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我感覺這個郝管事好像對你居心不良。」沉吟了一下,黃月開口說道。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可不是,這個郝管事給他的感覺就是如此。這個郝管事找自己看起來好像有什麼目的一樣。

「武魂聖殿的人都是很不好惹的,他們脾氣很怪。尤其是這個郝管事,又以脾氣怪出名。他對你這麼的好,這麼的關心,這裡面肯定有問題的。」黃月嚴肅的說道。

「事有反常必有妖。」楊風點了點頭,可不是嘛,這個郝管事憑什麼對自己這麼好呢?這裡面絕對是有古怪的。

不然的話,這怎麼來解釋。

「所以,你得小心點。」黃月對著楊風囑咐道。

「這個我知道。」楊風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對於郝管事,楊風一直以來都是防備著,郝管事總給楊風一種很是不好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反正就是感覺不好。

有些時候,感覺會非常的對,那種沒有任何理由的感覺非常的准。

「還有,那個龍傲天肯定會對你出手的,你也小心點。」黃月隨即再次的開口道,龍傲天離開的時候那雙眼神就能讓人知道他的想法,這個傢伙,絕對是不會放過楊風的。

楊風可是徹底的破壞了他的好事,而且,楊風的潛力也讓他下了殺心。

「那個傢伙不足為懼,但是,他能調動他們家族的力量,這樣的話就麻煩了。」楊風開口說道。龍傲天也就是剛剛達到大魂師的實力,這樣的實力楊風自己都是不害怕的,只是龍傲天那樣的傢伙,那是絕對不會和楊風單打獨鬥的,這個傢伙出手,肯定是暗地裡出手,而且還是讓其他人悄無聲息的出手,讓楊風防不勝防。

「總之,你要小心一點。」黃月沉聲的說道。

「恩,我知道了。」楊風點了點頭,楊風實際上隨時都在防備著,楊風人不傻,他也知道危機,再說,他身體內還有渾天塔呢,如果真的出現致命危機的話,渾天塔肯定會開口的,絕對不會讓他留在這裡這麼長時間。

「風大師,在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正是郝管事的聲音。

「原來是郝管事,進來吧。」楊風淡笑著回應道,雖然說不怎麼想和這個郝管事打交道,但是,現在,他還必須得給這個郝管事打交道。

「風大師,你真的醒了,實在是太好了。」郝管事說著走了進來,他剛才那樣問話不過是想確定楊風醒來了沒有,他知道,如果楊風醒來的話,那肯定會回話的。算算時間,楊風差不多也該醒了,實際上,楊風還真的是醒了過來。

「已經睡了好幾天了。如果再不回去的話,那就徹底的昏睡過去了。」楊風不由的笑道。

「對了,有個人想要見你,不知道你見還是不見?」郝管事猛然間的說道。

「郝管事的意思呢?」楊風輕笑道。這個時候,楊風並沒有直接的回應郝管事的問題。而是反問道。同時,楊風的心裏面也是在不斷的考慮著的,到底是什麼人讓郝管事來這樣問他。這個人或許不簡單。

