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兵強馬壯。

政務上的事,官吏安置,韓信不插手,交由隨軍文官負責處理。

專業的事讓專業人負責。

這是胡亥一慣原則。

「韓將軍,我一家什麼時候去咸陽?」

趙歇道。

「這個事,你自己隨時可以去咸陽,到了咸陽城,會有朝中官員妥善安置。」

韓通道。

「韓將軍,那個你們不派士兵押送?」

趙歇道。

「代王,你已經投誠,我們有必要看管嗎?我軍不會看管,更不會押解。」

韓通道。

「韓將軍,不怕我一家逃走?」

哈哈哈!

韓信大聲笑了起來。

「代王,你能逃到什麼地方?一旦天下平定,有你生存的地方嗎?」

韓通道。

趙歇微微一愣!

想想也是,一旦天下平定,躲無可躲,明智的乖乖到咸陽城落得個好的結局。

……

斷崖:

經過一夜追殺,匈奴人潰不成軍,朝著中原外地區拚命逃竄,生怕慢了遭到俘虜。

天亮了。

追殺的秦騎陸續返回。

秦軍兵營,火頭軍早準備好熱騰騰的飯菜等候,只要有士兵回來,馬上能吃上。

中軍大帳中:

「都回來了嗎?」

胡亥道。

「報告陛下,追殺匈奴人的秦騎,絕大部分返回了,只有2000多人還沒回來。」

傳令兵道。

「逮到多少匈奴人,我軍傷亡是多少?」

胡亥道。

「陛下,經統計,一共擊殺匈奴人49000多人,俘虜匈奴人近6萬餘人,

其餘數萬匈奴鐵騎跑散了,暫時沒抓捕歸案。我軍有2萬餘人受傷,

其中重傷、死亡達到17000多人。」

傳令兵道。

胡亥在心中估算下,14萬匈奴鐵騎,殲滅、俘虜有近11萬人,剩下3萬騎逃走。

目前秦軍剩下4萬多人。

「繳獲方面呢?」

胡亥道。

「陛下,繳獲牛羊10多萬頭,戰場上遺留下來的各種兵器、鎧甲、弓箭數不勝數。」

傳令兵道。

「兵器還是要收起來,到時候運送到咸陽,重新冶鍊后再打造武器裝備。

牛羊嗎?發現百姓的話,分點牛羊給他們,再提供點糧食,不要虧待百姓。」

胡亥道。

「遵命!」

傳令兵道。

「好了,諸位將軍,辛苦了!朕在這裡敬諸位一杯,慶祝咱們殲滅入侵中原的匈奴人,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胡亥道。

