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被洛文一席話震的目瞪口呆,此時哪還有打架的心思,心裡都盤算著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人類應該會怎麼樣。現在更像是一場洛文的演講會,大家都看著他,期待著他再次發表演說。

「有個兄弟說對了,亡靈法師雖然會死,但是能存活個幾百年,也算的是一種形勢的永生了。所以你們已經猜到了她追求永生的方法是什麼了是嗎?」洛文又是賤賤的一笑,等釣足了眾人的胃口才說道,「就是亡靈魔法!」

「亡靈魔法!精靈女皇居然修鍊亡靈魔法!」

「這消息太震驚了!」

「真的假的?該不是忽悠我們的吧?」

可能最該質疑洛文的陸飛鷹反而不說話了,低著頭在思考著什麼。

陸飛鷹心裡也是萬分震驚,但是他作為一個大部落的族長,考慮問題和其他人不一樣。陸飛鷹首先想到的是如果精靈女皇修鍊亡靈魔法的消息傳了出去,對人族部落有什麼好處?

越想,陸飛鷹越是覺得這真的是一個機會,一個人族擺脫東部平原這個囚籠的機會,只要利用的當,人族說不定能走出東部平原,獲得外面優良的礦場,肥沃的土地,還有可口的糧食。

可是,洛文說的是真的嗎?

「我們怎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陸飛鷹開口問道。

他這麼一問變相說明他其實是有點相信了,在場的人都是老油條哪還聽不出來陸飛鷹的態度。

「只要我們把消息傳遍整個精靈大陸,自然會有人幫我證明的。」洛文意味深長的說道,然後笑了笑,「陸族長,還打嗎?我們可以過去了嗎?」

「哼!我們走!」陸飛鷹氣呼呼的招呼了自己的人撤退,看也不看洛文一眼就消失了。

「走的倒是挺快的。」小胖子氣呼呼的說道,「他是怕我們把他留在這裡吧?」

「你猜的很對。」洛文笑了笑。

白灰傭兵團走了之後……

「陸族長,那自由聯軍怎麼處理?」陸飛鷹的一名大魔武朋友問到,現在事情變成這樣,人家來了個聖師支援,他還真的有點怕了。

「還能怎麼處理,人家的強援來了,你去打前鋒么?」陸飛鷹沒好氣的說道。打肯定是打不起來了,今天在現場被他叫來幫忙的一眾人全都見識了聖魔武的威風,心裡說不定都在咒罵他呢,哪還有膽量去面對人家,不主動投降都是好的了。

陸飛鷹現在擔心的是自由聯軍會不會趁勢統一了人族大陸呢?

安全的穿過飛鷹部落的地盤,白灰傭兵團終於看到了俞德柱。

「行啊!老俞,我們就出去轉了一圈回來你就要統一東部平原了,佩服,佩服!」洛文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更行……出去轉一圈回來全都突破了,早知道我也想跟著你們出去轉一圈呢。」俞團長羨慕嫉妒的說道。

一見到白灰傭兵團眾人俞德柱就被震驚了,所有人,一個不落的,全都突破了,這該死多大的奇遇。

外面是一條河,對面就是飛鷹部落的聯合軍。在這個臨時的指揮營里,幾人圍坐一起聊著天。

「奇了怪了,老俞你不是喜歡爭權奪勢的人啊,你不是想追求水系魔法的奧義嗎?怎麼突然想起統一東部平原了?」小胖子好奇的問道。這個問題大家都很好奇,按照俞德柱的性子他是不會主動參與這種事的,他只對水系魔法感興趣,他最大的興趣就是帶著「為了自由」所有人突破一層層水系魔法壁壘。

「嗨,還不是被逼的,你以為我想啊。」俞團長苦笑,「被人隔三差五的來打秋風我忍了一次忍二次,忍不了三次啊,還不是你們給害的……」

這要說起來都是洛文賣金剛礦給害的,因為和洛文是一起來到東部平原的,俞德柱自然就被盯上了。洛文賣給陸飛鷹的金剛礦根本就不夠東部平原大大小小上百個部落分,有人就想到了俞團長。想到既然是和洛文一起來的,肯定有存活吧。

開始是禮貌的來找俞團長想買金剛礦,可是俞團長哪有啊,洛文倒是給了「為了自由」那些武士們金剛武器,可是金剛礦就真沒有。

急品小師妹 被俞德柱告之沒有,這些人哪可能相信。

依然還有人來找俞德柱打算買,多次拒絕之後俞德柱也是怒了,發個了通告,就兩字:沒有。

這可就惹毛了那些人,你不想賣就不賣吧,為何這麼囂張!

