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之道,蘊含着很多的道理,公主既然心中明瞭,爲何還要來問我一個傻子?”

“誰說你傻,從我見到你的第一面,我就覺得你很是非凡,你這般裝瘋蠻傻也不過是想要保全自己而已。”

“公主明鑑,只是傳統觀念是一座難以逾越的大山,人心底的溝壑更是令很多人望而卻步,能夠堅持下去的人實在太少。”

“冷牧,你這是看不起我?這世界上還沒有我越不過的山,等我變革成功了,必然要讓你看看。”

“冷牧拭目以待。”

※※※

“騙子,大騙子,就這麼走了嗎?連一點信物都沒留下。”


公主話音剛落,淚水就已經在眼中打轉,不過下一刻, 一道尖利的聲音響起:“臭姐姐,竟敢搶我的男人,哇呀呀,我要砍死你們這對狗男女!”

黎明衝了進來,他看到了抹眼淚的姐姐,頓時有些發愣道:“姐姐,你這是被甩了?”

“哈哈哈哈……”黎明嘲笑起來,這種事情簡直太開心了。

“真巧,你也被甩了!”黎雪擦掉眼淚,很平靜道。

來啊,互相傷害啊!

黎明的笑聲戛然而起,他有些結巴道:“我是男子漢,怎麼會喜歡男子呢。”

“你騙得過別人,卻騙不了我。因爲我弟弟已經親口告訴我,他的身體內住進去了一隻女鬼。”

黎明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這種事情他也很無奈啊,選擇身體也不是他能決定的啊。

“我有一個計劃,但是需要你的幫助。”黎雪依舊保持平靜道。

黎明點了點頭,正準備洗耳恭聽,忽然下人來報,布黎樣國的城門被燒燬了,縱火者是一個紅衣少年!

布黎樣國的城門只有一個,那就是源塵一直看的地方。

兩人心有所感,急忙下令道:“快備車,我們要去那裏看看。”

兩人語氣動作幾乎一致,下人也沒察覺,只覺得兩位主子好奇心太重。


下人走後,黎明笑道:“其實我也知道你想要做什麼。放心吧,成見雖然是一座大山,但是男尊女卑這樣的陋**有一天會被破除,我這裏正好有一個故事,或許姐姐可以用得上。”

“什麼故事?”

“穆桂英掛帥。” 源塵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紅孩兒在發狂。

巨大的紅肚兜小孩兒面露猙獰,瘋狂的朝着四周噴火,摧毀着周圍一切。

三昧真火受到莫名的壓制,三昧去了兩昧,唯獨留下純粹的火焰。

這種火焰是可以用水撲滅的,所以即便紅孩兒的聲勢很大,他依然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之中。

布黎樣國中有會水魔法的術士,他們調動水,使得紅孩兒的攻擊危險係數大幅下降,甚至在水流滴在紅孩兒身上的時候,紅孩兒的巨大身形有些不穩,似乎隨時都可能解除這種狀態。

“上,斬殺妖魔,決不能讓他進入城中搞事!”

“快,這個巨嬰怪快撐不住了,我們一定要將至擒拿!”

……

所有黑衣人都激動莫名,他們知道這絕對是個大傢伙,或許能夠憑藉這個巨嬰提前達成他們的計劃。

“界索,你是怎麼回事?這點小事都辦不到,不是讓你去引誘那個青丘妖精嗎?你怎麼把這樣體型的大妖給引來了。”

“屬下該死。”斷臂男子單膝跪地,誠惶誠恐道:“當時屬下只察覺到這一隻妖怪的氣息,所以……”

“哈哈,界索,本尊沒有怪你的意思,這件事情你絕對是立了大功,據上面傳來的信息,這隻大妖非常的不凡,曾爲西遊妖怪協會中的一難,後拜入觀音菩薩門下,身居妖、魔、佛三種力量,這對我們來說太寶貴了,甚至比孫悟空都要有價值的多,更重要的是,在這裏,他的實力百不存一,非常好抓。”

“掌控他,就是我們計劃趨近完成的第一步。”

斷臂男子眼神中也有狂熱之色,回頭看了眼巨嬰紅孩兒,嘴角扯動,露出了一個可怕的表情。

“太慢了,黎族皇室都被驚動了,雖然本尊不懼,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要本尊親自出馬啊。”斷臂男子面前的黑霧身影直接朝着巨嬰紅孩兒衝去。

那道身影周身都被黑霧包裹,在衝向紅孩兒的過程中,他的人形竟然徹底消失,留下的只剩下一層黑色迷霧向紅孩兒衝去。

紅孩兒太大了,黑霧的速度又是極其快速。

僅是一剎那,黑霧就順着紅孩兒口鼻鑽入到了他的體內。

原本紅孩兒就陷入到了一種狂暴的境地中,此刻更是徹底瘋狂,口中火焰被瘋狂釋放,他似乎想要以此將侵入身體的黑霧催發出來,但是結果顯然不理想。

紅孩兒的身影飛速變小,同一時間,紅孩兒的雙眼被黑霧遮蔽,臉色漸漸蒙上了一層黑霧。

就像是帶上了一層假面一般。

“本尊感覺到了強大的力量,這個身體就是爲本尊量身定做的啊。”紅孩兒雙眼徹底被黑霧佔據,連一絲一毫的波瀾都沒掀起。

“大人威武!”所有黑衣人都朝紅孩兒跪下,就連那個斷臂男子也是如此。

“哈哈哈哈,本來我還不是很相信那所謂的計劃,畢竟那個封印可不是那麼好破除的,但是現在我有些信了,即便封印不破除,本尊和本尊的族人都可以以此重生,重新掌控這個世界!”

