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第0087章,霍家老祖

PS:然而還沒等讀者完全棄文,李唯已經高高的抬起了腳跟,如雷神之錘,一腳落下——

「留下票票!」 觀眾頓時起立歡呼!

掌聲鼎沸,快要把地下城的天頂給震塌下來……

觀眾席上,葉嵐眼眶泛紅,心中悸動,全身上下,該濕的地方,不該濕的地方,都……

濕了。

武者協會包廂內,白褂老者面色沉重,雙手垂側,失落的立於窗前,一頭半白的短髮,如雪上加霜。

賭場監控室內,霍城徹底面黑:

「怎麼可能?!」

.

實際上,在醉酒狀態下,李唯的實力對羅嘯天並不佔優,最多算是旗鼓相當,甚至在絕對速度上,還略輸一籌。

但好在李唯的戰術堪稱完美,先是以醉拳示弱,引誘對方亂拳暴走,從而找准機會,一招制敵。

唯一可惜的是,武松的醉拳奧義,在當代勾兌的白酒催化下,是無法施展出來的,勉強打出來也只是徒有其形,否則打羅嘯天的話,李唯也不需要任何的戰術,直接以醉拳平A過去即可。

此刻——

如腳踩變異后的巨型蟑螂一般,李唯緊緊踩著羅嘯天,心中縱有千般仇恨,也抵不過眼前的失望與無聊,微微嘆了口氣,道:

「我本想將你蹂躪至死,萬萬沒想到,你竟連我一擊都擋不住,我可是承諾過要讓你生不如死的啊,難道接下來要我鞭屍么?」

「你——」

羅嘯天雙目泣血,為自己的大意恨到斷腸,為李唯的狡詐咬牙攥指,心中如萬蟻咬噬,生不如死,尤其是在聽到李唯這種逼話后,更是腦中嗡鳴,靈魂格格顫動!

「我不服!」

他咬住舌頭,暗暗伸手,從衣內偷偷取出一枚藥劑,此乃是暴血神葯[燃體丸],服之之後,能聚集體內剩餘能量,無視一切傷痛,與敵人同歸於盡!

「去死吧!」

一拿到葯,羅嘯天迅速塞向嘴中!

卻不想,葯還沒到嘴邊——

李唯便突然一拳落下,砸爛了他的右臂,如邪魔一般懶懶笑著:

「不會讓你自殺的哦……」

「你——」

羅嘯天目眥盡裂。

來自斷裂脊柱的疼痛,來自被緊緊踩住的脖頸的疼痛,來自被砸爛的手臂的疼痛,都不如來自李唯的逼話傷人!

卻不想李唯話鋒一轉,喂起了雞湯:

「不過,你可以認輸呀。」

羅嘯天豈是貪生怕死之輩,咬牙冷笑著:

「呵呵,要我向你這種奸詐小人認輸,去死吧你!」

遂一口唾液星子,如裘千尺的棗核一樣噴射出去。

李唯腦袋一閃,完美避開!

遂苦口婆心道:

「你這樣對得起武者協會對你的栽培嗎?」

此時,白褂老者已經來到了擂台場邊:

「小天,認輸吧,你才十八歲,沒什麼不能輸的,你是武者協會的未來,可千萬別意氣用事!」

「博士……」

一聽到博士的話,羅嘯天頓時淚水湧出,眼前浮現出一幕幕從小與博士在一起的生活,還有與其他師兄弟的歡樂時光……

他心想——

我才十八歲!

我還有大把的機會!

我要向這混蛋復仇!

我要讓他生不如死,五馬分屍!

與這相比,我的面子又算什麼?

正如《麥田裡的守望者》所言——

真正的英雄,不是為了某件事轟轟烈烈的死去,而是為了某件事卑微的活著!

又如《豆粕蒼穹》所言——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我還年輕!

我要活著!!

我要變強!!!

我要復仇!!!!

我要逆天!!!!!

這樣想著,羅嘯天目中燃起一朵不屈的火焰,那是他倔強的靈魂,火焰越燒越旺,很快佔據了兩隻完整的瞳孔,像是突然開啟了兩隻萬花筒寫輪眼!

(《火影忍者》)

如此這般,他便抬起頭,凜然張嘴,高聲喊道:

「我認——」

.

然而「輸」字還沒說出口,李唯便抬腳落下,一腳跺在了羅嘯天的後腦勺上,將其整個腦袋,驀的踩入了擂台上的石板中!

像是一腳踩死了蟑螂,Bia雞一聲,熱血飛濺而出,鮮嫩多汁,彷彿如西瓜破碎一般!

