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

「你這算訛詐,還是要挾?」

「我這叫討回付出的智力成本。」

夏洛奇無奈,只好從了。

並非綏年 剛將頭扭過去,黛麗斯一把給推開了:

「咦,你這人,怎這麼實誠?逗你的啦~」

「我的意思是說,他們打你們伏擊,你們不讓他們打,不就完了么?」

「怎麼講?」

「穿過去,不停留,直接跑!」

「一定要表現出堅決不停留的姿態。」

「等把他們給引出來了,不就明白他們多少人,實力如何了?」

「那個時候,他們再想縮回去,咱們心裡也有數了對吧。」

「那要是對方不上當怎麼辦?」

「喂,你是隊長,還是我是隊長啊?」

「現在你是隊長。」

其他特戰隊員聽了都樂。

他們感覺這一任嫂子比上一任要親和力的多。

是啊,綺羅軒屬於那種高冷范兒,大家閨秀的模樣。

平時不怎麼跟大家鬧著玩兒。

哪像黛麗斯這般嬉笑怒罵呢。

這些招大家早就想好了。

只是在等時機罷了。

夏洛奇心裡也是明鏡似的。

聽黛麗斯將這次行動比作打遊戲,覺得實在是有些意外。

智商高的女人要小心點。

夏洛奇心中暗道。

以前沒發現黛麗斯這麼聰明啊?

那種傻白甜只知道一往情深的樣子一幅一幅的畫面閃現在夏洛奇腦海中。

看到黛麗斯就這麼近的趴在自己身邊。

栩栩如生,不禁心中溫柔感動。

「嗯,你說的對。」

「不過,我要確定他們會不會追擊我們。」

「奧,是這個意思啊!」

一般來說,對方人要是多,早就衝出來碾壓他們了。

肯定人數不是很多,但也少不了。

現在這個年月,誰不知道恰也拿國家的實力啊?

特戰隊那可是精英中的精英。

就這些艾國支持的武裝分子,敢和特戰隊交火?

打特戰隊伏擊,怎麼著也會有一個營的實力。

這是夏洛奇最壞的估算。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現在看來,一個營的兵力或許不到。

但一個加強連的兵力估摸著差不多。

夏洛奇對這支伏擊的隊伍評價是:

沉著冷靜,極有實戰經驗。

平常的那些對付新手的小伎倆沒用。

老兵油子對你的一舉一動都會做出極為準確的評估與預測。

因此,夏洛奇決定用兩個小時佔領村莊,進行戰術迷惑。

讓這些伏擊者認為特戰分隊就是要在村莊中跟他們決戰。

「我的計劃如下……」

說了有五分鐘,大家都明白了夏洛奇的戰略意圖。

黛麗斯聽完后,拍了拍夏洛奇:

「老公,難怪你遊戲打那麼好,原來肚子里壞水這麼多啊!」

「尼瑪,有這麼跟老公說話的么?」

正說著,一枚炮彈嗖的朝夏洛奇這邊射來。

「我靠,怎麼還有迫擊炮啊?」

夏洛奇抱著黛麗斯連續兩個翻滾,躲開彈著點。

阿毛也是跟著翻了出去。

蝸牛與牽牛花兩人當即通告:

「廣場石碾房磨盤掩護下有迫擊炮陣。」

「傾城、青藤、二棍、酒桶,你們四人從兩個方位突擊,趕緊滅掉這個該死的炮陣。」

「尼瑪要是再來一輪齊射,我這邊就要掛了。」

夏洛奇下令道。

「是,隊長,我們這就執行任務。」

「喂,你幹嘛不上去啊?」

黛麗斯忽然說道。

「哈哈~」

隊員們越來越喜愛這個黛麗斯了。

夏洛奇無語的看著這個看似有點傻,其實什麼都明白的主。

愛恨交加了?

嗯,這個劇本我喜歡。

夏洛奇沒回答黛麗斯的問題。

只是對酒桶、二棍、傾城、青藤四人加了一句:

「給我小心點,不然我可沒臉活在這世上了。」

耳麥中又是一陣鬨笑。

四人剛前進不到二十米,村莊內那些民居的高牆上就伸出了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他們開始射擊。

「小心,快卧倒。」

蝸牛與牽牛花在村口的大白楊樹上看見至少有七八個火力點露了出來。

當即傳訊示警。

四人一個標準的就地翻滾。

地面上挨著他們的身體就是一排衝鋒槍子彈與一挺機槍子彈。

「第四間房屋內有埋伏,第六間內有埋伏,第九間……」

蝸牛一一冷靜的將剛才暴露的火力點標註給了其他特戰隊員。

「好樣的,蝸牛。」

「大鵬,咱們兩個也不能被黛麗斯嘲笑吧,你先選,我后選。」

「好說,挨個來,我四你六如何?」

「OK!」

兩人如豹子似的藉助單兵系統的優勢。

兩個跨步就衝進了剛才靠近自己的那兩間房屋。

大鵬一腳踹院門,然後就是衝鋒槍突突。

手雷扔扔。

夏洛奇的動作跟大鵬沒什麼差別。

都是標準的單兵突擊固定據點的動作。

一通攻擊突破后,屋內的伏擊者沒動靜了。

推開主屋的大門,夏洛奇這邊發現三名倒在地上,滿地的血。

大鵬那邊有四名,其中一名腿被炸斷了。

掏出槍要射擊大鵬,被大鵬一腳給踢飛了。

一個穴位點出,那名受傷的傢伙大腿上的血止住了。

再一個穴位點出,那個傢伙動不了了。

先救命,然後再約束。

大鵬動作很洗鍊,沒有多餘的。

四下一查看:

「我這邊OK了。」

「你那邊怎麼樣?」

「嗯,我這邊三名,全掛了。」

「好,我這邊掛了三個,傷了一個。」

「等會讓那個翻譯過來,跟他聊會,什麼都會清楚的。」

「好樣的。」

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兩個據點。

黛麗斯、黃毛、翻譯三人、還有兩名機組人員全部匯合了過來。

「安全,沒問題,可以進入。」

蝸牛瞭望著指揮這些沒有戰鬥力的隊員進入。

不一會兒,廣場那邊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與一排排子彈橫飛的聲音。

應該是二棍、酒桶他們四人完成任務了,正往後撤呢。

第九間的伏擊者剛冒出頭想要打這四人的冷槍,卻被白楊樹上的蝸牛一槍給狙擊掉了。

聽見傳來一陣機里哇啦的聲音,不知在說什麼。

翻譯道:

「他們是在喊狙擊手,這裡有狙擊手。」

夏洛奇當即告訴蝸牛,讓他小心點。

「沒問題,隊長,他們應該還發現不了我的位置。」

「不行,快點給我換一個高點。」

「你那棵樹太顯眼了,是人都知道那位置適合狙擊。」

「這些傢伙都是老兵,經驗充足,不要冒險,快!」

「好的,隊長,我這就下去。」

蝸牛與牽牛花兩人一個跳躍,就下了大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