「謝陛下!」

諸位將軍分分端起酒杯,把杯中酒幹掉。

「陛下,接下來要怎麼應對?」

蒙恬道。

胡亥看了下賈詡,讓其說出行動方案,給大家心裡有個數。

「諸位,接下來,我軍一定要乘勝追擊,不能給匈奴人有調整的時間。

特別是那些偽匈奴人,他們回到部落後,一定會引起動蕩。我軍必須在他們虛弱的時候,

給予重擊,一舉解決問題。省得到時候,他們又跑到中原地區作亂。

至於西域諸國、匈奴鐵騎,也要派出兵馬追殺。並藉此機會,收復隴右、

武威、西郡、玉門等地區,並在玉門那個地方修建隘關。」

賈詡道。

諸位將軍迅速察看起地圖。

「兵力怎麼分配呢?」

蒙恬道。

秦軍明顯是二路挺進,不給匈奴人、偽匈奴人機會,這符合戰場情況。

「兵力是這樣的,軍中有3000多名輕傷士兵,由他們負責看守俘虜的匈奴人。

當然,不能讓俘虜閑著曬太陽,還是要給他們干點活。至於幹什麼,

由隨軍官吏負責安排。一路由蒙恬將軍帶著2萬步騎、500張秦弩,向隴右進攻,

並繼續往西部挺進,徹底乾淨清剿羌族部落。對於臣服帝國的偽匈奴部落,

全部拿入地方管理,不願意臣服的,直接殲滅。這次我軍要採取血腥手段,

讓偽匈奴部落血流成河。當然了,能抓捕的還是要抓捕,讓其進文明學校接受讀書、學習,

五年後可以釋放,成為一名合格的中原人。另一路由陛下、老夫、霍去病、

黃忠、孫尚香帶著15000步騎,500張秦弩,繼續朝武威、西郡挺進,

收復這二個地區,殲滅盤踞在該地區的匈奴人。對於真正匈奴人,我們這次不需要俘虜,

全部斬首,在玉門關那地方搞個京觀,用來震懾西域諸國、諸部落外夷蠻族。

玉門那地方修建好隘關后,由霍去病將軍負責駐守,平時可以帶著鐵騎到西域獵狩一翻,

給那些投降匈奴的諸國、部落添點亂。重點,還是駐守玉門關。」

賈詡道。

「等一下,賈軍師,貌似您老忘記了本將軍,為什麼啥安排也沒有卑職?」

周瑜道。

哈哈哈!

「公瑾,戰役結束了,你的任務順利完成,必須去南陽向穆桂英將軍報到,

看能否趕上收復夏口地區之戰。一旦夏口地區收復,由你駐守夏口,

並在那裡招收水兵,修建造船廠。二年內,你必須給朕訓練出10萬名能征善戰之海軍。

記住:興建的水軍,以後叫海軍,你是帝國海軍大都督,不是水軍大都督。

就是說,以後海軍要進入深海去征伐,這事非常重要。」

胡亥慎重道。

「遵旨!」

周瑜道。

「陛下,能說下海軍的主要任務是什麼?」

周瑜道。

「公瑾,這個事真不好講,總之一句話。有水的地方就是海軍保駕護航、

征伐的地方。帝國東面是大海,可是,在海中有好多島嶼,面積有大有小。

大的面積比帝國一個州還大,小的只露出點水面。大海中航行非常危險,

也是非常有潛力的地區,帝國遲早要征服大海,讓大海成為帝國崛起的保障。

10萬海軍官兵,只是開始,往後還會更多,你的任務重,工作量大,要努力哦!」

胡亥補充道。

掏出從系統中兌換出來的世界地圖鋪開,讓諸位將軍走上來,胡亥指著地圖講解。

什麼?

我們中原才那麼大點地盤?

怎麼可能!

我們中原不是中心嗎?

怎麼看上去,中原在這張地圖上只是巴掌大小的地方。

一下子,諸位將軍驚呼起來。

傻傻看著胡亥,希望給個解釋。

「不要看朕,這是朕在夢中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給朕的,說這個世界非常大,

咱們不要坐井觀天。要走出去看看,去征伐,把那些地盤征伐下來。

把匈奴人趕往西方,讓他們去禍害西方人,不要老盯著咱們中原地區。」

胡亥道。

。 而後她也去找過那些世家大臣,結果人人都說自身難保了,實在無法伸出援手。

先帝已經死了,未來誰當皇帝還不一定呢,誰樂意那個時候給自己添麻煩。

甚至還有故意不承認她的身份,說她是哪裏來的瘋女人,居然敢假扮公主,揮舞著棍棒驅趕她離開。

後來她實在沒辦法了,流落街頭,又遇上險惡好色之人,好不容易脫離危險后,她將自己衣服上、臉上抹了泥巴灰,這才安全了一些。

之後,池魚帶兵進了盛京城,下面的士兵們怕難民中,有混入三王隱藏的細作,所以為了池魚的安全,暗地裏不許難民接近池魚。

所以聞人立元在那時候,就算表明了身份,底下的士兵們也沒信。

畢竟他們所知道的,是先帝聞人景毅的兒子、女兒,早就被邪教普難神教的教主,斬殺殆盡了。

後來池魚又上了山、去了萬福寺,聞人立元就更接近不了池魚。

今天終於讓聞人立元逮到機會,而且也是最後的機會了。

聞人立元也想跟着去襄城,既然聞人故淵都能當皇帝,她可是聞人故淵的姐姐、也是先帝的親女兒,所以她想着。

聞人故淵是皇帝,那她未來就有可能是最尊貴的公主,也是新朝唯一的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