好!你不賣是吧!

我偷!

「每天三波賊啊!」俞團長說起這事就跟一個怨婦似的,「白天一波,晚上兩波,我們根本就沒法睡覺!被他們肆無忌憚的偷是個人也會怒啊,所以我們決定來硬的,來一個干一個!」

俞團長仗著衝天炮這個大殺器,硬是把周邊幾個部落打的俯首稱臣,就這麼當了人家的大哥……

「然後就這麼打下去了,根本停不下來……」俞德柱一攤手,苦笑,「真的是被逼的。」 眾人一副「繼續吹,你看我信不信」的表情看著俞德柱。

「唉,什麼表情啊你們……」俞德柱翻了個白眼,自己好無辜,說實話居然也沒人信,「我真的沒想過什麼統一東部平原,要不是飛鷹部落咄咄逼人,我也不會在這裡和他對陣啊。」

「好了,俞團長,我們相信你。」洛文認真的說道,不過眼神里始終帶著笑意,「現在統一東部平原還不簡單,只要馬老師振臂一呼,都不用去打了,他們自己就會乖乖的來投靠。」

「就是就是,馬老師英明神武,蓋世無雙,那些族長只要知道了馬老師的消息肯定納頭便拜!」小胖子馬屁連天的說道。

「找打是吧!」馬沙笑罵道,卻默不作聲的把馬屁收下了。

眾人正聊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外面一名白灰傭兵團高級武士通報道:「各位老大,陸飛鷹在對面喊話,好像說是要求和談。」

「來了!」洛文眼睛一亮,「俞團長,那我們就去和他談談吧,就按照之前商議的決定吧,等這事了了我帶你們去洗魂池洗個澡,保證大家都晉級。」

俞團長重重的點了點頭,洗魂池啊,自己也有這種機緣……

……

在兩軍對陣的河中央有個孤零零的木船,陸飛鷹和自己部落的一個大魔武阿倫在甲板上悶悶不樂的坐著,能不鬱悶么,不得不求和啊,大家不想打了!

自從和白灰傭兵團碰面之後,見識了人族第一個聖魔武,現場的人都心有戚戚焉,回到各自的部落一通宣傳后,罷戰的呼聲越來越高,就連飛鷹部落里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

豪門新娘:首席99次求愛 誰都知道聖師的戰鬥力,萬一惹的人家不高興了,挨個上門單挑誰受得了啊。打不過吧又跑不過,人家會飛!

陸飛鷹雖然是最大部落的族長,大家平時都給他面子,但是人族是個講人情關係的社會,他只要不是聖魔導他就不能一手遮天,總得照顧大家的情緒不是,萬一惹毛了群眾造了他的反……

陸飛鷹很是果斷的聽取了大部分人的意見,停戰,求和!

陸飛鷹是有野心的,如他一般的幾個大部落族長都有統一了東部平原的想法,以為趁著這次俞團長搞事可以統一了呢,結果冒出來個聖魔武,這哪兒說理去……

「陸族長,我們又見面了。」洛文和俞德柱一起前來。

「洛文團長,俞族長,請坐。」陸飛鷹鬆了口氣,那聖魔武沒來,感覺輕鬆不少。

陸飛鷹姿態放的很低,親自給洛文兩人倒上水,還準備閑扯點什麼再進入正題呢,洛文直接開口道:「陸團長,時間寶貴,我們直接進入正題?」

「也好,也好。」陸飛鷹尷尬的笑了笑,本來還想聊聊兩人當初友好的見面呢,然後撩起洛文的情感,說不定等下就算被敲也會輕一點吧,結果被洛文一句話就給擾亂了情緒。

「打開天窗說亮話,陸族長你們應該是會繼續打了吧?」洛文微微一笑,問道。

「的確,我們是追求和平的嘛,戰爭是大家都痛恨的。」陸飛鷹義正言辭的說道,「我們上上下下一致決定停止這場無謂的戰鬥,所以這才來找你們商量一下嗎,總不能讓精靈族他們撿了便宜不是?」

