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笑著擺了擺手,起身就朝前方走去。

方昊天跟在老人的身後。他有點奇怪,這個老人感覺上居然是一個普通人,完全感應不到半點玄武者的氣息。

"咚咚。"

老人帶方昊天站了一間房間的門口前,伸手敲門:"大長老,方昊天到了。"

"讓他進來。"

房間內傳出一道低沉而威嚴的聲音。

老人沒有跟方昊天說什麼,轉身就離開。

方昊天忍不住多看了老人一眼,覺得老人有點古怪。

方昊天略微遲疑便走進大長老的房間。

房間並不大,布置也很簡單。

方昊天看到房間中一個雪白頭髮的老人正在給房間中靠窗位置的盆栽澆水。

這老人定然就是元武堂的大長老。

這樣的人物,就是回到元武堂,那也是地位尊崇的存在,至少是一殿之主這樣的級別或是更高。

"茶几上有茶,你先自已喝會。"大長老頭也不回,一邊澆水一邊說道。

方昊天走到長椅子坐好。茶几上的茶壺還冒著熱氣,顯然是剛泡的茶。

"還真的有點渴了。"

方昊天跟田沖他們喝了不少酒,口正感覺有點干,於是也不客氣的自已倒茶。

連喝了三杯茶後方昊天將茶杯放下,靜等大長老。

靜等的過程他在打量大長老。

大長老身體有點佝僂,再加上一頭白髮,背影顯得蒼老無比,像是一個遲暮,行將就木的老人。但他身為元武堂大長老,定然是修為精深之輩,又怎麼可能行將就木?

方昊天也一一看過那些盆栽,倒是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好一會,大長老澆完水後走過來。

方昊天趕緊起身。

大長老用手壓了壓示意他不用多禮。坐到方昊天的對面很和氣道:"一路辛苦了!"

方昊天笑了笑,說道:"雖然路途有點阻礙,但辛苦談不上……說話時他伸手拿過一隻乾淨的空茶杯給大長老倒茶,倒茶時正面而且又近距離看大長老。

大長老臉上的皺紋很多,他看上去真的很老。

"你這阻礙好啊!"大長老大大方方的接受了方昊天給他倒茶。淺呷了一口茶后說道:"你一進入蠻獸封境便立了兩大功,你定是我們元武堂的福將。"

"兩大功?"

方昊天不解。

大長老說道:"我們元武堂對浣花劍門還是很看重的,你幫其化解危機便是一大功。"

方昊天一聽便說道:"弟子得到了人家的好處不得不幫忙,算不上立功。"

大長老說道:"我知道,你現在還是浣花劍門的小祖師呢!"

方昊天不好意思說道:"讓大長老見笑了。"

大長老擺了擺手,說道:"這是你的機緣,有什麼好笑的,這是大好事。另外一功倒是真正的大功。因為你而讓蟒魔一族徹底暴露。"

方昊天笑道:"雖說當時的情況是誤打誤撞,但這個算功的話弟子倒是認了。既然蟒魔一族暴露,想必現在我們蠻獸殿已經有大量的高手去剿殺了。"

"嗯,我們天龍堂方面由賀副堂主親自帶隊去。"

大長老點頭。隨後他臉色突然變得很嚴肅,也很凝重說道:"方昊天,你是不是真的跟南宮堂皇照過面了?"

見大長老突得這麼嚴肅,方昊天也趕緊坐直身子說道:"是的。還跟他動過手。如果不是君無邪前輩相助的話,也許弟子沒機會到達這裡了。"

大長老盯著方昊天問道:"君無邪怎麼說南宮堂皇?"

方昊天說道:"他說南宮堂皇是半步天人境……嗯,君無邪前輩跟南宮堂皇對戰後受了點傷。"

"他還受了點傷?"

大長老臉色變了變,臉現憂色,嘴裡喃喃說道:"南宮堂皇的實力竟然真到了那個地步……三年後怎麼辦……"

方昊天很驚訝的看著大長老,難道南宮堂皇現在的實力已經是元武堂無人可敵?連門主也打不過了?

