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驚呼聲再次響起,無人不動容!

就連玄水界的帝王,都是震驚了!

「你,彷彿在找死。」

這一刻,李瀟輕語,渾身魔氣繚繞,聲音更是冰冷,卻又充滿著狂暴的殺意!

「你……究竟是誰!」玄水界的帝王凝眸,從對方的氣息上,他感覺到了危險!

「我是誰?」李瀟輕語:「我,是你不可觸及的深淵!」

嗡!

話音落下,只見李瀟出手,掌中一道猩紅的光輝跳動,似有一桿方天畫戟,正在凝聚而成!

但,不等這方天畫戟凝聚,溫通卻突然出現在了此地!

「走!」

溫通輕喝,一把拉住李瀟,更是祭出了陣台,兩人直接被傳送走了,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那個是誰?看著面熟。」

「溫通!黑天界神主!人稱溫黑天,也稱溫神——瘟神!」

……

(本章完) 溫通,之前李瀟在聖界古凡塵的府邸時,就遇到過他。

不過,自那一別之後,溫通就沒再出現過,而李瀟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身份。

當然,那天溫通來找的人,其實並非是李瀟,而是李瀟的心魔,邪念!

「大人,如今世道太亂,還未到你出世的時候。」

此刻,在一座山峰上,溫通看向李瀟,沉聲道:「當初的那些人,還沒走,還在尋找你!」

「我剛才若是不出手,就死了。」邪念心魔沉聲道。

之前,在千鈞一髮之際,邪念心魔掌控了李瀟,故此才能與帝王抗衡。

而他和李瀟,本是同根生,李瀟若是死了,他也活不成!

「是屬下來遲了。」溫通嘆息道:「今日這一戰,怕是會讓諸多人起疑心。」

「無妨,世道在變,我又何嘗沒在變。」邪念心魔說道:「真若走到了那一步,這天下,我都要將他翻一翻,到時候誰都別想善後!」

但,話雖如此,溫通卻知道,邪念心魔一旦真的出事,這天下,不僅要亂,更會烽煙四起!

到時候,曾經的那些強敵,都會找上門來。

到了那時,李瀟該如何?

「他還未覺醒。」溫通嘆息:「何時才能回到從前。」

「快了。」邪念心魔也是嘆息道:「當初,被破無奈,才走了這下策,如今時機也快成熟了。」

說罷,邪念心魔揮了揮手,道:「走吧,這一戰後,帝王再想對我出手,怕是不容易了。」

「哦?大人你有計劃?」溫通問道。

邪念心魔搖了搖頭,沒有細說。

只因,接下來的一切,不需要他說,溫通就能看懂。

最終,溫通離去,而邪念心魔又回到了李瀟的靈魂深處。

「你下次出來時,能不能打聲招呼!?」

此刻,李瀟的主體意識回歸,黑著臉,心裡十分不爽。

邪念心魔,每次出來,都不打招呼,他的本體意識,每次都是突然間的沉睡。

這種感覺,可是相當的不好。

「我跟你打個招呼再出來,你早就死了。」邪念心魔沒好氣的說道:「還不趕緊修鍊!」

「切,我有那麼容易死?」李瀟嘀咕道,心裡卻比誰都清楚,如今的他,處境很危險!

帝王壓制境界,為他而來,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讓李瀟忌憚了。

嗡!

……

而就在此刻,四周的虛空突然傳出一道震鳴。

隨即,那玄水界的帝王,憑空出現!

「你跑不掉的。」這帝王輕語道:「殺了你,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的。」

「你敢!」

但,不等李瀟開口,遠處一道怒吼之聲傳來。

隨即,一片七彩祥雲浮現,一個男子,踏空而來!

玄水界的帝王一看到這男子,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同時更為好奇。

「紫瞳,這事與你何干!?」玄水界的帝王問道,眼中閃爍著忌憚之意。

而對方,正是無道界的帝王——紫瞳!

面對紫瞳這個號稱帝王中排名前三的強者,玄水界的這個帝王,也是不敢大意。

「殺了他,就是與我無道界為敵!」紫瞳十分強勢,開口便表明了來意,他要庇護李瀟!

「什麼意思!?他何時與你無道界有關了!?」玄水界的帝王沉聲道:「難不成,他在拍賣會上明搶,是你無道界暗中在支持!?」

「放屁!」紫瞳凝眸:「我無道界,不做這種無恥之事!」

「那為何要庇護他!?」玄水界的帝王問道。

「我紫瞳行事,何須向你解釋!」紫瞳怒喝道:「滾!」

這話一出,玄水界的帝王面色難看無比。

同為帝王,紫瞳竟然不給他留絲毫顏面!

但,紫瞳畢竟是紫瞳,實力之強,整個大千世界,沒幾人敢於他抗衡。

玄水界的這個帝王,心裡也很明白,若真的打起來,他絕對不是紫瞳的對手!

「我五行界,不會罷休的!」

最終,玄水界的帝王離去,只不過在離去前,落下了一句狠話!