俞德柱在旁邊抽了抽臉皮,這老匹夫現在倒是說的很偉大的,早幹嘛去了……

「有陸飛鷹這樣胸懷家國的有志之士是我們東部平原的萬幸啊。」洛文感慨了一句,也不知道陸飛鷹是不是聽出了這話的諷刺意味,居然老臉一紅。「那陸團長覺得應該如何結束這場無謂的戰鬥呢?」

陸飛鷹假咳嗽了兩聲,醞釀了一下情緒才說道:「這個嘛,我覺得咱們可以以這條河為界,以北是你們自由聯軍的,以南是我們的,畢竟你們人少,我們人多嘛。當然啦,如果洛文團長有意見也可以提出來嘛,這都好商量的。」

洛文不得不佩服陸飛鷹的臉皮之厚,這種以河為界,分而治之的辦法也說的出口,要是自己願意,整個東部平原都能屬於自由聯軍的。

「我覺得陸族長這個提議很好。」洛文一笑,「但是美中不足的就是,為什麼要分成兩份呢,本來就是一個整體嘛,都是人族,這樣分成兩份我覺得不妥啊。」

陸飛鷹早有預料洛文會反對,不反對才不正常,笑眯眯的說道:「洛文團長有何高見呢?」

「我覺得吧,乾脆整個東部平原都由陸團長帶領,人族的輝煌未來指日可待。」洛文哈哈笑道。

「呵呵,洛文團長真會開玩笑。」陸飛鷹還以為洛文生氣了,說的氣話。

「我說真的。」洛文正色道,「我們解散自由聯軍,只保留現在這個部落,自由一個條件,東部平原我們部落必須暢通無阻,來去自由。」

洛文說的「我們部落」指的是俞德柱擔任組長的這個部落,白灰傭兵團和半精靈們也將加入這個部落。

這什麼條件,簡直不是什麼條件好吧……

陸飛鷹懵了,想著來談判肯定會被大出血,哪想到這樣的結果。

「洛文團長你不是開玩笑?認真的?」陸飛鷹強壓住心臟劇烈的跳動問道,幸福來的太突然,自己有點不敢接啊,甚至懷疑是不是有詐?

「我當然認真的,非常認真,這是我們全體商議之後的結果。」洛文飽含深意的說道,「因為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被束縛在東部平原這一角落。」

話裡有話啊!

東部平原如果是一個角落的話,難道洛文要的是整個精靈大陸?這也太大的野心了吧?就仗著他們有個聖魔武?一大堆的魔武士,魔導師?

不對啊,就算是志在整個精靈大陸也應該先統一了東部平原才有充足的兵力和整個精靈大陸開戰啊,這洛文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洛文團長志向遠大,如果今後什麼需要我陸某人的儘管差遣!」陸飛鷹先做了一個虛偽的承諾,然後好奇的問道,「不過我很好奇洛文團長打算怎麼和精靈族開戰呢?」

洛文一愣:「陸族長誤解了我吧,我可沒說我們要和精靈族開戰啊。」

「那你們是?」

「哦,沒什麼,只是我們大部分都突破了,所以是時候回家了?」洛文哈哈大笑道。

「回家?」陸飛鷹更懵逼了,他知道洛文是來自一個高山部落,很久都沒下過山的,難道那個山裡比東部平原還更吸引人?