郝管事剛才的問話只是客氣的問話,實際上,郝管事的語氣當中帶著不容質疑的語氣,那就是楊風必須要去。

「還是看看吧,那個人很不錯的。也非常的欣賞你。對於你來說,是個很不錯的機會啊。機會難得,你還是要抓住機會啊。」看著楊風,郝管事如此的說道。

「不知道郝管事所說的那個人是誰?」楊風笑著問道,從郝管事的語氣當中,楊風也是聽出來了,這個郝管事對那個人很是尊敬,這就說明,那個人的身份真的是非常的不簡單。

「風大師去了就知道了,給我一個面子吧。」郝管事如此的說道。

「那恭敬不如從命。」楊風淡笑著回答道,郝管事都將話說到這個地步了,那楊風就不得不去了。現在還不是和郝管事翻臉的時候。

「風大師,感謝你的成全。」郝管事笑呵呵的說道,如果是其他人不答應的話,那他是會用強的,但是對於楊風,郝管事是絕對不會的。因為他的目的不是要和楊風決裂。

「呵呵帶路吧。」楊風淡笑著說道。

看到這裡,黃月不由的搖了搖頭,但是卻沒有說什麼。

在這石城,她最不願意招惹的就是這個郝管事,這個郝管事實在是太神秘了。

在郝管事的帶領下,楊風來到了一個地方,這裡並不是武魂聖殿。

「年輕人,歡迎啊。」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年輕的身影出現在了楊風的身旁,不過,他的聲音卻是非常的蒼老,這聽起來讓人是非常的奇怪。果然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這是我們武魂聖殿的傳功長老。」郝管事這個時候連忙的開口介紹道:「王長老在武魂聖殿都是德高望重的。」

「見過王長老。」楊風立刻的說道,不過在楊風的眼神當中,楊風卻是感覺到了怪異。這個王長老見自己竟然是在如此一個偏僻的地方,這著實讓人不解啊。按照道理來說,一個武魂聖殿的長老來到這裡找自己,見面應該是在石城的武魂聖殿才對。

「小友客氣了。果然和郝管事說的一樣,青年才俊啊。」看著楊風,那王長老如此的說道。

「王長老謬讚了。」楊風連忙的回答道。

「哈哈哈。一點都不謬讚。」那王長老淡笑道:「今天,能夠認識小友我也是非常的高興的。」

楊風輕輕地一笑,聽這王長老繼續說話,楊風知道,這個王長老找自己,那絕對不會是為了誇獎自己的。

「小友,你覺得武魂聖殿如何?」那王長老隨即對著楊風問道。

楊風不由的一怔,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是要考驗他對武魂聖殿的忠誠度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有這個必要嗎?

「武魂聖殿很強,是這個世界上的霸主,地位無可撼動。」楊風考慮了一會兒,如此的回答道,在不知道對方的意圖之前,楊風還是說一些模稜兩可的話,而且,說的完全就是事實。武魂聖殿確實是很強,是這個世界的絕對霸主,楊風的話,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有沒有其他的,難道你對武魂聖殿沒有怨言嗎?」那王長老淡笑著問道。

「王長老這是什麼意思?」楊風不由的一愣,難不成自己的什麼行為被武魂聖殿盯上了,這是要興師問罪嗎?不然的話,這個王長老為何會如此的說。這裡面實在是太古怪了。

「我只是想和小友隨便談談,僅此而已,小友不要多心,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就算說出什麼過分的話也沒事。我不會追究。我只是想和好友隨便談談。」那王長老如此的說道。

楊風的臉色不由得一怔,這個王長老是在暗示自己什麼嗎?這句就算說出什麼過分的話也沒事,那就很耐人詢問了,這到底是怎麼一種表態和暗示呢。

「王長老,我對武魂聖殿的感覺,武魂聖殿對這個大陸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如果沒有武魂聖殿的話,這個世界就會陷入混戰,很多無辜的人因此免於死難。但是,這麼多年來,武魂聖殿的人也是養成了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意識。這也讓武魂聖殿當中的一些人做了很不好的事情,讓很多人都是怨聲載道。」楊風開口說道。

說這些話的同時,楊風也是看著那王長老的臉,注意著王長老臉色的變化。

不過楊風失望了,這王長老,臉色一直都沒有什麼變化,無喜無憂,楊風根本就沒有觀察出什麼結果來。這樣的話,楊風想順著這個老者來說也是沒有辦法了。這也讓楊風很是無語。

「繼續說。」那王長老看到楊風停了下來,輕笑著說道。

「我覺得吧,武魂聖殿需要一個對手,這個對手也能讓武魂聖殿有一種壓迫感。慢慢的改變自己的惡習。」楊風繼續的說道。

這個王長老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面對著這王長老,楊風就感覺好像面對著一片汪洋大海,而自己不過是大海裡面的一朵浪花罷了,差距那是全方位的。如果這個老者想要殺死他楊風的話,他一點機會都沒有。

