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世界?這東西只有洛家的人才有,難道是洛家的人?”黃海原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口中呢喃的說道,跟着突然之間說道,“秋娘呢?”

“大姐現在就在門外候着!”二夫人立刻回答道。

“帶我出去,一定是這女人下的毒!”黃海原頓時大怒了起來。

洛秋娘是什麼身份,黃海原不會不知道,整個黃家之中,能夠有機會讓黃海原服下過量極樂世界的只有可能是兩人,一個是面前的二夫人,另外一個就是洛秋娘。所以不難判斷出,是何人下的毒。

“且慢!”

夜無悔立刻制止了二夫人,隨後目光落到了黃海原的身上。

“黃家主,現在這幅樣子,出去了又能做什麼?毒害你這件事情乃是洛秋娘和你的兒子黃寅兩人與洛家聯合爲之,現在外面之中有不少人都是洛秋娘的人,真正效忠於你的人可並不多。而且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現在洛家的人應該也得到了消息,很快便會來黃家!”

夜無悔緩緩的對黃海原說道。

“我的兒子?哼,黃寅根本就不是我的兒子。那賤婦嫁入我黃家的時候便已有身孕,我豈會不知?只是這些年一直不說罷了,將來我黃家的家業也不會交給這雜種!”

提到黃寅,黃海原便怒氣衝衝的說道。當初黃家在生意上遇到麻煩,幸得洛家的幫助,才化險爲夷,但洛家幫忙的條件便是要黃海原娶洛秋娘爲妻。黃海原以及他的父親爲了黃家,最後不得不答應。

“若是如此的話,黃家主更加不能夠衝動,現在洛秋娘和黃寅的事情敗露,狗急跳牆,下一步就會對你不利!”夜無悔平靜的說道。

“黃家絕對不能夠落入到洛家的手中,兩位可否助我?”

黃海原想了一想之後,跟着對夜無悔兩人說道。

在黃海原看來,夜無悔兩人年紀輕輕,之前並沒有在蘇杭城之中見過,連蘇杭城三大醫師都治不了的病症,他們兩人居然有辦法,顯然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我們二人只是小人物而已,何德何能,如何幫助黃家主,更何況這裏是在黃家,到時候動起手來,難免會束手束腳!”

夜無悔輕笑一聲,隨後說道。畢竟對於黃家來說,夜無悔和藥不死都是外人,參與黃家家事必然會遭人閒話,但若是得到黃海原的特許就不一樣了。

“兩位若是能夠助我黃家度過此一劫,便是我黃家欠你們的一份人情。今後定有重謝,至於稍後,若是有人負我,儘可殺之!”

黃海原的臉色陰沉了下來,身爲一家之主的黃海原,本就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人,有人想要害他的性命,奪取黃家的基業,對待這樣的人,若是黃海原還婦人之仁,那就不配當黃家的家主了。

“有黃家主的話,那我們倒是願意幫點小忙!”

夜無悔不由笑了起來,對於夜無悔來說,黃海原的一個人情還是有不小分量的。如此夜無悔倒是不介意幫黃家度過此劫。

禹皓和藥不死兩人將黃海原搬到椅子上坐下來,隨後二夫人打開了房間的門,藥不死和夜無悔便扛着椅子出現在了院子中的衆人面前。

“爹!”

“老爺!”

“家主!”

看到黃海原的身影,院子之中的洛秋娘,黃寅以及一些黃家其他的一些人當即叫道。於此同時,黃寅在內的幾人便走向了黃海原,看似緊張,實則心中有鬼。

“都別過來!”

黃海原冷冷的說道,跟着夜無悔拔除了背後的重劍,站在黃海原的身側,若是有人膽敢靠近一步,夜無悔絕對會出劍將其斬殺,因爲他可是得到了黃海原的特許。

“爹,你怎麼了?是不是這兩個人挾持你?”

黃寅的腦筋轉的倒是挺快,在這種情形之下,當即相出了這種話語來,妄圖誘騙其他的人。

不過黃海原早就已經看清楚了黃寅的心思,臉上不由冷笑了起來。

“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做了什麼麼?若不是因爲你們母子,我豈會變成這樣?你們母子二人想要奪走我黃家基業,簡直是癡人說夢!”

“什麼?”

隨着黃海原說道,原本不知情的黃家之人皆是震驚,目光落到了黃寅母子的身上,有意無意的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老爺,你一定是受到了這兩人的蠱惑,來人,將這兩人拿下!”

洛秋娘見到這種情況,當機立斷,對身邊的人說道。現在看黃海原這種情況顯然已經知道了之前他們的所作所爲,眼下的情況,只有快刀斬亂麻,先將夜無悔兩人斬殺,然後將黃海原帶回屋內,防止他亂說話。

“你們誰敢?”

