。

看來,是凱瑟琳的撞擊令艾瑞克失去平衡,這才令他碰到了前方桌子上的魔法書。進而被書吸入了歷史的世界中。

艾瑞克掙扎了兩下站起身子,緩緩來到木桌前。

那是一本黑色皮質的書。封面上空空如也。

「我建議你最好別碰它。」羅文的語氣中帶著警告。「你不知道當時你被吸在書上、整個人懸在桌子邊緣的樣子有多詭異。說實話,我剛開始也不敢碰你。直到你開始哭泣流下眼淚,那太可怕了!我才不得不用椅子把你從桌子上拍離。」

「…我說我的身上怎麼那麼痛。」艾瑞克看著羅文心有餘悸的模樣,忍不住嘟囔著。

等等,哭泣?

「你是說,我在被那本書吸住的時候開始了哭泣?」

「現在,你的臉上依然殘留著淚痕。」羅文指著他的臉。

艾瑞克摸摸眼角,發現還是濕潤的。

之前的一幕幕景象又浮現出來。

麥克。

麥克最後還是死在了自己的摯愛艾琳手中。艾瑞克能夠感受到他複雜的心情。

在麥克漫長的壽命中,最快樂的時光就是與艾琳在一起的日子。遇到艾琳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幸運。能在她的手下獲得解脫再好不過。

幸福的淚水。

「打斷你的思考真是抱歉,可我必須要提醒你,有位小姐和你一樣,已經在你旁邊昏迷多時了。」

羅文適時地插嘴說道。

艾瑞克這才想起,他並不是獨自一人來到這裡的。

看來自己真是不稱職的上司。艾瑞克搖搖頭,走到下屬身邊。突然,他的眼神一凜。

凱瑟琳的臉龐也掛著淚痕。

他們兩人都流下了淚水。

艾瑞克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推測:剛才的歷史之旅難道是他和凱瑟琳共同經歷的么……

艾瑞克以巨龍麥克視角進行了歷史之旅。

長相與凱瑟琳相同的艾琳……這麼說凱瑟琳也在艾琳的視角下作為旁觀者看到了這一切嗎?

殺掉麥克的艾琳的確流了眼淚。

艾瑞克嘗試著把凱瑟琳叫醒,轉醒的她自然能夠告訴艾瑞克她經歷了什麼。但他並沒有成功。

既然艾瑞克體會到了麥克的感受,那麼凱瑟琳就能感受到艾琳的。如此看來,艾琳情緒的激烈程度甚至令凱瑟琳無法轉醒。

艾琳究竟有多愛麥克呢。

……

當艾瑞克用阿爾法魔眼探查那本魔法書時。它的黑色封面上才顯露出字體來。

《記憶之書》

巨龍麥克·德文的記憶么。

無視羅文的警告,艾瑞克用手拿起了它。

羅文當即大呼小叫,並躲得遠遠的。

可這次,什麼都沒有發生。他沒有再次進入歷史之旅。

艾瑞克只好將它打開,翻看起來。可他接著便發現這本書的書頁全是白紙。

直到最後一頁才出現了一張畫。

一把造型精美古樸的鑰匙。

但當艾瑞克看到它時,它正在不斷變得透明。最終消失在了書上。

這令艾瑞克十分詫異,他不懂這意味著什麼。畢竟驅魔獵人對魔法師們千奇百怪的物品不甚了解。

放下書,艾瑞克決定離開這裡。

必須找個地方把凱瑟琳弄醒才行,這樣才能證實他的推測是否正確。

而艾瑞克沒有注意到的是,他的手背處,隱隱地浮現了一幅鑰匙的圖案。如題

《小偵探與貴公子》思索新大章節中 艾瑞克手中捧著一顆紅蘋果。

那是他剛才路過水果攤順便買下來的,作為凱瑟琳的慰問品。畢竟去探望病人,空著手去總覺得少點什麼。

穿過嘈雜的市場后,周圍逐漸安靜下來。又過了幾條街,一座建築便躍入眼帘。艾瑞克來到了他的目的地——派洛斯醫院。

不得不說,從外面的「白色」圍牆來看,它是座歷史悠久的建築。可作為派洛斯城最大的醫院,如此殘破簡直達到了丟臉的程度。

艾瑞克打定主意,下次見到帕皮特或是喬安娜時,一定要彙報此事。爭取能讓他們撥出資金將老房子翻修一下。

走進大門。

環顧四周,大廳內的人們大都無精打采地坐卧。艾瑞克已經來了不少次,次次都如此。不過想想也有道理,來這裡的人們大都身患疾病,精神狀態自然好不到哪去。正在工作的醫師、護士們彷彿也收到了傳染般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艾瑞克甩甩頭,對他們表示理解。老實說,這裡的藥味太過濃烈,連他也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