「恩,不錯。」那王長老輕輕的點點頭,很明顯,楊風這樣的話,並沒有讓他惱火,反而是很欣賞。

「我覺得如果武魂聖殿每個人都能像王長老這樣和藹可親的話那武魂聖殿就會長盛不衰的。可惜啊,像王長老這樣的,數量實在是太少了。」這個時候,楊風也是不由的拍了這個王長老一個馬屁。

「哈哈哈,你這個馬屁拍的不錯。雖然水平不怎麼樣,但是聽起來舒服,你的心意我心領了。我今天來,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以後願意跟著我嗎?」那王長老笑著對楊風說道。

這讓楊風不由的一愣,跟著他,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讓人聽不懂呢。



… ?「那就是一切跟著我,聽我的。」那王長老淡笑著說道。這意思就是很明顯了,和楊風想的一樣,就是楊風理解的那個意思。

「我暫時不想加入武魂聖殿。」楊風考慮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武魂聖殿和煉藥師公會是不一樣的。煉藥師公會比較鬆散,一般都是不太管東西的。也不用履行太多的職責。卻能享受很多的便利。武魂聖殿則是不一樣的。如果加入武魂聖殿的話,那就不一樣了。武魂聖殿有很多強制性的要求,要求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如果你要是不做的話,武魂聖殿的懲罰是很嚴厲的。如此一來,等於說一個人的人身自由就沒有了。

「你說什麼?」當聽到楊風的回答之後,那王長老的聲音很是嚴厲。神態和剛才比起來,那是完全的不一樣了。

「王長老,您這是強人所難嗎?」楊風隨即笑著回應道。剛才的時候,這個王長老看起來很是嚴厲,但是,如果認真的看起來的話,他的眼角是有那麼一絲微笑的。只是不認真看的話,那是根本就看不出來的。楊風在心裏面也是在思考著這個王長老的動機,楊風也是越想越感覺奇怪。

「小友,你很不錯。」那王長老突然間的說道。

這讓楊風不由的一愣,這個王長老竟然這麼的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前後的態度反差實在是太大了。這個傢伙,還是武魂聖殿的人嗎?楊風真的是心裏面發出了疑問,畢竟,如果要是武魂聖殿的人,聽了楊風的回答之後,肯定不會如此的說的。

「很多人甚至說幾乎所有的人在我的面前基本上都是唯唯諾諾的,我說什麼,他們就聽什麼,根本就不可能對我有絲毫的反駁,可是你不同,你竟然敢對我說不,就憑這一點,我很欣賞你。」好像是看到了楊風的疑惑,那王長老如此的解釋道。

「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楊風也是不由的輕笑著說道:「而且,我真的不想加入武魂聖殿。約束太多了。我還年輕,還想自由幾年。」

「可是你要知道,呆在武魂聖殿,你所擁有的資源是無法想象的。這樣的話,你更能成為一個強者。更容易到達巔峰。」那王長老看著楊風不由的一愣,沒有想到這竟然是楊風的理由。更加的自由,這樣的理由從一個這麼年輕的年輕人嘴裡說出來,那讓人感覺不是一般的奇怪。

「強者之路,註定是困難的,在開始的時候容易的話,那未來就會非常的重要。在我看來,根基最重要,開始最重要。」楊風笑著說道:「開始修鍊速度再快,如果根基不穩,未來的成就也是有限的。」

「哈哈。」

「不錯。」

「真是不錯。這麼的年輕,就有這樣的見解,不驕不躁。果然是不錯啊。」那王長老也是由衷的感嘆道。這個時候,他的心裏面對楊風是非常的欣賞。一般的年輕人,在這個年齡,難免的就會心高氣傲。但是這個楊風卻是不一樣。一點的心高氣傲都沒有。而且還能說出這樣的見解。這讓他的心裏面都是有一些觸動的。