黃海原大喝一聲,那些聽命於洛秋娘的人原本正欲衝上前去,隨着黃海原喝道,都停住了自己的身形。

“趙德,陳波!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我將黃寅母子拿下,他們兩人下毒害我,我黃家絕不容他!”黃海原接着說道。

趙德陳波兩人皆是黃海原的心腹,黃海原對於他們兩人也是信任有加,他們是黃家產業的得力骨幹,而在院子之中的這些人當中,大部分都是洛秋娘的人,只有他們兩人值得黃海原信任。 “沒想到這裏這麼熱鬧!”

兩道身影走入了這個院子之中,走在前面的男子面帶着微笑,赫然便是那洛楓,在洛楓身邊,身材曼妙,長相妖媚的女子便是洛楓的夫人冷明玉。

“果然你們早就勾結好了,現在事情敗露,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的性命了吧?不過想要奪走我黃家的基業可沒有那麼容易!”

黃海原見到洛楓的出現,倒是沒有什麼意外,他早就有心裏準備,此刻不由冷冷的說道。

“黃海原,你的自我感覺還真是良好,現在整個黃家都已經在我的掌控之中,其實你的病能不能夠被治好,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

洛楓冷笑着說道,於此同時門外衝進來數十人,擠滿了整個院子,將黃海原,夜無悔等人團團圍住。

“黃家的高手,高層人物,除了趙德陳波兩人之外,都被我調往了其他的地方,現在整個黃家之內,大部分的人都聽命於我。黃海原,本來念在我們多年夫妻情分上,想讓你就這麼安樂死的,可惜你不領情,那就別怪我心狠。”

洛楓帶着一大羣人衝進來之後,洛秋娘的底氣就更加充足了,不再像之前那樣刻意僞裝,而是直接將話挑明。

“夫妻情分?真是可笑,我們之間有什麼夫妻情分麼?當初若不是因爲我黃家有求於你們洛家,我豈會娶你這殘花敗柳?在我眼裏,你只不過是我泄慾泄憤的工具。我告訴你們,這蘇杭城還不是你們洛家說了算的!”

黃海原口中的狠話說的斬釘截鐵,不給洛秋娘留下任何的顏面。但是心中卻也明白事情的不妙,整個院子之中,除了趙德陳波之外,就只有二夫人,夜無悔和藥不死站在他自己的這邊。

黃海原絲毫不懷疑洛秋娘口中說的話,洛楓和洛秋娘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動手,定然是因爲黃家高層主要人物都不在,剩下的人又輕易被洛秋娘控制住了。

但是身爲一家之主,黃海原也有着他自己的骨氣。若是今日這些事情傳了出去,對於洛家的名聲來講,絕對是有着負面的影響。

洛家想要把握住黃家的命脈並沒有那麼容易,除非他們能夠將今天的事情做的密不透風,除去了黃海原,然後找一個藉口解釋黃海原的死,讓黃寅擔任家主,洛秋娘操控黃家的生意,一步步的將黃家的生意轉手到洛家的手中,如此洛家纔算是真正吞併了黃家。


原先,洛秋娘和洛楓正是這樣的計劃,但是現在出了一點變故,黃海原醒了過來,事情已經敗露,那麼就只有快刀斬亂麻。

雖然這樣做會留下不少疑點,遠沒有之前的計劃周密,但是就現在這種情況來講,也是不得已的辦法。

“殺了他們!”

黃海原的話顯然是激怒了洛秋娘,盛怒之下的洛秋娘直接下令說道,隨着他一聲的令下,周圍的這些人手持着兵器,一擁而上,朝黃海原等人殺了過去。

“你們兩個保護黃家主和二夫人!”

夜無悔手持無雙重劍便頂在了最前面,同時對趙德陳波兩人說道,跟着在夜無悔的身上濃郁的青色魂力釋放而出。

趙德陳波兩人的修爲不低,皆是武宗一階的實力,原先夜無悔說讓他們兩人保護黃海原,他們還有些不解,因爲他們覺得對手有那麼多人,他們必須出手才行。

但當看到夜無悔身上濃郁的青色魂力的時候,趙德陳波兩人便意識到了夜無悔實力之強,絕對在他們兩人之上,跟着相視一眼立刻持劍擋在黃海原的身前。


洛家以及黃家的這些叛徒,人數加起來有三十多人,其中的武宗層次強者也有十位之多,當然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也只不過是武宗三階而已。

“破劍式!”