上了樓梯,轉過兩個拐角,艾瑞克便來到了凱瑟琳的病房。

窗外的樹上落了幾隻鳥。

嘰嘰喳喳。在這安靜的環境中顯得格外悅耳。

艾瑞克看看病床上安睡的凱瑟琳,微微皺眉。

小女警已經在病床上躺了半個月。而艾瑞克每天都會抽空來到這裡——派洛斯醫院,陪他的下屬待一陣子。

醫生說她的精神受到了嚴重打擊,需要靜養。

艾瑞克認為這是因為在之前的歷史之旅中,凱瑟琳過度代入了艾琳,才令她的精神瀕臨崩潰。

畢竟,艾琳殺掉了自己的愛人。

直到現在,凱瑟琳都會時不時從閉著的眼睛里湧出淚水。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凱瑟琳變成這樣到底屬不屬於工傷實在是有待商榷。等待警署審批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但凱瑟琳現在就不得不住院,一個人生活在派洛斯的她舉目無親。於是作為一個善良的上司,艾瑞克只得先墊付了她的住院費。

單人病房的費用對艾瑞克來說實在難以承受,他只好將凱瑟琳安排在能住六人的集體病房。在這裡,病床與病床沒有任何遮擋物。所幸,他為凱瑟琳爭取到了一個靠窗的好位置。

「您又來看她了。能擁有您這樣的伴侶她可真幸福。」

稱讚中帶著羨慕之意。

薇絲,派洛斯醫院最受人喜愛的護士小姐。

對此,艾瑞克唯有苦笑。

原因說來話長。

***

那是在前幾天凱瑟琳第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生的事。正趕上艾瑞克工作結束來看她。

情緒激動的凱瑟琳一下子就撲到了身邊艾瑞克的懷裡,抱住了他。嚎哭聲從她嘴裡發出:「我夢到我殺了你!那簡直太可怕了!」

艾琳殺了麥克。而麥克長著艾瑞克的臉。以凱瑟琳的理解能力來講,似乎得出「自己做了一個夢,夢中殺了艾瑞克」的結論並不出人意料。

不得不說,凱瑟琳的雙臂抱得真緊,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艾瑞克突然明白過來,凱瑟琳的心底恐怕還殘留著艾琳對麥克的愛意。因為當時他自己剛從圖書館醒來時心中也是殘留著一些麥克對艾琳的情感。可作為驅魔獵人,他的精神抵抗力遠比常人大得多。這種感覺不久就消逝了。

但凱瑟琳是普通人。

換句話說,就像艾琳愛著麥克那樣,現在的凱瑟琳對艾瑞克也產生了愛意。

病房裡的其他患者和進來換藥的護士薇絲都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切,並在腦海中想象兩人的關係。雖然從如此親密的動作來講很難讓人說出第二種來。

艾瑞克沒有立即開口解釋。雖然感到十分困擾,但他知道這種時候凱瑟琳需要什麼。此時,他只能默默地任由凱瑟琳在他身上哭泣。

這樣的愛意畢竟是暫時的,總有消失的那一天。艾瑞克如此想道。

不一會兒,凱瑟琳就哭累了,隨即又昏了過去。

艾瑞克輕輕地把她放回病床上。

此時,眾人的誤會已經根深蒂固,算是解不開了。

而艾瑞克也並沒有說什麼,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實在不知道從何說起。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實在太過複雜,同時也有太多不能言明的秘密。

索性隨它去吧。

***

艾瑞克把蘋果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

在那裡,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十五顆蘋果,其中幾顆甚至已經脫水嚴重。那代表著凱瑟琳住院的日子。一直處於昏迷的她並沒有機會能夠吃到它們,即使偶爾蘇醒也會很快再次昏過去。

「為什麼不吃掉它們。」

艾瑞克問護士薇絲。他明明對她說過可以隨意處置那些快要壞掉的蘋果。「如果你不願意吃,至少也應該把爛掉的蘋果扔掉吧。」

明明是抱怨,可薇絲聽了之後臉上卻泛出微笑來。

在艾瑞克看來,那笑容有些詭異。

只聽薇絲一邊給一位老婦人換藥,一邊說道:「您真是不懂得女人心!我當然是故意這麼做的。試想,等凱瑟琳小姐醒來,看到了那麼多蘋果。我再告訴她您為她每天都會買一個蘋果……那她該有多感動啊!」

薇絲的雙手離開老婦人的身體,在胸前緊握。她的雙眼閃著亮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老婦人見狀,也隨著張開嘴喃喃地說著什麼。只是她的牙齒掉得七七八八,讓人聽不懂她的話語。但從她的肢體和表情的興奮程度判斷:毫無疑問,她對護士薇絲的話表示絕對贊同。

薇絲突然收起表情,轉頭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艾瑞克。

「難道您不是這麼打算的嗎?畢竟一天只買一顆蘋果真是太奇怪了。」

「這…是個誤會。」

艾瑞克暗嘆薇絲的想象力竟然如此豐富,達到了令他吃驚的程度。證據就是他說話都變得斷續起來。

其實原因很簡單。

首先,他不習慣空手去醫院探望。其次,凱瑟琳蘇醒的時間不確定,買多了蘋果很可能會放壞造成浪費。所以綜上所述,一天買一顆蘋果絕對是這種狀況下的最優選擇。

當然,艾瑞克相信就算他這麼解釋,小護士也不會相信的。

「無須多言!我都明白!就讓我來幫您達到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