"方昊天。"

大長老突然抬頭,喊了一聲方昊天的名字。

"弟子在。"

方昊天看出大長老有特別重要的事跟他說,當則身子挺得筆直。

"我想你幫我做一件事。"大長老深吸了口氣后很鄭重道:"以最快的速度見到門主。"

方昊天聞言愕然。這事正是他想做的。但大長老現在居然求他幫忙,以大長老在元武堂的地位,居然還不能安排他跟門主見面,或是自已去見門主?

"堂門戰,我希望你能參加堂門戰。"大長老不等方昊天說話便接著急道,"參加堂門戰,贏十場便能見到門主。"

方昊天更加奇怪了,說道:"田沖師兄跟我提到過堂門戰,弟子可以參加。但弟子不明白,大長老為什麼不自已去見門主?"

"我……我見不到。"大長老搖了搖頭,說道:"具體原因我現在不方便說,等見到了門主你自會知道。現在我想知道你肯不肯參加堂門戰……當然,此事系乎你的性命。既然田沖跟你說過堂門戰,你應該知道堂門戰的規矩與殘酷,死亡的機率太大,所以我也不逼你,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

說完,他拿出一塊令牌丟給方昊天,接著說道:"你先在弟子院住下,三天後你同意參加堂門戰的話就來找我。"

"好。"

方昊天接過令牌。

"去吧,你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拿著這塊令牌到了弟子院自然會有人給你安排。"

大長老揮了揮手。

方昊天朝大長老行了一禮后離開房間。

離開長老會大門時,方昊天並沒有因為那名自稱是看門人的老人是一個普通人而失敬,很恭敬的行了一禮再離開。

心中,方昊天一直在想大長老讓他參加堂門戰的事,他真的很奇怪,很不解,只是現在怎麼想也想不出一個明白。

田沖說了弟子院在第十七層,方昊天便直接到十七層。

"請問你是……"

剛到十七層就有一個青年男子上前問話。

方昊天拿出令牌。

"你就是方師弟?你終於來了。"青年男子接過令牌看了一眼便喜聲道,"我叫小弟,姓朱,朱小弟。你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我現在帶你去。"

"謝謝朱師兄。"

方昊天點頭。

因為元武堂很大,雖說現在是在一座宮殿的一層,但實際上一層就等於一個很大的院子。

中間是廣場,四周一道道走道通往一個個小院子。

朱小弟帶方昊天到達住處。

這是一個精緻到極點的小院。

小院的門口上已經掛上了"昊天府"的名字。

"方師弟,你剛來應該有堂里送的貢獻點,你現在要不要去兌換東西?"朱小弟說道,"新來的人前三天兌現東西所需貢獻點打五折,我建議你儘快去換。"

"五折?"方昊天眼眸亮起,"但我不知道有沒有貢獻點,田師兄和大長老都沒跟我說。"

"沒說?"朱小弟有點奇怪,說道:"你將令牌拿出來再讓我看看。"

方昊天再將令牌拿出來。

朱小弟拿著令牌,一會令牌表面上浮現一很數字:800。

"堂里對你真不錯,竟然給了你這麼多點數。"朱小弟有點羨慕說道:"正常來說都只有三百……但方師弟不一樣,能讓大長老第一時間接見的人自不一樣,不一樣。"

朱小弟將令牌還給方昊天。

方昊天接過令牌,說道:"反正現在沒事,我現在就去兌換,行嗎?"

"行啊,現在去的話我正好有空,我帶你去。"朱小弟趕緊說道:"不知道師弟想先換武器還是武技?"

看得出朱小弟有巴結方昊天的意思。

"武技吧!"方昊天說道:"先去看武技,再看武器。"

方昊天現在有赤霄炎龍劍,有皇極至尊劍,還有九把靈級寶劍做為魂劍,對元武堂提拱的武器自然不怎麼感興趣了。

醫見傾心:絕色戰王妃 朱小弟帶方昊天前往兌換武技的武技殿。

出了元武宮殿,朱小弟帶著方昊天轉過兩條大街,正要轉入下一條大街時突然有人叫住朱小弟。

"朱小弟,給我站住!"

