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虎撓了撓頭,說道:“這翻海印我還沒有練到收放自如,若是大成,我便可以打碎那木人經絡,但不損壞人芯。”

那僧人愁眉苦臉的說道:“等你練到大成,只怕我要被我們方丈打死了。”

龍小虎呵呵一笑,忽然想起了什麼,便問道:“你說那慧絕大師有吩咐過你,他吩咐了什麼?”

那僧人一聽,急忙捂住了嘴巴,看似說漏了嘴。

龍小虎一見對方不願說,便嘿嘿一笑說道:“出家人不打誑語,你若撒謊,就是犯戒,快說吧。”

正要逼問,一旁傳出一老者聲音,“阿彌陀佛,龍施主真是精明,老衲小小詭計,怕是逃不過龍施主法眼。”

龍小虎心裏疑惑,便問道:“慧覺大師特意讓小虎學習這無量佛道和七色佛印,肯定有大師自己的想法。小虎不敢妄猜,請大師名言。”

慧絕嘆了口氣,說道:“之前我跟龍施主說過讓龍施主一直留在彌陀山,可龍施主不願。如今龍施主嚐到了修習佛法功法的滋味,不知有沒有改變想法。”

龍小虎聽了這話,心裏大驚,“他來到這裏數月,確實忘記了外頭的很多恩恩怨怨,也忘記了自己衆多的目標。追求佛法巔峯,確實很有意思,可他如今心中卻有好些牽掛,不得不走。”


慧絕繼續說道:“若龍施主留下來,我藏經閣中還有好些不外傳的佛法和功法,都能盡數傳你。你也不用做我師門弟子,只要你想學習。”

龍小虎搖了搖頭,“大師能傳我無量佛道,我已感激萬分。但我有太多心事,大師並不知曉,我是定要回去的。”說着他將那本無量佛道的經文遞了過去。

慧絕嘆了口氣,卻將那經文推了回去,“佛渡有緣人,這本經文你且拿着。只是你走出我山門,便有可能與天下爲敵,你可知道其中利害?”

龍小虎哪有那慧絕心智,當下天真的搖了搖頭。

慧絕見狀苦笑說道:“你胸口那東西乃天下極惡,如若出來,神洲塗炭。如今你行走外四洲,那屠龍殿若是抓不住你,必定將這個祕密公諸於世,那你便是天下衆矢之的。”

龍小虎聽出意思,急忙說道:“可……可我已經用盡一切辦法去壓制那東西,包括這無量佛道,難道都沒有效果?”

慧絕說道:“效果肯定是有,但是你覺得誰敢將天下人的性命拿來讓你賭博。”

龍小虎點了點頭,心悅誠服,“放心吧,慧絕大師,如若我真的無法壓制它,我寧可身死,也不會讓他出來的。”

慧絕微微一笑,並不回答。

“難道就算我死,它也不會被消滅?”龍小虎心疑問了一句,便聽那慧絕嘆道,“一切隨緣,一切隨緣。身爲出家人,又有什麼辦法,只盼龍施主回頭是岸,及早看破這其中道理。”

龍小虎想了好久,伏地拜了一拜,“小虎感謝慧絕大師傳我無量佛道,只是小虎的命運,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小虎相信,憑藉我自己雙手,定能斬妖伏魔,祛除心中那邪惡的東西。”

慧絕擺了擺手,轉身朝着自己的房裏走去,那眼神甚是平淡,絲毫沒有個人感情。

龍小虎對着那瘦弱背影再次拜了一拜,雖然這慧絕有心留他在這彌陀山,但是對方畢竟有傳道之情,教授之義,也算他半個師父。

拜完之後,龍小虎轉身要走,誰知屋裏猛的飛出一樣東西。他伸手接過,卻發現是一個金光閃閃的鉢盂。

“你甚是聰穎,天資極高,爲人又極爲謙遜,本是修習佛道的奇才。只是你執意離去,我也不攔你,這鉢盂你帶上,他日若是真的抑制不住你心裏那魔鬼,便用這東西,能給你爭取一年時間。”

龍小虎聽完之後,心中一陣感動,“謝慧絕大師。”

慧絕沉默一會,開口說道:“不用謝了,過些時日,你便是我彌陀山之敵了。”

龍小虎大驚失色,急忙將那金色鉢盂藏入尋龍槍裏,匆匆朝着山門而去。

一路上那些僧人,幾乎都在木人房裏見過龍小虎,此刻也是一個個都來問好,惹的龍小虎頗爲尷尬。“這些和尚爲人謙和,實力高強,若是要我與他們爲敵,我真心不願。”

他一路忖度,不自不覺便來到山門道上。

出了門口,龍小虎赫然看到兩個身影,一高一矮,站在那裏,正是釋志和那獸奴。這些日子,龍小虎潛心修習無量佛道,而獸奴則交給了釋志照顧。一段時間下來之後,他不僅身體恢復,心中戾氣也減少不少。

