攆車在龍府前停下,門前早已經車水馬龍,一些豪華的獸車停留在龍府兩邊的府牆之下,一排排靈獸前都有僕人看官,一看這些靈獸就知道坐車之人身價不菲,那些僕人有些在那裡聚堆閑聊,靈獸之間也顯得友好,一看就知道這幫人經常在一起相聚,

「哼,這麼多人,我父皇生病的時候也沒見他們這麼熱心,」龍天心中很是氣憤,


「走,我們進去,」門口的守衛一看龍天來此,急忙卑躬屈膝的行禮,

「太子金安,」一名老疾步走過來,直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鞠躬,

「聽說龍將軍為擒賊負傷,太子特意前來看望,」秦澤在一旁說道,

「快請,」老僕道,

「將軍傷勢如何,」龍天問道,

「還好,不是很嚴重,」老僕回道,老僕在前帶路,說話知識眼神撲朔迷離沒有逃過龍天的眼睛,

老僕將龍天三人帶到了內堂,內堂之中坐滿了人,都是一些城中的權貴,還有一些龍天沒有見過,

龍天一走進去,眾人都站了起來,眼神有些閃爍,

「太子金安,」眾人紛紛行禮,只有一人在椅子上穩坐,身後的一名白須老者眼神精明,一看就知道是個數一數二的高手,

「不必多禮,」龍天道,

「十三弟也在啊,」龍天走了上去,朝那個沒有行禮的男子說道,

男子身後的白須老者與秦鳴四眼相對,雖然兩人在表情上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兩人的氣勢已經相對,附近有人已經不禁流下了冷汗,

「那個,兩位太子慢坐,小奴告退,」有人已經打起了退堂鼓,這兩個人兩個陣營,得罪誰都是難逃一死,留在這不可能兩邊討好,所以還是先走為妙,

「對,太子慢坐,我等告退,」一人退走,剩下的人就更坐不住了,紛紛起身告退,

最後,屋裡只剩下龍天和龍十三兩人了,

「太子請,」老奴一看情形不對,急忙將兩人請到龍正豪的卧室,

「呵呵,」龍正豪邁開步伐,先走了過去,

「吱,」老奴推開門,五人走了進來,

「少爺,兩位太子來看望龍將軍了,」

一名年輕男子背對著眾人,另一名體態輕盈的男子坐床邊為龍正豪探脈,

一邊的年輕男子眉頭緊鎖,可以看得出來,他很在乎床上這個昏迷不醒的男人,

「龍影,」秦澤皺了皺眉頭,淡淡的說道,


龍影是在暗中幫助龍正豪處理事宜的,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龍影的存在,但是皇室的人對這件事還是有所耳聞的,

「太子殿下,十三皇子殿下,」龍影轉過身,對兩人行禮,

「不妙,不妙,」床邊的男子撫摸著烏黑的頭髮,接連突出兩句,

「薛兄,我父親如何,」龍影聽了這話,稍顯的慌張,

此人就是薛仁,醫聖薛神醫的弟子,也是和楚夢楊一代的翹楚,曾經敗在楚夢楊之手,

「將軍的身體沒有一絲異樣,問題是出在神魂上,龍將軍的神魂似乎陷入了一種昏睡的狀態,故此昏迷不醒,但是為何昏睡卻不得知,治癒神魂這種事稍有差池就會萬劫不復,有點難辦,」薛仁道,

「求薛兄想想辦法,救救我父親,」龍影差點跪在了薛仁的面前,

「影兄不必如此,師尊和你父親也是故交,此次前來定會全力相助,」薛仁道,

旁邊的龍天聽了這話有點不高興,全國上下都知道龍正豪支持龍十三,和自己不是一個陣營,薛仁當著自己的面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薛神醫代表葯谷支持龍正豪,看來是的,