「王長老謬讚了。」楊風不由的說道。他這個時候也是越來越搞不懂這個王長老到底是什麼意思了,他心裏面的疑問也是越來越重。這個王長老,找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可是,你要知道,像你這樣天賦的,很多人都不會允許你成長起來的。這個世界上缺少天才,但是更缺少能夠成長起來的天才。」那王長老看著楊風,淡笑著說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如果有武魂聖殿這棵大樹的話,那楊風的安全最起碼是保證的,其他的勢力絕對沒有辦法對楊風出手的。他們都沒有那個膽量,畢竟,如果要是他們殺死了楊風,那他們整個勢力都會有滅頂之災。這也是很多武魂聖殿的人非常的囂張,但是卻沒有人敢對他們出手的原因。很多勢力對他們是恨得咬牙切齒的但是卻不敢說什麼。更不敢對他們動手,如果他們動手的話,結果將會非常的糟糕。畢竟,誰也是不願意承受滅頂之災的。一個家族,經歷了無數年才延續下來,而如果要是得罪了武魂聖殿,滅亡那就是轉瞬之間的事情。

這個世界,武魂聖殿就是絕對的霸主,武魂聖殿讓誰存活誰就能存活,武魂聖殿讓誰滅亡,誰就得滅亡。這個世界不是沒有人反抗武魂聖殿,只是,反抗武魂聖殿的結局都很凄慘。正是因為如此,不得罪武魂聖殿,所有的勢力都會忍氣吞聲,但是,如果要是武魂聖殿要準備滅了的時候,他們才不得不反抗,只不過那個時候再反抗已經是晚了。武魂聖殿就是這麼囂張,就是這麼霸道。因為他們有囂張的資格,有霸道的資格。

「不經歷風雲,怎麼見的彩虹。實際上,那些絕世高手每一個都是經歷了無數的苦難的。我願意經歷這些苦難。」楊風淡淡的說道。

「好啊。」這個時候,那郝管事都是忍不住的說道。

楊風的回答讓他不由的拍手稱讚。現在的年輕人都是希望在庇護之下成長,但是楊風卻是不一樣,這個傢伙這樣的心態就註定了他是不凡的。

「小友,果然是不錯啊,這樣的話,我更想讓你跟著我了,這樣吧,你不用加入武魂聖殿,我也不公開你的身份,也不限制你的自由,只是,暗地裡你是屬於我的人。你不用承擔什麼責任,但是你卻能得到我暗地裡的庇護。這樣如何?」聽了楊風的回答,那王長老也是不由的說道。

「這。」楊風不由的一愣,這個傢伙竟然這麼的說,竟然說他是他的人。這樣的比喻未免也太不恰當了吧。

「怎麼,這樣也不願意嗎?」那王長老的笑容立刻的收斂了很多,他已經退了很多步了,如果這樣的話,楊風還不同意的話,那楊風就有點不識抬舉了。

「我願意。」楊風笑著回答道,胳膊扭不過大腿,這個時候,楊風也知道這個王長老是不會再退讓了,如果楊風繼續不同意的話,那這個王長老說不定就會對楊風出手了。面對這樣一個角色,楊風無論如何都不是對手的,這個時候,那就只能先答應他。

「果然是不錯。」這個時候,那王長老也是不由的笑了起來,這個楊風,在關鍵的時候還是知道進退,還是知道該怎麼選擇的。這樣的人,一般都懂的如何的保護自己,生存的能力也是非常的強。

「那就如此決定了。這是我的令牌。關鍵的時候,拿出我的令牌是很有用的。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你的身份也就暴露了。所以,你要是不想暴露你跟隨我的消息,那就不要拿出來。」王長老笑著對楊風說道,遞給了楊風一個令牌。

那是一個金光的令牌,上面有著兩個特殊的字,一個是王,一個是功,這代表的意思就是傳功長老王長老。

「恩。」楊風點了點頭得到這個令牌對於他來說也是沒有什麼壞處,不要白不要。

再說,這個令牌他不敢不要。畢竟,如果他不要的話,這個王長老肯定是不會饒過他的。

「那我就告辭了。」說完,這個王長老的身影直接的就消失了,楊風甚至都不知道這個王長老到底是怎麼消失的。這個王長老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遠遠的超出楊風的認知。這樣的人,如果想殺楊風的話,那是非常的輕鬆的。

