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時辰之後.一聲鐘聲傳遍秘境之內.這裡宗門發出退出的訊號.

黎生拿出玉牌.

然而一捏之下.黎生面色猛的變了.

有問題.

乳白色的玉牌在黎生的一捏之下沒有想象之中的碎裂成傳送靈光.相反是異常的堅硬.

黎生再用力.玉牌依舊沒有變化.彷彿死物.黎生不信邪.繼續發力.

終於.玉牌在黎生的手中發出了變化.隨著細微的「咔咔」聲音響起.有裂紋開始在玉牌上如同蛛網一般的蔓延開來.最終嘭的一聲爆成一團靈氣.

靈氣是血紅色的.

血色靈氣爆發.一股腥甜的味道瞬間瀰漫.而後遠遠傳出.黎生的臉色變的極度陰沉.

魯萬山.

毫無疑問的.想到之前魯萬山看向自己的異樣.黎生就知道始作俑者除了他之外沒有別人.

相比於眼前詭異的血紅靈氣.如何離開這裡才是現在最大的難題.如果短時間之內不能出去.秘境的出口就會關閉.到時個自己困在這裡才是最大的麻煩.

「吼.~」

一聲魔物的嘶吼從遠處傳來.讓黎生從焦灼中回過神來.這吼叫開始只是一聲.而後接二連三的在四面八方響起.這吼聲在高有低.顯然修為強弱有別.

黎生已經聽過不少這樣的吼聲.自然能夠簡單的判斷這些魔物的實力.其中最強者.怕是比黎生之前對付的堪比先天中期實力的魔物還要強上不少.

不能在原地傻傻的站著.向中心深處跑.

打定主意之後.黎生不在猶豫.展開修為向著秘境更深處狂奔.

深處傳來的吸引之力已經越來越強.甚至於讓黎生的渾身血液都有些微微沸騰起來.而且秘境深處或許就是滄海宗地底靈脈所在.這種關乎宗門底蘊的重要之處.說不定就有走出秘境的方法.

狂奔之時.狂風在耳邊呼嘯而過.刮的臉頰生疼.遠處的嘶吼聲已經越來越清晰.甚至有幾個距離較近的魔物已經出現在黎生的視線之中.

時間慢慢流逝.而黎生的心也越來越沉.終於.他停下了腳步.不再急著奔跑.

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秘境的出口也應該關閉了.自己就算再急.也沒有用處.況且…

越來越多的魔物出現.已經擋住了他的去路.

「看來.還是要動用了啊…」黎生喃喃著.看著遠處陸續趕來的魔物.甚至其中有看著聲勢已經達到先天巔峰氣勢的魔物存在.終於作出了決定.

魔物們的嘶吼聲突然間低了下去.

它們的腳步漸漸慢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著不遠處的黎生.再看看四周的同類.胸中傳來陣陣低沉的聲響.

而後.低沉的聲響漸漸變化.成為了不安的咆哮.一種莫名的不安和恐懼出現在它們的心中.本能讓它們感覺到某種讓它們懼怕的存在逐漸蘇醒.

一道白光突然亮了起來.

在這片沒有太陽的秘境空間之中.這白光是如此的耀眼.如同一輪在黎生身體內的皎潔明月.突然迸發出最閃耀的光.

這光本是柔和的.幾乎所有能看見這光的人.都會覺得這光芒溫暖.宏大.浩然.

然而在這片空間空間之內.這白光代表的.是強大的力量.

幾乎在這道白光亮起的一瞬間.一直懸繞在黎生身邊的紅光靈氣.就如同薄霜碰到了烙鐵一樣.瞬息化為烏有.

魔物們開始發出激烈的嘶吼聲.

這嘶吼是白光落在它們身上如同炭火烙印融化的痛苦.是對這莫名出現的剋制它們的強大力量的極致恐懼.也是本能的恫嚇和退縮.

黎生自然不會就這樣讓它們離開.

既然魯萬山已經將它們盡數引來.而自己又已經施展了文道之力.那麼大好的陰丹此時不取.更待何時.

