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天海居的時候,開門的是王媽,不顧陳若柯卻看到王媽眼圈紅紅的,走進房間之後只看到雲凌萱和周雪華兩母女正抱頭大哭呢。

尤其是周雪華已經快要暈厥的樣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雲凌萱也好不到哪去。

陳若柯看着他們母女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這才感剛剛走了不到兩個小時怎麼就成了這樣了?

“怎麼了?”陳若柯將手中的那些小罐子放到桌子上着會後坐在雲凌萱旁邊問道。

“爸爸死了”雲凌萱哭着說道,眼圈通紅。

“什麼!”陳若柯驚愕的喊道。

在臨走之前陳若柯已經看過了,雲鼎不應該這麼快就死的。而且雲鼎的命數也不該是這個時候就斷了,其中肯定是出了什麼差錯。

“我去看看”陳若柯立馬站起來說道。

“王媽,你來照顧媽,萱萱和我上去看”陳若柯吩咐道。

嬌妻在上:璽少,高調寵 雲凌萱不知道陳若柯想幹什麼,不過畢竟他還是非常相信陳若柯的,說不定陳若柯還有辦法救活爸爸呢,周雪華此時已經哭得有些神志不清了,陪伴多年的丈夫說斷氣就斷氣了,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也很正常。

雲凌萱將周雪華放到王媽懷中,周雪華看到陳若柯後哭着說道:“你救救他,他還不該死啊”

“媽,您放心,我會救醒爸的”陳若柯安慰一聲之後直接帶着雲凌萱上了樓,來到了雲鼎的臥室之中。

陳若柯之前做法的一應物件還都在那裏,陳若柯在樓下沒有看到玲玲,不過卻在雲鼎的臥室之中看到了玲玲。只看到玲玲趴在雲鼎的牀頭上,兩隻小手緊緊地抓着雲鼎的大手,說道:“爺爺,爺爺你先不要走,我們等大哥哥回來好不好?”

“玲玲”陳若柯輕聲叫道。

玲玲聽到陳若柯的聲音之後,急忙轉過頭,光着兩隻小腳丫就從牀上蹦了下來急忙跑到陳若柯和雲凌萱身旁抓着陳若柯的手說道:“大哥哥,你快看看爺爺,剛纔我看到他走到窗外去了”

“什麼!”陳若柯驚訝的看着玲玲。

“就是啊,敢吃啊爺爺走到窗外去了”玲玲再次重複道。

雲鼎的臥室在三樓,這是別墅區,三樓至少有十米高的高度,不可能從這裏走下去的,而且還能夠看得到雲鼎依舊躺在牀上。

“是爺爺的魂魄?”陳若柯好像是明白了玲玲在說什麼,再次問道。

玲玲疑惑的看着陳若柯,又看了看雲凌萱說道“應該是吧,剛纔爺爺好像是不認識玲玲了,我叫他他也不回頭看看玲玲,就一直往外面走”

玲玲是靈嬰能夠看得到魂魄很正常。

陳若柯急忙走到雲鼎的牀邊,看了看雲鼎的面色,又伸出手撩起雲鼎的眼皮,很多症狀都證明雲鼎已經走了,不過陳若柯卻不會相信。

雲鼎的命數顯示不應該這麼早就離開的。

“剛纔發生了什麼?”陳若柯看着玲玲問道。

“剛纔······”玲玲嘟着嘴巴想了想說道“剛纔我聽到一聲貓叫,然後就看到爺爺走了出去”

“我知道怎回事了”陳若柯立馬說道。

“放心,現在爸還沒死,不用擔心,爸肯定是因爲身影太過虛弱而且靈魂又因爲被下了降頭的原因不太穩固,所以才被嚇出去了,只要我們叫回來就行了,你去把媽叫上來”陳若柯看着雲凌萱安慰道。

雲凌萱不知道陳若柯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卻聽明白了爸爸還沒有死,再次看了一眼陳若柯之後立馬跑了下樓去將周雪華叫上來。

等周雪華上來之後立馬抓住陳若柯的手問道:“老雲真的沒死?”

“沒有的,媽,爸爸只是被嚇出魂了,只要叫回來就沒事了”陳若柯安慰道。

周雪華驚訝的看着自己這個女婿不知道他會有什麼辦法。

陳若柯手中眨眼間多了一隻鈴鐺,是一隻小銅鈴,鬼戒之中又很多東西都是陳千機子啊陳若柯來h市的時候塞到裏面的,只不過是陳若柯以前沒有用過罷了,但是真到用的時候陳若柯也就隨手拿了出來。

陳若柯手中要了三下鈴鐺,“叮鈴鈴,叮鈴鈴,叮鈴鈴······”

三聲鈴響之後。 明冬仍有雪 陳若柯口中念道:“銅鈴尋魂,聽聲得令,速速止步!”