「風大師,王長老看起來對你是非常的欣賞啊。」看著楊風,郝管事不由的說道。

「這你也能看出來?」楊風笑道。

「當然,我能感覺的到,王長老對你的態度非常的好。要知道,能讓王長老有這個態度的人那是非常的少的,他卻對你這個態度,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郝管事笑著說道:「真是羨慕風大師你啊,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是不會忘記郝管事你的。」楊風立刻的笑呵呵的說道。

「那就這樣說定了。」郝管事聽到楊風這句話,也是立刻的說道,他等的就是楊風這句話。

他看中的實際上就是楊風的潛力。現在楊風的實力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但是,楊風的潛力卻是無限的。所能達到的高度,那也是沒有辦法衡量的。

「好。」楊風也是笑了,同時,楊風心裏面的疑問也是沒有解除,楊風有一種感覺,這個王長老好像和武魂聖殿不是一條心的,這有可能是真的,當然也有可能是楊風的一種錯覺。武魂聖殿的長老有可能和武魂聖殿不是一條心的,這怎麼可能?但是楊風確實是有這樣的感覺。

來到這裡,楊風完全就是有驚無險,果然和渾天塔說的一樣,這個郝管事不會採取對他楊風有傷害的行動。



… ?不過即便是如此,楊風心裏面對這個郝管事還是忍不住的防備,楊風自己都說不出原因。說不出到底是為什麼。這就是心裏面的一種感覺,一種非常特殊的感覺,一種根本就沒有來由的感覺。

「風大師,我送您回去吧。」郝管事笑著對楊風說道,現在他對楊風那也是更加的客氣了。

「那就勞煩郝管事了。」楊風笑著回答道,所謂盛情難卻,現在的情況就是盛情難卻,郝管事這樣的熱情,楊風也不能掃了對方的性。

「風大師太客氣了,這怎麼能叫勞煩呢。這是我的榮幸。」郝管事也是隨即的說道。

當楊風回去的時候,黃月一直在那裡等著。

「你沒事吧?」黃月小聲的問道,說實話,他對楊風那是相當的擔心的,擔心楊風出現什麼狀況。她是最善於觀察的,郝管事來這裡的時候,他總是感覺郝管事的臉色有些古怪,正是因為如此,他才非常的擔心。擔心郝管事會對楊風不利。

「沒事。」楊風立刻的搖頭。郝管事如果想對楊風出手的話,暗地裡就會出手的,絕對沒有必要當著其他人的面將楊風帶走的。那樣的話,所有的人都知道是誰幕後搞的鬼了。

「沒事就好。」黃月也是點了點頭,他自然是不希望楊風有事的,楊風沒事自然是最好的。

在心裏面,黃月一直是對楊風很感激的,楊風為他拚命出手在內心裏面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楊風,你知道嗎?石城可能要經歷一場腥風血雨。」黃月突然間的說道。

「腥風血雨?」楊風不由的一怔,這是什麼意思?石城怎麼說也是武魂聖殿的地盤,憑藉武魂聖殿在整個大陸上的地位,誰敢在這裡放肆,那不是挑戰武魂聖殿的威嚴嗎?

「對,腥風血雨。」黃月點了點頭,從楊風的反應上來看,楊風對此那是不了解的,不然的話,也不會是這樣的反應。

「怎麼說?」楊風隨即問道。

「武魂聖殿在這個世界上最強,基本上沒有勢力敢於挑釁,但是,有一個勢力除外,那就是血狼。」黃月立刻的解釋道。

「血狼難道比武魂聖殿強嗎?」楊風不由的一愣,如果這個血狼比武魂聖殿更加的強大的話,那血狼早就成取代武魂聖殿在整個大陸的地位了。

「當然不可能。」黃月立刻的回答道:「不過血狼卻總是發動一些定點襲擊,讓武魂聖殿很是頭疼。他們根本就無懼武魂聖殿的報復,每次都是抱著必死的信念。這讓武魂聖殿也是沒有辦法。有一些蛛絲馬跡表明,血狼的人已經來到了這裡。血狼所到之處,那都是腥風血雨。」