眼前的魔物魔性並不純粹.和之前的邪修相比想差太遠.文道之力在面對它們的時候也自然沒有當初那般強大.或許超越了紫府.卻沒有達到萬象的程度.然而即便如此.這白光也不是它們能夠面對的力量.

白光普照.像是凈世之光.一切的邪穢之物都要毀滅.黎生連白龍都沒有幻化.僅僅是文道之力掃過.魔物們就像是烈日下的薄雪.快速消散.而後留下一顆顆懸浮的陰丹.

如果不是黎生把握著分寸.恐怕就連這些陰丹都會在文道之力的凈化之下慢慢消散掉.

有魔物想要拚死攻擊黎生.還未碰到他就已經被一道白光照上.成為了一枚新鮮的陰丹.也有厲害一些的魔物想要逃跑.可是沒有跳出幾步就已經栽倒在地.卻是雙腿已經在白光照耀之下融掉.

不過數十息的時間.場中只剩下散落的到處都是的陰丹.

這次魯萬山做的手腳引來的魔物.黎生猜測怕是超過這秘境之中的半數了.至於更遠的還沒有趕來的魔物.早在黎生釋放文道之力的時候.就已經不再趕來.而跑的遠遠的再也看不見影子了.

好在這些魔物都是宗門陣法生成.不是純正的魔物.否則的話這滄海閣秘境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了.

魯萬山.他果然沒有忍住.居然在這種時候對自己使手段.若非自己身具文道修為.恐怕就要在這魔物爆發之中沒命了.

這一刻.黎生對於魯萬山已經起了必殺之心.


此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自己當初只是剛進外門的時候他就能放下身段使出下三濫的手段.如今魯青身死.哪怕和自己無關.也是說什麼都沒用了.

和魯萬山之間.註定了不死不休.

將心中的怨氣暫且壓下.魔物已除.黎生向著深處進發.沒多久.他終於來到了秘境的中心.

靈光漣漣.水波微微.濃郁的靈氣沁人心脾.眼前就是秘境的中心..一處湖泊.

這是一處小小的湖泊.如同一個大池塘一般.其中全是靈光閃閃的水.像是會發光的湖屏.

這湖中的水.全部是濃郁到了極點的靈氣.

「這就是滄海宗靈脈所在了吧.」黎生驚嘆.對於眼前這一幕.他也震驚之極.之前還在為了幾塊靈石奮鬥的他.如今見到這麼一處靈湖.沒有生起將之全部帶走的打算已經是他淡定了.

而這個時候.身體之中感受到的吸引也已經變換極為猛烈.他的臉已經發紅.渾身的血液都彷彿興奮一般在快速的流淌.

這股吸引的力量.來自湖底.

就在黎生猶豫著要不要抱著石頭沉湖的時候.眼前的靈湖突然發生了變化.

「嘭.」

一起巨響.眼前的湖水突然爆炸開來.洶湧的湖水衝天而起.在這片天地之間掀起一道垂落百丈的光華簾幕.

秘境之中沒有太陽.自然也沒有彩虹.可是眼前的場景比之彩虹還要美上數分.

熒光水幕垂落.如漫天碎玉灑落一地.地上的瑩瑩青草受到靈湖水的滋潤.愈發的亮麗晶瑩.在這片空間之中慢慢搖擺.彷彿在感謝靈湖的恩澤.

一直沒有出現的毛毛蟲都不知什麼時候從黎生的衣領之中鑽出.瞪著大眼睛欣賞這難得的美景.

黎生沒有將精力放在美景之上.因為他已經被湖中的變化吸引.

靈湖水爆發之後.湖水的中心出現了一個洞口.下方露出乾淨的湖底.通向不知何處.


僅僅猶豫了一息.黎生就邁步走進洞口之中.

血液的沸騰已經讓他有些控制不住.強大的吸引就像是冥冥之中的召喚.他已經別無選擇.

……

主峰大殿中.

四位峰主之間的商議陷入了僵持.