「這個要找一個通曉靈魂法則的強者才有十足的把握,」薛仁道,

「靈魂法則,」龍影的臉上失望之色更重了,神魔大陸數千年來都沒有出現過幾個通曉靈魂法則的強者,找一個,談何容易啊,

「我也知道這個有難度,這樣吧,我們兩面行動,你去找人,我回葯谷向師傅稟明,看看他老人家有沒有辦法,」薛仁道,

「也好,」龍影一時間想不出辦法,只好點頭適應,

「太子見笑了,」龍影看向龍天,為自己的失態感到抱歉,

「沒事,要是有需要的話,儘管開口,我一定全力相助,」龍天說完拍了拍龍影的肩膀,然後離開了,

龍十三並沒有離去,龍天也沒有管太多,和秦家父子都出門去,

龍十三和龍影倆人目送著龍天離開,眼睛里充滿了一種異樣的酸澀, 「哈哈,來追我呀,「一個小男孩在樹林中奔跑,碰巧遇到了一個巨大的野豬怒氣沖沖的朝自己奔來,小男孩被這突如其來的野豬嚇壞了,愣在了原地,

「十三小心,」另一個身材較高的男孩上來一下子將十三撲到,在野豬身邊擦過,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一道鋒利的羽箭從樹林中飛出,射在了野豬的眼睛上,野豬哀嚎一聲,橫衝直撞的發起狂來,與兩個小男孩距離之近,差點撞到,接連又飛出兩支羽箭射在了野豬的前腿上,野豬怒吼兩聲,然後逃開了,

「影子,謝謝你,」

「天哥,沒事吧,」

三個小男孩在一起,那時候天真的以為兄弟,真的可以一輩子,

過了一年,龍十三和龍天便再也沒有見到龍影,因為龍影長大了,到了修鍊的年紀了,被龍正豪送出修行了,

這一別,就是十七年,十七年後,已經物是人非,

隨著年齡的增長,龍正豪的野心也越來越明顯,上一代的恩怨和野心,將這一代的兄弟情打得粉碎,

龍天想起小時候的事情,眼角也有點濕潤,曾經,曾經,那都是再也回不去的曾經,

龍天嘆了一口氣,踏上攆車回到了皇城,

樂天回到竹寧小院,休息了一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藏書閣觀看一番,不過樂天想來想去,覺得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樂天飛速的跑出皇城,有守衛要為樂天準備攆車和坐騎都被樂天拒絕了,

樂天心中暗想,龍正豪出事了,那龍飛還哪有心情找洛依依糾纏了,這個時候不去更待何時啊,

樂天令牌一亮,通行無阻,再也沒有人上來查問樂天的身份了,也沒有人將樂天作為刺客了,

樂天出了皇城徑直來到了洛府,樂天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在洛府的門前的酒樓坐下,

樂天找了個靠在窗戶的位置,順著窗戶就能看到洛府的門前,樂天環顧四周,心想這帝都真是熱鬧,酒樓之中從早到晚客人不斷,很是紅火,樂天點了一大桌子的菜肴和美酒,一邊吃還一邊不停的抬頭觀望,就像是在欣賞一幅美景一般,

許久,一輛馬車停在了洛府的門前,樂天看到洛斌從洛府中走了出來,身後跟著兩個僕人,僕人手中還捧著幾個微大的盒子,

樂天笑了笑,知道自己沒有猜錯,龍正豪受傷,洛斌一定會前去探望,而且一定會是在龍正豪受傷之後不久,只有這樣才能顯現出兩人這對親家的關係,

樂天看了看眼前的飯菜已經吃的差不多了,抓起酒壺一飲而盡,然後在桌子上扔了兩塊銀晶就離開了,

就在樂天離開之時,樂天身後遠處有一身穿銀色服裝的人也離開了,

微風吹過,身穿銀色衣裝的人衣衫被風掀起,一個三寸銀刀的刺繡在衣襟下隱藏,銀衣人壓住衣襟,眼神望向樂天離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樂天繞道洛府後面,掏出破空錐,直接穿越府牆,進入到洛府,