紅孩兒笑的很大聲,但是他也沒有得意忘形,直接道:“現在所有人重新隱祕起來,不要被發現,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是是是……”

不消片刻,所有黑衣人都撤走了,只剩下了紅孩兒和斷臂男子。

“界索,你還不離開嗎?”

“離開?我爲什麼要離開,來,叫個師傅聽聽!”

斷臂男子僅剩下的一隻手勾了勾,示意紅孩兒跪下叫師傅。

“你好大的膽子,本尊的師父你也敢當!?”紅孩兒嘴上說着不要,但是身體卻很誠實,撲通一下就給源塵跪了。

“我怎麼會?”

“乖徒兒,玩夠了嗎?這點小東西應該不會影響你吧。”

隨着斷臂男子的話音剛落,紅孩兒的身體內涌現出一種極惡之力,這種力量原本會影響紅孩兒,甚至會令他本性暴露,變得徹底弒殺。

但是在吃過源塵的炸雞後,那種問題完全消失了。

因爲他的弒殺方式就是吃,而現在他最喜歡吃的東西已經由人變成了師父的炸雞,這竟然從根本上解決了他暴走傷人的情況。

這種解決方法,即便是源塵本人,都不清楚。

但是源塵總覺得自己這徒兒很聰明,也很不服輸,他可能使詐,但卻不可能輕易認輸,所以他覺得黑霧人影控制的太輕鬆了。

簡直不符合紅孩兒的抵抗準則。

斷臂男子雙眼無神的軟倒在地,源塵從其身後走了出來,他也是黑霧身影,不過下一刻,他的身體就實體化,變成了那個少年。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我族祕術。”

紅孩兒貪婪的吞噬着黑霧的力量,只有一小團黑霧從紅孩兒身體中逃了出來,正好被源塵捏在手心裏。

“因爲,我就是你的老祖啊。”

源塵像是丟垃圾一般將其丟進了斷臂男子的體內,然後笑道:“看在你可能與我有關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但是吧,你得將你們的計劃告訴我,不然的話……”

斷臂男子臉色蒼白的躺倒在地,雙眼中黑色滾動,他顯然是非常掙扎,甚至面露驚恐。

不過他最後還是冷笑道:“我家老祖是高貴的地獄之主,是無上的存在,是締造這一切的神,而你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小屁孩,懂什麼?”

說到前面,源塵還很開心,因爲之前種種跡象表明,源塵就是地獄之主,是他未來回到過去成就的無上威名,這樣的話一切都能說得通。

他爲何隨口編的名字會成爲地獄之主的名字。

可是,這個明顯就是後輩的傢伙,竟然嘲笑他乳臭未乾,竟敢嘲笑他未成年!

不成年!長不大!

這是源塵的痛,更是他的殤,因爲他明白,他的本源長得什麼熊樣,那就是一個熊孩子啊!

長不大的熊孩子!

那個熊孩子或許傻楞傻楞的不去想着長大的事情,而他不行,他是有女朋友的,一想到這裏,源塵都有些抓狂了!

按照年齡,他早就成年了啊,甚至比很多老怪物的祖先還大。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爲春,八千歲爲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衆人匹之,不亦悲乎!

源塵覺得,宇宙之大,遼闊無垠,肯定也有比他還要長壽的人,但是那些傢伙絕對不會長的跟一個孩子一樣,他們老臉也掛不住啊。

可是源塵自己呢,就好像被長不大的厄運纏身,他想了想源帝,忽然發現這個詛咒好像是這一世才具有的。

這樣一想,根源很容易便猜到。

那個熊孩子!

他會不會不想長大!

源塵從來沒把自己跟那個熊孩子混爲一談,因爲他明白,自己的出現,完全依仗輪迴河流的水流聲。

當那種奇異的水流聲失效之際,那個熊孩子就會爬出來作祟,到時候他就會消失。

這也是爲什麼,源塵這麼着急的想要練成無命決,因爲無命決練成之後,他就可以明直言順的超脫出來,或是直接抹除熊孩子的存在,頂替他。

只可惜,源塵失敗了。

三十六重天劫,徹底斷送了源塵的這條路。

不過他也在第三十六重天劫中看到了希望,本源和女媧靈珠都可以修復無命決。

他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無論是本源還是女媧靈珠,他都是見過的。

所以是絕不會認錯的。

“師父,你臉色怎麼這麼差啊。”紅孩兒嘴角留着口水看着源塵,一副要將之吃掉的架勢。

斷臂男子已經被紅孩兒踩在了腳下,此時正在懷疑人生。

源塵看到紅孩兒留着口水看着自己,手心忽然有些癢了,立刻擡起手掌就在紅孩兒屁股上來了一巴掌。

疼的紅孩兒瞪大了眼睛,什麼弒殺什麼本性都沒了,唯有鑽心的疼痛還在。

紅衣少年捂着屁股眼巴巴看着源塵,有些驚恐,也有些害怕,但是最終還是化作了羞愧。

“師父,我錯了。”

“本性釋放固然重要,但是懂得控制更加重要,你生存的地方終究不是無法之地,沒辦法完全釋放本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