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域內的靈氣比起外界濃郁很多,力量的恢復也因此變得異常迅速,但美中不足的便是有點枯燥乏味,

難以忍受枯燥生活的姜晨,便開始研究起靈域的歷史;對於靈魂體可以實體顯現,好奇心是前所未有的高漲,

『靈山陣紋應該只是維持靈域的存在,也沒有感應到有關靈魂力量的東西,所以肯定是另有他因,若能找到顯現的原理,那以後在外面豈不是……嘿嘿,』

有著上述想法的姜晨,便硬著頭皮跟老村長學習生澀難懂的古詞字義,幾天下來也是多少能看懂大部分古籍的內容,

感受到許多是神化理解的字義,姜晨真的有種拋書不學的衝動,奈何又實在沒有其他事情可干,也就只能選擇自動屏蔽掉那些,

「老頭,」如今沒有他人在場,稱呼也是隨意起來:「這本書講的又是什麼,」

接過遞來的書籍后,儘管心中有些不滿,但村長也不敢明說,對方一看就不好惹,還是要為大家著想:「我看看…,」

經過半天詳閱,村長終於開始講解:「這本書…大概講的是關於…什麼轉生的事情,」

「轉生,,」這個詞瞬間就讓姜晨感到興趣湧現,同時也希望這次不要再是神化傳說了:「什麼轉生,仔細說說,」

得到姜晨的示意,村長沒有絲毫遲疑,趕緊講述所能看懂的意思;另一邊,姜晨本來沒有多大的想法,但是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

聽完大概意思后,姜晨不忘再三確認,結合著前些天學到的基礎字義,發現這次終於不再是神化傳說,而是有關靈魂體實體顯現的…轉生術,,

『這…這怎麼可能呢,,』難以置信的感覺非常強烈,同時心中也充滿夢幻般的狂喜:『先準備身軀、材料,然後提高契合度,最後融合進肉身,聽起來挺像回事的,』

『哈,有了肉身以後,我在外面還會怕誰,,』有著這樣想法的姜晨,趁著老村長沒有注意,瞬間就把那本書收起,準備帶走後化為己用,

『哈,這地方果然是靈域啊,』高興的感嘆還沒持續半刻,姜晨就發現其中難題很多,,先不說具體的步驟怎樣,就單是需要準備的材料,就有好幾種名稱看不懂,

『這些到底是什麼材料啊,村長那老頭根本不靠譜,繼續問下去說不定又要歪解意思了,我還是少聽那些為妙,』所謂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姜晨此刻的心情正是如此,

糾結了半天以後,終於是平靜下來:『以前那樣都沒事過來了,即使不能恢復也沒啥損失,如今能有方法反倒是賺了,能否成功實現就以後再說,』

好不容易說服自己以後,姜晨也是立馬開始行動:『那些不知道的材料暫且不管,先把靈山上的靈草全部收入,反正他們也不知能有什麼用,』

感受到與藍星約定的二十天將近,姜晨也準備不再繼續在靈域停留;不過在那之前務必讓力量完全恢復,因為開啟通道裂口需要一定的消耗;而且這次出去也要保證力量的充盈,不然在小弟面前出醜那可絕對難堪,

『好,明天開始來次深入閉關,然後就離開靈域去找藍星他們,』決定下來以後,預示著靈域之旅即將結束……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靈域,山巒間,某個石洞,

修鍊完畢走出山間石洞后,姜晨先是御空飛行了一圈,然後自我感覺還是挺不錯:『哇,這靈域…果然很不錯啊,這麼快就恢復了,』

接著姜晨正要離開這裡的時候,不由得回頭看向先前修鍊的石洞,心中立即感到有些疑惑外加嫌棄:『呀,我怎麼會選擇這樣的石洞呢,簡直陰暗得讓人有些不舒服,』

『還好深入修鍊感覺不到,不然絕對能把自己逼瘋,』自我安慰完后,姜晨準備離開靈域,不過最後還是決定順道去告別下,

這不去告別還好,去了聽到村長告知自己消失的時間,姜晨瞬間就覺得那天數完全不可信:『明明感覺十天左右就能好的啊,怎麼會用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意識到與約定的時間相差將近一個月,姜晨立馬覺得不能繼續待在這靈域了,不然藍星那小子指不定就會出什麼事:「老頭,以後有機會我再來,現在趕時間走了啊,」

『你…不要回來、不要再回來了,』看著那道御空而去的身影,村長真的很想吐露出心聲,但可惜往往都是事與願違……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南嶺西方,斷裂谷,靈域,

重新回到靈山,開始再次構建裂口陣紋;姜晨看著不斷擴大的裂口,心中有種強烈的異樣感覺,但怎麼也說不出來是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上次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啊,』未等姜晨思考太多,裂口就已構建完畢;為了避免力量浪費過多,姜晨只能強壓下異樣感,然後直接躍過空間通道,