「哦,我以前欺騙了陸族長是我不對,其實我們不是來自什麼深山的部落。」洛文呵呵一笑,「我們來自人族大陸。」 「啊?」陸飛鷹和阿倫齊齊一愣,「什麼人族大陸,沒聽說過還有這種名字的部落啊?」

「人族大陸,風暴海對面的人族大陸。」洛文一字一頓的解釋道,「沒錯,別這麼驚訝,我們就是來自人族大陸。不瞞陸族長,我們要回去了,所以東部平原就由陸族長精心照顧吧,我們沒興趣,只需要在我們需要的時候陸族長給我們提供一些便利就行。」

這就是洛文等人商議之後的決定,經過洗魂池突破了之後大家覺得有實力、有信心回去了,再說生花也到手了,留在貧瘠的精靈大陸幹什麼呀,還是回去算了,至於統一東部平原,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就留給別人吧。

明白的告訴陸飛鷹也沒什麼,反正等回去的時候還要借用一下他們的港口,總會被人看見的,再說別人沒辦法渡過風暴海啊,所以也不用保密了。實力決定態度,現在實力這麼強了,做什麼事不需要藏著掖著了,就是要囂張,要光明正大的做!

陸飛鷹和阿倫半天才回過神來,看的出來洛文和俞德柱並不像說假話的樣子,陸飛鷹聯想到洛文輕而易舉拿出來的金剛礦,白灰傭兵團人手一把金剛武器,還有白灰傭兵團那些戰寵,越發覺得洛文說的是真話。

陸飛鷹對人族在精靈大陸的分佈很清楚,雖然有一些隱秘的小部落藏在一些角落,但是沒有哪個部落能有白灰傭兵團這樣的財力,不然早就被精靈族洗劫了。

所以,他們真的很有可能來自人族大陸!

高冷老公太纏情 陸飛鷹激動了,作為人族,誰不嚮往人族大陸啊,那裡才是人族的天堂!東部平原的人類世世代代都想去人族大陸,甚至還有不少勇士組成了探險隊進入了風暴海想要一探路徑,可惜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對啊,他們是怎麼渡過風暴海的呢?

「額,不得不說這個消息太震撼了……」陸飛鷹扯了扯臉皮,舒緩了一下自己緊繃的僵硬的神經,好奇的問道「可是你們是怎麼從人族大陸過來的啊,風暴海我們探索了百年也沒有辦法過去啊。」

「抱歉,這個是我們的秘密。」洛文心頭暗笑,這老匹夫看來對人族大陸有想法啊,百年來一直都有探索,不簡單啊。

「對不起洛文團長,是我唐突了。」陸飛鷹很誠懇的道歉著。只是因為他激動了,一不小心脫口而出,說完才驚覺這種秘密人家怎麼可能給他說呢。

既然洛文坦白了一切,一切條件對陸飛鷹都是利好,所以談判進行的很快。

白灰傭兵團得到了陸飛鷹的承諾:東部平原所屬範圍內暢通無阻,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條件助力白灰傭兵團返回人族大陸。陸飛鷹也得到了洛文的承諾:不會幹涉東部平原人族的統一進程,也不暗中支持誰。

雙方愉快的握手道別,各自回去之後招呼自己的人拔營撤退,一場人族的內部鬥爭就這樣被化解了。河兩岸原本密密麻麻的營房霎時間撤的乾乾淨淨,只留下一大堆生活垃圾證明這裡曾經來過很多人。

煩心事解決了,洛文決定儘快帶「為了自由」的人去洗魂池突破,越早越好,等他們都突破了,就踏上回程。洛文心頭有種不安的感覺,如果不早點走,說不定就走不了了。

第二天一大早,洛文讓俞團長召集了所有團員,清點人數準備出發。

「拉伊!達里爾!花少爺!」洛文驚訝的發現了隊伍末尾的三個熟人,「你們怎麼在這裡?」

三人不敢和洛文直接對視,當初離開的太堅決,三個人感覺現在見面有點尷尬。

俞團長就在洛文身邊,見三人沒說話,小聲的解釋道:「他們在東部平原被人欺負,剛好被我碰見了,我就帶他們回來了。我給他們安排的任務,守住大本營,要不要帶他們三個去?」