隨後只看到陳若柯右手一招,只見在桌子上的三根蠟燭直接飛到了陳若柯手中,陳若柯左手持着鈴鐺右手端着那三根蠟燭,不知道陳若柯用了什麼法子,那三根蠟燭到了陳若柯手中之後竟然自己就燃了起來。

陳若柯讓雲凌萱將雲鼎的身體扶了起來,將其後背依靠在牀頭上。

陳若柯將三根蠟燭輕輕一掂,只見那三根蠟燭直接落到了雲鼎的兩肩還有頭頂,這是人有三把火,守護命魂,所以陳若柯把這三根蠟燭當做是雲鼎的命燈,爲其魂魄確定一個方向。

“命魂點燈,一燈二燈三燈,爬山過嶺點燈光,點的亮亮光,照的踉踉轉,左叫左轉,又叫又轉,九牛託轉,敕!”

隨即陳若柯將手中的鈴鐺交給周雪華吩咐道:“媽,您拿着這隻鈴鐺,搖三下,搖一下叫一聲爸的名字,然後爸的魂魄就能回來了”

周雪華驚疑不定的看着陳若柯,陳若柯也看着周雪華,周雪華心中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看着陳若柯現在就像是個跳大神的,不過最終還是選擇相信了自己的女婿,畢竟陳若柯雖然是山村裏出來的,但是也是自己的女婿,總不會害自己的老丈人。

周雪華拿着手中的鈴鐺搖了一下“老雲”又搖了一下“老雲”“老雲”

諸如此類,連續搖了三下之後。

不見週週圍有什麼反映,不過等了一分鐘之後,只聽到玲玲驚呼起來“爺爺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什麼!”周雪華顯示驚疑不定的看了一眼玲玲,又看了一眼躺在牀上的雲鼎。

果然,周雪華和雲凌萱走到牀邊只看到雲鼎自艾草擁有了呼吸,身上也再次擁有了溫度。

“行了,媽,我先替爸把降頭解了,您先出去休息一下吧”陳若柯說道。、

看到陳若柯將雲鼎再次救了過來,周雪華真的相信的陳若柯有這個能力,也便在雲凌萱的陪同下走了出去。 “活了,活了”周雪華看着胸口起伏不定的雲鼎驚喜的說道。

“媽,您先出去一下,我替爸解除降頭術”陳若柯看着喜極而泣的周雪華說道。

周雪華現在已經徹底相信這個女婿了,隨即自己走出了房間,周雪華不傻,通過這件事他也能看出自己這個女婿的不同之處,能夠會叫魂這種神奇的事情,要救老雲肯定也是很祕密的事情,周雪華很聽話的走了。

“萱萱,玲玲,你們兩個等下幫我將這些藥瓶整理出來,我把美晴叫來”陳若柯說了一聲。

雲凌萱點了點頭。

不久之後王美晴和林無敵同時來到了天海居。

和周雪華打了聲招呼之後徑直上了三樓來到雲鼎的房間。

“陳哥,怎麼了?”林無敵甕聲甕氣的問道。

“岳父被人下了降頭”陳若柯直接說道“不過我已經將那下降頭的人殺了,找回了這些東西,想讓美晴幫着看看有沒有解藥”

王美晴也沒偶說,只是看了一眼躺在牀上的雲鼎,走到桌前打開那些小瓶子一一放在鼻子下面聞一聞。

“這些都是很珍貴的東西,雖然有的有劇毒不過有的也是靈藥,你這是從哪弄的?”王美晴眼睛一亮問道。

王美晴從小就和毒打交道,更是玩蠱的人,這種東西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是避之不及的毒藥,但是對於王美晴來說這就是珍寶。

“叔叔中的是藥降?”王美晴看着陳若柯問道。

陳若柯點了點頭。

陳若柯這纔想起來,王美晴本就是五毒門的人,玩蠱的人多少會一些降頭術吧。

“我看看叔叔”王美晴說了一聲直接走到雲鼎的牀邊,伸出手搭在雲鼎的腕上,在替雲鼎把脈。

“脈象正常,心率穩定,我看需要取一些血液才能夠知道具體的東西”王美晴說道。

陳若柯看了一眼雲凌萱,只看到雲凌萱點了點頭,現在只要是能夠救活父親,雲凌萱也不會在乎太多,而且她也信得過王美晴。

旋即,陳若柯拿出一尺青鋒,在雲鼎的食指上輕輕地劃過,一滴鮮紅的血液從雲鼎的指尖滴落,那底鮮血滴在碗中之後,直接沉到了水下,並沒有溶釋,相反竟然凝固成一塊兒固體,而且還不斷地散發出惡臭。