主峰說天賦頂尖弟子僅有月慧一個.恐怕難以支撐第二峰計都帶來的壓力.滄海宗內一切以主峰事宜為先.所以成長天賦很高的黎生應該拜入主峰以穩定宗門長久傳承.

三峰主說黎生的靈陣一道天賦滄海宗罕見.如此人才如果不拜入他的門下學習靈陣一道絕對是靈陣一道的損失.也是宗門的不幸.所以黎生必須拜入第三峰.

四峰主說他是打醬油的.如果事情最終爭議不出一個結果而由黎生自己選擇的話.選擇拜入第四峰他自然不會拒絕.如果不能收為第四峰弟子.看他的樣子看看熱鬧也是有興趣的.

而五峰主則是說.五峰已經勢微.如果再沒有天賦優秀的弟子拜入.很可能有沒落的風險.為了宗門的長久發展和平衡.黎生應該拜入第五峰.他們很需要一個能挑五峰大梁的弟子.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最終不是沒商議出什麼結果.

「宗主.其實主峰的問題.也許並沒有你想象的這麼困難.」場中沉默半晌.三峰主於逸仙終於最先開口.

「哦.三峰主有什麼主意.不妨說說.」月宏抬頭道.

「宗主看上了黎生的天賦想要將他收為主峰弟子.歸根結底不是因為黎生的天賦好到了讓宗主不得不搶的地步.而是因為主峰和第二峰的問題.」

「主峰有月慧.霜月狐這種極為難得的一品圖騰讓宗門中出了數十年難遇的天才.這本是喜事.可是未曾想第二峰又出了一個計都.天賦竟然不下於月慧.」

「宗門之中出現了兩個天賦頂尖弟子.這本是宗門之福.可是難就難在計都的身份.」

「他是計通天的兒子.無法真正被主峰收入其中.而宗主之位千年以來必出主峰.這是規矩.宗主是打算讓月慧成為下一任滄海宗宗主.可若是數十年後月慧不不能壓過計都或是被後者超越.對宗門來說.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眾人沒有說話. 黃泉歸圖 .單說宗主擔心的事情.並非僅有這一種解決的辦法.」

「還有什麼辦法.」月宏問道.

於逸仙看著月宏.緩緩說出兩個字.

「成婚.」

眾人思索片刻.而後一個個面露恍然之色.

這果然是一個辦法.

「宗主的問題.最終不過是因為一個規矩..滄海宗宗主必出主峰.而如果月慧和計都成婚.這問題便再也不算問題.宗門也不會生變.」聽著於逸仙的解釋.眾人緩緩點頭. 我的絕品女友 .

「三峰主所說.有道理.」月宏想了片刻.微微點頭.


「二峰本無異心.我們擔憂的也只是宗門之後而已.計都這孩子是我們看著長大的.無論是心性不是本領.大家有目共睹.我也放心.他和慧兒到也般配.」月宏緩緩道.


「此事慧兒多半沒有異議.既然這樣黎生到底拜入第幾峰.就看他自己的選擇吧.各位以為如何.」

「如此也好.」

「就聽宗主安排.」 一名弟子飛速趕入大殿之中…

「稟宗主.滄海閣秘境有變.」來人一入大殿之中.立即跪倒在地惶急道.

「慢點說.慌慌張張的像是什麼樣子.」苗元魁皺眉呵斥一聲.

「宗主.滄海閣秘境關閉的時辰已過.長老們清點人數的時候發現少了一人.」弟子答道.

「哦.這次的滄海閣秘境竟然折損了一名弟子么.」月慧慢慢輕語.而後道:「既然這樣.讓外門長老看著處理就是了何必如此驚慌.」

「啟稟宗主.這弟子是黎生.」

「什麼.」

「什麼..」


一語下去激起千層浪.幾位峰主直接驚呼出聲.公羊子甚至直接站了起來.

「確認無誤.」月宏有些慌亂的問道.旋即便感覺自己這個問題的可笑.外門長老既然已經派人傳話過來.自然不會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