「那武魂聖殿的人不可能沒有準備啊。」楊風開口道。既然黃月都找到了蛛絲馬跡,不可能武魂聖殿的人沒有一點消息的,這真是奇怪了。

「他們也收到了消息,不過他們卻是鞭長莫及,距離太遠了。如果他們不來高手的話,那根本就對血狼的這些人是無可奈何的,可是,如果要是派高手的話,那一時半會兒也是趕不到這裡的。這點很關鍵。」黃月笑著解釋道。

「武魂聖殿不是在每個地區都有高手壓陣嗎?」楊風依然是有些不解,如此的問道。

「可是,這個地方的高手都趕往了另外一個地方,一時之間是回不來的。」黃月笑著說道,顯然,她對這些情況是非常的了解的,這點不像楊風,簡直是一點都不了解。楊風對大陸的一些勢力基本上都是不太了解的,甚至可以這樣說,是有些模糊的。就像血狼這個勢力,以前的時候,楊風聽都沒有聽過的。

「原來如此。」楊風也是掉了掉頭,這個血狼很是瘋狂,但是,這個血狼也不是沒有腦子的瘋狂。不會做以卵擊石的事情,每次出手都是在武魂聖殿的力量空虛的時候,這樣的話,才能夠起到震懾的作用,才能夠成功。雖然最後仍然有可能會被全殲,但是,至少他們的目的是達到了。

「血狼的人也是不能招惹的人,他們很瘋狂,他們會不斷的朝著你發動攻擊。他們連武魂聖殿都敢於招惹,都敢於攻擊,更別說是其他的勢力了。那攻擊起來根本就是毫無忌憚。」黃月再次的解釋道,話語當中,對這個血狼那也是非常的忌憚。

他們家族是大家族,但是,他們家族也是不願意招惹血狼這樣的存在的,一旦招惹了,那就是無窮無盡的麻煩。正是因為如此,在對待血狼的態度上,各方都是很謹慎的。

他們會聽從武魂聖殿的命令,提供各方面的幫助,但是真讓他們和血狼血拚的話,他們也不會盡全力,只會做做樣子罷了,畢竟,他們也不想被血狼記住,從而成為報復的對象。

對此,武魂聖殿也是了解的,只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所有的勢力都是如此,他們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勢力都清除了。武魂聖殿是霸道,但是也不會霸道到這種地步。

「血狼不會將整個石城的人都殺死吧?再說,只要我們現在離開,那不就沒事了嗎?」楊風不由得笑著說道。在楊風看來,這些人既然都已經發現蛛絲馬跡了,怎麼還留在這裡?

「現在離開已經是晚了。」黃月立刻的搖頭,如此的說道。

「怎麼說?」楊風不由的一怔,現在竟然晚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你發現一些蛛絲馬跡的時候,實際上血狼的人都已經完成了部署。不允許任何人出城了。你出城看起來沒有事情。但是離開城池沒有多久你就會被殺死。」黃月搖了搖頭說道:「你如果留在這裡的話,還有一絲希望活著。你要是出去的話,那就是徹底的完了。血狼的人會殺死很多人,但是,卻不會全部都殺死,這個就看運氣了。」

「如果武魂聖殿的傳功長老在這裡,會如何呢?」楊風的眉頭一皺,立刻的問道。石城這個地方是沒有辦法抵抗血狼,因為石城的強者最強的也就是石雲天幾個,但是,武魂聖殿的傳功長老呢,如果武魂聖殿的傳功長老在這裡,那就不一樣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強者。

「如果武魂聖殿的傳功長老在這裡的話,那肯定就沒有問題了。能直接把這裡的血狼高手都一網打盡。只是,武魂聖殿的傳功長老怎麼可能來到這裡。」黃月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血狼的消息也是很準確的,如果有武魂聖殿的高手在哪裡,他們都不會發動攻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