俞團長是人精,當然知道拉伊對洛文的情意,還有丘媛濃濃的醋意,所以他不太確定洛文的態度。

「為什麼不帶他們去?都是來自我們人族大陸的朋友,多三個高手當然是好事。」洛文很是肯定的說道,說完之後看了看後面,還好,丘媛沒在……

因為洗魂池的關係重大,洛文囑咐俞團長不要告訴其他人這次的目的是去哪兒,只是說要執行一項絕密任務,需要「為了自由」全體團員共同參與,部落則由白灰傭兵團暫時接管。畢竟現在部落里還吸收了一些原本東部平原的人族,從內心裡講,洛文自然更相信同樣來自人族大陸的俞團長等人。

洛文和馬沙親自帶隊,大鬍子帶隊留守部落,早飯過後就出發了。

這次雖然人不多,但是一路上無比囂張的經過各個部落的地盤,卻沒有遭到任何不開眼的來騷擾。可能是陸飛鷹交代了下去,也可能是那些人看到飛行在空中的馬沙而忌憚。

無驚無險的橫穿了整個東部平原,從北到南,然後進入了落魂峽谷。

有洛文帶隊,龍頭鱷們自然不會刁難,甚至安東尼也很爽快的讓俞德柱等人進洗魂池泡澡。

「小子,你可真是不把我當外人啊,你就告訴我還會不會帶人來了?」安東尼有點好笑的問道。

「絕對不會了,這是最後一批了,你老人家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快了。」洛文笑呵呵的說道。

安東尼微微一笑,也不枉費自己付出這麼多,這小傢伙的效率還是蠻高的嘛,終於,龍頭鱷脫離這個死氣瀰漫的鬼地方有了希望。

毫無意外的,俞德柱晉級為了水系魔導師,團員也都紛紛突破了。

「對不起,當初……」拉伊三人來到洛文面前。

「對不起什麼啊……」洛文呵呵一笑,「沒什麼對不起的,你們沒事兒就好,再說出門在外,互相幫助是應該的嘛。」

洛文眼睛一亮,看到了花哨和拉伊牽著的手,驚奇的問道:「你們這是?」

「洛文大人你又不瞎,看不出他們的關係么……」達里爾悶聲悶氣的說道,這語氣,洛文聽起來怎麼感覺有點不爽啊。

「我的小舅子,你還是對我不服氣么?」花哨瀟洒的一笑,「既然你也突破了,不如我們再切磋一番,誰輸了就必須服氣。」

「來就來!我怕你啊!」達里爾的重劍狠狠的砸在地面,現在達里爾也是魔武士了,感覺比以前有力量多了,想來打的花哨還不了手應該很簡單?

花哨一個水泡裹住了達里爾,只見達里爾在水泡中不斷掙扎。

「行了,放他出來吧。」拉伊瞪了一眼花哨,說道。

「遵命,我的女王大人。」花哨諂媚的一笑,魔杖一揮,水泡消散。

看來又是一個「氣管炎患者」……洛文心中既為花哨悲傷又感覺很解氣,咦,為什麼我說是「又」? 五天之後。更新最快

精靈女皇宮,女皇專用會議室。大門緊閉,門外重兵把守。

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不時有一點點黑霧從黑袍縫隙飄出的的神秘人和精靈女皇面對面的坐著,除此之外,房間里再沒他人。

「我親愛的大長老,外面正在謠傳我修鍊了亡靈魔法,是你的人散播的消息么?」精靈女皇也是黑袍籠罩全身,一點皮膚都沒有外露,只是尖尖的耳朵把帽子頂了起來才看的出來是個精靈。

「女皇大人說笑了,知道你修鍊了亡靈魔法師的人包括我在內只有五個,全都是長老會成員,再說要想散播出去早就傳出去了,也不用等到今天不是,這明顯不合理嘛,畢竟你我已經是一條戰線上的。」黑袍中的神秘人正是亡靈法師聯盟的大長老亞布布,面部位置只看得見兩點冥火一閃一閃,一團黑霧,什麼都看不見,「我們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女皇大人儘管放心,我們不會坑盟友的,根據我的人調查,這消息是首先從人族傳出來的。」

「人族乾的?他們是猜的還是已經知道了?」精靈女皇低沉的聲音說道,「精靈族內部已經有人懷疑我了,畢竟我這麼久沒出現過了。昨天有人要我明天祭祖的時候必須出現,重振精靈族的信心,我還必須得去,大長老可有什麼辦法幫助我?」