下一刻,場景突變,

綠色山林瞬間變成黃土細沙,

先前的驚鴻一瞥已經證明方位錯誤,但當親眼看到遍地黃沙時,還是讓姜晨感到驚愕萬分:『真跑到西漠來啦,不帶這麼玩的啊,在南嶺還有事呢,』

姜晨抱怨完后,發覺身影重歸虛幻,多少是有些不適應;回頭看向毫無異樣的身後,同樣可以確定回不去的事實:『深淵裂谷處的入口已經被我毀掉,以後該不會再也進不去靈域了吧,』

『這…沒考慮到啊,』先前只顧著快點離開靈域,並沒有考慮離開后的事情;如今意識到問題也已太遲,讓姜晨多少覺得有點可惜:『早知道就多待幾天,畢竟是遠古靈域啊,』

周圍空氣的熾熱感,很快拉回姜晨的思緒:『呀,還是先趕緊離開,找到藍星他們再說,』

連續兩天的御空飛行,燥熱不斷的如影隨形,簡直讓人有抓狂之感,不過好在最後終於見到綠洲:『X他個沙,終於出來了,』

在綠洲休息一天緩過來后,姜晨很快意識到另外問題,原本計劃的天香城很明確,離開靈域時卻有突髮狀況,導致如今完全的毫無頭緒:『該往哪裡找呢,距離太遠感應不到啊,』

『有了,』尋思了好半天後,姜晨終於想到辦法:『既然是要打探消息找人,那肯定要找消息最靈通的人或勢力,在這西漠西南向『土城』應該當之無愧,』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西漠,西南向,土之族領地,

面對神秘王級強者的突然來訪,族長沙亮也是不敢怠慢的親自接見:「不知閣下,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對方身份既然是一族之長,姜晨也就沒有掩飾的打算,直接掀開身上的黑色服飾,讓那虛幻的身形完全展露,


「我這次來,其實是想請土城幫我個忙,」姜晨說明來意的同時,順勢拿出了幾株藥草,接著毫不在意的說道:「這幾株靈草,就當是報酬,想必族長應該識貨的吧,」

本來就是搜刮來的,姜晨當然不會心疼;但沙亮卻是為之一怔,那感應到的奇特藥性,無不說明著珍稀無比,

雖然頗為心動,但也不敢大意;畢竟對方說的是整個土城,而不是只需要自己的幫助:「不知閣下…想讓我們土城幫什麼忙,」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請土城幫忙找下人,」聽到對方異常輕鬆的話語,沙亮卻頓時感到有些為難;因為地下溶洞的加固工作正值尾聲,如今也騰不出太多的族員外出尋找,

再三考慮過後,沙亮也是取捨已定:「閣下有所不知,如今我們族群騰不出太多的族員,所以很可能是幫不到什麼忙的了,」

為了避免這次談話進入尷尬,沙亮接著便是這樣補充說道:「閣下,要不這樣吧,你可以先說明下情況,我讓族員盡量關注下,看能否幫到些什麼忙,當然不需要任何報酬,」

姜晨本來就沒想過有收穫,只是抱著前來一試的想法,如今聽到對方這麼好說話,當即就收起靈草同意下來:「這樣…也可以啊,」


「我要找的是兩位不到二十的青年,身材中等,不算太高,長相…反正沒我帥,」姜晨這時開始概括藍星他們的情況:「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身邊還會有一位沉默話少的青年跟一位長相甜美的少女,」

「對了,他們的名字分別是…藍星跟紫雲,」補充完這句話后,姜晨突然發現沙亮好似面露驚色,也就不免懷疑表述是否出現問題:「族長,要不…我再說一遍,」

「不、不用,」回過神來的沙亮立即詢問道:「閣下說的可否是…星雲組合,」

「星雲組合,什麼來的,」聽完沙亮的解釋后,姜晨錯愕的同時也覺得太巧,說出來就連自己都不會相信:『這…這比那天在靈山發現大片靈草還要…詭異啊,』

『火谷丹會,看來是沒跑的了,』沒想到如此輕鬆就能得知藍星他們的消息,不過姜晨也覺得他們實在是太亂來了,竟然敢揚言挑戰西漠的所有天賦子弟:『哈,雖是亂來,但我喜歡,』

為了避免再次出現意外,姜晨決定即刻趕往火之谷,但是隨著距離的不斷靠近,感應卻告知藍星不在火谷:『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去火谷了嗎,怎麼跑到東邊方向去了,』

清楚斧紋感應不會出錯的姜晨,便循著感應找向東向的西原城,最後也終於是在那裡成功找到:

「藍星,紫雲,你們兩個…以為你們會去火谷,沒想到跑這裡來了,」

(友情提示:前情劇情接壤西漠篇:火谷丹會,) 天武歷:一九年,十一月,

西漠地域,東向平原,西原城,

藍星他們來到西原城已經有些時日,這段時間除了修鍊就什麼都沒有干,因為不想再出意外或者被人關注到,只想靜靜等候心中人兒的出現到來,

靜駐在城外的平原地域,每當看到遠處有人靠近,都會無比希望那就是她,可每次都是無言的失落……

『除非找到小月,不然自己不會離開西漠,』有著這樣決定的藍星,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心中愈發的不安起來,

很怕沙辰會帶來小月沒去火谷的消息,因為那就意味著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而自己卻不能在她身邊提供半點幫助,這樣的猜想讓思緒整天都是難以平靜,