夜無悔的口中輕吟,臉上浮現出了不屑之色,這些人對於夜無悔來說都實在是太弱了,要殺他們如屠豬狗一般。

不過,夜無悔決計不會將他們都殺盡,畢竟這裏乃是蘇杭城黃家的院子,夜無悔作爲一個外人,沒有必要做太多的殺戮,加上夜無悔本就不是什麼嗜殺之人。

只見到夜無悔的手持重劍,每一劍的刺出都擊傷了對方一名武宗強者,與此同時,挪動步伐,不經意間已經來到了洛楓的面前。

擒賊先擒王,若是夜無悔拿下了洛楓,今日的危機就算是解除了,這麼簡單的道理,夜無悔還是明白的。

夜無悔一劍朝洛楓刺了過去,但是此刻洛楓的臉上依舊一臉的平靜,甚至在臉上還擎着淡淡的笑意,沒有一絲的慌張。

就在這個時候,一把長劍橫從一側刺來,隨即跟着便是一挑,將夜無悔刺向洛楓的無雙重劍撥開。

夜無悔定睛一看,原本那站在洛楓身旁,依偎着洛楓的妖豔少婦此刻正握着一把長劍,站在洛楓的身前,與夜無悔對峙。

“你可是朱天賜?”

妖嬈少婦冷明玉的目光盯着夜無悔,眼中的殺機涌現。

冷明玉突然之間的出手讓夜無悔有些意外,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子,沒想到居然有着這麼強大的實力。

夜無悔判斷的出,冷明玉的實力至少也是武宗層次,而且起碼有着武宗五六階的修爲,不然的話夜無悔剛纔的一劍,他根本就沒有可能破解。

“正是!”

夜無悔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冷明玉,從冷明玉的眼神以及氣勢之中可以感受到她那強烈的殺意。

朱天賜這個名字夜無悔是在和天地小隊結識的時候報的一個假名,按理來說不應該有人知道這個名字纔是,但是現在從冷明玉的口中說出,並且其對夜無悔的殺心如此之重,讓夜無悔不由將冷明玉和傲天城冷家產生了聯繫。

“我要用你的人頭祭奠我弟弟!”

冷明玉怒哼一聲,一劍便朝夜無悔刺了過來,凌厲的殺氣直逼夜無悔,讓夜無悔不禁爲之動容。

“果然如此!”

夜無悔心中想到,瞬間明白爲何面前這妖嬈少婦會對自己有如此之重的殺心。同時夜無悔也驚歎冷明玉的實力。

之前傲天城冷家家主冷桓行修書給冷明玉的時候,便說明了夜無悔的實力,大概在武宗六階左右,而冷明玉乃是武宗七階的實力,所以此刻她纔敢大膽對夜無悔出手。

在數日之前,夜無悔的確只有武宗六階的實力,但是現在卻並非如此。如今的夜無悔已然是武宗九階。

“承劍式!”

冷明玉的殺心太重,他的攻擊也近乎瘋狂,夜無悔立刻施展出了承劍式相抗暫避其鋒芒,十數招之下,冷明玉的劍根本傷不到夜無悔。

“這傢伙的劍法竟如此詭異!”

洛楓見到了夜無悔的劍招,心中不由訝異。看上去似乎是冷明玉壓制的夜無悔喘不過氣來,但是明眼人卻能夠看出,這並不是壓制,而是冷明玉完全無法破開夜無悔的攻擊。

“明玉,回來!”

見到冷明玉越戰越瘋狂,整個人的眼睛都變得血紅,洛楓當即對冷明玉喊道。

冷明玉本身就已經處於暴怒的狀態,加上無法攻破夜無悔的防禦,心中的憤怒無法宣泄,怒氣攻心,劍招已經亂了,她根本就不是夜無悔的對手。

怒氣攻心的冷明玉已經失去了理智,冷又怎麼可能會聽從洛楓的話,依舊是瘋狂的朝夜無悔發動攻擊,就在這個時候,夜無悔見時機成熟,一劍朝冷明玉刺了過去。

“不好!”

洛楓大驚,直接衝上前去,拉了冷明玉一把,自己則擋在了冷明玉的身前,跟着夜無悔的劍勢一收,無雙重劍架在了洛楓的脖子上。

洛楓的實力並不強,最近纔剛剛步入武宗一階。

剛纔那種情況之下,洛楓根本就沒有想到反抗,因爲他知道,夜無悔這個時候不會殺他,但是夜無悔卻敢殺冷明玉,所以情急之下,洛楓用身體擋在了冷明玉的面前。

跟着整個院子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衆人的目光鎖定在了夜無悔和洛楓的身上。


“閣下爲何要助黃家?黃家能夠給你的,我洛家同樣能夠給你!”

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更何況現在自己的性命在夜無悔的手中,洛楓倒是沒有什麼驚慌之色,只是口中對夜無悔勸說道。

“休聽他胡言,洛家之人向來無信!”

聽到洛楓說的,坐在椅子之上的黃海原當即說道。其實黃海原也清楚,夜無悔對於他黃家來說只是一個不速之客,對方根本沒有必要爲了黃家得罪洛家,更何況現在洛家也給出條件。

正如洛楓說的那樣,黃家和洛家的財力本就相差無幾,黃家能夠給予夜無悔的,洛家同樣能夠給予夜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