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誰也沒必要和商璟煜硬杠上。

都不開口了。

會議結束的時候,齊總忽然走到窗戶邊,一把拉開了捲簾窗,一股陽光照了進來,正好全部打在商璟煜的身上。

「太暗了,總裁不介意吧?」齊總說著,眼睛卻像狐狸一樣盯著商璟煜。

商璟煜只是冷笑了一聲,沒說話。

我看著那道陽光,從來沒覺得陽光會那麼刺眼。

齊總又站了幾分鐘,這才出了門。

「你沒事吧!」我隨口問了一句。

「有事!」商璟煜臉色蒼白的說了兩個字。

我一怔,他就朝後倒了下去。

「少爺!」劉管家先跑了進來。

我也嚇壞了:「他…」

「先走!」

我們出了門,樓層已經被清了,我們很快到了商璟煜的辦公室。

雖然拉了窗帘,可還是有光透進來。

借著光,我看清了,商璟煜的後背一大片都被灼傷了…

不僅如此,他身上其他地方也都傷了,看的人一陣陣揪心。

「凌小姐,麻煩你看著他,我去拿葯!」劉管家說。

我點頭。

劉管家走後,我看著躺在床上的商璟煜,一時間說不出什麼滋味。

商璟煜的辦公室裡間有張很大的床,他就躺在床上。

我看著毫無生機的他,想起之前那個變態霸道的他,一時間說不出什麼滋味。

我明明想擺脫他,想他徹底消失的,可是為什麼看他這樣還會難過?

「商璟煜!」我叫了他一聲。

商璟煜眼神黯淡,顯然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過我就是知道他想說什麼。

我挪了挪身子,慢慢的爬上床,靠著他躺下。

他這才安靜的閉上了眼睛。

我伸手摸了下他的手,他的手冷的像冰塊一樣,再看他時,商璟煜的身體已經慢慢的有些透明了。

「商璟煜!」我坐起來,摸了一下他的臉,商璟煜睜開眼睛居然沖我笑了一下,雖然只是個極淡的笑容。

「還笑,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消失了!」我急了。

商璟煜沒說話,估計是說不出來了。

我看了看時間,劉管家才走沒多久,商璟煜就成了這樣,要怎麼辦?

越著急越是沒有辦法,我感覺商璟煜真的不行了。

我只能緊緊的抱著他,我想既然我對他有特殊意義,我抱著他總會有些作用。

事實也證明,我還真是副靈丹妙藥,商璟煜的情況穩定多了。

半個小時后,我等來了劉管家。

他把一瓶葯遞給我:「凌小姐,給少爺擦上吧!」

然後在商璟煜眼神的示意下,劉管家麻溜的了出去。

我還是第一次給一隻男鬼上藥,這種感覺無法形容,不得不承認,他的身材很好,看的我有些發愣。

商璟煜也很乖巧,我看了看瓶子,藥膏是黑色的,卻有股淡淡的草香味。

我暗暗舒了口氣,還好不是屍油啊什麼的,否則我會噁心死。

我一點點的擦藥,商璟煜卻突然發出一聲奇怪的悶哼。

我一個哆嗦。

「你叫什麼?」

商璟煜:「…」

等我給他擦正面的時候,我就知道他為什麼會發出那麼奇怪的聲音了。

「那個…這邊你自己擦好了!」我臉紅了。

商璟煜沒說話,就是睜著眼睛看著我,看的我頭皮發麻,就跟我在欺負他一樣。

我很無語,可是讓我這樣面對他擦藥,我覺得我真的做不到。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門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讓我進去!」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滾開!」

「你們敢攔著我,知道後果嗎?」

「…」

是董小宛的聲音,我很不喜歡董小宛,就像她不喜歡我一樣。起先我不明白,後來我才懂,都是因為商璟煜。 「給你擦藥的人來了!」我回頭看了一眼商璟煜,饒有深意的說。

商璟煜也看著我,眼神複雜,帶著幾分戲謔。

我覺得讓董小宛看到我和他待在一張床上不好,何況我不確定在這張床上他有沒有和董小宛睡過。

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應該都不會拒絕,也拒絕不了董小宛那麼風情萬種的女人吧。想到這我毫不猶豫準備走…

「別走!」商璟煜揪著我的胳膊。

我回頭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他不是說不出話么?這葯也太靈了吧?