另一方面,前段時間在火谷遇到冰冰,雖然有拜託吳極幫忙照顧,但心裏面卻還是放心不下,無力之感時刻纏繞著內心,導致思緒更加的煩亂起來,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西原城,西城門外,道路旁邊,

為了不錯過任何從西邊前來西原城的人員,藍星這些天幾乎都是在旁邊搭建的簡單房舍內度過;有人來時就關注,無人來時便修鍊,

『唉…,』無言的嘆息聲突然響起,雖然心裡有修鍊的想法,但入靜狀態卻難以維持,因為時刻擔心會有疏漏,

隨著身影走出房舍,修鍊決定暫時放棄;環顧著四周一塵不變的黃土平地,目光最後定格在不遠處低矮的那棵樹上,

樹蔭範圍雖然不大,但還是能遮陽蔽日;靠著那不粗卻很堅韌的樹榦坐下,眺望著西邊的方向任由思緒自由的飄飛,

『晨哥去北原了,我也想回去,』

『冰冰,一定要好好的,』

『小月,我好想你,』

……

不知道過了多久,畫面中突現的兩個黑點引起藍星的注意,雖然這些天類似的情形全都以失落告終,但如今那一絲期望仍是不由自主的湧現,

『初始形態,啟,』隨著心中念想的微微一動,有抹平靜的淡藍瞬間閃現;不想因為靠近被人關注到,所以只能用視力增幅來看,

下個瞬間,

儘管身影依然模糊,但卻感覺好似是有可能;心跳瞬間隨之加速,腳步同樣按捺不住抬起;沒管可能性有多大,只想第一時間能夠確定,

隨著距離的不斷靠近,身影也愈發清晰起來,同樣越來越接近心中人兒,確定下來后心石終於落下:『是她,是小月,』

樸素的衣裳、嬌弱的身形、熟悉的臉龐、柔順的秀髮……此刻看起來全都異常美好,但卻同樣帶來心疼的感覺,

『唰…,』一道身影、一把長劍,突然擋住了藍星的視線,隨之而來的還有道劍氣,

藍星心中大驚的同時,也是意識到自己如今的裝扮有異,那用來掩飾的帽兜還在頭部戴著,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前方城鎮的輪廓已經可以看到,小月心中也是愈發的期待起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裡就能見到他了,』

有道身影的突然靠近,讓小月迅速收起心神;影魂身形突然的閃動,也讓人內心浮現警惕,

在小月還未怎麼反應過來時,熟悉的聲音就讓她心神一顫:「影魂,是我,」

目光越過前方的身影,定格在帽兜下的臉龐,畫面隨著確定變得模糊起來:「天…天星,」


一個多月的思念,化作成此刻的緊緊相擁,真實感受著彼此的存在,同樣感受著彼此的心跳,內心已被彼此完全填充……

貪婪的深吸著秀髮的清香,這樣的感覺讓人留戀不已,心中的思念也是完全袒露:「小月,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

感受到他的微微用力,卻不覺得有半點不適;聽到他那深情的話語,心中反而是甜蜜湧現:「天星,我…我也想你,」

沉浸在重逢喜悅中的藍星,很快是被一道走開的身影喚回,反應過來后的他立即出聲叫住:「影魂,我有話跟你說,」

一方面,那天不愉快的交談過後,藍星一直想找機會解釋,只是那晚的沙暴太突兀;另一方面,好在是有著影魂的照顧,不然自己根本無法想象,

「影魂,謝謝你,」這是一聲真誠的感謝,同時還有突然的擁抱,

感受到影魂身形的僵硬,藍星也很快放開他說道:「影魂,關於那天的事情,我…其實我還沒說完,」

沒等影魂的回應,藍星就繼續說道,因為知道他肯定會說不感興趣的:「我剛到南嶺的時候,那時是什麼都沒有,連武者實力也失去;為解決基本的食宿問題,只能應徵成為帝國士兵,」

「之後重啟武者修鍊的過程中,由於太過急進導致經脈受損,需要到大的城鎮找醫師醫治;但因為我的傷員身份,而且也沒有傷愈證明,所以並沒有直接分配,」

「二林,是跟我同樣的應徵新兵,當他知道我想去大城后,便把他的分配額讓給我,最後就變成我去天香城,而他去邊境關口天峽關,」

思緒逐漸陷入回憶,臉上神情也是痛苦起來:「南嶺的兩院會賽后,我決定去天獸森林歷練下,但當途徑天峽關時,我卻發現…二林他…葬身於某個境外的亂葬崗中,」

「當時我跟紫雲一路北上追蹤,終於是在萬山嶺發現到蹤跡,也是在那遇到天魂跟神秘老者的,他們好像正策劃關於血靈的事情,」

「我知道二林的死…肯定跟那血靈有關,但是卻因為那時實力弱小隻能選擇逃離,最後更是沒有機會能夠接近事情的真相,」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會那麼關注天魂的消息,那天…我…我並不是要……」解釋完其中緣由后,藍星才真的鬆口氣:「希望你不要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