「五行界而已,我無道界,以一界之力,與你五界抗衡!」紫瞳凌然,絲毫無懼。

隨後,紫瞳來到了李瀟的身邊,直言道:「生之道何時能晉級到高階?」

「快了,應該就在這幾天了。」李瀟說道:「你是……無道界的帝王?那個神主的父親?」

「正是。」紫瞳點頭:「如今我庇護,等到你救了我的子嗣,我便庇護聖界,如何?」

「自然可以。」李瀟點頭道。

隨即,紫瞳也沒說什麼,看了一眼李瀟后,便離開了此地。

接下來,李瀟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開始修鍊。

這一次,李瀟並沒有凈化明台,而是專修生之道。

如今的情勢,李瀟也看的明白,若失去了紫瞳這個靠山,他將寸步難行!

甚至是死亡!

既然如此,那麼就要穩穩的抱住紫瞳這個大腿!

至少,在他崛起之前,還得要紫瞳來庇護。

「這小子,挺聰明的,居然抱上了紫瞳的大腿。」

此刻,在外界,凡塵中,古凡塵眯著眼,似乎看到了明台界域內發生的事。

在他旁邊,蒼塵世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嘀咕道:「紫瞳也不是個好貨色,等李瀟救了紫瞳的子嗣,紫瞳還能繼續庇護他?」

「這你放心,帝王之言,一言九鼎。」古凡塵說道:「而且……紫瞳應該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什麼意思?李瀟身上有什麼秘密?」蒼塵世問道。

「問這麼多做什麼?」古凡塵瞪了一眼蒼塵世,沒好氣的說道:「還不回你蒼龍一族去,成天在我這裡騙吃騙喝的,你不嫌害臊!?」

「……」

蒼塵世聞言,嘴角一陣抽搐,更是翻了個白眼。

自從他拜入古凡塵門下后,騙吃騙喝的都有好幾萬年了。

現在,怎麼突然想著趕他走了?

「去知會蒼龍族一聲,讓他們照看好李瀟。」古凡塵輕語道,神色突然嚴肅了起來,道:「我要出去一趟,或許要很久才能回來。」

「去哪裡?」蒼塵世問道。

「地獄。」古凡塵輕語:「也該去請他出山了,再不出山,聖界都要被滅了……」

(本章完) 明台界域,如今可謂是風雲匯聚。

在斗戰佛一脈的人被斬殺后,佛界再次派出了諸多強者。

甚至,不乏界主,神主壓制境界進入明台界域,為的就是李瀟!

當然,佛界開口說是要報仇,但實際上,所有人都明白,他們為的是李瀟手中的六道神技和無上功法!

這兩樣東西,連帝王都要動容!

倒是破碎堂的人,在這段時間安靜了下來,沒有再次出現。

但誰都知道,破碎堂既然出手了,就不會罷休!

按照破碎堂的規矩,一旦出手,那必定要見血,殺人!

李瀟還活著,破碎堂就不可能收手。

與此同時,玄水,玄木,玄土,玄火,玄金五界派出了強者,如道主,界主,神主,紛紛壓制了境界,進入了明台界域。

還有凰族,乃至鳳族,都進入了明台界域!

有人猜測,如今的明台界域內,光是道主,起碼就不下百人,界主更是超過了三十個,至於神主,沒有十個,也有五個!

「起風了,天要變色了!」

「大千世界平靜了那麼久,難道要因為這個李瀟而變天嗎?」

……

眾人猜測,感覺明台界域內的戰鬥,可能會波及到外界,引起各大世界的大戰!

而對於這一切,李瀟渾然不知,他一直在閉關修鍊。

直到一個月後,李瀟的生之道,終於是晉級到了高階!

這一天,不等李瀟出關,紫瞳便找到了他。

身為帝王,並且時刻都在注意著李瀟,紫瞳想要找到李瀟,自然是很簡單。

「捏碎回靈符,我帶你去無道界。」紫瞳說道。

「這麼急?」李瀟愕然,道:「你的子嗣,壽元不多了嗎?」

「快要寂滅了。」紫瞳嘆息:「我的子嗣,成為神主已經很久了,卻一直無法晉級成帝王,哪怕是再多的壽元,也擋不住歲月的侵蝕。」

「帝王就能永生了嗎?」李瀟問道。

這話一出,紫瞳卻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永生?這世上沒有永生這種事,只有活的長和短罷了。」

「真的沒有永生嗎?」李瀟皺眉,心裡屬實有些難受。

修士,逆天而行,奪陰陽造化,納靈氣入體,鍛煉體魄,修鍊神魂,明凈靈魂,為的是什麼?

是為了無敵?

不!

是為了永生!

是為了不滅!

這才是修士最終的目的!

但,倘若修鍊到了盡頭,還無法永生,那麼修行是為了什麼?

一時間,李瀟有些出神,似有些迷茫。

「世上有永生的傳說。」紫瞳說道:「你應該知道一句話,空穴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