龍小虎微笑向着二人致意,可誰知那釋志卻豎着眉頭,用着一種龍小虎從未見過的臉色,冷冷對着。

“龍兄,我師父留你不住,俺想自己試試,看看到底能不能將你留下。”說着,他上前一步,雙掌一伸,便是一個梵天印的起手式。

龍小虎本不想與他爲敵,可是一看對方用的是他這些日子最爲熟悉的梵天印,便有些技癢,也伸手捏了一個。

“梵天印”,二人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那狹小的山門道上,兩個身影猛的躥到了天空,兩隻巨大的手印相互撞去。

“轟……”的一聲,梵天印互相一撞,一陣能量波動,撞的二人紛紛倒退,飛了好遠才穩住身形。 下面的獸奴,也被波及的厲害,此刻蜷縮身體,臉上卻一副愕然的神色。

那龍小虎對他有救命之恩,釋志有照顧之誼,此刻他看到二人對打,瞬間有些躊躇到底該幫哪方。他情急之下,搔首弄姿,看似滑稽異常。


“果然絕世天才,怪不得俺師父不讓你出去,你這種人若是變成壞人,那天下可大大的糟糕了。”釋志此刻的實力,比龍小虎還是要稍高一分。他提前穩住身形,再次朝着龍小虎飛去。

手掌一結,一個翻海印捏在手中。

龍小虎來不及解釋,大驚之下急忙也是一個翻海印迎擊,上空又是兩個巨大手印,猛的交加。

只是這次兩個手印卻沒相撞,而是互相穿透而過,朝着二人的身體而去。

釋志神色凝重,祭出一尊淡黃佛像的氣牆,與那翻海印對撞。只聽“轟隆……”一聲,那佛像猛的碎裂,釋志也被剩餘的真氣擊中胸口,頓時吐出一口鮮血。

龍小虎這邊也是同樣的情況,只是他有那歸藏盾防身,此刻一見這翻海印氣勢洶洶,比自己那一下還強上幾分,便急忙將它用出。

歸藏盾能瞬間化解一切攻擊,不管是功法還是玄術,或是佛法。

“噗……”的一聲,釋志的翻海印被化作無形,飄散了開去,再也不見。

山道之上,兩個身影站在那裏。

“最終還是敵不過你,這些日子,你的進步卻是很大。若你體內那東西融合,只怕會更加恐怖。”釋志捂着胸口,一臉誠服的說道。

龍小虎看着釋志受傷的模樣,心中也有一些不忍,想要詢問,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既然俺攔不住你,那俺便與你一道吧,這一路,你也需要有人幫你解釋這無量佛道里的精髓。”釋志笑了笑,眼中閃出神祕的光華。

“你?”龍小虎一臉疑惑,卻聽釋志說道:“你以爲俺真的要打你嗎?俺只是看看你這幾天增長了多少而已。”

龍小虎撓了撓頭,卻露出了一個陽光的微笑。

三人並肩而行,走下了彌陀山門。

只是此時龍小虎走出山門,卻也有些茫然。他心急想找聶榮雲,可如今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讓聶榮雲乖乖向他透露實情。思前想後,便決定先找上蓬萊島,問問夢若璃當時究竟是怎麼回事。

三人一路向上,那蓬萊島在豐洲最東,倚靠着無盡之海。龍小虎便從豐洲最南端的開始飛行,沿着海岸線,一路向北。

這一路不算很趕,三人時而修煉,時而行路,那路途中的大樹大石上,紛紛留下了龍小虎結下的手印。而此刻他的翻海印也愈來愈成熟,幾乎可以達到收放自如的地步。而那無量佛道的真氣,他也修道了天元境的頂峯,正在開始向釋志討教,朝着空虛境而去。

三人一路餐風飲露,走了大概十日,卻在這日傍晚見到一個不大的漁村。

“龍兄,要不今夜我們在這小村住上一宿,好久沒有住在屋子裏,頗有些想念。”釋志摸了摸光滑的腦袋,笑嘻嘻的說道。

龍小虎點了點頭,神色卻有些猶豫,“也不知這豐洲民風,歡不歡迎外來的人,若是擾到了他們,只怕不好。”口中雖這樣說,他的腳步已經踏入了那村裏。

海邊的村落,進村便聞道濃濃的魚腥味道。龍小虎有些受不住,捂住了鼻子,可獸奴似乎有些興奮,看着曬在外頭的魚,幾乎衝動的想上去咬一口。

“咦,爲何才傍晚,這個村子便沒有人出來,四處都是黑漆漆的,甚是詭異。”釋志疑惑,四處觀望之後說道。

“大概是睡的早吧,我們還是不要叨擾了。”

聽了龍小虎的這話,釋志搖了搖頭,神色凝重,“我覺得有些問題,他們的衣服和食物都晾在外頭,人卻統統不見了,你不覺的這有些詭異嗎?”