聲音,有點冷厲。 朱小弟和方昊天一同止步轉身。

只看到一名身穿上等絲綢,狹長馬臉的青年男子獰笑著走過來。他的身後還有幾名跟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

方昊天看向朱小弟,他感覺得出馬臉青年對朱小弟有敵意。走過來時身上筋骨隱有響聲,噼里啪啦,凶氣透漏,就好像一隻猛虎盯上了朱小弟。

朱小弟眼中閃過一抹慌意。

馬臉青年站到了朱小弟的面前。他身後的那些年輕人個個臉上掛著幸災樂禍的笑意。

馬臉青年喝問:"朱小弟,你是不是想死?我讓你到丹殿給我買百草猴血丹送到天空樓,丹呢?"

"楊師兄。"朱小弟聲音有點軟,說道:"堂里派我接待這位方師弟,還沒空去買呢……說完他對方昊天介紹。

這位叫楊師兄的馬臉青年全名叫楊光地,居然不是元武堂弟子,而是天龍堂弟子。他身後的那幾個年輕人都是天龍堂弟子。

得知這些人是天龍堂弟子時方昊天眉頭微皺了一下。

他看得出這些人欺負朱小弟,這讓他很意外,天龍堂弟子居然敢如此明目張胆的欺負元武堂弟子?

"新來的?"楊光地看向方昊天,打量著他,嘴裡冷笑道:"朱小弟,你離開我們天龍堂后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居然淪落到接待一個新來的小傢伙,這就是你所謂的在元武堂會有更好的發展?"

朱小弟一聽這話臉色尷尬至極,猛一咬牙拉著方昊天就要朝另一邊走去。

"嘿,膽子長毛了,我沒同意你敢走人?"楊光地一橫步就擋在了面前,目光冷厲的盯著朱小弟,道:"我說了讓你走嗎?我不管你接待什麼人,也不管你想去幹什麼,你現在將丹藥我,你就可以滾。"

朱小弟說道:"楊師兄,我真的還沒空去買……"

"啪!"

楊光地不等朱小弟話說完,一個耳光閃電般的抽了過來。

撲嗵!

朱小弟被扇倒在地上,頓時半邊臉蛋紅腫了起來,鮮血混合著兩顆牙齒噴射而出。

看著被打倒在地上的朱小弟,楊光地一口吐沫吐在他的身上,"你有時間接待元武堂一個新來的菜鳥沒時間給我買丹?給你臉不要臉,你還真當自已是元武堂弟子了?告訴你,你在我天龍堂是雜役,那一輩子都是雜役。元武堂算什麼東西,元武堂弟子也只有給我們天龍堂當雜役的資格。"

方昊天的臉色漸漸陰沉。

他看出來了,這個楊光地根本就不在意什麼丹,只是在故意欺負朱小弟。嚴格來說是在羞辱元武堂。

不管楊光地針對的是朱小弟還是元武堂,方昊天此時都不能袖手旁觀了。

"朱師兄。"

方昊天伸手將朱小弟拉起。

"謝謝方師弟。"朱小弟一臉苦笑道,"我沒用,我給元武堂丟臉,也給師弟見笑了。"

"不要緊。這一巴掌打的是你,但實際上打的是我們整個元武堂。"方昊天語氣冰冷,"所以這一巴掌我會連本帶利的討還回來。沒有人可以白打我們元武堂的人。他打一巴掌,我就打斷他一條腿。"

"你說什麼?"

楊光地的臉色也是變得無比的寒冷。

方昊天說道:"我說了,我要打斷你一條腿。"

"打斷我一條腿?就憑你這個剛入元武堂的菜鳥?你腦子沒進水吧?"

楊光地像看怪物似的看方昊天。

"哈哈,怪得不元武堂越來越不行,原來不但收垃圾還收白痴。"

"像朱小弟這樣的垃圾元武堂都當寶一樣讓他當弟子,現在再收一個白痴也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一看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楞頭青,居然說要打斷楊師兄的一條腿,難道他不知道楊師兄是元陽境高手么?"

"楊師兄,給他一個教訓吧!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們天龍堂的人有多厲害。"

"要是不給他一個教訓,說不定就以為我們天龍堂的人都像朱小弟這樣的垃圾一樣。"

"朱小弟離開我們天龍堂加入元武堂,就是在赤果果的羞辱我們,將我們天龍堂的臉丟到元武堂。所以我們更加要讓元武堂的人知道朱小弟雖然垃圾,但也是我們天龍堂唯一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