樂天看著面前一排排的院落,樂天有些發懵,

「這可怎麼找啊,」樂天撓了撓頭,被困到了,

「劍魂,看你的了,」樂天道,

隨即,一到黑色漣漪以龍吟劍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劍魂一直在樂天身邊,對樂天周圍人的氣息都很熟悉,尤其是對樂天比較重要的人,劍魂更是記得,

龍吟劍微微向右顫抖,樂天順著龍吟劍的指引朝右走去,樂天靠著隱匿氣息和詭異的身法躲過了在院中走動的僕從,

在劍魂的指引下,樂天來到了一出幽靜的小院,

「嗯,」樂天在院外,看著院中的一處小屋門前有兩名護衛在守衛,

樂天轉動著小黑眼圈,猜想八成是這了,樂天聽洛影城說過,洛依依被洛斌軟禁起來,不讓洛依依外出,

樂天朝著兩人走了過去,額頭亮起了金色的刻印,金色的刻印分出兩道靈魂之力,朝護衛的眼睛奔去,兩名護衛沒等發現樂天,就感覺到頭腦一陣眩暈,然後雙腿發軟,倒了下去,

樂天額頭中間的金凰刻印漸漸消失,剛才只不過是發動了點靈魂攻擊,將兩名護衛的神魂暫時壓制住了,

樂天推開門走了進去,在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樂天就確定了這是洛依依的房間,

因為房間中,飄蕩的,還是那麼熟悉的味道,

淡淡的花香充斥在樂天的口鼻之中,不知怎麼樂天的心情有些酸澀,


也許,是被迫不能相見的無奈吧,

「怎麼沒有人,」樂天看著空空的房間,沒有一絲生氣,好像是很久沒有人居住了一般,

「在下面,有能量波動,」劍魂指引道,

樂天也直接,掏出破空錐穿透虛空,來到了洛依依修行的密室之中,

樂天看著寂靜的長廊,兩旁有微弱的火光搖曳,

樂天順著長廊行走,最後看到一處石門,樂天輕輕的推開石門,充沛的靈氣撲面而來,

一道纖細的身影背對著樂天在蒲團上盤坐,一個冰玉雕刻在蒲團身邊,原本周圍牆壁上鑲嵌的上等靈石都已經變得灰暗,

「哥,我沒事,你不用經常來看我,」洛依依開口道,

樂天走了過去,半蹲在地,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她,

洛依依開始有點詫異,看到從自己腰肢后深處的手就明白了,

「你怎麼來了,」洛依依安靜的坐在原地,

「我想你,所以就來了,」樂天道,

「嗚嗚,」洛依依轉過身,緊緊地抱住樂天,

許久,一個高大威猛的白虎穿透虛空離開帝都,朝著附近最近的山林跑去,

白虎已經快到了通天境,而樂天也已經是天啟境的境界,通天境初期戰力,而且還有劍魂幫助樂天隱藏氣息,所以不需要掩飾,

要是真碰到像秦鳴那樣的高手,掩飾也是無用,

白虎一路狂奔,洛依依在樂天身後緊緊抱著樂天,瘦弱的臉龐貼在樂天的後背,滿臉的愜意,

迎面而來的暖風吹在兩人身上很是舒服,白虎鑽進一片山林中,在一條小溪邊停了下來,

「好美啊,」洛依依站在樂天身邊,看著附近鳥語花香的景色,

「你在帝都住了那麼久,就沒有來過這裡么,」樂天道,

「倒是出去過,不過這裡真的沒有來過,本以為這裡荒涼,可是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幅美景,

洛依依張開雙臂,迎著暖風,盡情的呼吸著,釋放著這短時間帶來的巨大的壓力和躁動的心情,

樂天坐在一旁,眼睛盯著洛依依,始終沒有離開, 「獃子,你在看什麼,」洛依依發現樂天盯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