正說着,只聽隔壁房間“噗通”一聲,好似什麼東西落地一般。龍小虎心驚,急忙朝着屋子裏頭跑去。

打開房門,龍小虎拿出尋龍,一下照亮了房間。

那木屋甚是普通,與尋常人家無異,龍小虎到處翻查,卻忽然發現牆角牀邊,一個幼小的身軀正縮着腦袋瑟瑟發抖。

“你……你怎麼了?”龍小虎心奇問道。

那身軀不動,可抖動的卻越來越厲害。

龍小虎見他不理,便上前拍了拍肩膀,“你沒事吧?”

誰知一拍之下,那孩子忽然“啊……”的尖叫起來,好似龍小虎是什麼妖怪魔鬼一般。

尖叫之後,只聽門“嘭……”的一聲,被踢開,忽然闖進一個皮膚黝黑的高大男子,大聲罵道,“畜生,去死吧。”說完一把鋥亮魚叉猛的朝龍小虎刺了過來。

釋志正在邊上,見到那魚叉朝龍小虎刺去,急忙一個梵天印,猛的打在魚叉之上。那男子一看還有旁人,急忙大呼一聲,“這裏有情況。”

隨後外頭亮起三三兩兩幾個火炬,一羣人瞬間涌了進來,將龍小虎等人堵在房子裏頭。



“放開三娃,否則讓你們有來無回。”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傳來,人羣微微鬆散,走出一箇中年男子。

那男子皮膚黝黑,身體生的頗爲結實,一看便能看出是常年在海邊勞作之人,只是不知實力如何。

“無恥倭鬼,快些放下三娃,否則我們不客氣了。”那男子繼續說道,明顯氣勢洶洶。

身後衆人大喝,“放下,放下。”

龍小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他急忙解釋,“沒有,沒有,我只是路過,正好聽到這屋裏有聲響,才進來查探。”

“無恥倭鬼,休得騙人,你若不放下,我們現在便要動手了。”那男子伸手一掏,從背後拿出一把金黃色的魚叉,上頭微微閃光,明顯不是一把凡器。

通過那魚叉上頭的光芒,龍小虎隱約看到,那男子皮膚黝黑,頭髮卻有些許淡藍。

“難道?”龍小虎心裏驚訝,不由想到,“難道,這羣人竟然是海皇族的?”

他再次轉頭去看身旁那個三娃,發現竟然也是黝黑皮膚,淡藍頭髮。

“你們可是海皇族人?”龍小虎確定了外形之後,急忙詢問。

那男子罵道,“無恥倭鬼,明知故問,我再問你最後一次,那三娃你到底放不放。”

這羣人顯然是等不住了,立馬就要動手。

龍小虎急忙從尋龍槍尖裏頭拿出一根木杖,朝天一舉,喊道,“如果你們是海皇族人,那麼肯定會認識這東西吧?”

那男子一驚,便上前兩步,細細端詳之後,臉色忽然大變。

“你……你是?”他言語有些哆嗦,輕輕問道。

龍小虎心念一動,額頭上的三叉戟圖案便顯現出來。這圖案加上手中木杖,那男子一見,立馬跪在地上。

“族長,小人海得旺多有得罪,請族長恕罪。”

一聽這人竟是族長,身後那些村民紛紛瞪大了眼睛,好似看什麼珍稀動物一般,涌了上來。

“不得無禮,今夜我們驚擾了族長,大家還不跪下致歉。”海得旺喝了一聲,身後衆人似乎有些懼怕,急忙跪在地上。

這一下卻難倒了龍小虎,他急忙喊道,“大家快別這樣,都是兄弟姐妹,這動不動就跪下,多麼尷尬呀。”

正說着,外頭潮聲大作,隨後悉悉索索似乎有東西正在沙灘上爬行。

“糟了,真的倭鬼來了。”海得旺一聽這聲音,臉色大變,急忙轉頭喊道,“得禮,得興,快,將衆人帶上高處,能戰鬥的人,隨我出來,爲大家爭取時間。”

說完這話,海得旺轉頭對着龍小虎說道,“族長,今日多有得罪。如今請你跟衆人上山,這裏我來應付。”

龍小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呆呆傻傻點了點頭,便抱起了身旁那孩子,跟着衆人朝山上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呀?”龍小虎開口問道。

“我叫海勝三。”那孩子口中說着,眼睛卻一直盯着遠處海灘。

“三娃,你在看什麼呀,那邊海灘到底發生了什麼?”龍小虎問道。

三娃頓了頓,說道:“爺爺帶着爹爹他們去打倭鬼了,只是每次打倭鬼都要死好些人,我不想爺爺死,族長你能不能去救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