“唔,真臭”玲玲問道那股味道之後頓時捂住鼻子小聲說道。

陳若柯也是微微皺眉,那股味道實在是有些令人難過,不過陳若柯依舊堅持着,而且右手之中過度過一道靈力到雲凌萱還有玲玲的體內,封住兩人的嗅覺,讓他們免除被這股惡臭的侵襲,那可是經由五毒混合而成的,誰知道這股味道會不會也含有毒性?

陳若柯看來真的是想多了,其實這味道只是惡臭而已,並沒有毒性,毒性都依附在雲鼎的血液之中,根本不會散發出來,也不會溶解。

王美晴問道那股味道之後也是微微皺了皺眉,不過接下來依舊是端着水碗,看着沉在水底的那塊兒固體的血滴,將鼻子湊上前聞了聞。

果然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隨後王美晴將水碗放到了桌子上,從身上的某處拿出一直小瓶子,用手指在瓶口捏出一點灰色的粉末狀的東西,灑到了水碗之中,那水中的血塊兒一肉眼可見的速度溶解着,那股惡臭也淡了一些。

王美晴將水碗放到桌子上之後再次走到那對瓶瓶罐罐前面,逐一挑揀着。隨後拿出三隻小瓶,“這幾種可以配置解藥”王美晴看着陳若柯還有云凌萱說道。

“麻煩了”陳若柯輕聲說道。

王美晴點了點頭。

隨後在會看到王美晴從身上掏出一副手套,晶瑩剔透,好像一層薄紗一般,如果不是他們幾人親眼看見王美晴往手上套了一副手套,任誰都看不出。

“這是我自己煉製的金蠶手套,可以防止被一些藥物腐蝕還有防止皮膚上沾染一些毒藥”王美晴解釋道。

隨後只看到王美晴在桌子上抽出幾張白紙,然後拿着那三隻小瓶子在白紙上面輕輕地點着,一點一點的往外面倒“解藥的配置也是需要劑量的,稍有差池,解藥變毒藥”

半小時之後,王美晴手中端着一杯清澈見底的清水,拿三瓶不同顏色的粉末溶解在水中之後竟然不見了顏色,而且誰好像比原來更加清澈。

“還需要你來完成最後一步”王美晴將那碗清水短刀陳若柯面前。

“怎麼做?”陳若柯問道,對這方面陳若柯倒是不清楚。

“驅靈咒”王美晴說道。

驅靈咒是用來破除降頭的,而王美晴配置的解藥是爲了解雲鼎體內的毒。

陳若柯眉頭皺了一下“稍等一下”隨後陳若柯走到一旁再次將陳千機給的那六道術法的竹片拿了出來,找到鬼道,驅靈咒屬於鬼道一類,所以陳若柯需要現在找出驅靈咒。

五六分鐘之後。

陳若柯從桌上拿出一張黃紙,手指沾上一點硃砂,隨即右手在黃紙上面畫着符咒。

“敕!”

陳若柯右手一點光芒閃過,那是體內靈力注入到符紙上面,符咒之所以是符咒,就是因爲有靈力的注入,如果沒有靈力的話根本不可能能夠達到驅鬼除邪的效果。

靈力注入之後那張符紙並沒有什麼兩樣,不過陳若柯將那張符紙那道那碗清水上上面,手指一指,只見那張用硃砂畫好的符紙瞬間燃燒了起來,灰燼灑落在那碗清水之中。

帶着灰黑色的水由雲凌萱喂進雲鼎的嘴裏。

“接下來還需要做什麼?”陳若柯問道。

“等着吧,半天左右就會醒過來了”王美晴看了看雲鼎的面容說道。

“麻煩了”陳若柯笑着說道。

“沒事,應該做的”林無敵接話道,王美晴白了這傢伙一眼,林無敵什麼事情都沒做,現在感謝的時候到是很自覺的站了出來。

幾人走到樓下之後,周雪華已經恢復了往日的雍容,身上流露出一種貴氣,不過卻並不是居高臨下咄咄逼人,而是非常平易近人的感覺,看到幾人下來之後。,周雪華率先站了起來迎着幾人走了上去。