李唯蹲下身來,一臉玩味道:

「抱歉,剛才逗你玩呢,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吧。」

復仇撒旦重生妻 說好了讓羅嘯天生不如死,李唯自然不會食言,相比於將其虐殺至死,先讓羅嘯天心中燃起無盡的求生慾火之後,再一擊了結他,這才是完美的虐殺。

觀眾倒吸一口冷氣,如見邪魔外道!

白褂老者更是目中駭然,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

另外兩名白褂助手,心中一萬個不服,趕緊找來了主值裁判。

然而裁判表示,李唯做法並未違規,甚至連虐殺都算不上,是羅嘯天認輸太遲了。

二人頓時火了:

「你這裁判怎麼胳膊肘往外拐?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下崗!」

「對不起,我只是按規則辦事。」

.

李唯見羅嘯天半晌沒了動靜,便抓著那鮮血淋漓、碎不成形的大腦袋,將其憑空提溜起來。

像是提溜起一隻小白兔一樣,再摸摸心跳,聽聽呼吸,耳邊彷彿傳來一曲動人的童謠——

小白兔,白又白,兩隻耳朵拎起來,割完動脈割靜脈,一動不動真可愛。

「死了嗎……」

李唯臉上顯出一絲懊惱。

「果然我還是太仁慈了。」

逼話凜冽,如寒風一般席捲了觀眾席,刮的眾人懵逼若死,乃至紛紛吐槽怒罵——

「你敢再仁慈點嗎!」

「你敢再無恥點嗎!」

「你敢再套路點嗎!」

.

武者協會的白褂博士和兩個助手,已然目瞪狗呆。

「羅嘯天死、死了?」

「武者協會的十年最強超新星,外勁武者中幾無敵手的少年天才,居然就這麼死在了這種小比賽上!」

「博士十年的心血啊,居然毀在了李唯這種貨色身上!」

博士仰天長嘆,欲哭無淚。

但他只是個科研人員,不是武林人士,而此前坐鎮南奧的協會幹部[霍家老祖],如今正在閉關中,因此他並無追究李唯的打算!

但是博士的兩名助手,都是一層武者的身份,二人以武者協會本部成員自居,對武者協會有著深深的歸屬感和自豪感。

此刻見李唯如此侮辱協會,二人頓時火大,其中一人帶頭叫囂:

「你知道你所殺之人代表的是誰嗎?」

李唯一怔,頓時嚇尿:

「賽、賽……亞人?」

「賽你個大頭鬼,是有著百年歷史,歷來人才輩出,立於武者巔峰的——武者協會!」

「蛤?」

只一瞬間——

李唯原本挑起的眼皮,頓時耷拉下來。

原本燃燒起來的激情,頓時熄滅如冰。

原本醉酒上臉的騷紅,頓時如潮褪去……

李唯無奈搖頭,便提著羅嘯天的屍體,隨手扔向了說話的白褂武者,將其「撲通」一聲砸翻在地。

隨即扯著嗓子罵道:

「不是賽亞人你說個幾把呀!」

「噗——」

————————————

預告:第0088章,挫骨揚灰 武者協會的兩名白褂助手中,一名被李唯這句話氣的吐血,另外一名之前被李唯拿屍體砸的吐血,而羅嘯天更是血已流干……

這是武者協會十年間從未遇到過的恥辱!

白褂博士遠遠望著李唯,半頭黑髮絲絲變白,十年心血,毀於一旦,天才與技術融合的巔峰之作,居然敵不過一個籍籍無名的野生素人……此乃天道難違啊!

博士無奈搖了搖頭,領著兩個飆血的助手,將羅嘯天抬離了地下城,離別之際,回頭對看了眼李唯,道:

「來中原看看新世界吧。」

那語氣不知是威脅恐嚇,還是有一絲微妙的期許。

……

李唯奪冠后,葉家不但賺的金缽滿盆,還徹底打響了新的名聲,自葉老重病三年之後,讓葉家重新回到了大家族的行列!

葉嵐哭了。

一向高冷的葉家大小姐,當眾哭了,有那麼一瞬間,她竟有種自己配不上李唯的感覺。

「這真的是李唯么……」

林高遠心中震撼不已,對葉老超前的眼界,毒辣的眼光,禮賢乃至縱容李唯的尺度,皆佩服的五體投地。

「難道李唯將來會入主葉家?」

葉朗心中嫉妒不已,感覺自己和李唯的差距在日漸拉大,這甚至為動搖他第一接班人的根基,於是暗暗下定決心:

「是時候戒掉女人了!」

病床上的張辰星,此刻聽著電視上的直播,眼眶微微濕潤了,手中緊握被子下的竹蕭。

「我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