外面董小宛的聲音還在繼續。

「商先生,董小姐來找你了,這樣擋著她不太好吧?」我禮貌又客氣的疏遠。

商璟煜沉了沉眼睛,放開了我。

我慢慢的挪到輪椅上,又到了門邊,打開門。

董小宛氣焰囂張的瞪了那些保鏢一眼,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進了辦公室。

看到商璟煜不在,她很快也明白了。

她站在地上足足有一分鐘,因為背對著,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正要說話,商璟煜從裡面走了出來,邊走邊在穿衣服…

我「…」

這隻鬼是不是要作死?不是剛剛還要死不活的,現在這個樣子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好不好。

「什麼事?」他開口,聲音不大,有些有氣無力的,知道的是他受傷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做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累的…

「璟煜,我來看看你!」董小宛換了一副擔憂的表情。

商璟煜坐回他的老闆椅:「我沒事!」

氣氛有些尷尬。

「我…」

董小宛走到商璟煜身邊:「我聽人說,你宣布了她是你的女朋友!「

董小宛突然指了指我。

我有些尷尬的咳了一下,商璟煜當時宣布是話趕話趕到那兒,被逼的吧!

「嗯!」商璟煜應了一聲。

「你是利用她對不對?」董小宛問,一雙美目含著淚,我看的都心疼了。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不是,我打算娶她!」

我一怔!

不是話趕話嗎?

董小宛也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我打算娶她!」商璟煜的聲音不高,卻字字清晰。

「不,不會的!」

董小宛不可置信的搖頭。

「璟煜,你知道我是愛你的,我愛了你這麼多年,不惜在你身邊只做個助理,我都是為了你,你怎麼可以娶這個女人?她哪裡配得上你?」董小宛也是急了,紅著眼睛說。

「小宛,我早就和你說的很清楚,我不喜歡你,這一切都是你自己願意的!」商璟煜薄情的聲音里沒有一點情緒。

「而且…」

他看了看董小宛:「你待在我身邊,難道不是為了監視我?」

「我…」

董小宛一怔,隨即眼淚就落了下來:「這是我父親的意思,我能怎麼辦?再說我並沒有說過一句不利於你的話…」

「好了,我累了!「商璟煜擺擺手:「你出去吧!」

董小宛紅著眼睛看著他,還想說什麼可是她不敢再說下去,她知道商璟煜的脾氣,他不是個對女人很有耐心的人。

董小宛走後!

我咽了咽口水,總覺得好尷尬,可心裡卻有一絲的放鬆和得意。

看來我也不是個純粹的好人。

「戲看完了?」商璟煜冷淡的聲音又傳來。

我下意識的點頭。

「我猜的不錯,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純情,剛剛董小宛跑出去的時候你就很得意!」商璟煜說。

我看了他一眼,他生的好看,氣場也足夠強,又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我在他面前毫無秘密可言。

「是啊,我很得意!」我毫不避諱的承認。

「女人看女人最准了,董小姐對我沒有好感,我對她也是,如果剛剛被羞辱跑出去的是我,我想董小姐也會很得意,甚至還會追出去踩我幾腳!」

商璟煜看了我十幾秒,最後笑了:「腹黑的女人!」

我沒反駁。

腦子還在想他剛剛說要娶我的話。

「我一看你就知道你在想什麼?」商璟煜說。

我有些心虛,臉不由的也紅了。

「你在想我會不會娶你?」

我沒說話。

商璟煜到了我身邊,推著我進了裡間的卧室:「給我擦藥!」

這話題是不是轉的太快了?

「前面你自己可以夠得著!」我說。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

我彆扭的別過頭。

他也沒有為難我,自己坐在床上擦藥,好身材就這麼不遮不掩的暴露在我面前。

我咽了咽口水:「你沒受傷的地方可不可以遮起來!」

「為什麼遮,你又不是沒看過!」商璟煜理直氣壯。

我別過頭。

商璟煜嘴角彎了一下,不過沒說什麼。

擦好葯,他又躺在了床上,我拿著被子蓋在他身上,別問為什麼,我怕自己犯錯誤。

「我會娶你!」商璟煜忽然說了一句。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別這麼看著我,話都在董事會說出去了,沒有迴旋的餘地!」說完他又補充:「還有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會轉到你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