“怎麼樣了?”周雪華看了一眼雲凌萱隨後看着陳若柯問道。

“已經沒事了”陳若柯笑了笑說道。 傍晚時分,雲鼎才悠悠轉醒。

這個時候王美晴還有林無敵兩人早已經離開了。

“爸,您感覺好些了嗎?”雲凌萱坐在雲鼎旁邊兩手攬着雲鼎的胳膊關切的問道。

周雪華也是坐在一旁關心的看着這個陪伴自己三十多年的男人。

“已經好多了,這次還真的要對虧了若柯啊”雲鼎輕輕拍了拍雲凌萱的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看着陳若柯笑着說道,顯然非常的高興,其實在昏迷的這段時間中雲鼎都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知道醒過來之後才知道自己這幾天做的事情是多麼的荒唐。

不過誰也想不到竟然會有人給他下降頭。

閃婚蜜愛 “雪華啊,這段時間委屈你了”雲鼎自責的說道。

“老雲,你能醒過來就已經謝天謝地了,什麼委屈不委屈的”這個時候的周雪華更像一個妻子,也更加愛像一個母親還有丈母孃,陳若柯兩人剛回來見到周雪華的時候臉色憔悴,就像是五十多歲的老太婆一般,雖然周雪華的實際年齡已經是五十三歲了,不過平時保養的好再加上一打扮真個人就像是三十歲的少婦一般,容光煥發,非常的精神。

“爸,您能醒過來就好”陳若柯笑着說道。

“唉,你們剛回來就給你們添了這麼多的麻煩”雲鼎看着陳若柯苦笑着說道。

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想法,雖然雲鼎家財萬貫,但是也是爲人父母,始終都是爲自己的後輩兒着想。

“你說什麼呢,爸”雲凌萱嗔怪道。

“好好好,女兒終於長大了”雲鼎這纔看向雲凌萱說道。

雲凌萱嘟起性感的嘴脣,陳若柯看了之後小腹有一陣躁動,這纔想起來知道現在還沒有一親芳澤呢,但是陳若柯也知道現在是什麼場合,硬生生的將那股衝動壓了下去。

雲凌萱白了陳若柯一眼,自然注意到了陳若柯看向自己的眼神,不過卻假裝沒有看到,依舊和雲鼎說這話,有說有笑,雲鼎能夠醒過來他非常高興。

шшш ★ⓣⓣⓚⓐⓝ ★¢ O

“我說閨女啊,有個事不知當問不當”雲鼎忽然神色一正說道。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什麼?”雲凌萱上不自知的問道。

雲鼎在說話之前先是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個沙發上的陳若柯,臉上有着一種不可名狀的笑容。

陳若柯心底忽然咯噔一下,這話總校容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果然就聽到雲鼎看了一眼周雪華,周雪華接過話頭問道:“你爸的意思啊,就是我們老兩口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周雪華笑意吟吟的看着雲凌萱。

這話一出口,雲凌萱當場臊了個大紅臉。

這叫哪門子事啊,兩人剛剛回來不爲其他的,也不問問自己的閨女在外面過的好不好之類的竟然先問這種事情。

這也怪不得雲鼎老兩口,他們即便在有錢也是爲人父母,有誰會不關心自己的子女的下一代的情況?

“爸~”雲凌萱撒嬌的叫道。

“萱萱,你過來我和你說點事”周雪華看了一眼陳若柯,經過剛纔那件事周雪華對這個女婿已經是完全認可了,雖然在雲鼎當初直接排定這門親事的時候周雪華心中頗有微詞,但是現在周雪華看着這個女婿是怎麼看怎麼順眼,不由得想要爲這個女婿說幾句話了。

“怎麼了,媽?”雲凌萱疑惑的看着周雪華,有什麼是不能當面說的?

不過依舊站了起來跟着周雪華走到了一邊。

雲鼎看到他們兩母女走到了一邊,身子擡了擡王陳若柯那邊靠了靠,陳若柯見狀也站了起來做到了雲鼎旁邊,雲鼎當即湊到陳若柯面前,小聲的問道“你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啊?沒事啊陳若柯裝傻充愣的說道。

“你這小子,別以爲爸什麼都看不出來,萱萱現在還是完璧之身,我知道當初我直接敲定你們兩個的寢室確實是有些不人道,但是要不是我知道我閨女的性格我是不會那麼做的,再加上你爺爺也想說過你的事情,你們兩個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作之合,萱萱是有些小脾氣,但是你一定要要包容她啊”雲鼎苦口婆心的說道。

“額······”

“爸,我和萱萱的關係真的很好”陳若柯依舊嘴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